超级游戏分身

第248章 毛非被砍

第二百四十八章 毛非被砍

李军应了一声,赶紧侧头向毛非看了过去。

只见毛非虽然又按倒了两三个,围上来的毕竟还有五六个,那几人也是狂风暴雨一般的挥动铁棍,敲在毛非背上。

李军看得眉头一紧,捏紧拳头,奋力打倒旁边的两个男生,一个纵步冲向那些敲打毛非的人,双拳飞出,两个人在李军力量属性强化的作用下,被打得飞了起来,撞在地上,来了一个很经典的饿狗抢泥

正在这时,林子里忽然响起一阵喊杀声,来的却不是毛非让另外两个混混去叫的混混,依然是一帮学生,大约二十来个。

很显然,这是田霖久的援兵来了。

“我靠,你们才来呀,赶紧给我上,几个人配合小毛驴拖住李军,其他的主要对付毛非和张扬扬,搞定他们就好办了。”田霖久却是一阵大骂,赶紧就吩咐着人来,他见李军看出他们的阴谋,干脆也直接说了出来。

“那两个家伙去喊那么久的人,怎么还没有喊来人?”毛非为公司请来看场子的两个社会混混得知了对方的计划,又看到对方一下多出了这么多人来,而且都拿着家伙,开始感到害怕了。

后面来的二十几个学生,一窝蜂的冲了来,目标就是毛非和张扬扬。

李军就站在毛非身前,倒不用担心这个兄弟,只是张扬扬身前十几人一下子变成了二十几个,让他始终不能放心。

拳头捏得很紧,李军几度想要冲撞出去,却是都没有成功。

小毛驴和围上来的将近十个男生,均是赤手空拳,拳脚却凶猛带风,而且他们好像在一起打过不少架,配合得很是默契。

看样子,这些人都是小毛驴的师兄弟,都有着一身高超的空手道武艺。

不过这些会空手道的人想要伤害到李军,也非常不容易。

“呀!”

李军忽然听得一声刺耳的惨叫,侧头看去,却是张扬扬被一重棒打掉了手中抢过来的棍子,几个学生趁机围了上去。

张扬扬身子一转,几个很潇洒的招式扫出,六七名学生便惨叫着飞了出来,但是对方人实在太多,有个漏网之鱼正拿着砍刀,向还在稳定身形的张扬扬劈了下去。

身形未稳,张扬扬看着头上的白光,心想这回是死定了。

“张扬扬,小心!”却听得毛非一声大叫,冲上去推开张扬扬,本来想反身给那劈刀的家伙一拳,脚下一个踉跄,却成了用身子挡下了那一刀,当时就惨叫着倒在了地上。

李军见状,更加凶猛地冲撞那群会空手道的人,他还没有冲出去,却已见得张扬扬和毛非的脖子上已经被架上了刀。

田霖久很是得意,笑了笑说:“李军,我要找的是你,如果你不想你兄弟没事,就给我呆着别动,好好跪下认个错,以后离林老师远点,赔点医药费,我就算了!”

“你威胁我?”李军冷冷道。

“那你你别怪我,给我再捅毛非一刀

!”田霖久呼喝道。

“住手!”就在这时,却听得不远处忽然传来一声威言的吼声,大家转过头去,却见得林子里忽然钻出百十个人来,清一色的社会混混。

“谁他妈叫住手,有种……”田霖久很不爽的侧过头去,却见得来人的气势,百十号社会混混,还抄着家伙,再也不敢说下去了。

那为首的一个是黄毛,肩膀上纹着一条青龙,好多蓝大的学生都认识他,就是在蓝大腐败一条街上混的,绰号就叫青龙。

青龙笑了笑说:“是我怎么了?我倒要看看,今天谁敢伤我毛非兄弟的人。”

田霖久和他那帮兄弟听了,再也不敢吭声,全部低着头,就像一个个罪犯似的,只剩下受伤的学生,在嘶嘶哑哑的叫着。

青龙见学生们的反应,几分得意的笑了笑,觉得这些人再横也不过是帮乳臭未干的小子而已。青龙颇带几分轻蔑地扫了一眼毛非说道:“对不起啊,我来迟了,害得你兄弟都受伤了,听说你挺猛的,我还以为你能搞定呢,是我的不对啊。”

妈的,这是来帮忙还是来看笑话的,毛非暗暗皱眉,他也知道自己请来替公司看场子的人是这青龙哥的手下,但请的只是他兄弟,又没有请他,现在他兄弟去找了他来帮忙,大不了给钱就行了,犯得着这么跟自己说话吗?

毛非先是听青龙称他兄弟,现在又自称是他的大哥,还如此小瞧他的能力,如此笑话他,心里恨得直咬牙。

张扬扬在一边也很是不爽,忍不住冷哼一声,却是敢怒不敢言,更不敢出手,因为他们人实在太多了,现在是站在自己这一边,要是和田霖久蛇鼠一窝的勾结在一起,那还了得?

如果不是看在青龙是跟着自己请来的人来帮他的份上,毛非真恨不得冲上去就是一拳,看他个臭小子还敢嘲笑老子。

拳头不能出,嘴巴上还是要把这口气争回来的,毛非忍住被刀劈过后的疼痛,着笑了笑说:“是啊是啊,不过我也不怪你,因为我知道青龙哥,能叫来这么多兄弟也很不容易。”

青龙闻言色变,有几分恼怒,毛非这话明显是说他能力低。

田霖久听了毛非的话,惊得呆了呆,心想这毛非也太牛逼了吧,竟然连腐败一条街的街头霸王青龙都不放在眼里?

但田霖久哪里知道,毛非自从跟一飞冲天后的李军混在一起之后,像青龙这样的小角色,还真入不了他的法眼,要不是蓝大气功社的社员全是在校大学生,不可能常常叫到公司去看场子,毛非早就叫屠钢带气功社的人过去了,还用请这些社会混混帮忙?

田霖久心想早知道毛非和李军这伙人如此牛逼,就不应该得罪,拥有超级变态的身手不说,还和青龙有着不清不楚的关系,害得老子白白花了这么多钱,而且呆会儿还要付一大笔医药费。

张扬扬在一边听了毛非这以牙还牙的话,忍不住轻声一笑,心想这家伙平常不怎么的,关键时候倒还可以,要不是他刚才眼明手快,那刀就劈到自己身上去了

青龙呆了片刻却淡淡的笑了起来,歪过头望着田霖久他们说道:“毛非,那这帮学生,你打算怎么处理?”嘴里这么说着,他心里可是在想,我就要看看你到底够不够狠。

田霖久和他那帮兄弟见得青龙冷冷的眼神,心顿时就冷了半截,这些社会青年都是不要命的狠角色,真不敢想像他们要怎么做。

他们又赶紧把目光放在了被他们的人砍了一刀的毛非身上,只希望这位毛非同学,还能念在一个学校读书的情份上,得饶人处且饶人,放过他们。

毛非看着田霖久颤抖的身子,忍住疼痛,脸上带着几分得意的笑了笑,侧过头对李军说道:“军子,你说怎么处理?”

“你想怎么办就怎么办吧,不管你想怎么样,都没有问题,我帮你撑着。”李军一脸严肃道。

毛非想了想,扫了一眼青龙说道:“你想怎么办就怎么办。”

青龙也是一呆,觉得毛非这小子也不是想像中的那么差啊,他这么一说,可就把责任全部推到了自己身上,出了什么事,也得由他担着,然而现在被砍的是这家伙啊,这人还真是……青龙一时间有些愕然。

听得毛非这么一说,岂不是要把自己交给青龙处理,如果是自己一个学校的同学,到时候真有什么不妥的情况还可以商量,然而若是把自己交给青龙这样的社会混混,真是两三刀捅死也就捅死了。

田霖久在一边却是吓得直冒冷汗,马上就跪了下来说:“毛非哥,我错了,我错了,你放过我吧,以后我再也不敢……不敢带人砍你了……”

田霖久说的这是实情,但不知道为什么这话说着感觉别扭啊,特别是在自己还要向别人认错的时候。

毛非见状,得意的笑了笑说:“田霖久,我没有搞错吧?敢情你刚才说要跪着认错的人,是你自己呀,哈哈……呃……咝……”

毛非说着说着,竟倒抽一口冷气,看他的表情,好像忍了很久似的,现在已经忍无可忍了,毕竟被刀子砍了一下,实在是钻心的疼痛。

李军看得一阵皱眉,侧过头喝道:“救人要紧,先把人送去医院再说吧!”

田霖久暗自欣喜,这分明是李军在给自己机会。他赶紧就拿出手机打了120急救电话,说了具体地址。

田霖久打完电话后,又对后面的兄弟们叫道:“没听到军子说什么吗?救人要紧,留下几个帮忙照顾受伤的兄弟,其他的赶紧把家伙拿去藏起来,军子,你兄弟毛非是我伤的,医药费就由我出了。”

青龙眼睛转了一圈,似乎不知道李军在玩什么把戏了,只好点点头,赶紧把责任又推回去说:“行,就依毛非这位兄弟所说的办,救人要紧,至于这个砍人的人的事情,呆会儿我们在商量着处理,没事的就离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