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游戏分身

第253章 谈判

第二百五十三章 谈判

随后,李军无奈的摇了摇头,猛然坐了起来,深吸了一口气,稍微平静下内心那抹悸动,心里面却早己闹腾开来。

要不进去看一眼?李军内心有些挣扎。

眼睛看向了许晴欣的房门,李军的心里一阵挣扎,刚一站起来,又坐了下来,搓了搓手,一阵呢喃,表情颇有些犹豫不决。

那平平常常的木门,却让李军止步不前,犹豫不决,最后,开始拿起一大杯冷开水,一阵猛灌,直到发出一阵冷颤,这才稍微平复了一点情绪。

“啪……”从许晴欣的房间突然传来了一声清脆的玻璃破裂声响,其中,还伴随着一连串东西砸在地上时的声音,“啪啦”声不绝于耳,直接将李军的心拉了过去。

听到许晴欣房间里的异动,李军二话不说,朝着房间内奔了过去,而待看清楚那情况时,他却有点呆住了。

放在书桌前的一个大花瓶,被砸在了地上,化成了一地的碎末,而许晴欣整个身体,从**滚了下来,睡衣被掉至肩膀以下,露出了让人眼晕的皓臂,而眼中那抹痛意,更让李军心里一颤。

虽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可李军还是二话不说,扶起了许晴欣,搀扶着往**的方向走去,一边头也不回道:“怎么了?你还有梦游的习惯?”

“才没有呢……”被李军那样一说,许晴欣的脸不禁一红,难不成要她自己说,只是突然看不到李军,而不小心打翻了东西?

坐回了**,看着忙上忙下的李军,心里泛起一股难言的甜蜜,对于眼前这个自己喜欢的男孩子,许晴欣己然有了一种想要彻底霸占的心理。

可是李军却不知道这些,好不容易才从角落里翻出一个医药箱,翻出一小瓶红药水之后,就要帮许晴欣擦药。

就在刚才,许晴欣在摔倒的时候,右腿被玻璃片刮到,虽然只是轻松,可是,那个显眼的伤口,在那雪白色的皮肤上,依然那样的扎眼。

“忍着点,痛就说。”用消毒棉签抹上些许红药水,李军小心往那许晴欣伤口上涂,看着她说道。

“嗯。”许晴欣只是点了点头,虽然伤口一阵隐隐作痛,可她连吭都没有吭过一声,只是静静的看着忙碌的李军。

抹了额角的冷汗,小心帮许晴欣穿上鞋,感觉到那盈盈不足的小脚,李军瞥了许晴欣一眼,装作一脸不怀好意道:“好小巧的脚啊”

说这话时候,李军一边缓缓朝着许晴欣逼去,伸出手去,就要去摸许晴欣的脸。

“讨厌,脏死了,快去洗手。”看到李军的动作,许晴欣脸一红,一阵后退,蜷缩在床角,摆了摆手,不去看李军,弱弱道。

“怎么会脏?要不,你闻闻?”听到许晴欣的举动,李军一动,跳上了床,伸出了手,就此朝着许晴欣的鼻尖凑去。

“走开,你……你干什么,我要踹人了。”见到劝说没用,许晴欣干脆用起了暴力,伸出了没有受伤的另一只脚,朝着李军扫了过去。

这一脚原本可以避开的,可是李军却是死死看着许晴欣的方向,一动也不动,而后,一阵华丽的翻滚,就此掉落到了床下。

“色狼,起来了。”这一脚伸出后,许晴欣就后悔了,见到没有动作的李军,心里一慌,顾不得伤口,拍了拍李军的脸道。

见到许晴欣那着急的样子,李军心里就一乐,恶作剧的心一起,干脆闭住了呼吸,等着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

“喂,你……你怎么了,我向你道歉了好不?别玩了,快起来。”看着一动不动的李军,许晴欣伸出脚,轻轻踢了李军一样,可语气里己经有了一抹颤音。

踢我?你等着,待会儿看我怎么弄你李军暗暗想道。

“李军,你怎么了……”许晴欣突然伸出手来,探了一下李军的呼吸,表情徒然一变,甚至有着一抹说不出的恐慌。

见到这一幕,李军己经打算不玩了,他知道,戏也做足了,刚想起身,没想到,许晴欣却突然朝着李军凑了过来。

李军眯眼看到许晴欣的嘴唇向自己凑来,,心里顿时一乐。

温暖、温润,许晴欣的舌头,就像一条灵活的舌头,撬开了李军的牙齿,一口气,就朝着李军渡了过去。

而且,许晴欣那点急救的功夫也没落下,一边挤压着李军的胸腔,一边疯狂朝着李军渡气过去。

李军却突然感觉到许晴欣的动作,突然为之一顿,而自己的胸前,却一凉,而许晴欣却己经泪流满面。

见到这一幕,李军心里一痛,缓缓的伸出手去,赶紧抱住了泪流满面的许晴欣,一脸苦笑道:“跟你开玩笑的,闹着玩儿……”

听到李军的声音,许晴欣的身体突然为之一颤,双臂死死的抱住李军,一阵梦呓般的低喃:“我以为你……你这个坏蛋……”

看到许晴欣的样子,李军就感到一阵内疚,刚想出声解释些什么,可接下来许晴欣的动作,却让李军的脑海里,变得一阵空白。

许晴欣突然松开了双臂,就此把李军压在了身下,两个脑袋于是乎便碰在了一起。

仿佛在诉说在之前的情绪,发泄那恐慌,在用力之下,许晴欣甚至把李军的嘴唇咬出了血,感觉到口腔的铁腥味,许晴欣终于反应了过来。

而此时,两具年轻的躯体,己经紧紧的贴合在了一起。

李军没有想到,一向大大咧咧的许晴欣,竟然会做出这样的举动,,脑子瞬间短路。

“你是不是没吃饭啊?怎么还用啃的?”摸了摸破皮的嘴唇,看向了许晴欣,李军摊了摊手,一脸似笑非笑道。

“你才是啃的”听到李军的话,许晴欣终于从刚才的行为中反应了过来,,面红耳刺的,伸手擦掉了脸上的泪痕,出声低嗔道。

对此,李军只有嘿嘿一笑,并没有说什么。

许晴欣见李军没有说话,又看着自己那一张床,想到刚才那一幕,她的脸又红了。

扭头,见到许晴欣的表情,李军当然知道她在想什么,不过,却是装作不知道,帮许晴欣盖好被子后,就要走出去。

“不……不一起睡吗?”就在李军刚走出大门时,许晴欣那幽幽的声音又传了过来,似若无闻,差点让李军一头栽倒。

赤luo裸的勾引啊,我可是扛不住的,李军暗暗想道。

“不了,我睡沙发吧。”心里虽然很想一起睡,可是李军还是着沙发的方向躺了下去。

一想到许晴欣刚才那个吻,他心里就一阵五味杂陈的,什么感觉都有。

在迷糊之中,他似乎看到了许晴欣站在他的面前,接下来,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第二天一起床,随手伸了一个懒腰,可是接下来,李军就感觉不对劲了。

一扭头,当他看清楚身旁的“东西”时,顿时就呆住了,随后就是一阵见鬼的表情。

“你怎么会在这里?”看到躺在他身边的许晴欣,李军就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气,看着许晴欣,表情很是怪异。

李军可没有记错,自己昨晚是自己回到沙发睡的,而现在,又是哪一出?

半迷糊着眼的许晴欣,愣是没有反应不过来,许久,待到看清楚自己所处的沙发时,她的脸“刷”的一下子就红到了脖子根。

天地良心,可以说,长这么大,许晴欣脸红的次数,还没有现在的多,可是,当想清楚了是自己钻到李军被窝的,她就感到一阵小鹿乱撞的。

“昨晚我喝多了,所以……”想到这,许晴欣红着脸,绞了绞手,张着无辜的眼睛看着李军,弱弱道。

听到这话,如果说李军还有情绪,那才是真正见鬼了,一想到和许晴欣同床了一夜,就忍不住一阵心猿意马的,虽然并没有,发生什么意料之中的事情。

“算了,吃早餐去吧,吃完你还要去公司呢。”李军说罢,也没再跟许晴欣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两人吃了早餐后就各自分开,当昨晚的事情没发生过一样。

李军本来是想回家接着睡大头觉,今天林大美女不来学校查岗,可以逃脱一天,可是却接到了屠钢烦人的电话。

“不好意思军子,打扰你了,军子,青龙昨晚带人来砸了我们气功社捣乱,我今天约他谈判……你是不是来一下?”屠钢问道。

“青龙?”李军皱眉道,“怎么回事儿?”

青龙本来是受雇于李军他们新贸易公司的,但毕竟是个混混,估计他是不知道李军他们气功社的外社,也就是上次谈判扩张后余莎莎和马牙儿他们管理的那些收编于气功社外社的社会混混们也是自己的人,所以才会弄出了这样的误会。

然而屠钢却是禀持着李军交待的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加倍犯之的态度,这才要找青龙赔偿损失去。

“他到我们气功社外社捣乱,那你让余莎莎和马牙儿他们带人去把青龙的场子通通砸了不就完了,谈什么判啊。”李军很不耐烦道,气功社的事情他很少管,也懒得去管,他认为屠钢他们能够处理好。

“可是……可是……”屠钢可是了半天,没有可是出个所以然来。

“好,地址在哪里,我一会儿过来。”李军问明了地址,无奈只得过去,气功社的蓝大内社和外面社会上面的外社虽然都有力量型速成武技傍身,但耐不住青龙人多,估计谈判不成,恐怕会打起来,自己还是过去看看算了。

挂了电话,李军很是无奈的往去了他们谈判的地方。

谈判的地方就定在蓝大腐败一条街的一间茶楼里。

一个小时以后,茶楼四周已是站满了人,如潮水般的人群还在不停的往这里汹涌而来,很快就把这条街给堵了起来,那声势就跟游行集会似的,只不过在场的人物清一色全是小混混,而且更重要的一点,这些小混混,全部都是跟着青龙混的。

青龙在蓝海市的实力,可以排个第一,所以也才会对蓝大气功社的外社有所不满,因为最近余莎莎和马牙儿他们带了好多人出来,抢了青龙不少生意。

一辆出租车飞驰而来,可刚到街口就不得不停了下来,整条街已经被成千的小混混堵得死死的,其他车辆要过都只能绕道。

“去去去,往别地方走,不要看了,再看我扁你”一个维持“交通”秩序的气功社外社的小弟挡住了李军的去路。

李军连气功社的事情都没管过多少,气功社外社的事情更是从来没有染指过,哪会认识这些人,平常是很少有机会接触这些气功社外社小弟的,所以小弟只听过李军威武的大名和他的丰功伟绩,都未曾见过他本人。

“你们这么多人在这里,是要干什么?”李军问那小弟道。

“关你屁事,你走不走,不走老子……”

小弟话还没说完,就被一脚踢翻了,出手的不是李军,而是以前就跟着余莎莎混的一个小弟。

在李军上次拿出一百万来让他们分钱的时候,这个小弟就在场。

“你他**有眼不识泰山啊,军哥你都不认识”那小弟又蹬了不识趣那人几脚,才一脸恭敬的将李军请了过去。

李军知道这强大的阵仗是气功社外社的余莎莎和马牙儿他们搞出来的,当然这里头青龙的人更多。

进到茶楼以后,李军几个大步便上去往后厨穿到了前厅,走进了余莎莎和马牙儿他们定下的专用包厢。

包厢里除了屠钢和几个贴身小弟外,还有一个穿着一套深色男士礼服,头戴一顶圆型礼帽遮住一头盘起来的秀发的女人,正目光含笑的看着走进来的李军。

她那丹凤眼里透出来的美意与她这身男士装扮大相径庭,精致的五官镶在那小而巧的瓜子脸上显得更为适宜,修长的睫毛,白晳透红的脸蛋儿,都能把她的性别和年龄给出卖,且一眼看上去绝对是个标致的美女,那身男士装扮,根本就是多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