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游戏分身

第259章 实力的证明

第二百五十九章 实力的证明

东无言刚才跟李军交流的时候说过他想要弄的那一套是体力型速成武技,李军现在只会力量型速成武技,对于这体力型速成武技倒也想见识一下。

老板李军都发话了,东无言便点了点头,对对那卡莫凯伦说道:“那……出来吧,既然你有心见识,我也不能阻止是吧,出来出来,来吧,虽然我刚才想教你们的不是纯粹的太极拳,不过既然你们认为真正用于实战的太极拳就是你们所耍的那种水平,那我就让你们好好见识一下。”

卡莫凯伦站了出来,便向东无言抱拳想要讨教,可东无言却是一付悠然自得的神情,站在那里根本无动于衷,脸上还挂着淡淡的笑容。

卡莫凯伦心中顿时来气,大喝道让你见识见识我的厉害,便一个箭步冲了上去。

刚猛的拳头挥至东无言面前,卡莫凯伦却见他根本不躲不闪,连动都没有动,不禁只好停了手,冷冷道:“东将军,你不是说要让我见识见识,怎么不动手?你看不起我吗?”

“轻易不动手,动手不留情,”东无言淡然道,“我倒不是看不起你,而是我得先估计估计你有多少实力,否则一招打翻你实在是难堪。”

听得东无言这么说,卡莫凯伦先是愣了一愣,随即大怒,一拳就往东无言的面门上挥去,或许是因为东无言的言语将卡莫凯伦给激怒了,他在出拳的时候根本就没有顾及到这只是在切磋,拳头如千斤坠一般直往东无言的脑袋上砸,巴不得将他的脑袋给砸扁。

东无言并没有硬接卡莫凯伦这一拳,而是向后退了半步,而卡莫凯伦似乎早就预料到这一拳会击空,没有任何犹豫,翻手一掌又接着往李军的头上劈去,去势又快又急又狠,以他出拳的力量和姿势来看,就是这种爆发力十足的猛击,很适合他。

仅仅短短时间内,卡莫凯伦就已经连使出十余招狠招,招招都带着极大的力量往东无言身上撞去,而东无言却是一招都没有接,只是后退和闪退,根本也没有费任何吹灰之力,就已经躲过了卡莫凯伦数击,卡莫凯伦由于出拳发掌都需要极大的爆发力,以致于十来招过后,竟是累得有些喘息了。

怪不得东无言这家伙说这群雇佣军精英的意志力很强,要不是靠坚强的意志力撑着,这个卡莫凯伦恐怕早就打不动了,看来意志力很重要啊,李军暗暗想道。

“啊……”

卡莫凯伦数十招打空,急得大喝一声,不过还是咬牙挺住了,以短暂的空隙深呼吸了一口,又是一轮密不透风的拳脚往东无言身上招呼,而东无言这一次却没有再闪躲,双手微抬,一脸淡然的见招拆招,还是十余招过后,卡莫凯伦累得气喘如牛,而东无言,却是连呼吸的频率都没有加重。

卡莫凯伦很是惊讶,只感觉东无言在拆他招的同时并没有借助多大的力量,自己只感觉被一股柔和,但似是不可抵挡的力量将攻势给弹化开了。

“体力型速成武技里以柔克刚是很重要的,所以这拳法就可以跟太极拳结合,”东无言一边化解着卡莫凯伦的攻势,一边轻描淡写的说道,“但是光以柔克刚不反击是不行的,体力型速成武技是一门很讲究内修的武技,所以没有一定的年月积累很难成大器,而不成大器,在实战方面的意义又不是太大……”

东无言这些话也是说给李军听的,他知道李军也想好好见识并学习一下面力型速成武技。

“啊”卡莫凯伦几十招过后根本连东无言的身体都没有碰到过,又急又怒,再次大喝一声,攻势更甚,那额头上流出的汗,简直如水龙头开关打开了一般,哗哗直流。

“而只要改良一番,利用太极原理配合体力型速成武技的打法,就可以省下很多防守的力气用来攻击,有利于对付身体比自己强壮的对手,就像我这样……”东无言说着,翻手一拳,看似太极拳的招术,但实际上却比太极那股阴柔劲刚烈了不少,力量也大了不少,一拳拍到那一米八高个的卡莫凯伦身上,他不仅没有防住,反而被东无言一掌拍得趴了下来。

一掌就将卡莫凯伦这个雇佣军精英当中的大力士给拍趴下了?

“老板,体力型速成武技还不错吧?”东无言拍翻卡莫凯伦以后,看着李军微笑道。

“嗯,比力量型的更注重技巧,更加有实战性。”李军点了点头道。

卡莫凯伦被东无言拍翻后,一个鲤鱼打挺跳了起来,调整了一下呼吸,很不服气的又开始与东无言干上了。

东无言暗暗笑了笑,心想打不过便开始乱来了,这群家伙,实力真的有待提高啊。

面对卡莫凯伦再一次像发了疯般的攻击,东无言淡然一笑,左手一绕,化了个半圆,卡莫凯伦全力一击,突然觉得力道被卸到了一旁,收不住脚步,踉跄向旁边闪出,等到好不容易稳住了下盘,已经满脸臊红,又是差一点点被整趴下了。

其实此刻卡莫凯伦心中已经对东无言的身手佩服得五体投地,知道东无言其实已经手下留情了,否则的话他将会更惨,更丢脸。

不过佩服之余,卡莫凯伦现在倒是放慢了攻击速度,他倒想认真瞧一瞧东无言这神奇的招术是怎么不费吹灰之力就将自己的力道给化解掉的,想着便凝神立掌,反而等待东无言主动来攻。

而东无言却是没这么多想法,见卡莫凯伦放慢了攻击速度,便干脆主动攻了上去,也让他好好瞧瞧学习学习。

卡莫凯伦见东无言攻了上来心中却有些兴奋,瞪大了的眼睛一眨不眨,反正心中早知道自己不是他的对手,可是就算捱上三拳,被踢上两脚,也要看看这个东将军出拳的套路。

东无言眼中掠过一丝笑意,陡然间立掌如刀,劈向卡莫凯伦的面门。

卡莫凯伦连忙双手一扣,挡在面前,东无言这一掌劈来的时候,疾风割面,令得卡莫凯伦心中大惊,知道这一招力道奇猛,硬着头皮双手去接,全身的力道涌出去的时候,突然发现那一式竟然只是虚招。

东无言倒的确是轻易不出手,出手不留情,眼看卡莫凯伦如活靶子一样到了眼前,一拳一脚击了出去,只听到“噼啪”两声,卡莫凯伦的腰腿上已经挨了一拳一脚。

卡莫凯伦的去势倒是已经收住,所以也并不觉得身上有多痛,只不过感觉东无言这一拳一脚的力道奇大,忍不住向后退去,还没有退上两步,胸口又挨了一拳,脖子又被劈上一掌。

众人都是大惊失色,眼看东无言施展的招式和卡莫凯伦刚才的有些类似,但是又有很大的不同,双拳急如密雨,招式越来越快,可是出手一板一眼,却让人看得清清楚楚。

卡莫凯伦已经完全没有什么还手之力,只好屈两臂挡在身前,双拳护头以肘护胸,提膝护裆,完全是一幅挨揍的样子,然后这个卡莫凯伦倒还坚毅,不忘记通过手臂的缝隙观察东无言的出手招式,只觉得好像是刚才自己打出来的那些,偏偏又似是而非,好在身上挨了不少拳脚,也因为东无言的手下留情,倒也不算太痛。

东无言和卡莫凯伦就这么一个攻着进着,一个防着退着,卡莫凯伦退着退着突然感觉背部碰到一个悬挂的物体,一个挂在训练场中央的沙袋。

东无言突然断喝了一声,一拳直奔卡莫凯伦的头部击来,卡莫凯伦一侧身,竟然躲开了那拳,不由呆了一下。

要知道到现在为止,他早已不知道东无言打出了多少拳,踢了多少脚,却知道只是第一掌是个虚招,没有击中自己,剩下的倒是全数送在自己身上,这下闪过了东无言的进攻,没有挨打,反倒有些不太适应。

然而东无言这一拳,却是结结实实的打在了卡莫凯伦身后的沙袋上面,只听到“嘭”的一声大响,几层帆布做的沙袋已经裂了开来,沙子溅得满地都是,喷了卡莫凯伦一头一脸。

卡莫凯伦闭目后退之际,又觉得小腹被踢了重重一脚,只觉得那脚力道甚大,人已经不由自主地倒飞了出去。

东无言这才拍拍手掌,拍了拍身上的沙土,转过身来淡淡笑道:“我要教你们的这套拳法,便是融合了太极拳的精髓,但又不完全是太极拳,你们刚才已经看出来了,这个卡莫凯伦先攻,我先防,我在防的过程当中已经将他的出招套路看了个一清二楚,再运用这套拳术来了个以彼之道还施彼身,所以用这套拳术来对付比自己强大之人,是一件很快乐的事情,因为你本身若是身体素质不如对方,打不过对方,到头来给对方造成的感觉却是像自己在打自己一般,这样的事情岂不痛快得很,呵呵。”

众人拼命点头,看了看东无言的拳头,又忍不住看了一下那个沙袋,这一会儿的功夫,里面的沙子已经倾泻而尽,在地上积淌成个小小的沙丘。

众人都已经知道东无言是手下留情了,沙袋上的帆布极是坚韧,更是几层扎成,就算用把刀去砍,没有几下也是劈不开的,东无言既然能够一拳打穿沙袋,无论哪一下都不是卡莫凯伦能够捱得住的。

卡莫凯伦已经被东无言揍得晕头转向,过了好半天才翻身站起,又羞又愧,自己一败涂地,站在那里走也不是,留也不是,甚为尴尬,没想到大老板却已经走到他的身边,拍拍他的肩头,微笑道:“不要灰心,有差距才能有长进,跟东将军比有距离是正常的,否则东将军又怎么配做你们的教官呢。”

卡莫凯伦点了点头,突然瞪着眼睛冲到东无言面前,大家还以为他要干点什么报复东将军,却见他伸出右手与东将军紧紧一握,感慨道:“我初来乍道,不知道山外有山,人外有人,得罪东将军你了,希望你不要见怪,东将军果然才是高手中的高手,我们有你这样的教官可算有福了,赶紧教我们这套拳法吧,我很想学。”

众人都配合着点头称是,东无言倒也不卖关子,摆好架势就将这实战功效甚佳的体力型速成武技结合太极拳耍了三遍,然后让众人各自领会,勤加练习。

就在李军看着东无言搞训练的时候,突然接到了毛非的电话,这小子知道李军现在越搞越大,竟然搞了一批人来到蓝海市搞职业战斗训练,便想来见识见识。

李军没有拒绝毛非的要求,只是这家伙竟然把屠钢和张扬扬他们也带来了。

毛非和屠钢一来就跟着几个肌肉男学习他们强悍的战斗技巧去了,而张扬扬则是由李军陪着,好奇的观看着训练基地这一切。

看了一会儿后,又绕到了东无言训练雇佣军精英们体力型速成武技的区域,张扬扬自认从小练习的身手不错,跟李军也并肩战斗过,跟着东无言他们打了一会儿体力型速成武技配合太极拳的招式,突然有了一个想法,便从队伍中走了出来。

张扬扬从队伍中走了出来,笑道:“我有点问题想向东将军你请教请教。”

“哦?”东无言看了看张扬扬,又看了看老板李军,顿时有所领会,心想刚才老板你看我的笑话,现在轮到我看你的笑话了吧,女人啊,麻烦事情来了,于是抱着看好戏的猥琐心态,笑道,“什么事?”

“怎么一直都是你在教,你们老板李军都没有现身说法呢,听说他的身手不错啊,我想跟他过过招,可以吗?”张扬扬调皮的笑道,没有直接跟李军提出这个要求,而是借用了东无言的身份。

东无言一时间有些为难,老板这档子男女关系的事情怎么扯到我头上来了,于是将目光看向了李军,希望他自己站出来解决这种麻烦事情。

“你想跟我过过招?”李军摆了摆手,让东无言退下,对着张扬扬微微笑着说道。

“是啊。”张扬扬点了点头道。

“可是你不是我的对手。”李军这说的倒是大实话,虽然他还不会体力型速成武技,但是他会力量型速成武技啊,再有强悍的力量属性和敏捷属性配合,张扬扬再是练家子,也不可能会是他的对手。

“嗯,李大老板,你的身手比我好我承认,”张扬扬缓缓说道,“这就意味着你可以轻而易举的打倒我,当然,我也知道,如果你若真的全力出手,我恐怕不能挡你十招以上。”

张扬扬又不是没有见过李军出手,所以觉得李军若是全力出手,她自己别说是十招,就算是一招能不能够接下来都是未知之数。

李军对张扬扬的话有些不置可否,不知道这小妞想要捣什么乱,淡淡说道:“接不了我十招那又如何呢?”

“我们接不了你十招,但你恐怕还接不了东将军一招,所以听说东将军刚才打赢了队伍中的其中一个人,所以我觉得李大老板你的身手,恐怕对付不了队伍中的任何人,包括东将军打赢的那个人。”张扬扬淡淡笑着说道。

李军一听便明白了,原来张扬扬这小妞并不是想要跟自己较量,而是想要看自己到底有多厉害,便如此婉转的激将了一番,借刀杀人啊

“你的意思是说我不是卡莫凯伦的对手了?”李军笑着问道。

“卡莫凯伦是谁?”张扬扬问道。

“就是刚才跟我比试的那位。”东无言插嘴道。

“哦,不好意思,刚才我没在,不知道,”张扬扬又笑着对李军说道,“是啊,李大老板,东将军打败的人不代表你也能打败,我很想见识见识你的真正实力啊。”

李军轻轻叹了一口气,觉得张扬扬这小妞还真会给自己找麻烦,东无言刚才露了一手震慑住了众雇佣军精英,自己身为他们原本觉得很牛X的大老板,被张扬扬这么一提议后若是退缩,那未免也太丢份了。

“卡莫凯伦出来。”考虑了一番之后,李军突然喊道。

卡莫凯伦此刻正在胡思乱想,想着东将军刚才那套拳法,听到李军叫他,忍不住怔了一怔,暗想该不是自己打不赢东将军,大老板李军发火了,要开除自己吧?

“你怎么样,还能再继续打吗?”李军嘴角挂着一丝笑意,淡然说道。

李军现在给卡莫凯伦的感觉怎么看怎么都像是要因为自己不是东将军的对手,所以拿自己撒气,越想越火,于是大声道:“大老板,我卡莫凯伦不是孬种,你如果认为还没有打够,我绝对敢跟东将军再来过。”

李军是想跟卡莫凯伦较量较量,以便向雇佣军精英再次证明自己的实力,脑海中却突然传来的瑟琳娜的意识沟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