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游戏分身

第268章 走出困惑

第二百六十八章 走出困惑

刚才之前自己才有所动作,李军就已经感觉是yu火纵燃,一副要将自己随时吃下去的模样,可是现在**他半天,他居然跟老僧入定似的连一点点反应都没有。

难道自己认为他对自己的身材有所迷恋,完全是自我感觉良好,这家伙对自己其实是一点兴趣都没有?张扬扬暗暗有些失落的想道。

“你怎么了?”张扬扬檀唇轻咬,媚眼如丝的望着李军柔声道。

“哎呀,恐怕还是不行啊,不行啊。”李军依旧是那般苦恼的模样,一边说一边不住的摇头。

不知道为什么,李军这样很不配合且有些冷淡的反应令主动的张扬扬大为恼火,情绪控制不住的爆发了出来,冷冷道:“你干什么会那么镇定,难道……难道你根本看不上我?对我根本就没有感觉?还是我根本就没有跟你那什么的资本?”

“呃……不是不是,都不是,”李军苦笑道,“不是啊,不是你的错,错在我身上,我……我不行啊”

“不行?”张扬扬一时没有听懂李军的意思,“什么不行?”

“不行就是……”李军难以启齿道,“不行就是没办法那什么你的意思,身体不允许,我也没办法。”

“啊?”李军这一说法让张扬扬顿觉五雷轰顶,虽然她从来没有跟任何一个男人亲密接触过,在今天之前,也没想到自己和李军会到这样一种地步,更没有想到自己原来对于跟李军亲密还隐隐有着一丝期待,但一个男人如果不行,对那个男人一生的影响是有多么的巨大,这个道理张扬扬还是懂的。

现在亲口听李军在自己面前说出自己不行,那断然不可能是假的,张扬扬怔怔的望着李军,一时间不知道该说点什么,脑袋一片空白。

见张扬扬这般模样,李军知道自己的目的得逞了,暗暗觉得有些好笑,这小妞在这方面果然是纯洁得可以,要自己真的是一个不行的男人,那哪有可能在之前还如此热情如火的跟她玩**与被**,要知道一个不行的男人,在**与被**后若是还是没有办法,心理和身理同受打击,是会很沮丧,甚至郁闷得要死的,哪会是自己现在这般装出来的模样。

“虽然我不行,但是……我觉得作为一个男人,这种事情很难以启齿,而且……我也不想再这么继续下去,你能帮我吗?”李军故作沉痛的说道。

“帮……我能怎么帮你?”张扬扬突然觉得李军很可怜,玉手轻轻的抚着他那看起来有些痛苦的脸颊,如果能够帮得到李军,张扬扬当然是无论要付出什么,都愿意帮助他。

“我想也只有你能够帮助我了,因为知道我这个不可告人秘密的,就只有你……”李军突然捂住张扬扬想要开口说话的嘴,苦恼道,“别这么看着我,真的只有你才知道我这个不可告人的秘密,所以能够帮助我的也只有你,你愿意帮助我吗?”

“我……我愿意的,那我要怎么才能够帮助你。”张扬扬在此刻突然变得很天真,被李军“设计”进了大圈套还浑然不知。

“那……”李军忍住那**笑容,正经道,“你对我继续刚才那些动作吧,先慢慢做着,然后我一点一点告诉你,你慢慢的帮我。”

“哦。”张扬扬轻轻点了点头,仰头起来一下子又吻上了李军的胸口,这下为了帮助李军走出“困惑”,刚刚由生涩变为有点上手的她更加的卖力。

此刻的李军除了身体,心头也是一阵暗爽。

张扬扬的柔舌香唇,顺着李军脖子,一点一滴的往下吻去,技巧虽然生疏,但花样却是很多,这样的举动,充分的发挥了张扬扬无限的想象力,甚至于很多技巧,都是连脑袋里都没有过的,仅凭着一种直觉和想象,居然就做了出来。

张扬扬的吻时而轻柔细腻,时而粗犷狂野,一股刺激异常地感觉,顺着李军的全身蔓延开来,然而李军如果真的想忍,那忍耐力也是异常强悍,生理变化倒是起了一些,不过让他忍得很不明显,张扬扬也发觉不出来。

但是张扬扬轻吻自己全身这种即兴奋又令人心痒难当的感觉,确实让李军如坠云里一般,浑身上下通透着一股莫名的舒爽。

在一阵猛烈的激吻过后,张扬扬竟是伸出她那柔嫩的小手,扶到了李军的裤头,艰难的解着李军的皮带。

李军都还没一步一步的教,张扬扬居然就做出这种主动如火的举动,这让李军心中的yu火更甚,喉咙不自觉的吞咽着口水,想继续再忍下去,却也真的忍无可忍了。

要是自己在这种时候起了剧烈反应,张扬扬莫不还真认为自己不行,而因为她的帮助使得自己重新焕发了风采,于是轻笑道:“差不多够了,换我来试试。”

“不行,”张扬扬那娇媚的美眸俏生生瞪了李军一眼,“我觉得你刚刚有了点变化,我要继续下去,不然怎么帮助你……”

张扬扬说出这种话,倒是让李军有些无话可说,这小妞确实是想要帮助自己,不过要是让她知道自己刚才骗她,以她的脾气不定又会发生什么事情,索性抱住张扬扬的纤腰,用力一个翻身,反将她给压在了沙发上面。

“怎么了,难道刚才我那些动作,对你……对你没用吗?”张扬扬很天真的问道。

“不是没用,是一点用都没有,唉”李军深叹一口气道,“要不你躺着不要动,我还是自己来试试,我自己试的话把握得住分寸,估计效果要好一点。”

张扬扬将信将疑的躺在沙发上,一双媚眼圆睁,柔情似水的望着李军,心里对李军那所谓的自己来试试隐隐有着一股莫名的期待。

李军笑了笑,俯下身子轻轻在张扬扬的额头上吻了一下,随即靠近她耳边,低声道:“我预感到因为你的缘故,我将要彻底的站起来了。”

如果说在这种旖旎的气氛下,男人更注重感官的话,那么女人更注重的除了感官,还有语言上面的**。

听得李军说出这种话,张扬扬娇躯轻轻一颤,一股想要让李军为所欲为的冲动迅速侵占了自己的脑海,贝齿轻轻咬着檀唇,媚眼如水一般给着李军一种暗示的信息。

李军刚才的刻意压抑在一这刻彻底迸发,低头狂野的吻着张扬扬身体每一寸肌肤,而张扬扬,也尽着自己最大的努力,全力配合着李军的进攻,她此刻一心所想的,就是要帮李军走出“困惑”。

然而直至两人赤luo相见,李军攻占了张扬扬最后一块防守之地之时,剧烈的疼痛除了让张扬扬迷迷糊糊的情绪清醒,也让她明白了李军刚才一直是在耍她,李军哪是什么不行,不行的话还能将自己弄得撕心裂肺般痛楚吗?

“坏人坏人坏人,李军你这个坏人,你骗我……”张扬扬眼角挂着不知道是因为疼痛,还是因为李军耍她而溢出的眼泪,不过一切都不及心中一种似乎是愿望达成了的感觉来得强烈,她觉得自己在此时此刻,终于是李军的人了。

“呵呵,”李军一脸坏笑道,“闹着玩玩嘛,不然这头一回,你会很紧张,很纠结,很痛苦的,你看现在除了有点痛,是不是不紧张,不纠结,总之这个是善意的谎言,对你只有好处,没有坏处,你现在就用心享受吧,让我来好好疼你……”

……

良久之后,狂风暴雨般的乱战才平息了下来,张扬扬虽然是第一次,但可能是因为身体素质极好的缘故,竟让李军将往常遇上一般女人都没法完全发挥出来的状态发挥到了极致,无论心理和生理,都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训练基地东无言的办公室是新装修的,里头的所有陈设都是新的,崭新的米白色沙发印上了这么一片富含喻意的潮红,怎么也得把它给收拾掉,不然让其他人看见,也确实不好解释。

将见证着张扬扬翻开历史崭新一页的那张沙发给拖到墙角放着,准备一会儿拿去处理掉,李军和张扬扬才在另一张沙发上坐了下来,就这么静静的坐着,谁也没有说话。

李军点了一支烟默默的抽着,他不是不想说话,而是隐隐感觉到有些疲惫,张扬扬身体素质真的相当不错,精力太过旺盛,一次过后就让李军将往常很难发挥出来的状态发挥到极致,但这种疲惫,跟一般运动过后的疲惫不同,会给人带来一种心灵上面的放松。

李军默默抽着烟像是在养精畜锐,而张扬扬似乎也在恢复,但在很短的时间内就恢复了精力,主动将头靠在了李军的胸口,嫩手轻轻抚摸着李军胸口的肌肉。

过了一会儿,张扬扬才又缓缓将注意力放在了李军身上,见他眉头紧锁似乎有些惆怅的样子,不由得有一股略有些委屈的心酸涌上了心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