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游戏分身

第275章 郊外约会

第二百七十五章 郊外约会

看见洁西卡一付无措的样子,李军笑了笑道:“是不是不会,手艺不过关啊?”

“是我手艺不过关吗?”洁西卡没好气道,“我看是你的要求太高吧,替你按按揉揉还不满意,居然要……要那什么……”

“哈哈,”李军哈哈大笑道,“你现在怎么这么不禁逗啊。”

“你这是在逗我吗?”洁西卡似笑非笑道,“依我看你从一开始就没安好心。”

李军轻轻点了点头道:“就算我从一开始就没安好心,你既然都看出来了,还那么配合我,我都不知道应该怎么说了,呵呵。”

洁西卡想想感觉好像是李军这家伙故意设圈套给自己跳,又听得他这么说话,脸色不禁有些微微发荡,抬起玉手拍了李军一下,嗔怪道:“好好躺着,别说这些。”

洁西卡这一拍本来没什么,可是她却没有留意这一下却刚好拍到了李军腹部下方,极为敏感的李军被洁西卡这么一拍到关键位置,忍不住一下子弹了起来。

而李军这条件反射般的弹起来,却又正好撞到了洁西卡,这一连串的反应使得洁西卡差点没撞到床下去,幸亏反应快,及时探出双臂,紧紧抱住了李军的胸口,这才免于摔到床下去的命运。

李军那关键部位被拍,所以没有留意到洁西卡差点被弹起来的自己撞到床下去,所以被洁西卡这么一抱,却是有些傻眼了。

李军只觉得洁西卡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原因,怎么很是突然的一下子抱住了自己,一对葱指的冰凉玉白小手儿,不偏不倚的按在了自己后背上,一阵冰凉舒畅的感觉油然而生。

而胸口,却又被洁西卡一对弹性十足,丰满的给抵住。

可以说洁西卡现在整个娇躯已经几乎和李军的前胸完全相贴,加之淡淡的幽香扑鼻而来,李军被她的突然袭击,脑中轰然一下,在如此成熟韵味妩媚之极的娇躯相贴下,刹那间点燃了起来。

身体和心理都有了一些反应,但李军不明白洁西卡为何突然抱住自己,所以不敢有半点异动。

李军心想不管是不是在逗她,这小妞既然认为自己是在逗她,那配合也就罢了,用得着主动趴过来这样彪悍的抱着自己吗?

李军有些怔住,而洁西卡却是有些愣神,没想到自己差点被李军这家伙撞到床下,出于本能反应抱了他一下,竟然造成了如此结果。

自己的娇躯以极其暧昧的姿势紧贴在李军的前胸上,更要命的是李军上身根本没穿衣服。

洁西卡那紧贴在李军胸口的傲人之物,甚至能够清楚的感受到,李军那健壮而又弹性十足肌肉的纹理和热量。

然而洁西卡玉手按住的地方,也是能清晰的感受到李军后背肌肉那结实的弹性。

李军身上散发着大量男性独有的气息,这种味道,犹如一剂药般,让洁西卡有些意乱烦躁,眼神迷离了起来。

面对着李军那一阵阵传来的阳刚之气,洁西卡极力的想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但一种莫名异样的感觉却是一波袭来,让她难以把握。

洁西卡很是清楚,有些东西并非理智所能控制的住,李军身上那偶尔流露出来的东西,就已经让她感到一股难以抵抗的诱惑。

心跳的越来越快,洁西卡也没想到,帮李军按摩的时候还好一些,然而如此肌肤相亲,竟然感觉到他如此充满男性的阳刚之气,颤悸的心灵下,竟然隐隐有了些期待的感觉,看来自己还是逃不过这家伙的五指山啊,只要这家伙一出手,自己就是想控制,到最后也是控制不住。

李军以为洁西卡抱一会儿就会放手,然而却半天不见动静,最后竟然将脸贴在了自己胸口,滚烫的触感让他浑身一激灵。

洁西卡的这一举动无疑是给了李军一个可以肆无忌惮的讯号,觉着这小妞已经按耐不住刚才那番戏弄,想要直接上马了。

刚才一直压抑着的yu火再也控制不住,强健的双臂将柔弱如羔羊般的洁西卡抱在怀中,嘴唇向那轻轻颤动而娇艳欲滴的檀唇压去。

嘴唇相触之时,洁西卡脑子中一片空白,只觉得浑身轻飘飘的无着力之处。唯一一丝残留的清明,让她做出了些许微弱无力抵抗后,在李军那霸道而炽热的吻下,迅即宣告崩溃。

李军贪婪的吸允着那柔软而湿润的芳唇,充满着成s女性味道的幽香,直随着那轻吟钻入心扉。

而洁西卡那原本略显僵硬的娇躯,也是在李军那一对如魔术师般神奇的大手抚摸下,很快软化了起来,滚烫的娇躯不住瑟瑟颤抖,两颊桃色红晕直蔓延到了粉颈,原本晶莹细腻的耳垂,此时已是一片嫣红。

洁西卡从一开始的被动,到之后主动抚摸着李军后背,冰凉小手在他后背轻轻漫游着,让李军忍不住全身一阵紧绷,舒适地呻吟了起来。

李军那如野兽一般低沉的轻吼,更是撩拨的洁西卡膨胀了几分,也是无意中增加了她几分胆气,更是将娇躯紧紧贴着李军,婉转轻摩。

柔软湿润的舌尖,在李军的脖子上,肩膀上,时而轻舔,时而又咬上一口。

而李军的手,更是毫不客气的探入了她衣襟之中,享受着那对令所有女人嫉妒的挺拔丰满之处。

当洁西卡贝齿轻轻咬住了李军那健壮的肌肤时,李军一阵颤动过后,再也压抑不住那无止境的yu火,重重地揽住了她的腰际,俯身压了上去。

洁西卡似是已经感觉到了即将要发生些什么,一颗芳心又骤然紧张了起来,然而,在两人不断摩擦的过程中,她却又是继续沉迷在了这种刺激无比的游戏中。

在被李军那沉重身体紧紧压在**,其压力下的疼痛和闷气,不仅没有带给她丝毫不快。反而犹如一股热泉迅速灌溉而填充着她空虚荒芜的心灵。

洁西卡的香吻不断落在了李军的脖子上,脸上,胸口上……

而李军,也是很快积极回应着她。

随着李军踏上了最后一步,洁西卡全身紧绷了起来,喉咙的深处,发出了一声即似痛苦,又似欢愉的呻吟声,迎合着他似是无穷无尽的冲击。

……

良久之后,随着李军一声低沉的闷哼,汗水莹莹的两人终于沉寂了起来。

洁西卡感觉到很是乏力,软绵绵的趴在了李军的胸口上,杏眸半闭,微微气喘不止。

而李军,也是一句话未说,只是轻轻的捋了捋她额头散乱的秀发,轻轻抚慰着她娇艳欲滴的脸庞。

两人均是在细细体味着这难得的**。

……

入夜,洁西卡很满足的躺在李军怀中休息,而李军却是被柳韵萌的短信“骚扰”了一夜,李军最后无奈,只好答应柳韵萌天亮陪她去玩。

第二天一早,李军便以锻炼身体的姿态从洁西卡住的黄风山庄跑步来到柳韵萌家楼下,两人昨夜在短信交流中约好了今天去郊外踏青,然而刚到柳韵萌家楼下,就见这小妞早就背着一个背包,站在楼下一脸阳光灿烂般笑容的看着他。

“我们又不是小学生春游,你这么积极呐,”李军笑了笑道,“昨晚没睡觉吗?”

“当然睡了,”柳韵萌笑道,“只不过睡得有点早,起的也就早了。”

说着,柳韵萌将背包递给了李军,笑道,“那现在……是不是出发了?”

李军笑了笑道:“出发还早吧,我难得锻炼一回身体,再跑跑。”

柳韵萌一听李军还要跑,轻嗔道:“你要跑那我干什么,难道让我也跟着你跑么,我可跑不动。”

李军耸了耸肩,突发奇想道:“那不如我们俩跑步去长龙山,玩也玩了,身体也锻炼了。”

对于李军的提议柳韵萌感到很不可思议,问道:“你该不会是昨天晚上发烧烧昏头了吧,要不整个人干嘛这么兴奋。”

“我兴奋吗?”李军笑了笑道,“那是因为跟你一起去玩小学生春游,所以我才兴奋的。”

“那你一个人兴奋吧,我可跑不动。”柳韵萌又好气又好笑的说道。

最后两人还是搭乘了专门的旅游巴士,才到了长龙山风景区脚下的。

长龙山在蓝海市也算个小有名气的风景区,所以来的人大都是蓝海附近的游客,但是今天不是双修日,也不是法定的节假日,所以风景区的游客很少,进出风景区的大部分都是当地的一些居民。

到山顶有专门的缆车,之前还觉得李军兴奋过头的柳韵萌却没有选择坐缆车,而是要自己走上山。

两人走到半山腰的盘龙洞,柳韵萌就提出来要去看一看。

风景区管理者为了游人上下盘龙洞方便,就在山路和盘龙洞之间搭了一座小木头桥,可以直接通过小木头桥到达,柳韵萌走在桥上,不时的发出一些惊叹,她说在她记忆中,小时候可没有这样的桥,上了长龙山要到盘龙洞,还得从半山腰爬山路过来。

出了盘龙洞,两人走在山路上,看见好多当地的居民在山路上采葡萄,两人走的不是那种开发过的山路,而是那种果园区,柳韵萌看见别人采葡萄,心中不禁也有些跃跃欲试。

李军连忙阻止道:“还有好多地方没有玩呢,等其他的地方都逛了再回来采好了。”

柳韵萌想了想,也就同意了。

往上走了两公里,柳韵萌的猎奇心理又出来了:“要不我们再往这深处走走,山林里头很有意思的。”

李军到是无所谓:“再往里走走可以,但是再往里走的话就会错过天下第一奇观‘望险峰’了,登长龙山不来‘望险峰’,那可就算白来了。”

柳韵萌笑了笑道:“这山路是迂回的,再往深处走就真的到不了‘望险峰’么?”

李军笑了笑道:“你怎么鱼和熊掌都想兼得啊,这风景区又不是专为你一个人开的,人家这么规划的,我有什么办法,要不咱们先上山,那就等回来的时候再绕到‘望险峰’去看一看吧。”

柳韵萌一听也行,这登山的乐趣就在登的时候,下山就少了很多,所以李军才这样提议。

柳韵萌不管这些,现在她只要有的玩就可以了,况且身边还有李军,今天又是她和李军两人单独出来游玩的日子,这一切的一切都足以让她开心不已。

两人确定了登山的路线,就开始往山上爬。

长龙山深处的老林子有很大一部分都被当地的居民开辟出来种上了果树,有葡萄园,有橙园、苹果园,多不胜数,李军他们选择的也是这样的道路,不是没有那种没开辟的山路,只是李军特意没有说出来,那样的路会很难走,而且还浪费时间,他们是出来游玩的,又不是来冒险的,那样的山路当然还是不要走的好。

其实如果只有李军一个人,他倒是会选择困难的路来走,然而带着柳韵萌,那还是算了,李军从来都不喜欢自找麻烦。

一路上,柳韵萌看见的都是桃树,如今正是桃子成熟的旺季,能够看见满树红如艳阳的桃子挂在树上随风舞动,柳韵萌更加兴奋,这样的情景在别的地方是很难见到的。

两人一路上说说笑笑,走起来倒也不累,不知不觉已经爬到了快到山顶的地方,这里的果树已经少了很多,多了一些自然的景色,当然路也变的比下面的难走了。

从一种景色变换到另一种景色,这样的感官刺激又一次极大的调动了柳韵萌的兴趣,视觉疲劳也在瞬间消失的干干净净,取而代之的是对另一种景色的向往。

“可心,你不是说这里有意思吗?为什么我觉得一点意思都没有?”一个声音从李军他们头上传来,这声音清脆,悦耳,明显是女人的声音,而且这个声音所叫的“可心”,怎么那么熟悉。

李军看了一眼身边的柳韵萌,发现她好像没有听见一样,还沉浸在周围优美的景色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