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游戏分身

第290章 忆儿时

第二百九十章 忆儿时

“我……我弄不开……”李军垂下头来,无力的说道。

“那你走吧,不用管我了,赶紧走……”秦可心眼泪汪汪的催促道。

“天意如此,那也没办法了。”李军苦笑着看着秦可心说道。

秦可心一脸惊恐:“你……你什么意思……”

李军淡然笑道:“我弄不开钢条,所以你走不了了,既然走不了,那就不走了,我陪你。”

“李军,你……你为什么……为什么这么傻……”止不住的眼泪从秦可心的眼眶里涌了出来。

“我觉得……应该没事儿,车子不会爆炸。”李军淡定道。

“啊?你……你凭什么说车子不会爆炸?”秦可心眼里闪过一丝希望。

“凭直觉,或者说是凭毫无根据的推理,”李军淡淡说道,“不是每辆出车祸漏油的车子都会爆炸啊,所以……我们应该觉得有希望,这个世界……是会发生奇迹的。”

奇迹?

希望瞬间就破灭,秦可心低下了头,虚弱的双手拼命的拍打李军:“我求求你了李军,我求求你快走吧,你别傻了好不好,走……快走……”

李军突然抓起秦可心的双手紧紧握住,四目相对,从容道:“有我在你也别怕,你胆子这么小,我如果走了,我想你不是因为流血过多挂掉,也不是因为汽车爆炸挂掉,而是被吓了挂掉,你这胆小鬼嘛……我不能走的,呵呵。”

“你……你……李军你才是胆小鬼。”都什么时候了李军还在说这种话,秦可心不知怎么的,心中竟然涌起一股温暖,倒不觉得怎么害怕了。

“我是胆小鬼?”李军呵呵笑道,“也不知道当年被小胖逮到纺织厂车间里关着的时候,是谁差点哭死。”

秦可心本来都因为流血过多,虚弱得根本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可是一听到李军说起小时候上幼儿园的事情,立马来了劲,狠狠瞪着李军道:“李军,你……你……你居然还好意思提这件事情。”

“这是你小时候的糗事吧,我为什么不好意思提。”李军轻松笑着说道,跟秦可心讲这么多,李军也是为了分散她的注意力,希望她不要把流血和受伤的事情老惦记着,这样或者可以减轻她的疼痛感,让她忘记掉自己已经流了很多血,并且坚持着。

虽然李军不知道这样做管用不管用,但到了这个时候,无论如何都得试一试了。

“我的糗事?”秦可心的眼神似乎像巴不得把李军撕碎咬烂一般,怒道,“枉……枉我……我在幼儿园的时候……一有什么好……好吃的东西就拿给你吃……把……把你当做朋友,可……可是你却……却干出那种事情来,李军,你……你真不是人……”

秦可心的话让李军一下子感觉到莫名奇妙:“我干出哪种不是人的事情来了?”

“小……小胖你……你们几个把……把我骗到纺织厂那黑……黑乎乎的车间里关着,不……不让我回家……欺负我……”秦可心越想越气,“欺负小孩……欺负……欺负小女生,这……这是人干的……干的事情吗?”

“小胖是坏小子没错,”李军苦笑道,“可是小胖欺负你,关我什么事啊?”

“你跟小胖……跟小胖是穿一条……一条开裆裤的,肯……肯定是你指使他那么……那么做的。”秦可心有气无力的说道。

“你不是吧秦可心,”李军大感冤枉,“我说你这有什么逻辑可言吗?我哪里指使小胖去欺负你了,你听谁说的?”

“小……小胖说的啊,难道你还不……不敢承认?”秦可心瞪着李军说道。

“我不是不敢承认,”李军苦笑道,“问题是我根本没有指使过小胖去欺负你啊,咱俩在幼儿园那会儿,刚开始的时候关系挺好,你有啥好吃的都往我兜里塞,我有啥好玩的都带上你,咱俩可是朋友啊,你认为我会干出那种事情来吗?”

“你……你什么意思?”秦可心问道。

“什么我什么意思,你什么意思?”李军反问道。

“你的意思是说……是说你根本就没有……没有指使小胖欺负我?”秦可心眨巴着眼睛问道。

李军苦笑着摇了摇头,问道:“小胖跟你是怎么说的?”

秦可心努力想了想,轻声道:“小胖就说是你指使的。”

“到底小胖把你弄到纺织厂车间怎么欺负你了,我后来也只是听说了那事儿,后来你连我都不理,所以我也搞不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你说给我听听啊。”李军一边问道,一边拿出手机来拨打了“110”和“120”,现在只能指望来人将秦可心给救出去了。

“小胖把我……骗……骗到纺织厂的车间里,把门给锁……锁了起来,不让……不让我回家,让我在里头……在里头待着,”秦可心一想起小时候这件事情给她造成的心理阴影就是一阵恐惧,“那车间里有……有多黑你……你知道吗?伸手不见五……五指,我那时候才……才四岁啊,就是……就是因为那次以后……我……我晚上睡觉都不敢关灯的,我……我怕黑……”

“就这么点事儿啊?”李军倒是觉得事情不大。

“什么叫就这……这么点事儿?”秦可心幽幽道,“这事儿还小……小吗?你知不知道……知不知道那黑车间里,有……有老鼠,还有……还有蟑螂,太……太恐怖了那个地方,如果……如果不是后来我爸爸知道了,找人把我救……救出来,我想……我想我死在里面都没……没人知道,死在里面还要被……还要被老鼠和蟑螂咬,我……我一辈子都记得……记得你和小胖对我干的好事儿,你们……你们这两个坏人……”

“喂,我要说几次你才明白,欺负你的是小胖,跟我没关系,”李军无奈道,“怎么小胖说什么你就信什么啊,你都不问问我,就认定我指使小胖来欺负你,最起码,你也要给我一个解释的机会啊。”

“解……解释什么,小胖……小胖第二天就被人给打了,打得……鼻青脸肿,他……他跑来跟我说是你干的,因……因为你威胁他,如果出卖你的话,你就……你就要把他给打死,李军,你……你说说你这家伙,当时有多坏。”秦可心轻轻叹了一口气说道。

李军哭笑不得道:“小胖这小子,才几岁啊,居然就会这样挑拨离间了,难怪你后来莫名奇妙就不理我了,原来……唉,我说你……”

“说我什么?你……你还要说我?欺负了我还要说我,李军你……你这个坏蛋”秦可心幽幽道。

“反正我没有指使小胖欺负过你,你爱信不信。”李军无奈道。

“你的意思是小胖冤……冤枉你了?”秦可心问道。

“可不是冤枉老子是什么,他祖母的,现在别让我见到那家伙,见到我一定……哼”李军苦笑道。

“杀人灭口吗?”秦可心嘴角翘了翘道。

“你要我说几遍才相信,小胖冤枉我,我没有指使他去欺负过你。”李军无力道。

“我知道了,你……你横什么横,不过……不过是跟你讲讲以前的事儿,开……开个玩笑而已,我知道你没有指使小胖欺负……欺负我。”秦可心有气无力的笑了笑道。

“现在你怎么又知道了?”李军问道。

“那是……几……几岁时候的事情啊,人小单纯,当……当然容易上……上当受骗,”秦可心轻轻叹了一口气道,“你当我现在……还……还是三四岁的小孩儿吗?谁是谁非都……都分不清楚?你……你如果真……真是那种会欺负……欺负我的人,现在你……你就不会陪我待……待在车子里,早就有……有多远跑多远了……”

秦可心说着说着,眼眶里竟然涌出了一丝感动的泪水。

“好了,好了,”李军用手轻轻将秦可心眼角的泪水擦拭掉,笑了笑道,“十几年了,今天也算还我一个清白了,我很欣慰啊,好了,不要哭了,知道我是一个好人,比什么事情都重要。”

秦可心勉强挤出了一丝笑容:“好吧,好人,那你快……快走吧……现在没事儿,不代表一会儿也没事儿,万一车子真的发生爆炸,我……我不想连累你……”

“到了现在你怎么还说这种话?”李军皱眉道。

“你何必这样呢,李军,你赶紧走吧。”秦可心幽幽道。

“连小胖把你关到纺织厂的车间里你都那么害怕,你这么胆小一个人,在这种时候我要是走了的话,你真的会被吓死的,”李军说着竟轻轻拉起了秦可心的手,将她那已然娇弱的身躯揽到了怀中,轻抚着她的秀发轻声说道,“没事儿的,不会有事儿的,因为有我在,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李军,你……你这个坏人……”看着李军那坚定深遂的眼神,秦可心的心头没来由地一松,感觉死亡的恐惧在真挚的情感面前变得不堪一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