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干爹官好大

第3章 蛋疼得哇哇叫

3.蛋疼得哇哇叫

刘艳本来不喜欢蔡副局长,又对这间房子的阴气重不满。如今她看在眼里,吓得赶紧穿上衣服,拿起手提包顾不上蔡副局长,就开门出去。

蔡副局长着急地问:“刘艳,你要去哪儿?”

刘艳带着极度愤怒的叫骂声说:“我讨厌你,不想跟你上、床。”

刘艳夺门出去时,苏蜜桃趁机跑出去,又被蔡副局长扯住。一边把房门关上后,一边双手夹住她的丰胸,把她强行拖到沙发上去。

蔡副局长怒火中烧的质问:“胸大无脑的丑女人,你快说,谁派你来跟踪偷拍我。如果不说实话,我就扭断你的脖子。”

本姑娘这么漂亮,竟然长着狗眼叫骂丑女人。苏蜜桃哆嗦的说:“我,我是走错门了,不是跟踪偷拍你。”

“你敢害我,我就打死你。”

蔡副局长愤怒得摘掉苏蜜桃头上的黑色鸭舌帽,扯下她头上的零乱遮脸的假发,露出她娇嫩清纯的面孔时,吓得蔡副局长惊愕不已。原本以为是一位胸大的丑女人,没料是一位长相甜蜜的美少女。

苏蜜桃被掐紧脖子,吓得心惊肉跳时,发现他光着身子,特别是那根半勃后仍然显得硕大的东西,触碰到自已的手上,惊得她毛骨悚然。

蔡副局长大声威胁说:“小美女,快说,谁叫你来的。不说我就打你。”

“我,我不知道,呜呜。”

“你哭了没用,再不说,我就掐断你的脖子。”

蔡副局长一手夹紧苏蜜桃的脖子,一手强行抚摸着她丰硕的胸部。可能是过于饱满,让蔡副局长极其震惊。特别是看到苏蜜桃一副娇嫩如花,可怜楚楚的模样,早就九分动情。

苏蜜桃恐惧万分,这个陌生的中年男人,就这么光着赤luo的身体强行搂抱住自已,不管是什么原因,先逃离再说。于是,苏蜜桃就冷不防地抓住他的东西,紧紧地握在手里。

蔡副局长大吃一惊,放松她的脖子说:“你长得那么清纯漂亮,为什么要做这种偷鸡摸狗的事。”

“我,我不知道。”

苏蜜桃发现紧握揉捏的东西,不仅没有让他疼痛,反而让它在手里变得越来越粗大炽热。

蔡副局长骇然不已,原来猜疑和憎恨变得怜悯和柔和许多,并一边揉搓着她的胸前说:“小姑娘,是不是喜欢上我了。”

“是,是的,我,我喜欢你。”

蔡副局长怒气顿消,哈哈的笑着说:“怪不得,你一直摸着我的官弟弟。”

苏蜜桃低头发现,他的变得越来越大,昂首挺胸像头黑蛇。原来是抓错地方,反而诱惑和挑逗到男人敏感区域,让它更加粗壮的硬朗,吓得松开手。

蔡副局长竟然朝她的左脸颊上亲了一口,狂笑的说:“你把我肚皮底下的女人赶走了,你要来代替她。”

“不要了,快放开我。”

蔡副局长不理会苏蜜桃的挣扎,强行搂抱着她走到卧室去,把她扔到充满弹性的双人大床铺上,让苏蜜桃受到惊吓的在上面弹动。

苏蜜桃想逃走时,他已经扑上来,把她压在肚皮下,一手试图扯掉她的裙子。记得姨妈交待过了,碰到男人非礼时,就去抓男人的两个下垂鸟蛋儿,他们就不敢非礼了。

苏蜜桃情急下伸手抓到他的下面,紧紧抓住他的两个鸟蛋儿,使劲的揉捏,疼得蔡副局长松开双手,直叫喊。

“哎哟,小姑nainai,你轻点,好疼。”

苏蜜桃解气的说:“你刚才敢骂我是胸大无脑的丑女人,我恨死你了。”

说完,加重的捏紧,疼得他哇哇直叫。

“小美女,你轻点,你饶了我吧。”

苏蜜桃威胁地紧捏住他的鸟蛋儿,一边盯着他那根变得越发粗大的,红着脸哆嗦地威胁说:“你,你放我出去。不然,不然我就捏碎你的蛋蛋。”

蔡副局长跪在床铺上没敢动,高举双手站起来说:“小姑nainai,这是我的宝贝儿,你别伤了它。”

“你要放我出去,不然我就欺负它。”

“好啦,我放你出去。”

苏蜜桃双手紧捏着他的鸟蛋儿,一边哆嗦颤抖地爬下床铺,朝门口走去。蔡副局长没办法,只好忍着疼痛跟出来。在开门后,一边捡起丢在门旁的摄像机后,一边走出屋外。

蔡副局长盯着苏蜜桃那张如花似玉的嫩脸蛋,觉得特可爱,像只受惊的小白鹿茸,又羞又惊,又娇又艳,真是令人**的小美女。

蔡副局长苦楚的问道:“小美女,你来偷拍就算了,怎么还捏住我的鸟蛋儿。你太歹毒了。”

苏蜜桃瞅着他赤luo的身体,特别是被她捏在手中仍然没疲软下来的大官弟弟,一直耸立立地对着手腕,吓得哆嗦的说:“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不是故意的,你就放了我。”蔡副局长委屈地申诉说,“我的弟弟没得罪你,你干嘛捏得那么痛。”

苏蜜桃又怕又红着脸,怪不好意思的讪笑说:“谁叫它变坏,想欺负我。”

“小美女,你就饶了它吧。”

“你把双手举起来,把头转过身后。”

蔡副局长被捏疼了,不敢不从,只能遵命的转过身去。

苏蜜桃瞅见他转过身去后,就迅速松开手,转身趁着灯光依稀的楼梯跑下去。苏蜜桃害怕他会追赶下来,拼命的奔跑,差点都摔下楼梯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