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干爹官好大

第19章 仓库里的欢乐

19.仓库里的欢乐

苏蜜桃躺在床铺上,想起蔡伟的赤luo身体,想起抚摸过他结实的胸肌,她就浑身炽热,情不自禁的脱掉薄薄的睡衣,斜躺在床铺上,双手抚摸着嫩白丰满的身体。

都说男人是好se的动物,是肮脏的东西。其时女人也跟男人一样,都有那种想法。只是男人是主动的一方,女人是被动的一方。苏蜜桃闷搔地高抬起双腿,自揉着饱满的胸部,多么希望干爹蔡伟能够在身边,挺着那棍炽热的东西,把结实健硕的身体压在下面,接受他猛烈的攻击。

都说思春的女人,会敏感多情,自怜自艾。不安的内心,炽热的身体,都让苏蜜桃难于入睡。在迷迷糊糊的入睡时,仿佛蔡伟就推开房门,走进卧室坐在床铺边上,俯下身来亲吻她,把她紧紧的搂抱住。

蔡伟已经被年轻漂亮的苏蜜桃吸引,坐在饭店里陪同好兄弟杨子高吃饭时,仍然念念不忘的给她发个短信,看她有没有时间。

杨子高是江中市审计局财务税务科的科长,跟蔡伟是大学同学,又曾在安城市一起工作。这次蔡伟从安城市调过江中当国土局副局长,都是他牵线搭桥托关系,最蔡伟是亲密的人。

杨子高吃着牛排,瞅见蔡伟喜形于色,忙问:“蔡伟,这几天我见你神色恍惚,是不是看中了哪个女人?又没勾上手让你心急了。”

蔡伟点头说:“我不是跟你说过了,我前天刚认了一位干女儿,叫苏蜜桃,长得挺漂亮。”

杨子高听后,堆笑着长满疙瘩块的大脸讪笑说:“干女儿,我看你是想干她。”

“对,我就是想干她。”蔡伟直言不讳说,“这小妞儿长得太漂亮,脸蛋白白的,胸部又大,人又单纯净得有点犯傻,是我喜欢的类型的。”

“那你口胃也太重了。”杨子高不解的说,“你要是喜欢她,就直接勾她上手养在家里就行了,干嘛认得干爹干女儿的,听起来多刺耳。”

蔡伟发给苏蜜桃一条示爱短信后,放下手机拿起筷子夹菜说:“那你就不了解情况了。这个苏蜜桃是我的战友张志建的外甥女。关系虽然不太好,始终都是朋友。所以,我干脆就认她做干女儿。反正是认来的,即能做情人,又能做女儿,亲上加亲不是更好。”

杨子高叹气说:“照我看,你爸妈去世早,你老婆儿子又疏远你,让你严重缺乏亲情。”

“子高呀,还是你最了解我,不愧好兄弟。”蔡伟伤感的举起啤酒杯说,“来,咱们干一杯。”

两人干杯喝光后,杨子高劝解说,“你不如跟金曼云离婚算了,把儿子杨东东让给她。你再娶个年轻漂亮的姑娘,再生个孩子组成新家吧。”

蔡伟摇头说:“这是我的命,又活到这个岁数那就算了。反正,我想等到蔡东东高中毕业后,就让他到江中来读大学,或许他长大了,就会了解我的苦衷,然后就能谅解我这个爸爸。”

“好,你做什么我都支持你。反正人活着,无论是当官还是不当官,就是幸福快活。”

蔡伟饶有兴趣的说:“这段时间,我都没有碰到合适的女人,总是在外面找野鸡玩。现在碰上这个苏蜜桃,真它玛的让我抓狂,想跟她住在一起。”

杨子高笑着说:“蔡伟,你是当副局长的,长得成熟有魅力,很容易勾上手的。我倒是纳闷了,这个苏蜜桃长得什么样?就让你有点神魂颠倒的。”

“当然是大美女,有空让你见识见识。”

“她喜欢你吗?”

“她是闷搔的小美女,早就喜欢我了,还摸过我的家伙两次。”

杨子高吃惊的说:“不会吧。”

“上次我跟说偷拍的事,就是她搞的鬼,还捏住我的鸟蛋蛋疼了两天。”蔡伟回味无穷陷入快乐中说,“她那股又清纯又风搔的味儿,就像似是让我吃过壮、阳药一样,整个人都兴奋起来。”

杨子高羡慕的说:“如果是这样的美女,你赶紧弄上手。”

“那是当然,我迟早会把她骑在**玩。”

姨妈的杂货店里出售各种家庭日用品,还有各类香烟。早几年生意还算好,只是今年周围增开几个店铺,还有几家大型商场入驻后,生意都被他们抢走了。

姨妈对杂货店的生意很失望,只怕关门后不知道做什么,只好硬头皮熬下来,巴望生意有所改善。苏蜜桃坐在店里无聊的玩手机时,就接到干爹蔡伟打来电话。

“小蜜桃,你在哪儿?”

“干爹,我在姨妈的杂货店里看店。”

“你姨父邀请我上你家去吃饭,你回来一起吃吗?”

“我吃过了。你上来的话,有姨父姨妈陪你。”

“小蜜桃,干爹想跟你在一起。”

苏蜜桃不悦地说:“吃饭嘛,有的是机会。”

“你姨妈的杂货店在哪?”

“就在小区附近。知道江中第三中学吗?就在对面。”

“我等会过去找你。”

苏蜜桃坐在店里斜椅上,聚精会神的玩游戏时,就听到外面停着一辆黑se的奥迪车子,然后蔡伟从里面走出来。手中还提着一份包装精致的礼物。

蔡伟整天上班心猿意马,想起她漂亮纯清的鹅脸蛋,想着她丰满的胸部,让他坐在椭圆形的办公室里,ku衩里的大家伙一会硬一会软。即然是爱吃的嫩肉,就应当吃到肚子里,免得错过机会。

对蔡伟来说,可以随便的跟一个女人上、床,然后享受身体彼此磨擦和接触后带来短暂的快乐。但是跟一个自已喜欢,对方又喜欢自已的女人很难碰到。即使唤脱光衣服,赤luoluo的搂抱在一起寻欢作乐,多半都是钱财交易。都会在发谢yu望后,就变得空虚疲惫。

但是,如今碰上的苏蜜桃,仿佛是他前世里的老婆,并不仅是他寻找发谢的女人,更是值得他护呵爱戴的女人。如果能够跟她在一起,一定很牲福爽歪歪。

苏蜜桃瞅见干爹蔡伟穿着深红se的方格衬衫,笔直的浅白se休闲服,面部阳刚俊雅,目光深遂。虽然他肚子有些肥胖,却显得风度翩翩,散发出成熟男人的魅力。苏蜜桃盯着他迈着豪气的步伐靠近,忍不住发出甜甜的微笑。

如果自已的亲生爸爸还在,会不会像他那样有风度,有男人的阳刚魅力?如果不是看到他,苏蜜桃从来不去想过亲生爸爸是谁?如今看到他,让苏蜜桃如沐春风的桃花,朵朵娇艳的盛开。

原来,爱上一个人的感觉很快乐幸福。

蔡伟走进来,眨着挑逗的媚眼笑着问:“小蜜桃,你笑什么呢?”

苏蜜桃红着脸,无法掩饰内心的爱意,坦然的说:“我笑你长得帅。不知道什么人做你老婆,一定很幸福。”

蔡伟暗想,果真是个发搔的美人儿,连干女儿都不想做,直接想做暖床老婆。蔡伟激动得

抚摸着她的脸蛋儿,动情的说:“干爹现在身边没有老婆,想找一个像你这样粉嫩鲜美的姑娘做老婆。”

苏蜜桃咯咯脆笑的抓住他的手说:“干爹,别这样。”

“昨夜干爹一直想你,想得睡不着。”

蔡伟看着苏蜜桃的粉嫩身体,想着她的波涛汹涌的部位,想起毛红稀少的嫩白的水仙花朵儿,让他奋亢得几乎睡不着。

苏蜜桃想起昨夜翻来覆去的,一直想念着他,顿时羞赧的低声说:“干爹,我也想你。”

蔡伟回头左顾右视,发现周围没人注意,就冷不防的朝她的脸颊上亲一口,说:“小蜜桃,你的身体又香又甜,就像一只水多肉甜的水蜜桃,干爹很想吃。”

“别这样了,干爹。”

蔡伟递过礼物说:“这是我送给你的巧克力。”

“谢谢干爹。”

“杂货店有仓库吗?”

“有,就在货柜后面。”

蔡伟看了时间,才五点半钟不急着上去吃饭,就说道:“咱们进去说悄悄话,好吗?”

苏蜜桃发现他的身体炽热,含情脉脉的挺着,只能说:“嗯,我听干爹的。”

苏蜜桃看到干爹的目光脉脉,紧握住双手揉搓,传达着浓烈的情爱,只好答应的牵着他的手,来到柜台后面,打开房门。

在开灯后,里面是堆放着许多的杂物,整顿秩序的堆在货架上。蔡伟见到没人,就顺手把仓库门关上后,一把搂抱住苏蜜桃,靠在墙壁上热吻。两脚紧夹住她,就像在**的姿势。每次看到苏蜜桃,就让他吃过壮、阳药一样浑身沸腾的兴奋炽热起来。

苏蜜桃早就深深爱着干爹,软绵绵的扑到他温暖的怀抱里,任由他的抚摸和亲吻。如果爱上一个人,就要把身心都献给对方,彼此享受yu望升腾后来到的快、感。

蔡伟控制不住早就**的热火,赶紧拉下ku子的链条,抓住苏蜜桃的柔软小手往里塞,一边解下她的裙子扣带,luo露上半身让他吻着丰硕的双峰。

苏蜜桃早就湿漉漉的,身体麻酥的瘫软下来。

亲们,如果喜欢,请帮忙收藏订阅。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