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干爹官好大

第27章 在车子里玩震动

27.在车子里玩震动

苏蜜桃躺在车子后座的真皮座位上,高台起两腿,就接迎着干爹粗\大的东西的攻击,让她有种别样的感受。

“干爹,这里不安全”

“没事了,干爹就喜欢在野外打、炮。只是一直没有机会。”

苏蜜桃躺在车子里,觉得浑身不舒服,只是为了迎合干爹的喜好,只想讨好他,让他得到满足。只好放松身心,任随他的cha送,莫约半个小时后,蔡伟才在舒畅中结束。

半夜三更在野外寻欢,苏蜜桃也从来没经历过,觉得在害怕中有点刺激。

苏蜜桃在紧紧的躺在蔡伟的怀里时,发现他热得满头大汗,赶紧说:“干爹,咱们回去洗澡吧。”

蔡伟浓浓的亲吻她说:“蜜桃,干爹还想跟你在河边玩。只是天太黑,万一有蛇也不安全。以后有空,干爹带你出来玩,好吗?”

“嗯,我听干爹的。”

他们两人穿好衣后,又开车返回阳光小区。两人一起去洗个鸳鸯澡后返回房间,蔡伟拿出几件情趣透明给苏蜜桃穿上,再进行一次舒畅淋淋的欢愉后,才疲倦的相拥而睡。

这一次,苏蜜桃回去太迟,差点让姨妈发现。

第三天周未,蔡伟没去上班,想白天带着苏蜜桃上街购物。其时是想跟苏蜜桃到去游玩。但是,他们去购物吃过午饭时,就接到姨妈打来电话,说是姨父的父亲生病了,他们夫妻俩要回去探望。

蔡伟舍不得让她走,就央求说:“小蜜桃,咱们吃完饭,先陪干爹回去睡一会儿吧。干爹想你了。”

苏蜜桃心疼的说:“干爹,我听你的话。”

蔡伟开车返回家里后,刚进屋关门,就扔掉手中的购物袋,搂抱住苏蜜桃后亲吻抚摸,然后脱光衣服,躺在床铺上疯狂欢爱。

此时,蔡伟**着身体,站在床铺边上把苏蜜桃搂抱在怀里,挺着大东西在她的体力抛送。能把丰满的苏蜜桃搂抱在怀中,做空中姿势,可以说蔡伟的体力相当的好。

“干爹,你会累坏的,快上、床吧。”

蔡伟汗流满面的喘气说:“怎么了?不舒服吗?”

苏蜜桃媚眼迷离说:“我怕你累。”

“没事,干爹就让你舒服。”

随后,蔡伟才把她放到床铺上,然后用舌头替她吮吸后,让她在春*泛滥的高朝中,又挺着丝毫未疲软下来的家伙糙进去。

“干爹,你快点吧,晚上咱们再来。”

“好的,我的老婆蜜桃,我爱死你了。”

由于,姨妈再一次打电话进来催促,让苏蜜桃急忙洗过澡后,就由蔡伟送到杂货店。晚上,等到姨父姨妈睡过去后,苏蜜桃才跑出去跟干爹在一起。可能是连续几个晚上的过度欢愉,平均每晚约会时做了三次以上,让蔡伟的体力消耗过度。必竟蔡伟都是四十五岁的男人,不可能像年轻的小伙子那样疯狂。所以,这一次,苏蜜桃跟他短暂寻欢后,蔡伟就无奈的疲惫入睡。

一连偷欢几个晚上,每个晚上都是三次以上。而且都是蔡伟都不吃药的情况下,仅凭现在的体力和硬度,跟苏蜜桃欢娱,连他自已都不敢相信,甚至时间做得太长,让小蜜桃有点害怕。

但是,无论男人体力好何好,精、力如何旺盛。如果不加于节制,日夜的折腾,迟早会消耗得精血流尽,形貌枯萎。

再说,即然蔡伟很想日夜搂抱着苏蜜桃寻欢,已经体力消耗过度,似乎最后的一滴精血都榨干,显得格外的疲惫,躺在**后,就魂不守舍昏沉沉的入睡过去。

苏蜜桃能体谅干爹的难处,白天上班,晚上还要辛苦跟自已折腾几个小时,不累坏才怪。看看姨父就知道了,哪能是姨妈的对手。自已长得年轻鲜嫩,倍受干爹宠爱,宁愿流干精、血,也想讨好自已。

苏蜜桃不责怪干爹蔡伟,只有对他无限的爱意。记得姨父和姨妈,平均每两天或是三天,都有一次欢爱,而且比较短暂。只因年纪大了,身体吃不消。

如今跟干爹一起,连续几天几个小时间疯狂,让她有点害怕,觉得对不起干爹。看着他每次谢过后,就疲惫不堪的样子,也很心疼。

如今,苏蜜桃爬起来见到他睡过头,不忍叫醒他送回去,只好趁着天蒙蒙亮时,独自穿起衣服跑回家了。苏蜜桃刚回房躺下,就听到姨父起床了。

杨子高在办公室里,接到马老板打来电话,想正式购买一宗地土。杨子高打电话给蔡伟,发现他的手机无人接听。打电话到他的国地局办公室,也是无人接听,让马上离开办公室,开车来到阳光小区,上门寻找蔡伟。

蔡伟是纵yu过度,累得有些虚弱的躺在床铺上沉睡,几乎忘记上班。直到杨子高前来敲响房门,他才睡眼松惺地爬起来,穿着短ku衩出去开门。

杨子高惊讶的问:“蔡伟,你怎么了?”

蔡伟打着哈气说:“没什么,就是太困了,就想睡觉。

“今天星期一,你怎么没上班?”

“太困了,起不来。”

蔡伟走近卧室,突然想起苏蜜桃,可能是自已睡过头忘记送她回去了。杨子高走进卧室,明显的闻到房间里弥漫着那股浓烈的欢爱气息。

杨子高问道:“你不是跟苏蜜桃鬼混,搞累了身体不想上班了?”

蔡伟躺在床铺上,舒坦的打着哈气说:“小蜜桃的身体真它马的香嫩,让我搞了一炮又一炮,舍不得停下来。”

“昨晚干了几次?”

“四次,就谢了四次。

杨子高乍舌不已,几乎不敢相信。

“反正跟她一起,就是脱光干起来了。”

杨子高提醒说:“你搞得太多了,会伤身的。”

“没事了,有搞就搞。”蔡伟自豪的说,“对了,你来什么事?”

杨子高说:“马老板打电话给我,说是想购买那快地,想请你帮助拿到最低价。”

“这事我跟杜局长商量后,再回复他。”

“那你赶紧起床,别耽搁正事了。”

蔡伟疲惫的穿起衣服说:“晚上不能跟她搞了,不然就会累死我。”

杨子高生气说:“蔡伟,别为了女人,就把身体搞垮了。”

“好嘞,我得休息几天,不要就被苏蜜桃给榨干了。”

蔡伟到单位的办公室后,就顺便给她打个电话。

苏蜜桃在中午做午饭的时侯,接到干爹蔡伟打来电话。

“蜜桃呀,干爹这几天出差有事,不能陪你玩了。”

苏蜜桃很失望,只能说:“好的,干爹,那你忙去吧。回来了给我打电话。”

“干爹很爱你,干爹回来了就给你打电话。”

“嗯,干爹。”

苏蜜桃对干爹出差感到失望。但是想起这几个晚上,一直跟他疯狂的欢爱,身体也很疲惫,睡也睡不够,刚好让她有足够的时间去休息。

其时,对苏蜜桃来说,跟干爹在一起,并不仅仅是身体上得到愉悦,更加是跟他在一起的那种安全感和幸福感。从来没有像干爹那样的人,每当靠近他的身体,就会让她觉得无忧无虑,仿佛这个世界充满温暖爱,充满幸福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