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干爹官好大

第49章 偷看玩游戏

我的干爹官好大 49.偷看两男一女玩游戏

看来他们玩得挺久的,会不会是吃药呀。

由于头发没干,苏蜜桃没敢躺下来睡觉,只穿着黄虎拿给男式睡衣穿上后,就坐在床铺边上看杂志。而黄虎

赤、条条的光着身子,一边烟一手抚摸着苏蜜桃的腰间。

当苏蜜桃轻揉着略肿胀的左脸颊时,听到外面传来开门声。

“黄虎,你睡了没’”

“师父,我还没睡。”

“你师娘还没爽够,你过来玩吧。”

黄虎羞红脸,瞅了眼苏蜜桃说:“师父,我累了想睡觉。”

“你快过来,不然你师娘就生气。”

曹师父说完,就嘎吱一声掩上房门。

苏蜜桃吃惊不己,看到黄虎红着脸粗着脖子,显得格外羞惭的爬起来,然后把烟头给熄灭掉。

黄虎没哼声,也不敢正眼看苏蜜桃,只管站起来,双手紧握着那根粗、长、硕、大的东西,准备走出外面去。

苏蜜桃茫然不知所措,站起来拉住他的手,小声问:“黄虎哥,你,你要去哪里’”

“我要过去跟他们玩。”黄虎胆怯的小声说,“等会儿我开着门,你看看就知道了。”

苏蜜桃觉得奇怪,人家师父在跟老婆欢、爱,他过去干嘛。

苏蜜桃不敢吱声,害怕曹师父和赵蛆知道。听黄虎说,如果他要带女朋友回家的话,必须得到他们的同意。

苏蜜桃忍不住好奇心,就跟着走出来,看到黄虎穿着短库子摧开房门。

这时听到赵秋云的声音说:“哎哟,黄虎,你都想成这个样子了,还说想睡觉。”

又听到曹师父呵呵的笑着说:“这小子有心没胆。你快爬上去吧,别发傻了。”

随后,黄虎忐忑不安的回头瞅了苏蜜桃一眼,就走进去。顺手把房门开敞起来。

苏蜜桃大吃一惊,吓得几乎让她不敢相信。

怪不得第一次见面,黄虎哥就闷闷不乐说,他跟一位四十多岁的女人,在床、上交好。原来是曹师父的老婆。

哎哟,什么乱七八糟呀,比自己跟假干爹还要不堪不目。怪不得黄虎哥在自己面前,几乎不敢抬头不敢说话,一定

是心里有鬼,吓她笑话。

苏蜜桃坐在床铺上,受到惊吓的捂住怦怦直跳的心脏时,就听到外面传来阵阵的摇、床声,随后就是身体撞击

时的叭、叭响声,羞得苏蜜桃坐卧不安,忍不住下、床来穿上鞋子。

反正刚才黄虎哥都说了,让他想看就看,还特意没关上房门。

于是,苏蜜桃蹑手蹑脚的走出房门,穿过暗的客厅,通过半敞开的房门,看到他们三人就像在田里耕种。

浑身肥胖白、嫩的赵蛆,就像一头白母牛,曹师父在前面拿着根黑胡、萝、卜诱惑上前,黄虎挺、着健壮的腰在拿

着犁头,汗流浃背的辛勤劳动。

银声阵阵,哼哼直响。

苏蜜桃看在眼里,惊得目瞪口呆,吓得赶紧退回房司。

苏蜜桃坐在床边上,手里拿着杂志,可是一个字都看不下。特别是听到外面传来阵阵销、魂入、骨的声音,把

原本身心已经恢复平静的苏蜜桃给撩、得炽热。已经有一个多星期,没有跟干爹做过,不免让她有些空虚和寂寥。

一位原本内心就很孤独的少女,一个对爱充满向往的少女,往往对感镕部很投入。所以,她才接到干爹的电话

通知后,满心欢喜的前去,谁知就遭受奇耻大辱。苏蜜桃并不是心灵脆弱的人,只是无法接受心爱的人竟然如此背

叛自己。

苏蜜桃坐在安静的房间里胡思乱想时,就听到黄虎说:“师娘师父,我累了先回去。”

赵姐说:“你先回去睡觉,养好精神明天再陪你玩。”

很快,苏蜜桃听到黄虎哥走出房间去卫生司。随后,听到里传来哗哗洗澡流水声。过一阵子后,黄虎就擦、拭

身上的水滴后,就走房间。然后顺手关上房门。

苏蜜桃瞅见他光、着身体,那根软、绵下来的东西,依旧硕、大的。然后,他坐在床铺边上,拿出烟来点上。

苏蜜桃生气的劝阻住,小声说:“我以前没看到你烟。”

“我是男人,就要烟。”

黄虎没理她,强行叨在嘴,点上火,然后大口大口的口及吐。

黄虎脸难堪的问:“你是不是想笑话我。”

苏蜜桃摇摇头说:“你跟比你大的女人玩,我跟比我大的男人玩,都是一样了,只是,曹师父怎么舍得把老婆

让你。”

“他们是住在一起,、没登记结婚。”

“哦。”bb

“我师父一直没娶亲,师娘是老公死了,才跟师父在一起。”

“哦,原来只是同居。”

黄虎认真的问:“蜜桃,你真的没小看我吗’”

苏蜜桃唉气一声,觉得他挺可怜的,忍不住靠在他的身上,双手搂抱住他的腰间。

“你是怎么跟他们混上’”

黄虎叹长气后说:“自从你离开我后,村里人一直在笑话我,说我没看住这么娇嫩的老婆,以后恐怕就娶不到

老婆。反正,村里人闲言杂语,把我羞耻得不敢住在村里,就到山里牧场去住。有一天,曹师父到山里来采药,刚

好扭伤了脚,我就送他到村外的鲁河镇上去。后来,我知道他是中医师,精通各种草药,在镇上开了一家生意红火

的草药店。我见到曹师父人好心肠好,就拜他做师父。”

“当时,我师父在鲁河镇开了一家叫曹家药铺,师娘就在店里帮助看,我就在店里做帮手,一边跟师父学习医

药知识。师父在镇里租要一间房子,每天晚上,我睡在隔壁,都能听到师父跟师娘在房间里办事。”

“你别看我师父五十多岁,师娘四十多岁。可是他们会保养,懂得配制草药,所以在床、上办事很厉害,每天

都会来一两次。当时,你走后我没有女朋友,只能一边偷看他们办事,一边用手弄、出来。”

”后来,师父见我经常用手、弄,就叫我去跟师娘玩。有一天,我们三人在房里玩时,忘记关窗户,被人看到

就传出去。师父只好把鲁河镇的店铺关掉,来到江中市开店。”

苏蜜桃听后,觉得能体谅。不要说年少青春的男生,就连自己,在来望的时候,常常躲藏在房r间里用手来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