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干爹官好大

第73章 宝刀被折腾坏了

第73章 宝刀被折腾坏了

苏蜜桃伸手握住干爹软绵的官弟弟,内心饱含着对干爹的爱慕和期待,就俯下身来凑过嘴,伸出鲜红舌头想吸添时,蔡伟一手拦截说:“蜜桃,你别亲,给干爹仔细看看。”

苏蜜桃羞红脸,烫得麻辣辣的,难道干爹不喜欢自已亲吻吗?只是干爹想让自已看个仔细,一定是有原由的。于是,苏蜜桃忍住羞赧,俯下身来仔细欣赏干爹的宝物。

虽然没有雄壮起来,只是本钱就多大,所以仍然显得有气势。

然而,让苏蜜桃大吃一惊,只见收缩后皮皱黑黑的宝物皮层上面,布满了指甲刮伤的痕迹,还有被咬伤的齿印。几排清楚的齿印就排列在上面。其中有两处还被指甲刮伤出血迹,如果不仔细看,根本就不会发现。

苏蜜桃骇然不已,茫然的盯着干爹那张略显痛苦的表情。

蔡伟苦笑的伸出手,抚摸着她的娇脸上说:“蜜桃,干爹已经有三天硬不起来了。”

“干爹,怎么了?”

“金如意是索求无度的银妇。白天要干爹弄出水来给她做洗脸做面膜,晚上陪她睡又要帮她止痒。干爹几乎被她榨干了,甚至连官弟弟都被她折腾得伤痕累累。”

苏蜜桃难过地趴在干爹的身体上,感受到他体内虚弱心脏在发出轻微的跳动声。在曹师父家里练习滋荫补阳术时,曾听曹师父说过,纵yu过度的男人,就会让男人的身心加速衰弱。怪不得干爹看起来似乎苍老许多。

苏蜜桃疑惑的说:“干爹,金如意长得年轻漂亮,你是不是喜欢她,才跟她做得多?”

“干爹第一次见到她,闻到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味就想呕吐。”蔡伟如实的说,“干爹为了讨好她,不得不假装喜欢她。然后,经常吃药去伺侯她,才把干爹的身体搞垮了。”

苏蜜桃痛惜的说:“干爹,你不能再这样了。”

“干爹只有当上局长,才能挣到钱,才能跟你在一起。”

“不要了,干爹。”

“干爹早就看中了一套三房两厅的房子,就在附近的月亮小区里。跟你姨妈家的房子很近,走五分钟就能到家。”蔡伟认真的说,“干爹想把它购买下来,然后跟你一起住。这样的话,你就住在你姨父姨妈家门口,你们又能经常在一起。”

苏蜜桃感动的说:“干爹,你不要这样了。即然是租房子,我也愿意跟你在一起。”

“别傻了,小蜜桃。干爹不能娶你当老婆,但是一样要你幸福快乐。”

苏蜜桃搂抱着干爹,激、动得落泪说:“只要能跟干爹在一起,我就会幸福快乐。”

姨父购买肉菜回家后,准备做晚饭款待蔡伟时,仍然看到他们在房间里哭哭啼啼,赶紧敲门。蔡伟怪不好意思地爬起来穿上库子,并替苏蜜桃擦拭眼泪。

蔡伟央求说:“蜜桃,晚上跟干爹回去,行吗?”

“嗯,只要干爹喜欢我,我就跟干爹走。”

“干爹是身不由己,你就委屈一下。”

“好的,干爹。”

苏蜜桃觉得刚才哭哭啼啼的,把身上的睡衣和脸上都沾满泪水,只好去卫生间洗个热水澡。而蔡伟来到客厅陪同张志建聊天。蔡伟私下里曾约见过张志建,为了升官,他是没办法,只能疏远苏蜜桃。

苏蜜桃在洗澡时边考虑,要是放任金如意这么折腾干爹,肯定会给干爹的身心带来巨大的伤害。官弟弟勃不起只是小事,滥服用药物,会造成体内的器官损伤甚至生命的危险。曹师父曾传授过给她如何在**博取男人的欢心,也曾教过如何让男人变得强壮,却不曾教过如何让男人应付女人。

如果有方法让干爹征服金如意,又不伤害到身体,那该多好。苏蜜桃心事重重,在匆忙洗过澡出来后,看到干爹陪同姨父聊天,就没出门去抓药。改天有空再上去跟曹师父取药,得帮助干爹恢复身体才行。

苏蜜桃在厨房里忙碌一阵子,熬些猪脚肉和紫菜汤,再炒一个烧鸡和小白菜。只因干爹给了二十万元,姨妈就提前关店回家陪同吃饭。姨父姨妈早就改变态度,没有反对苏蜜桃跟干爹在一起,甚至考虑就在附近的月亮小区购买房子。

在吃过饭后,苏蜜桃陪同干爹下楼时,姨妈无奈的说:“蜜桃呀,人家已经给了二十万,姨妈也不好多说。就看你的意思了。”

“姨妈,我本来就喜欢干爹。即使他不给钱,我也喜欢他。”

“不管怎么样?你得嫁在家门口,姨父姨妈才心安。”

“你放心吧,姨妈。”

苏蜜桃陪同干爹下楼后,就直接上车去。

蔡伟在发动车子前,看着笑脸如花,美艳非凡的苏蜜桃,让他心情舒畅许多,忍不住凑过嘴来,亲吻她的红唇。

“蜜桃,你好香。”

“干爹喜欢就好。”

“干爹带你上街购物,好吗?”

苏蜜桃摇头说:“我跟干爹在一起,不是贪图干爹的钱财。我不想跟你上街购物,怕浪费钱财。”

“干爹带你去看电影?”

苏蜜桃拒绝说:“我习惯在网上看电影,电影院不好玩。”

“干爹带你上酒吧去喝酒。”

“姨父说,上酒吧就是坏姑娘,我不敢去。”

“那你想去哪儿?”

“我想跟你回去。”

蔡伟不愿回去,害怕搂抱着苏蜜桃却雄不起来。那根伤痕累累的东西,已经失去昔日的勇武风采,无法再神采奕奕生龙活虎。如果怀里抱着一个娇艳如花的小美人,却只能看不能吃,那会让他多么尴尬。

再说,金如意是一个奸诈的人,万一找借口回去探望生病的妈妈,却躲藏在房子里等待他带着苏蜜桃回去,岂不是自投罗网,让她抓到把柄。这个敏感时期,不该让金如意怀疑而失去升官的机会。

晚上要跟苏蜜桃在一起睡,也要找处安全可靠,不能让金如意轻易发现的地方。蔡伟打个电话给好友杨子高时,只听电话已经响了几遍,仍然无人接听。

蔡伟担心回去后,就关门寻欢作乐,会让本来受伤的身体更加严重,只能撒谎说:“现在回去有点早,我们去找杨子高玩。我们去咖啡厅喝茶。”

“好的,干爹。”

蔡伟边开着车子,边问道:“你真没去过酒吧吗?”

苏蜜桃摇头说:“没去过。姨父说,那里的一瓶啤酒就要三十块钱,一包十块钱的瓜子就要五十块钱。以前有同学约我去,我也不敢去。”

“去做过美容按磨吗?”

“没有,那些东西都是有钱人玩的,我消费不起。”

蔡伟又问道:“这三个月来,干爹没在你身边,是不是很想念干爹。”

苏蜜桃点(无广告。)头说:“我曾陪同姨妈去上香,偷偷向菩萨祈求,希望干爹能再一次爱我。我也不会让干爹失望。”

“你不用向菩萨祈求,干爹是一直爱你。干爹不会让你失望,你也不会让干爹失望。”

“谢谢干爹。”亅亅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