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干爹官好大

第127章 蔡东东街头票鸡被抓

第127章 蔡东东街头票鸡被抓

蔡伟瞧见他惊魂未定的样子,走过去怜悯的抚摸着他的脑袋,搂抱着他的肩膀安慰说:“儿子,没事了,咱们回家去。”

“对,对不起。”

“你小子胆子挺大的。”蔡伟笑着安慰说,“即然敢做了,就别怕。”

蔡东东心慌意乱,迈着僵硬的步伐走出拘留所。

蔡伟在带着蔡东东迈出大门,看着警察锁上大门,然后出去登记。从走廊里经过时,蔡伟发现另外一个房间里,关押着七八位打扮娇艳涂脂抹粉的姑娘。可是是昨夜被抓后都睡不着觉,人人都显得憔悴不堪。蔡伟有点好奇,儿子是跟哪个姑娘做事。

蔡伟停下步伐,问道:“儿子,你跟哪个姑娘被抓?”

蔡东东羞得脸上发烫,指着发呆坐在地上的一位穿着超短裙的姑娘说:“就是那位。”

蔡伟仔细看过去,只见那位姑娘长发飘飘,五官秀美,就像一位女学生的模样,脸上还挂着泪水的哭泣。蔡伟瞧见她的失魂落魄样子,相当同情。

“是那位穿超短裙的姑娘吗?”

“嗯,就是她。”

“你想让她出去吗?”

“嗯,爸,你帮她带出去吧。她挺可怜的。”

即然跟儿子发生关系被抓,何不借着关系,也把她弄出去。蔡伟带着蔡东东出去后,给他车钥匙,让他到停在外面路旁的车子坐等,就返回拘留所里,跟熟识的警察一翻交谈后,得知是安城师范大学里的大三女生,名叫林小慧。只因家庭贫穷没钱,才出来做小、姐。蔡伟交上几百块钱的罚款,就去把那位姑娘给带走。

“小慧呀,别害怕,该回去了。”

林小慧伤心的呜咽说:“谢谢叔叔。”

“回去后,好好读书,别出来做了。”

“嗯,谢谢叔叔。”

林小慧走出拘留所后,羞耻万分无地自容,就低头不语的带着哭泣声,直接朝马路的左侧方向走去。

蔡伟钻进车子里,发动车子时,不解的问:“儿子,你不是有女朋友唐怡吗?”

“她爸妈不给跟我同居来往,已经带她回家。”

“那你怎么被抓?”

“我有点心烦,喝点酒后看到有位姑娘穿着超短裙在街头接客。她主动过来问我,开价六十块钱。我就跟她到公园的草地上。我们刚脱、掉衣服做事,就被警察抓到了。”

“嗯,没事了,算你倒霉。”

“你别告诉妈妈。”

“你放心,我不会告诉她,也不告诉别人。”

这个臭小子,果真是种豆得豆的根种,才十七岁就很好se,诱惑得女同学出去租房同居,现在又出来找、小、姐玩,真有他一手的。

蔡伟开着车子,调转车头准备送儿子回家时,在路旁上看到刚才的林小慧,躲藏在路旁的花圃里伤心得呜呜的痛哭起来。让蔡伟看得有点怜悯,就放缓车速,往路旁停下来。

“儿子,这姑娘长得怎么样?”

“嗯,很漂亮。”

“喜欢她吗?”

“喜欢。”

蔡伟打开车门,朝林小慧走过去,惊得林小慧惊慌失措的止住哭泣声。蔡伟最看不得姑娘的哭泣声,一听哭声就心软起来。

(。)蔡伟招呼说:“小慧,上车吧,我送你回去。”

“谢谢叔叔,不用麻烦你。”

“已经没事,就别哭了。”蔡伟命令的说,“你住在哪儿?我送你回去。”

“在师大附近的东江村。”

“快过来上车。”

林小慧是身无分文又饥肠辘辘的抹着泪水,才怯生生的走过来钻上车。

蔡伟发动车子,调转车头朝师大的方向驰去。

蔡伟问道:“你是师大的学生,怎么不好好念书,出来做这种事。”

林小慧顿时伤心的哭泣说:“叔叔,我爸爸失业了,妈妈又生病,家里实在没钱,我才出来做。”

“以后没钱,就去做餐厅服务员要么做别的,别干这种事了。”

“我知道错了,我以后不敢了。”

蔡伟护送一直在伤心哭泣的林小慧到江东村口旁。这位可怜的穷姑娘,原本想趁机挣到学费和生活费后,就不去做了。谁知道倒霉被抓个正着。幸好,警察问她家里的情况时,她死活不敢说出电话号码,不能让家里人知道。

蔡伟看着林小慧下车后,也跟着下车来,同情的递上几百块钱给她。

林小慧感激的说:“谢谢你,叔叔,你人真好。”

蔡伟小声的说:“你人长得很漂亮,我儿子很喜欢你。他准备读高三,你可以临时做他的女朋友吗?”

“好的,叔叔。”

“你手机号码多少?”

林小慧就把手机号码念给蔡伟,让蔡伟存在手机里。

“你回去后,好好的休息,别害怕。”

“嗯,谢谢叔叔,我走了。”

蔡伟看着可怜的林小慧走后,就返回车子里。这个世间就是这样的惨酷,父母亲挣不到钱,贫穷落迫,儿女都跟着遭罪。为何人人都跟着拼爹拼身世,道理就是这么简单。如果不是自已把她领出来,恐怕她呆在里面还要遭罪。

蔡东东在离开拘留所后,跟老爸在一起,就逐渐的安定下来。只是纳闷,老爸不知道跟她说些什么,还给她钱。

蔡东东不解的问:“爸,你跟她说什么了?”

“没事,就叫她以后好好做人。”

“爸,对不起。”

蔡伟内疚笑了笑,伸手抚摸着他的脑袋说:“爸和妈对不起你,扔下你不管。幸亏只是小事,万一出什么大事,爸就内疚一辈子。”

“都是我脾气大,没听你的劝告。”

“臭小子,有这次教训也是好事。看你昨夜肯定没睡好觉,眼圈都发黑了,回去吃饭洗个澡,好好睡一觉。”

“好的,爸。”亅亅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