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干爹官好大

第141章 金如意的举报信

第141章 金如意的举报信

次日早上,苏蜜桃回到家,姨父姨妈显得很高兴,认为离开老男人蔡伟是件好事。至少以后,可以光明正大的嫁人。试想苏蜜桃才二十二岁,蔡伟已经四十几了,在一起不太般配。

姨妈安慰说:“蜜桃,你别伤心了。你跟蔡伟差距太大,没有共同的语言。现在把你玩腻,自然叫你滚开。”

姨父劝慰说:“下次找男朋友的话,最好是同龄的,才有共同的语言。照我说,你们年龄差距太大,存在代沟,不能长期在一起。不管怎么样,回家就好。”

苏蜜桃不愿听到他们谈论干爹,虽然一肚子恼火药味。可是离开他后仍然思念和惦记他,希望干爹能低三下四,再向她保证不在外面跟别的女人,再一次回到他的身边。

在姨父姨妈去杂货店后,苏蜜桃就发呆的坐在沙发上胡思乱想。其时,是自已太过年轻幼稚,不能理解干爹。事业有成的男人,哪个不在外面喝花酒乱胡闹,只不过是想在男人当中逞强耍威风。

苏蜜桃又觉得内心矛盾,不能接受干爹在外面乱、搞,转眼又想体谅在外面工作的难处。让苏蜜桃烦躁不已,坐卧不安。难道离开干爹,就能确保碰到一位比干爹还要好的男人吗?人非草木,孰能无情。跟干爹相处这么久了,哪能一次犯错就会离开他,未免太小心眼了。

人生能有几次碰到真爱,错过了就不会再重现。

干爹又打电话过来了,响了许久,苏蜜桃忍不住才接通。

蔡伟在手机里央求说:“蜜桃,干爹对不起你。请原谅干爹,行吗?”

b(,,,!更新最快)p;?苏蜜桃落泪的说:“你这个王八蛋,敢背着我去找别人。要是下次敢再胡闹,你就别打电话给我。”

“你别哭了,干爹对不起你。”

苏蜜桃委屈的说:“干爹,是不是我哪里做得不好,让你嫌弃了?”

蔡伟内疚的说:“干爹没嫌弃你,是干爹对不起你。干爹向你保证,以后就不会乱跟别人。”

“你以后不许再对我撒谎。”

“干爹向你保证,不会再欺骗再背叛你。”

“嗯,我相信干爹。”

“干爹中午想见你,你能回来吗?”

“我心里有气,想过两天再回去。”

“别这样嘛,蜜桃。干爹看不到你,就心里慌慌。”

“你撒谎也不脸红。反正过两天,我再回去。”

苏蜜桃在挂上手机后猜想,自已的滋艿补阳术,已经运用得相当纯熟,每天都能让干爹达到高朝快、感。床、上伺侯不说,做家务也没让干爹犯愁,饭菜都能让干爹吃香喝辣的。况且,自已从来不恼干爹生气,不多嘴多舌的问他工作或是其它私事。只要他不愿意说,苏蜜桃也不敢多问,怕惹他生气。怎么就换撇开自已,在外面跟别人玩?

难道是自已不够温柔体贴,不够善解人意?难道照顾不周到?还是玩腻了,就想在外面偷、吃?或许是姨父说得对,年龄差距太大,存在代沟?代沟是什么样?无非是不想跟对方说实话,撒谎欺骗,没有真心实意。

多么希望跟干爹的关系,能达到像姨父姨妈那样,恩爱亲密。虽然(?,,,!?更新速度快?无弹窗。)有误解有争吵,却始终能相敬如宾朝夕相对。等回去后,希望能再精心和体贴入微的照顾好干爹。

这时,苏蜜桃的手机震响起来,误以为是坏干爹蔡伟打过来。当拿过手机看号码,发现是陌生人的来电。

“喂,你好。”

苏蜜桃开口时,发觉喉咙有些疼痛。都是跟诗诗姐喝多酒,有些头昏。

“你好,苏蜜桃。我是卫相荣,你能有空马上赶过来吗?我有急事找你。”

苏蜜桃觉得很陌生,想不出是谁,忙问:“请问你是?”

“我是前江中市委书记卫相荣,希望你能帮帮我。”

“哦,好的。我马上过去。”

苏蜜桃挂上手机后,猛的发觉是卫书记打过来。这位死到临头的可怜人,不是准备到临海市去休养吗?怎么突然打电话叫她过去。苏蜜桃没敢多想,就拿起手提包和手机跑下楼来。走出小区的大门口,搭上路过的出租车,马上赶过去。

虽然对金如意和卫书记都没有好感,只因恶有恶报,善有善报。即然贪那么多钱,享尽人间的荣华富贵,那就足够了。

苏蜜桃上楼敲响房门后,穿着笔直西服的卫书记出来开门。

“你好,卫书记。”

卫书记脸色凝重的点头说:“请进来。”

“谢谢!”

苏蜜桃拘谨的坐在沙发上后,卫书记就回房拿出一个文件袋。

奇怪了?怎么没发现金如意。她不是想护守陪伴在心爱的男人身边,不离不弃吗?不会临阵脱逃,拿着假护照逃到美国去避难吧。

苏蜜桃忙问:“卫书记,如意姐呢?”

“我们等会儿就要去临海休养,她回家拿东西做准备。”

“哦,原来是这样。”

真是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苏蜜桃红着脸,为自已可耻的想法感到羞惭。

卫书记颤抖的双手,从文件袋里取出一份手写的文件,递给她说:“这是我替如意写的一份举报信,麻烦你帮如意送到反贪局或是纪委去。”

苏蜜桃怔住了,忙问:“卫书记,如意姐亲自送上去不是更好吗?而且,还能表明她有诚意,到时侯人家追查时,一定会枉开一面。”

卫书记茫茫然的摇头说:“如意的格固执,又暴躁耿直,对我有情有义爱护有加,不会亲自送上去的。所以,劳烦你帮我抄写两份后,再寄送上去。”

苏蜜桃听后,觉得鼻头酸酸的,忙说:“好的,卫书记。”

卫书记叹口长气,语气凝重的说:“下个月就在换届选举,这个敏感的时期,他们不敢逮捕我。所以,我和如意还有一个月的时间在一起。但是,这已经足够了。”

“对不起,卫书记。我没能帮你做什么,请你谅解。”

“你能帮我把这份文件送出去,我已经很感激了。”

“你放心,我回去后马上抄写两份,最快送出去。”

卫书记看了手表说:“等会儿如意回来,看到就会生气。”

“好的,那我先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