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干爹官好大

第144章 在床、上抓到干爹办事

第144章 在床、上抓到干爹办事

原来,这位姑娘不是别人,正是蔡伟在安城国土局里当处、长时,包、养的情、妇何娜娜。何娜娜在离开蔡伟嫁人后,夫妻闹矛盾不和谐,加上没有孩子,只好离婚。何娜娜离婚后,跟前夫没有房子,无处可去只好又来找蔡伟。在得知他调到江中市城建局当副局长后,就直接上来找他,强烈要求跟他复合。

蔡伟原来给她几千钱打发走,只是何娜娜又不甘心,跑到城建局的办公楼门口等侯。此时正是换届选举的敏感时期,吓得蔡伟心慌意乱,只好把她带回来。谁知刚回屋里,长得娇、媚妖、艳的何娜娜,就不顾蔡伟的诉责,半摸半搂着挑、逗和诱、惑蔡伟。

这几天,苏蜜桃没在身边陪同,撩得蔡伟火升腾,只好脱掉衣服库子,挺着硬、直的家伙把何娜娜压在肚皮上,直接进去运送。何娜娜曾经跟他三年,每天都颠、鸾倒、凤不分白天黑夜,只要来了牲,只直接扯掉、裙子拉下内库,提、枪上阵的作、弄。

已经有好几年跟她做,略显陌生,让蔡伟做起来有点别扭。完全没法跟心爱的苏蜜桃相比,只是凑个数总比自已撸、动要强。何娜娜娇、艳的扭动身躯,强烈的刺、激着他的情、趣。集中神精的送,完全没有意料到,苏蜜桃会闯进来抓个正着。

苏蜜桃抡起菜刀,推开房门,就见到干爹蔡伟摆着熟悉的动作,在平常跟干爹睡的大、床、上嘿、咻的运动,显得格外强壮有力。而肚皮下的姑娘,更是舒坦的微闭双眸的发出猫的伸叫声。

胡诗诗站在苏蜜桃的背后,高举着菜锅铲,惊得张口结舌,几乎不敢相信蔡伟跟一个女人在床、上欢乐。

蔡伟听到房门推开,惊慌失措的扭转头时,竟然发现苏蜜桃抡起锋利的菜刀,明晃晃的瞪着愤怒的大眼瞅着他,吓得他魂飞魄散,赶紧拔出、大家、伙,用床单遮盖住身体。

何娜娜白脸红润的睁大眼睛,喘着粗气的发现苏蜜桃握着菜刀,吓得赶紧躲藏到蔡伟的怀抱里,生怕苏蜜桃会发疯地扑过来砍人。

苏蜜桃气急败坏,瞪着喷火的双眼叫骂说:“你这个王八蛋,我刚离开两天,你就带别人上来了,你有种。看你去偷,我不把你阉掉拿来喂狗。”

蔡伟羞愧得满面通红的说:“蜜桃,你别误会,我不是背着你偷、人,我是没办法。”

苏蜜桃摇晃着菜刀叫骂说:“你个王八蛋,野杂驴。如果不是我亲眼看到,就不会相信你带人回家,就睡在这张床、上。好呀,你舒服的玩吧,我跟你从始就完蛋了。”

胡诗诗冷笑说:“这种男人虚情假意,前面一套背后一套。你刚前脚离开,他就后脚带人回家玩。看来,他巴不得你早点走,好让他随便带人回来风、流快、活。”

苏蜜桃勃然大怒,猛的怦一声响,重重的砍到床、尾、上去,吓得何娜娜尖叫着扑到蔡伟的怀抱里。苏蜜桃喘着牛气,又不解气的朝床铺、上吐口水,真把她给气坏了。

蔡伟尴尬狼狈又害怕的说:“蜜桃,你别乱来。”

“我真想杀了你。”

b(?,,,!?更新速度快?全文字手打。)p;苏蜜桃带着哭腔的叫嚷,忍不住泪水籁籁直落。

胡诗诗马上牵着苏蜜桃的手,匆忙下楼。

原本,胡诗诗通知她过来,只是好奇蔡伟带什么人回来,没想到他们就直接上、床,太不像话。看来,所有的男人都是一样,不是离开他们的身边就能让他们感到寂寞无聊。相反,还能给他们创造良好的机会,方便带别的姑娘回来玩。估计熊熊半个月都没来找她,就是因为他外面有别的女人。

在小区的树底下,胡诗诗看看伤心落泪的苏蜜桃,内疚的说:“对不起,蜜桃,我不该叫你过来。”

苏蜜桃坐在石凳上,抹着泪水说:“谢谢你,诗诗姐。如果不是你叫过来,我还傻傻的认为,干爹真心喜欢我。这两天,我还替他担心晚上没人陪他,担心他晚饭吃不好。原来,都是我自作多情,一厢情愿。”

胡诗诗劝慰说:“反正他是个老男人,离开他也是好事。咱们还年轻,不怕没有男人。好了,别替这种坏男人伤心。”

“我不哭,不会替他伤心。”

胡诗诗拿出纸巾,替她擦拭泪水说:“走吧,我送你回去。晚上我们一起去跳健身舞,别傻气的为男人伤心了。”

“诗诗姐,我是不相信。”

“什么不相信,我就知道你犯傻,所以特意叫你上来抓获在床、上。你亲眼看到,就不会对他有什么幻想了。”

“嗯,谢谢你,诗诗姐。”

晚上,苏蜜桃吃饭没什么胃口,只喝点汤,就陪同诗诗姐去健美中心跳健身舞。在震耳聋的摇滚音乐,欢快又轻松的舞蹈中,在专注的跳跃扭动身材中,才让苏蜜桃的心情稍微舒缓下来。

蔡伟已经没有脸面给苏蜜桃打电话,甚至都不敢给她的姨父打电话解释。必竟已经让苏蜜桃捉j在床、上,铁证如山还有什么好解释。况且,何娜娜似乎变成另外一个人,就一心想跟他过日子,把东西搬上来后,就光明正大的住在家里。

在外面的餐厅里吃饭时,蔡伟闷闷不乐的问:“娜娜,你想要多少钱?”

何娜娜优雅的吃着饭菜,摇头说:“我不要你的钱,只想跟你在一起。即使你跟老婆没离婚,你也生不出孩子,我也要跟你在一起。”

“你有感觉,我已经不爱你。”

“可是我爱你呀!”何娜娜毫无顾虑的说,“只要跟你住在一起,会日久生情嘛!再说,以前你很爱我,以后也会很爱我。”

“我会在外面租个房子给你住。”

何娜娜威胁说:“如果你不跟我住,我的表哥一旦生气,就打人的。”

“你别吓唬我,我不怕。”

“那我现在就叫表哥过来。”

随快,何娜娜的表哥陆毛,一位个子高瘦,瞪着白虎眼,脸上有刀伤的麻花脸小子,骑着越野磨托车呼呼的飞驰过来,身边还跟着三位表情麻木,耳朵打、洞胳膊上刻有纹身的人渣。直接来到餐厅里,往蔡伟的饭桌坐下。

蔡伟发现他们都面目狞狰,狗嘴吐着浓烟,口袋里隐约的露出长刀,顿时把蔡伟吓坏了。

陆毛左手挖着鼻孔,冷蔑的问道:“蔡副局长,你得好好的善待我表妹,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何娜娜委屈的说:“表哥,蔡伟不想跟我住,你说我该怎么办?”

蔡伟吓得有些鸡皮疙瘩,赶紧说:“娜娜,那个房子是我朋友租的,不方便咱们住在那里。你明天有空,就去找一家好点的房子,我跟你一起住。”

蔡伟不愿给何娜娜住到家里去,只怕会弄脏房子。

何娜娜点头说:“反正你跟别人住在那里,我住进去不方便。我明天就去找房子,要一套两房一厅就行了。房子太大,不好打扫卫生。”

陆毛提醒说:“我表妹跟你在一起了,手头没钱,你得给她才行。我表妹长得香嫩美、艳,不是随便给你白玩。”

蔡伟忍气吞声说:“何娜娜跟我住在一起,不会让她吃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