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干爹官好大

第145章 干爹被人戴绿帽了

第145章 干爹被人戴绿帽了

由于徐局长外出考察,蔡伟就代替陪同市委副书记秦西考察东区。随行有市委秘书长黄庆光,国土局局长杜成宇,工商局局长马敬宏,东区区长刘恒等各部门领导。此次考察的主要目的是,在东区建立一个规范整洁的综合市场,方便附近的居民。同时对东区的商业情况,做了简短的讨论会。

在中午等侯用餐时,各位领导都在兴隆饭店的雅座包厢里交谈。蔡伟去上洗手间出来时,见到秦副书记站在左侧走廊旁吸烟,并朝他招手意示他过去。

蔡伟内心怔住,主要是很少跟秦西副书记打交道。虽然在开会时经常见到,但是私下里见面说话几乎没有。听闻秦西为人谨言慎行,几乎不接受别人的请客。即使出去吃饭,都是吃工作餐。

“你好,秦书记。”

“嗯,有话跟你说。”

蔡伟朝他走过去,跟着秦副书记朝无人的阳台走去。对蔡伟来说,秦西比他小一岁。今天秦西才四十二岁,蔡伟四十三岁(提示:干爹蔡伟的年龄已作修改,最初定位是四十二岁)但是职务和级别却远比他高,让自尊心强烈的蔡伟羡慕外就是嫉妒。

秦西朝四处张望,发现没人后,就和气的凑过来说:“蔡副局长,这件事你千万不要传出去。特别是你老婆,人比较单纯,你就劝她少说话不要乱张扬。”

蔡伟惊愕住了,老婆赵芸曼什么时侯跟秦西副书记搭上关系。而且是什么事,弄得挺神秘让他都不知道。蔡伟在茫然时,只管点头说:“好的,秦书记。”

“现在是换局选举时期,除了上班,你还是少出门,尽量呆在家里。”

蔡伟心里有数,感激的说:“多谢秦书记提醒。”

“你尽量不要跟安居房地产的周老板有过多的来往,恐怕对你不利。”

蔡伟听后吓得脸色苍白,几宗土地低价jiao易,都是跟周老板进行,秦西怎么知道他跟周老板关系密切,忙说:“请问秦书记,到底发生什么事?”

“你老婆拿来的东西,我已经帮你删除掉。所以,你以后要注意。”

删除什么了?蔡伟听得一脸茫然不知所措,只管点头说:“好的,秦书记。”

“你老婆让我多照顾你,但是更多靠你自已。希望你行事光明磊落,谨言慎行。”

“好的,多谢秦书记。”

太让蔡伟震惊了,赵芸曼竟然跟秦西打过招呼,让他照顾自已?老婆赵芸曼不是在安城吗?她拿什么东西给他了?还涉及到关系密切的周宁福老板?太莫明其妙。

此时,司机过来找到他们,说是菜已经端上来了,让他们过去。蔡伟跟着秦西的背后朝餐厅走去,那里的各位领导都在等侯秦副书记入座开餐。

蔡伟在吃饭时,觉得闷闷不乐的想不通。只是其它人正跟秦西副书记交谈,肯定不敢在公开场合询问他。好不容易结束午餐,分别离开时,蔡伟才急忙打电话给赵芸曼。

“喂,芸曼。你跟秦西是什么关系?”

“什么秦西?我不认得他。”

“就是江中市市委副书记秦西?”蔡伟再郑重的提高音调的询问,“你给他什么东西了?”

赵芸曼坐在面包店的收银台里,茫然的说:“蔡伟,我不知道你说什么?我不认得这个人。到底什么事?”

“你真的不知道?”

“我认得什么人,你都心里有数。什么秦西,没见过。”

蔡伟挂上电话,越想越闷郁。难道是秦西弄错了?

蔡伟已经暂时搬离月亮小区,入住在东区附近的澳洲花园。那是临时租用一套两房一厅,用来跟何娜娜居住的。房子是她挑选,钱是蔡伟出的,里面都有全套家具,直接入(h更新最快)住。

其时,蔡伟压根儿不愿意回来,更加反感见到何娜娜那张老脸。只是现在敏感时期,万一闹大了就影响官途。

蔡伟上楼去后,用钥匙打开房门时,只见里面反锁住。何娜娜不是在里面吗?中午大白天的为什么要反锁。原来,在屋里的大床铺上,何娜娜和冒牌表哥陆毛在床、上赤、条条的肉、搏。不知道是年过三十二岁的何娜娜姿se衰老,还是被男人摸、揉太多了,双乃子都变得乌黑下垂。貌似有点稍瘦,几节排骨都突现出来,正仰靠在床铺边上,挺着下、身让陆毛半跪在床铺边上,提着又长又粗的黑、蛇在进进出出的运动,弄得何娜娜舒快的发出销、魂的伸银声。

别看陆毛是个高瘦的个子,全身像个饿得面黄肌瘦的癞皮狗,可干活的的猛劲强当的凶悍。这就是让何娜娜爱上他的原因,人瘦不爱,就爱他的大、粗、东西。

突然,听到外面传来敲门声,吓得两个惊悸不已。

何娜娜哆嗦的说:“你快躲起来。万一让蔡伟发现,就弄不到钱了。”

陆毛虽然不怕蔡伟,只是又不好意,只好狼狈的钻到大衣柜里。

何娜娜手忙脚乱的穿上睡衣,在镜台前整理零乱的秀发后,才迟迟出去开门。

何娜娜挤着粉红的笑脸说:“蔡副局长,你回来了。”

蔡伟看到她粉红的面颊,额头冒着臭汗,她的眼色慌张,就知道肯定跟人家在家里乱搞。只是又不想惊忧他们。反正蔡伟内心早就厌恶她,巴不得她跟别人,然后找机会甩掉她。

蔡伟问:“怎么还睡懒觉,都已经一点半钟了。”

何娜娜尴尬的笑着说:“我以为你中午不回来,所以才睡懒觉。”

“我只是上来拿包烟,然后就去上班了。”

蔡伟走进卧室,只见床铺下有双男式的破皮鞋,床单上零乱不堪,散发出一股恶心的臭味。那是陆毛跟何娜娜做完第一次后,直接谢在她的肚子里,然后渗滴到床单上,弄得又湿又臭。蔡伟内心发哆嗦,晚上怎么还敢回来跟何娜娜睡、在这张床铺上。

蔡伟见到衣柜里有异样,有些响动,只是何娜娜心虚倍笑着拦住了。蔡伟不愿拆穿,只拿上一包烟后,就直接出门。

蔡伟假意笑着说:“娜娜,晚上下班了,我打你电话一起在外面吃饭。”

“好的,你路上小心。”

何娜娜忐忑不安的送走蔡伟后,吓得心脏怦怦直跳的把房门反锁上。

陆毛听到蔡伟离开后,狼狈不堪的从衣柜里爬出来,然后搂抱着何娜娜往床、上推后,就急躁的扑上去寻、欢。

“陆毛,你以后不许上来了。”何娜娜担心的说,“被蔡伟发现就不好。”

“怕他个蛋、球,反正打架他不是老子的对手。”

“要是你想我,你就过来接我,我们在外面玩。”

“老子就喜欢在这里跟你干。”亅亅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