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干爹官好大

第153章 美好的投资计划

第153章 美好的投资计划

苏蜜桃来到地下室时,拿起以前窃、听到大量资料阅读。同时,金如意在投资的项目中,包括跟牛老板投资大型商场的计划,跟熊熊合作投资房地产项目,都因金如意被逮捕审判后,都停下来。所有手里的房产资金,贵重的汽车手饰,名牌衣服鞋子,都被没收。

现在金如意的财产中,只有这套三房两厅的房子、西林店的店铺,还有地下室。这里的产权都是写在马雄的名下,所以没被查到。同时,用马雄的帐目下,还在两百万的存款。如今,西林店归属苏蜜桃管理,钱财房财都由她来支配。

苏蜜桃在地下室里,翻看众多投资资料,还有窃、听各级官员的私密信息,直到他们四人都起床,吃过早餐才迟迟的下来开会。

苏蜜桃喝着向北递过来的清香茶后,吩咐说:“雄哥,你就通报一下老板娘金如意还有多少钱?”

马雄精神抖擞的拿出帐本,翻看说:“现金有两百二十四万六千七十三块钱。财产有楼上的三房两厅的房子,西林店铺,地下室,一辆西河牌的越野车。还剩下的,就是地下室这里的电脑和窃、听装备。”

苏蜜桃接过帐本后,神茫然的说:“收入的情况,你给我介绍一下?”

(,,,!

,,,!

,,,!

更新速度快全文字手打。)卫南摇头说:“老娘板被抓后,她投资的店铺,公司的股份,股票国债等都被没收了。现在的资金来源,只有西林店这个小卖部。”

向北扶着金丝眼镜提醒说:“若是咱们单纯依靠小卖部,迟早会变成穷光蛋。”

鲁香香搂抱着马雄的脖子,咀嚼着口香糖说:“上个月小卖店才挣两千块钱,都不够我一个人的工资。现在都是吃老本钱。”

苏蜜桃认真的说:“以前如意姐给你们开多少工资,就拿多少。如果你们有什么困难,就尽量跟我说,我就会借给你们。”

鲁香香赶紧举手说:“老板娘,我老爸在乡下要起楼房,还缺五万块钱。你能不能借给我?”

苏蜜桃沉思片刻,直接说:“如意姐曾吩咐我,要借钱,只能借给马雄和卫南向北,不能给你。所以,你得找个担保人,我才能借给你。”

鲁香香生气说:“金如意是狗眼看人低,不就是我骂她是泼(本书名+看最快更新)妇搔妇,她就憎恨我。”

卫南提醒说:“我都告诉你了,金如意是小心眼的泼妇,你都敢跟她争吵,她不恨你才怪。若不是看到雄哥的份上,早就把你一脚踢打。”

马雄犹豫一下,举手说:“老板娘,我就替她担保。”

苏蜜桃同意说:“即然雄哥担保,我就借给你。雄哥,找个好日子,你们就去登记结婚。”

鲁香香快乐的说:“我们登记结婚了,是不是婚礼的费用,你也帮忙。我们想去国外游行结婚。”

“行,你们先登记结婚生孩子,等如意姐出狱了,再给你们筹办婚礼。”

鲁香香恼火的说:“真讨厌,就当我没说。”

卫南建议说:“现在咱们只有两百万,得想办法投资才行,不能吃山吃空。今年八月份,雄哥曾陪同金如意去北郊的泰河村考察,想购买荒山的地皮。不知道这个项目能不能投资?”

“上一次,我去探望如意姐时,她曾跟我提起过。”苏蜜桃担心的说,“她想让我去考察,然后想办法把荒山的地皮拿下来。雄哥,你说怎么办?”

马雄不敢确定的说:“我跟向北又去看了一遍,发现那儿不是开发的方向,而且不通路,附近又有坟墓。”

“反正那个地方偏僻不吉利,没有前途。”向北指着挂出来的地图说,“现在江中市的发展方向,是在西南方向,不在东北方向。所以,如果花大钱购买一片荒山下来,只怕日后没有发展的前途。”

卫南反对说:“向北,你目光别太短浅了。现在很多人都想迁到城里定居,都想购买房子。现在江中市主要是往西南方向发展。但是那里的地皮太贵了,许多人都购买不起。如今没人注意东北方向,咱们就趁机把地皮拿下来。反正地皮只有涨价,没有掉价的说法。”

向北执意的说:“我只建议在西南方向购买地皮,那儿升值才快。”

鲁香香补充说:“西南方向有人气,商业气息浓。要是让我选择,肯定是往人多热闹的地方挤。谁会跑到泰河村那种荒山野坟的地方去住,跟鬼住差不多。”

苏蜜桃没有商业头脑,更加不懂得投资。虽然看到江中市的发展规划,只是投资的概念仍然模糊。现在金如意留给两百万,只能越存越多,不能乱花她的钱。

马雄看着江中地图,犹豫不决的说:“老板娘,咱们就去征求金如意的意见。要是她同意了,咱们就想办法购买地皮。反正投资总比存在银行里好。再说,现在没有收入来源,咱们总不能吃老本。”

“嗯,那咱们就去探望金如意。”苏蜜桃吩咐说,“香香,你就留下来看店。卫南向北,就去监视我干爹蔡伟,他跟什么人来往就跟我汇报。”

苏蜜桃对干爹不放心,总害怕他受不了别人的诱惑,去跟别的女的鬼混,要么搞腐败j易。卫书记和金如意刚出事,连上任的徐志通局长都在接受调查,不能不警惕谨慎。

马雄开车护送苏蜜桃前往大唐花园,去探望怀孕安胎中的金如意。可能是已经判刑,况且金如意一天三次都在家里打电话到警察局去确认报到。所以,她住在附近已经没有警察上来监视。反正她生下孩子后,就如期到监狱服刑。

苏蜜桃进屋时,看到黄虎在亲呢的给金如意喂饭吃,像个笑脸如花的孩子般。她的轻松自在的表情,让苏蜜桃就放心多了。

苏蜜桃提醒说:“黄虎哥,如意姐想吃什么想做什么,你得伺侯好了。不然一旦让我知道,我不骂你个狗头淋血。”

黄虎叫苦说:“我哪敢欺负老婆和孩子。只要老婆说什么,我就做什么。”

金如意拿过饭碗,感激的说:“老公,现在有蜜桃和马雄在看望我,你就去药店看看师父和师娘。别只顾着照顾我,就疏远了他们。中午吃饭时,你再回来帮我做饭。”

“那我就先走了。要是哪里不舒服,就赶紧打我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