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干爹官好大

第179章 苏蜜桃是个地主婆

第179章 苏蜜桃是个地主婆

在泰河村牛背山的地皮,终于顺利购买下来后,苏蜜桃就请人在荒山旁用钢条焊起大铁门,挂个江中市泰康养猪有限公司的牌子。花费几千块钱,就在旁边盖起一间组合木板房,当成公司的接待总部和工人的休息室。然后请曹师父挑选个黄道吉日,让养猪场正式开业。

本来,牛背山的地皮在征收时,就存在不少问题。主要是荒山里的坟墓没有迁走,在李大山和村民们的要求下,国土局的官员拿到好处后,就匆忙征收验证,私下里想让苏蜜桃的养猪场跟村民们达成迁坟赔偿。这种事情,当然是背后有人帮助和支持,才让苏蜜桃顺利的购买下来。

所以在当天,苏蜜桃请三辆挖掘机,请附近的村民们帮助,准备把没有坟墓的荒地给推平。所以,马雄和卫南就在公司的门口旁,杀了一只羽毛亮丽高红冠的大公鸡,把鸡血喷洒在附近的树林里讨个吉利,随后就烧水杀鸡,烧香敬神。最后,放几串震耳yu聋的鞭炮,轰得惊天动地烟雾滚滚,然后给泰河村的村民们每家每户放发喜糖喜饼,算是答谢村民们把地卖给他们,同时也想讨好尽量帮助迁坟。

苏蜜桃把红运布揭下来后,算是养猪公司正式开业。必竟养猪公司只是挂虚名,拿到这块大地皮来开发升值再转手才是他们的目的。所谓开发,只是想把它绿化美化,然后通路通电吸引投资商进驻。

随后,苏蜜桃再进行公司里的人事调整,牛背山里坟多阴气重,就让阳刚气盛的马雄出任总经理,主管养猪场的美化绿化工程。胡诗诗任副总经理,负责招商工作。由于李大山的身份敏感,不方便公开他的副总经身份,主要协助马雄迁坟和搞好绿化工作。卫南出任投资部的经理,向北和鲁香香负责照看西林店。

在进行人事宣布后,大家就开始干活。当天请来的三辆挖掘机,还有请来五个村民帮助干活,只是象征的在山上拔草,推平几块地后,就到李大山家里吃午饭。

在吃饭的时侯,苏蜜桃担心的说:“村长,你先跟村民们谈迁坟的事,大概一个坟多少钱?先跟他们谈好,等到我们有钱了,就直接给他们。”

李大山兴奋的说:“你放心吧,老板娘。只要你jiao待的事一定办妥。”

“咱们投进去那么多钱,不能打退堂鼓了。”胡诗诗提醒说,“如果把坟墓都迁走,咱们再搞绿化,种花种草就变成一块好地。”

鲁香香失望的说:“荒山前面不是有一大片平坦的水稻田和玉米地吗?那个地方才好。没有坟墓没有石头,没有土岭。不用搞绿化就能吸引人。”

马雄伸手揉搓着她的脑袋说:“老婆,你脑子不开窍。那是农用地价格可高着。咱们这点钱,哪能购买这些好地。”

“要是人家有钱来开发,肯定是会购买那片水稻田和玉米地。”向北怏怏的说,“咱们要的地皮,位置一点都不好。”

“别丧气,现在都购买只能硬着头皮做下去。”马雄鼓劲的说,“诗诗和卫南,你们两人头脑聪明,得尽快协助老板娘找到投资商,不然咱们这点钱是不够花的。”

苏蜜桃安慰说:“你放心,我会想办法的。”

他们白天一起在牛背山里帮忙。晚上又在李大山家里吃过饭后,才一起搭上越野车返回西林店。李大山央求胡诗诗留下来,可是晚上有会议,就找借口说今天累了又不舒服,改天再陪他。

李大山没办法,今天刚开业的确是忙坏了,只好送着他们离开村子。

在西林店的房子里,大家都脏兮兮的洗过澡后,就坐在客厅里开会。说白了,现在帐户里才有十六万块钱。再借不到钱,上百座坟墓就无法搬迁安置。根据村民们的意见,每座迁坟费用至少在一千块钱以上,而且要帮他们挖好坟地,请来风水师。这个价格的条件算是高了。若是当初没有那么急切,请政府出面的话,迁一个坟最多五百块钱。但是苏蜜桃不愿跟村民们闹意见。况且死者为大,本来占用它们的安息地就不好,何必要跟人家扯不清楚。

马雄抱着鲁香香,拿着计算机说:“根据我和李村长的估算,在我们购买的五块地皮中,莫约有一百二十个坟。如果每个算是一千两百块钱,至少要花费十四万多,差不多十五万。再加上请人帮挖坟和请风水师的费用,都差不多总共十七万。”

鲁香香咀嚼着口香糖说:“在我们老家,等着政府下令迁坟的话,才赔偿给每个坟三百到五百块钱。”

苏蜜桃诉责说:“逝者为尊死者为大,咱们抢要人家的阴宅,就不计较这些。我倒是怕村民们不愿迁,咱们才麻烦。”

“反正迁坟的事,不关我的事。”胡诗诗吃着甜苹果的说,“每次看到那些坟,我就毛毛的鸡皮疙瘩。今天还在坟旁砍树枝,真是吓坏我了。蜜桃呀,晚上你得陪我睡。”

苏蜜桃安慰说:“没事了,诗诗姐,晚上我就陪你。”

卫南叹口长气说:“这些都不是重要的事儿,主要是咱们现在手头没钱,得想办法借钱,要么拉到财大气粗的合伙人。否则没钱绿化,就吸引不了别人。”

胡诗诗主张说:“蜜桃,咱们不是有十六万吗?选把坟迁走,不然别想让我去那里,怪恐怖的。”

“要是把十六万给花光,咱们几个人连吃饭的钱都没了。”向北担心的说,“西林小卖店上个月才挣到九百块钱。”

马雄提醒说:“蜜桃,你不是有干爹蔡伟?他是城建局的局长,让他帮忙想想办法。要么先借点钱来救急都行。”

“算了吧,打死我都不去找他。”苏蜜桃委屈又恼火的说,“为了钱财去找他,别人就误以为我是贪图他的钱财。反正,我不去找他,也不让他帮忙。”

卫南劝告说:“蜜桃,你现在是当老板的,得为了生意和钱财把面子拉下来?”

苏蜜桃窝火说:“你们不要说了,要让我干什么行,就是不能去找坏干爹。”

马雄惋惜的说:“你即然没面子去找蔡伟,那么就得跟首富的儿子熊熊套好关系。要是能得到他的帮忙,牛背山的前途更加好。诗诗呀,这个你得出主意才行,勾、引男人可是你的好本事。”

胡诗诗挺为难的,只好说:“我都跟他有半年多没有联系,电话也打不通,很难找到他的。”

卫南安慰说:“这个就简单了。如果他在江中市,我们就能找到他。”

苏蜜桃沮丧的说:“熊熊不在江中市,在美国的分公司里学习,至少今年不会回来。”

胡诗诗惊讶的问:“蜜桃,你怎么知道呀!”

“我偶尔跟他联系。他回来了,会告诉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