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章 吴书记有请

第一百四十八章 吴书记有请

太忠却是傻眼了,眼前这位,他还依稀有点印象,是“通玉帮”的一员,这刘望男,在给我搞什么飞机?

小郭听到这个回答,抽抽鼻子,旋即愕然地看看自己身边的两个同行:这也是保洁?她身上似乎……还喷着香水儿呢!这事,有点蹊跷吧?

多事!那两位却是恶狠狠地瞪着他,眼神中的意思很明白,你不想搞创收就算了,别砸我们饭碗行不行?

小郭的情商似乎真的差点,不过,在这种眼光的注视下,强如罗天上仙陈太忠都只有落荒而逃的份儿,更何况是他?

敢情,丁相实一听说有人要来采访下岗女工,自己这里人数又不够,马上就打电话给路韩城说明缘由,小路一听不敢怠慢,马上就打了电话给他的十七哥说明情况。

人家要三十个岗位,眼下却只有十多个,路韩城虽然眼高于顶,可哪里敢再招惹陈太忠?少不得就要十七哥帮忙关说了。

十七的脑瓜,那是一等一的,他知道,眼下问题的关键,不是要获得陈太忠的原谅,而是怎么把这次采访应付过去!

幻梦城的保洁,就那么几个,而眼下是大中午,纺织厂的小姐还没来坐台,仓促之下,他只能找刘望男救场了,反正会说“我是纺织厂”的小姐还是很有几个的。

刘望男刚从陈太忠手里得了一笔钱,虽说这钱被路韩城哀求着少付了点,又被十七以“管理”的名义抽去了点,但还有实打实的三十多万,听说陈太忠有事需要帮忙,她怎么可能坐视?

还好,刘望男对“通玉帮”一直实行着严格的军事化管理——这原本就是她的本行,终于又临时凑出了几个人,所以。就出现了那名很诡异的保洁。

陈太忠是在回到地志办之后,才从十七口中得到事情的完整经过,这让他实在有点哭笑不得,靠,还好我用广告搞定了那三位,不然的话。真说不准要弄出洋相呢。

问明那些女工的离岗缘由,陈太忠倒也没有再计较路广杰地疏忽,他只是淡淡地告诉十七,“你也不用替那小家伙说情了,反正这三十个名额,缺多少补多少,记得告诉他,没有下一次!”

放下电话。他仔细品味了一下,猛然间有点诧异,奇怪。什么时候哥们儿变得这么好说话了?难道是……人逢喜事精神爽?

今天他经历的事,还真的可以用一波三折来形容,记者采访,那都是要走的程序,他也没有因此感到什么意外,让他庆幸的是:宁家巷那里,他终于不用背什么责任了!

段卫民的适时出现,证明了宁家巷只是极其偶然地突发性事件,而不是他陈太忠有意要搞什么风雨——虽然。他本来确实是想借此得到点东西。

更重要的是,当时在场的,居然还有三个记者,就冲着这三名记者,项大通之流处理起这件事,也不好有意刁难他。

看起来,哥们儿还真有点张好古那狗屎运?陈太忠美不滋滋地在那里庆幸着。

不过,他的好运气。似乎在这一天里就用完了,两天之后接到了一个令他郁闷不已的通知:区里一把手,吴言吴书记有请!

陈太忠听到这话,嘴巴惊讶得半天都合不拢,他愕然地望着来传话的赵学文赵副主任,“你是说,吴书记在办公室等我?”

赵学文相当肯定地点点头。

没道理的嘛,陈太忠有点想不通,他来区里已经快一个月了。只偶然地遇到过吴言两次,而且,相互都是隔着老远就错开了,双方心里都明白,自己不愿意撞见对方。

不是井水不犯河水的么?他有点想不明白,你害得哥们儿上进不成,这再有天大地恩怨,也该了结了吧?

而且,你是党委我是政府的,怎么会今天主动找起我了呢?陈太忠死活是想不明白,该不会、该不会……呃,是怀孕了吧?

仔细算算日子,他还真是有点毛了,靠,不会那么巧吧?

反正,领导有请,他也只能硬着头皮去了,混哪儿,就要守哪儿的规矩!

一进书记办公室,陈太忠地心登时就放了下来,现场还有别人,正是政法委

广图,看来,是公事儿?

“小陈来了?”岑广图笑嘻嘻同他打个招呼,一点见外的意思都没有,“嗯,关于宁家巷的事儿,吴书记和我,都觉得有必要找你谈谈……”

吴言看着他,脸上冷漠依旧,心里却是一团乱麻不是个滋味,你个混蛋不是能躲么?你再躲啊,再给我躲啊!

说实话,自打他调入区政府后,吴言的心里,就没有太平过,初开始,她还期待着他能回心转意,前来好言相求,不管怎么说,自己也是这个混蛋的顶头上司,除非他想在地志办那里养老,否则的话,自己这关,绕是绝对绕不过去的!

她在心里,设计了无数种折磨他的恶毒办法,整天踌躇满志地等着收拾他,敢强**?哼,我一定要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

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厮却是一点觉悟都没有,偶然碰到过三次,其中两次那厮看到了自己,却远远地避开,难道说,他真地……不想认账了?

再后来,她听说,这个混蛋,似乎跟段卫华的干女儿打得火热,哦~敢情是靠上大树了,真的是要提起裤子走

这些念头在她心里缠绕很久了,年轻的女书记,真的没有经过类似的阵仗,一时间竟然有些茫然无措了,我该……怎么办呢?

遗憾的是,她年纪轻轻就身处高位,这种事情,竟然连个可以商量和讨教的对象都没有,万一传出去,影响可就太坏了。

可要让她放低姿态去找陈太忠,那也是绝对不现实地,从小到大,她吴言何曾吃过这样的亏?吴书记从来都是以不近人情、手段凌厉而著称的!

这个混蛋能逃脱法律的制裁,现在还在阳光下逍遥自在,已经可以念佛了!

直到今天,岑广图来商量宁家巷的事儿,吴言才猛地想起:对啊,我可以借这个机会,把那个混蛋喊来,旁敲侧击地了解一下他的心思。

所以,陈太忠才被喊进了吴言办公室,当然,为了防止此人再度狂性大发,岑书记是必须要留在现场的,反正这原本就是名正言顺的事儿。

“哦,宁家巷,”陈太忠点点头,转头再看看吴言,“吴书记,您的意思是?”

他的眼神清洌,目光正而不邪,看着那双充满正义感地眸子,一时间,吴言竟然无法把他同在自己家里疯狂而又痴情的男人重合在一起!

不过,吴书记绝对不会就此放过这个人面兽心的家伙,她微微点点头,尽量控制着自己的语气,好像平时那样的平淡,“你先听听岑书记的意见吧。”

“我的意见?”岑广图苦笑一声,抬手指指天花板,“上面早就决定了,我不过就是传达一下精神而已。”

宁家巷发生的事儿,其实远不像表面看起来的那么简单。

五年前,当时横山区的区长是现在已经退居二线的关志鹏,当时宁家兄妹手持地契找上门,要落实政策,他想都不想就直接将人撵了出去。

只是,后来市里有领导打电话过问此事,更是隐约点出,这事宜尽快办理,关志鹏不欲因为这么点小事惹人,大笔一挥,给区里房管局的局长写了一个条子,事情就此搞定。

至于说地契上的漏洞,或者有人注意到了,或者没人注意到,反正,所谓的证据,领导认为是真的就是真的,领导认为是假的,它再真也是假的。

这件事里所涉及的市里某领导,也退到二线上了,岑广图一查证,才弄明白,敢情,那宁氏兄妹是那领导的乡下亲戚,当时户口刚农转非了,急需在凤凰市找个住所,才来了这么一手。

以副厅级的能量,搞定这点小事,真的很容易。

事实上,宁氏兄妹之所以选宁家巷的房子,还有另一个原因,那房子的老住户中,有人在某银行上班,该银行正在盖宿舍楼,此人由于当时有房,得不到行内的分房指标,好死不死的,这位也认识那个市里的领导。所以,这是一桩一举两得的事情,何乐而不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