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章 总是迟来的消息

第一百五十一章 总是迟来的消息

就说说呗,陈太忠也没在意,找到了常桂芬,随便聊意无非是你做什么,是你的自由,我陈某人还要做人,将来你回村之后,这事说也罢不说也罢,总之记得一点,别说是我逼着你这么做的。

常桂芬对这点意思还是能听明白的,忙不迭地点头,“太忠你是好人,这个我清楚,将来我家小娟,可还要你帮忙照看呢。”

说小娟,李小娟就走了进来,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十来天不见,她出落得越发地水灵了,尤其是做了个流行的发型,脸上又薄施了一点脂粉,再加上身上小配饰,活脱脱地就是一个时尚都市少女。

扭动着小腰,她一点都不客气,贴着陈太忠就坐了下来,看来这环境对人的影响,真的是挺大的,这还是当初一见生人面就脸红的李小娟么?

不过,她还是不敢直视陈太忠,身子坐得笔直不敢乱动,看来,做到这步,已经是她目前所能达到的极限了。

“呵呵,小娟,在这里过得还好吧?”陈太忠少不得要拉扯两句,“有人欺负你的话,记得跟望男姐说啊……”

“那个石总,老想占我便宜,”小姑娘还真不客气,直接就把话撂了出来,“太忠哥,你跟他说说……”

石总?陈太忠愣了一下,方才反应过来,十七那厮,可不就是姓石么?

“还有……”李小娟的声音低了下来,头也低了下去,“太忠哥,能不能……能不能把你的手机号给我?”

一边的刘望男听到这话,额头顿时冒起黑线若干条,这小狐媚子,心思还挺重啊,我刘望男哪一点对不起你们娘儿俩了?

不过,这种时候。她可不敢插话,陈太忠那一点火就炸的操蛋脾气,她了解得实在太清楚了,还是顺其自然吧。

“有事就找望男说吧,”陈太忠不想告她手机号,这种小女孩。办事很难分得清轻重,要是在不合适的场合,给自己乱打电话,那麻烦不就大了?

好歹他也在官场里混了一年半载了,该懂的忌讳,他知道了不少,刘望男见识过些场面,办事也还算得体……嗯。海上明月那只是个意外。

刘望男听到这话,心里就是一喜,脸上却是越发地平静了。“凯琳,你太忠哥是做大事的人,有什么事就找姐啊,姐不帮你谁帮你?”

凯琳?陈太忠有点奇怪,望男你这是……说谁呢?

“哦,小娟改名字了,”刘望男冲他微微一笑,“呵呵,你觉得这个名字怎么样?这可是她自己选的。”

这个世界。变化得也太快了吧?陈太忠有点懵,他当然猜得出,李小娟是觉得自己地名字太土气才改了名字,凯琳这名字,那倒是洋气了不少,看来这花花世界,改变一个人真是太容易了。

怪不得《鹿鼎记》上说,皇宫和妓院。都是一等一的凶险所在,看来哥儿们当这个鸡头,果然是有利于修炼啊……

他正胡思乱想呢,包间外进来一位,“哦,小常你在啊,准备好了么?”

刘望男轻轻一捅陈太忠:这就是那客人了。

听到那声音,陈太忠登时就是一愣,再循着声音望去,果然。这不就是市委党校的那位涯岸自高、洁身自好、恪守本份、铁面无私的……阎谦阎教授么?

“嗯,”常桂芬点点头,“老阎你带车来了?”

这二位倒是不见外,当着这么多人,就谈论搬家的事儿了。

“哦,是我自己的车,”阎谦笑笑,脸上露出了些许自傲地神情,“车很一般,就这都不敢张扬呢,呵呵……”

陈太忠在一旁看得大跌眼镜,这一定不是阎教授,大概、也许、或者是……阎教授的兄弟?

阎谦正笑着呢,眼神一扫,看到了陈太忠,那笑容登时就凝结在了脸上,整个人也呆在了那里。

被捉了现行了吧?陈太忠心里好笑,脸上还得强行绷着,这种滋味他尝过,知道不好受,以己度人,他倒是有点同情阎谦了。

阎谦见他不吭声,头一扭,就想往外走,陈太忠手疾眼快,两步上前就拽住了他,“阎教授,走什么走啊,你这不是见外么?”

阎谦用力挣了两下,哪里挣得脱?

“哈哈,我也在这儿啊,”借着这个机会,陈太忠终于笑出了声,“大家都是男人,这点东西,

好意思的?”

阎谦愣了一下,下一刻,估计他也琢磨过来这个理儿了,于是转身,尴尬地笑笑,“呵呵,我说是谁呢,原来是太忠啊……”

人这心里要是有了鬼,连说话都会客气许多,以前阎教授张口闭口就是“小陈”,虽然那么称呼也很亲热,但眼下这么称呼,岂不是更亲热了?

“是我啊,”陈太忠笑嘻嘻地强拉着阎谦坐下,“反正你爱人调研去了,又不在家,着什么急走啊?先聊聊,等等一块出去吃点饭吧?”

“我爱人?”阎谦呆了一下,旋即点点头,“呵呵,对了,上次听你说,你想去地志办查点东西是不是?”

哈,态度果然是不一样了,陈太忠心里暗喜,看来这人呐,果然是不能做亏心事,他点点头,“是啊,不过上次你说了,你不合适打招呼啊。”

他的恶趣味,确实有点过分,这种场合,都不忘记戳戳对方的老底,着实不懂得做人之道。

可这世界上的事儿,还就是这么邪门儿,阎谦本来就担心他怀恨在心呢,听得他这么直言往事,反倒是将心里的那块大石头放了下来。

他非常清楚,像这种小芥蒂,如果双方愿意就此交流,那么,就没什么不可以谈的,只要诚意够,化解矛盾实在太容易了,反倒是那种啥话都不说,专在肚子里做文章地主儿,才是让人头疼的。

可是偏偏地,政府里的人,大多数还就是那种只在肚里做文章地,所以,听到陈太忠这么说,阎教授也笑起来了,“哈哈,不瞒你说啊小陈,上次不帮你,那是有原因的,我怕你跟我老婆提起手机的事儿啊!”

敢情,上次阎谦要换电池的那个手机,并不是他给自己老婆买的,他是买了送给另一个相好的小姐,那种情况下遇到陈太忠,他怎么会愿意把此人介绍到地志办去?那不是埋了个定时炸弹么?

哦,是这样啊,陈太忠登时就明白了,他拍着大腿,恶形恶色地哈哈大笑起来,“哈哈,阎教授你早说嘛,小陈我可是通情理的人,怎么会把这事儿告诉师母?”

粗俗!阎谦登时就在心里给陈太忠下了定义了,像你这种黑黢黢的乌鸦,又怎能理解凤凰的高洁?

不过,眼下这个当口儿,他自然不会去无故地刺激对方,他送出了一个心照不宣地眼神,“哈,当时我怎么知道,你也好这一口儿啊?”

大不了,跟他同流合污好了!阎教授心里哀叹一声。

有了这样的认识,阎谦索性就跟陈太忠胡吹乱侃了起来,当今三大铁里,一起嫖过娼可也算得一铁呢,眼下这二位的情形,基本就类似于此了。

陈太忠自觉两人的关系近了许多,他手中又捏了对方把柄,少不得就要问问阎教授,“我记得党校没那么多收入吧?你怎么能赚这么多?”

这厮果然是个粗人!阎谦一向同那些谦谦君子们打交道,哪里会想得到,有一天会有人揪着自己问收入来源?

不过,大家既然已经谈得很投机了,他倒也不想破坏气氛,“呵呵,我在其他地方还带带课,有些额外的进帐……”

只是带带课,就能有这么高收入?陈太忠不太相信,只是,他的金钱观念,比一般人的要淡许多,少不得扭头看看常桂芬,“哈,还是你有眼光,阎教授真的很厉害哦。”

被他这么一拍,阎谦登时就有点飘飘然了,男人总是有虚荣心地,尤其是在自己心仪的女人面前,能如此地露脸,实在是大快人心的事,这么一来,陈太忠在他的眼中,顿时顺眼了不少。

“太忠啊,这样吧,我跟地志办的几个人也有交情,回头我打个电话过去,你直接去就行了,有人问起来,就说是我的朋友。”

我靠,你怎么不早说?陈太忠真的有点郁闷了,这让他想起了杨倩倩帮他借房子的事儿,她说得晚了,让他不得不强奸了吴言一次,这位说得晚了,他不得不……又强奸了吴言一次,这都是什么事儿啊。

不过,严格说起来,宁家巷的事,倒也算不上什么坏事,他运气好化解了,还博了一个“办事认真”的名头回来,似乎……似乎也还划得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