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章 玩玩走私

第一百七十一章 玩玩走私

呵呵,我翻碟片看看,看有什么新到的故事碟没有,着女人笑笑,随即身子向外挪挪,“是不是碍着你打扫了?”

“不是不是,”女人将拖把靠在身上,胡乱地摆摆手,“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

一边说,她一边从保洁员的蓝大褂中摸出了一个扁扁的塑料袋,“……是这样,我帮你缝了双鞋垫,你知道,我们纺织厂出来的,别的也不会做,这个……算是我的一点小心意吧。”

陈太忠一下就懵了,好半天才回过神来,一时间,各种乱七八糟的情绪涌上了他的心头,受到这些情绪的干扰,他久久都没有发话。

“好了,我放这里了,”女人见他愣神,苦笑着将塑料袋放在一边,摇着头离开了,背影有些佝偻。

好像幻梦城的人都认为我比较操蛋来的嘛,陈太忠还在苦苦思索,他从不把别人背后的议论当回事,不过,自己的口碑,他还是清楚的。

我好像,真的没做什么啊,看着女人离去的背影,一种莫名的冲动涌上了他的心头,他大声喊着,“谢谢了啊,这是我长这么大,收到的最好的礼物!”

人心无价,跟这双鞋垫相比,他感觉自己收受的那些人民币,实在是一堆垃圾……

马疯子不是一个人来的,他还带来了狗脸彪,“呵呵,陈书记什么事啊?这不,我怕一个人招呼不过来,把大彪也喊来了。”

陈太忠正心不在焉地看《天煞地球反击战》呢,眼见两人一起进来。将遥控器随手一丢,站了起来,“倒是没啥事,嗯,你俩开车来没有?”

三句两句,马疯子和狗脸彪就弄明白了陈太忠的意思,两人对视一眼,最后还是马疯子开口了。“这活儿简单啊,走,我带你去看看发动机车架号在哪里……”

经过马疯子的指点,陈太忠才明白过来,敢情,车架号只是需要考虑的一个方面,若是想把进口车上了牌照,还有一系列地手续要办呢。

介绍完之后。马疯子和狗脸彪又眉来眼去半天,最后,还是马疯子壮着胆子发问了,“陈哥。你问这个,是不是……是不是想玩走私车啊?”

他俩怎么能想到,陈太忠把人喊来,只是为了处理一辆车?在两人眼里,陈书记身后的势力虽然不显山不露水,但毫无疑问,人家是有很深的背景和大手段的。

九七年那阵,正是走私车猖獗的时候,很多黑道中人或者有背景的人。都通过这种方式来攫取大量钱财。

以一辆奔驰500例,通过海关正规手续进入大陆的话,怎么也得花一百多万,可这车若是通过走私进来,通常只用四五十万就搞定了,由于是翻新车和赃车。车贩子的接货价甚至可能低到十万以下,这种暴利,让太多地人趋之若骛!

所以,马疯子和狗脸彪以为,陈太忠也是想做这个行当,既然陈哥愿意出头,十有八九这钱是稳赚的,他俩很愿意跟跟风,也从中渔点利。

走私车?陈太忠略一思考,就明白了这二位想的是什么。走私车渔利的事,他也听说过,尤其是刘望男曾经说过,军队里做这个的更多,有了部队这层保护伞,地方上无权过问,那些人做起来简直是肆无忌惮,无法无天。

陈太忠深深地知道,他不在乎钱,但不代表其他人不在乎,如果能通过一些手段赚点钱的话,马疯子和狗脸彪对他就不仅仅是口服了,绝对会发自内心地顺服。

“嗯,这个嘛……”他沉吟了一下,把自己印象里走私车的步骤回忆了一下,含含混混地回答,“你俩说说,玩这个的话,最大地麻烦在哪里?”

“运输!”两个人异口同声地喊了出来,过了半天,马疯子才扭扭捏捏地加了一句,“不过,找上家也挺麻烦的……”

“我倒不这么认为,”狗脸彪登时就打断了他的话,“上家好说,我就能找到,下家才是麻烦,走私了车进来,卖不出去,不就砸在咱手里了?”

这就是两人混的场合不同导致地必然结果,狗脸彪是彻头彻尾的亡命,每年都要有半年左右在跑路,外面认识的人就多,而马疯子在湖西区

的局面,地方的人面很广。

“运输啊,这不是问题,”陈太忠摇摇头,有翠心须弥戒在手,每次运它三五百辆车还不跟玩儿似的?“不过,海关的罚没手续,很难办的吧?”

大部分的走私车,想在当地上牌照,都要想一些折衷地办法,其中最常见的手法,就是弄套海关的罚没手续,证明这车是因为走私被海关查扣之后又拍卖的。

“弄些假的就完了呗,”马疯子的话脱口而出,说完之后,他又看看狗脸彪,两人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一丝不屑。

卖走私车,通常是一手钱一手货,财货两讫之后双方就分道扬鏣了,一分价钱一分货,价钱上你占了天大地便宜,还指望售后服务不成?

这个陈书记,还是有点嫩啊,这是两人不屑的地方,不过,也正是因为这个,陈太忠在他们的眼中,越发地高深莫测了起来。

只有讲究人,才愿意在各个方面承担责任。

陈太忠在乎的是手续的完备,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他做讲究人做惯了,责任也承担习惯了,搁给那些没能力的主儿,你倒是想讲究呢,没实力讲究个屁!

所以,陈哥背后的势力的强大,也就无须再猜测了。

“能买起车的人,都会自己想办法上牌照的,”狗脸彪小心翼翼地解释,他对陈太忠地恐惧,不知道比马疯子高出多少,耳听小马这么说话,禁不住有些提心吊胆,马上开始补充。

“陈哥,鱼有鱼路虾有虾路,各人都有各人的道儿,真要有人嫌上牌照麻烦的话,买车的时候,他们会主动提出的,到时候咱多收点钱,有多出的那点钱,随便找人塞塞,哪里还办不了事?”

“哦,这倒也是,”陈太忠点点头,“嗯,这样吧,你俩真想做的话,张罗一下上下家吧,嗯,到时候,运输的事儿交给我了,怎么样?”

狗脸彪和马疯子再次交换一下眼神,还是由马疯子发话了,没办法,狗脸彪真没胆子跟陈太忠说三道四,而马疯子自问一直很给陈书记面子,胆子自然就略微地大点。

“陈哥,您……打算出多少做这买卖?”

“你俩的事儿,我不掺乎,”陈太忠一口就回绝了,“嗯,到时候你俩赚了钱,没多有少地随便给我点就成了!”

这家伙太谨慎了,自己的买卖,不让我俩掺乎!这是马疯子和狗脸彪心里共同的想法,不过,双方不在一个档次上玩儿,他俩实在也不能说什么。

可马疯子的心里,还是有点忌惮,这陈书记不要是想黑吃黑,黑掉我俩的钱吧?说不得他还是要试探一下,“那陈哥你说……几辆车才送一趟货?”

“越多越好嘛,”陈太忠想也不想就发话了,“我送一趟货,那也是一趟的麻烦呢,最好一次就能送上百辆的私车,你俩说呢?”

这个……狗脸彪和马疯子同时吸了一口凉气,靠,这事儿有点不地道啊,到时候你说被查扣了,我俩那不是……哭皇天都没泪了?

“我……我没那么多钱啊,陈哥,”马疯子马上就开始哭穷了,“本来手里还有四五十万,全砸那个煤窑里了,现在满打满算,也最多能筹措个十来八万出来……”

一边说着,他一边瞄一眼狗脸彪,“大概,大彪那里手头会宽松点?”

“我比你还穷呢~”狗脸彪的皱皮脸登+.|黄花瘦的凄惨模样,“你好歹有个煤窑呢,那个……我最多也不过凑个二十来万。”

这两位心里都想明白了,就算陈太忠想黑他们,这个数字的金钱,他们还是损失得起的,再多也就没能力了,不过,两人心中,隐隐还有一丝侥幸的念头:也许,人家根本就看不上这点钱吧?

陈书记,那可是讲究人呢!

“这点钱够干什么的?”陈太忠眼皮子一翻,不满意地看看他俩,“满打满算三十来万,你们这不是瞎耽误我工夫么?哦,对了小马,你那个窑口,我买了,不就是五十万吗?等下我就拿钱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