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章 待客有术

第一百八十四章 待客有术

太忠轻吁一口气,心里却忍不住又犯起了嘀咕,张玲里,能力和地位还在李继峰之上,李继峰知道的事情,她没有理由不知道,那么,她为什么没有显得很异样呢?

或者,李继峰并没有看我笑话的意思,只是真的想同我和解?想到这个,他又有点迷糊了。

他正在这里琢磨呢,瑞远带了那两人走出了接待室,“哈,陈科长,车拿上了吧?走,一起去转转?”

“呵呵,好啊,今天带你们去个好玩的地方,”陈太忠心一横,索性什么也不想了,“对了,你们的住处,招商办安排了没有?”

住所,招商办肯定安排了,就是在凤凰市的官方接待场所“凤凰宾馆”,只是,到了停车场,陈太忠才发现,敢情家这次来了五个人,俩看起来像是司机又像是保镖的家伙,正在两辆车里坐着等人呢。

两辆车,一辆是奥迪一辆是皇冠3.0,都还算拿得出手也非最关键的是,乘坐的舒适性也都不差,相比之下,招商办综合办的那几辆车,还真是有点拿不出手。

“陈科长,你这是打算带我们去哪儿啊?”瑞远走过来笑嘻嘻地发问了。

“去歌厅,找小姐唱歌,”陈太忠干脆得很,既然要招待,咱索性就撕下脸皮招待好了,反正也算是给幻梦城揽生意。

说实话,他是不怎么会开车,所以就想着把刘望男弄来,给自己当司机。

去歌厅?瑞远略一愣神。旋即“噗嗤”笑出了声。

他一拍陈太忠的肩膀,“哈哈,陈科长果然是个痛快人,嗯,好,上次跟我爷爷和二叔来,还没领教过凤凰市的红灯区呢,这个建议……很不错。我喜欢!”

上一次,他在素波市呆得时间比较长,在许纯良的领路下,倒是偷偷地去过素波市地歌厅玩儿过,“大陆的小姐太热情了,比国外的强,呵呵~”

“你这不是废话么?”陈太忠白他一眼,跟上次一样。他倒依旧是本色演出,“你用美元呢,她们肯定热情啊,要不。我给你点人民币,你花着试试?”

“哈哈,”瑞远再次笑了起来,方才在秦连成屋里的温文尔雅全然不见了踪迹,他的眼睛一眯,脸上挂满了**荡和猥琐,“咱俩太对胃口了,办正事是办正事的样儿,私下里又不做作和矫情。陈科长,你这个朋友,我是交定了。”

“交定了,那不用叫陈科长了,叫我太忠好了,”陈太忠见对方居然露出如此“人性化”的一面。也禁不住笑了起来,“我说瑞远,我觉得你现在,比刚才真实了很多,哈,我也喜欢。”

“好好,”瑞远不住地点头,不过,下一刻他的脸再度绷了起来,“不过。太忠啊,小姐档次不够地话,我可是要生气的啊。”

“切,小样儿,”陈太忠眼皮一翻,“通玉县!听说过没有?皇上选妃的地方,我带你去的那里,一水儿的通玉小妞,不过我跟你说,不让你动的人,你可不能动。”

不让动的?瑞远略微一愣,旋即点点头,“呵呵,这个我知道,素波那里也一样,总有个把小姐身后有人,只要美女多,还怕选不出来俩?”

3P?陈太忠看看他,有点难以置信,这小身板行么?“对了,刚才那女的,是你什么人?她会不会……”

“你说裴秀玲?她就是一个助理,没事,”看起来,瑞远偷鸡也偷得老练了,“把她甩到宾馆算了,咱们去玩儿咱们地。”

扯淡吧你,陈太忠才不相信这话,他随手轻轻地冲着瑞远胸口来了一下,挤眉弄眼地反问,“大家都是男人,谁不知道这个啊?她在**……也帮你助理吧?”

这一拳下去不要紧,车里俩司机腾地就窜出来了,动作那叫一个敏捷,只是,他们看到陈太忠那猥琐样,愣了愣,倒是没做什么进一步的举动。

“好了,没事,”瑞远冲他们摇摇头,随即冲陈太忠笑笑,“她在**,助理水平很一般,呵呵……对了,你看这两个人,身手怎么样?这可是许纯良帮我介绍的呢。”

许纯良?陈太忠听着就愣住了,这人……很有名气么?照你的意思,哥们儿我应该知道丫?

见他这副懵懵懂懂地样子,瑞远知道他没听说过,伸手推了他一把,

许绍辉的儿子,呵呵……好了,上车走啦,你带路!

敢情这年头,闷骚的挺多啊,陈太忠笑着摇摇头,看着瑞远这副急色样子,不知道为什么,他居然想起了阎谦阎教授。

既然有共同语言,接下来肯定就是宾主尽欢了,不过在半路上,出了点小意外,女助理裴秀玲说什么也不肯独自回宾馆,“你们去哪儿我就去哪儿,远少你放心,我绝对不给你添麻烦。”

奥迪车里,除了司机和她,就坐了陈太忠和瑞远,瑞远倒是一点也不隐瞒,笑嘻嘻地伸手掐一把她的脸蛋,“我们去找乐子呢,那里又没鸭子,你跟着去干什么?”

“有鸭子,也得是陈科长这种的,才能入了我的眼呢,”裴秀玲还真敢说,她轻笑一声,“呵呵,不过,陈科长的主意,我是不敢打的。”

这国外,还果真比国内开放啊~陈太忠认,自己是个放得开的主儿,不过,这两个奸夫**妇居然敢当着自己面就开这种玩笑,这种事,国内地怕是少有人能做出来吧?

最起码,他认为,就算他自己,也绝对无法容忍任何一个同他有肌肤之亲的女人,在类似的场合下开类似的玩笑,是的,他本人尚没有那么大的乌龟肚量。

“陈科长会功夫呢,小心硌坏你家地小剪刀吧,呵呵,”瑞远**笑着摸摸她的大腿,抬头看看陈太忠,“太忠,你说是不是?”

小剪刀?陈太忠琢磨一下,才反应过来,那是说女人下体呢,他禁不住摇头苦笑,“小剪刀?亏你想得出来,我说瑞远啊,你这家伙,简直太**荡了……”

这话入耳,目前已经变身为**棍的瑞远不怒反喜,他洋洋自得地点点头,“那是,别的不敢说,这一点,你肯定是比不上我的,哈,你要不要试试我的裴助理?”

“不了,”陈太忠摇摇头,你丫的手现在还在她腿上搭着呢,要我试这种女人?你还是省省吧,“接下来我还要陪你们逛凤凰呢,我可不想在工作中,掺杂什么私人感情。”

“好样的!”瑞远本来身子斜靠在裴秀玲的身上,听到这个回答,登时一挺坐直了身子,向前伸出个大拇指来,脸色也变得郑重起来,“呵呵,我就喜欢你这种公私分明的人,怪不得我爷爷那么欣赏你呢……”

这话说完,他懒洋洋地打个哈欠,脸上又浮起那种玩世不恭地笑容,“哈哈,不过,现在不是工作时间啊,咱们只谈,别那么扫兴成不成?”

咦,这家伙,满有意思的嘛,陈太忠看着他在短短的时间内将气质和神情转换得如此快捷,却又偏偏不给人以突兀的感觉,对他的好感登时大进。

这是一个很洒脱,很会生活的人!想到这个,他隐隐有些羡慕此人了,不管愿意不愿意承认,他心里明白,这人的生活,应该是比自己多姿多彩很多。

腐朽没落的资本主义!他在心里暗暗骂了一句,不过,心头那份艳羡,却是抹也抹不去。

还好,等到了幻梦城,就轮到瑞远羡慕他了。

刘望男见到陈太忠,眼睛里就往外冒火,不过,她有点不清楚他身后几位的来头,只能展示一个极其职业的微笑出来,孰料这厮上前一把搂住了他,转头推瑞远笑笑,“哈,刘大堂可是我的人,你只许看,不许动啊。”

瑞远的眼登时就直了,半天才咂咂嘴摇摇头,“啧啧,太忠啊,我总算明白,你为啥对裴助理没兴趣了,有这么个女人在,怕是给你个皇帝当,也不换啊……”

这家伙就知道说好听的!陈太忠心里得意,脸上就不肯委屈自己,哈哈干笑了几声,无意中扫了一眼刘望男,却猛地发现:她好像……好像真的变得漂亮了一些哦。

“太忠,快让你的刘大堂把人都喊进来吧,”瑞远找个沙发坐下,满脸的期待,“我也没指望有能赶上刘大堂的,不过,总得差不多点吧?”

梁天驰也坐了下来,嘴上虽然不说话,眼中偶尔闪过的异彩,却证明他也非常期待接下来的节目,可见,男人好色,是亘古不变的真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