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章 误读

第一百九十五章 误读

陈太忠把手机卡塞进他那个旧手机里,开机没多久,到了电话,这时,他已经赶到了招商办的楼下。

来电话的是综合办主任李继峰,这次他可没有再阴阳怪气地假笑了,而是用异常尖厉的声音吼叫着,“陈太忠,你现在在哪儿?我命令你,马上给我回招商办来!”

他没等陈太忠的回话,就直接压了电话,看来,事态真的是紧急了?

妈逼的你这是什么态度啊?陈太忠气得差点把这只手机又扔了出去,总算是他想到自己只剩下这么一个手机了,而杨倩倩也已经被他送回去了,终于强忍着怒火,停好车直奔楼上。

秦连成不在办公室,李继峰见他回来,矮胖的身子直接堵住了他,脸色要多难看是有难看,“陈太忠,今天你去哪儿了?”

我靠,我去哪儿你管得着么?陈太忠脸色一沉,看都不看他一眼,转身就向外走去。

“你给我站住!”李继峰在他身后尖叫,只是,陈太忠身手好在招商办是出了名的,最起码大家都知道,他就是因为一个人打了三个警察,才被调到这里的,李继峰就算心里再恨,也不敢真的同陈太忠动手动脚。

“什么玩意儿?”陈太忠回头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嘴里嘀咕一句,扬长而去了。

走下楼来,陈太忠打通了秦连成的手机,“秦主任,我现在已经回了招商办了,刚才手机的信号。实在不好……”

“你马上给我赶到市中心医院,瑞远和他的同事被人打得住院了,”秦连成淡淡地吩咐,不过,就算隔着电话,陈太忠也听得出,他平静的语气下,压制着滔天地怒火。“你就是这么陪客户的么?哼……”

说到这里,秦主任毫不犹豫地挂断了电话。

在中心医院的急诊室里,陈太忠找到了坐立不安的裴秀玲,在她身边,有两个一看就是政府工作人员的中年男女,不过,那两位他都不认识,不是招商办的人。

在一边还有两个警察。其中一个三杠三星,是一级警督,这种级别的警察,起码也是正科。是副处的可能性更大。

裴秀玲一见到他,就冲了过来,抱着他嚎啕大哭了起来,搞得俩中年男女一时有点讪讪,那警督见状脚步移动一下,似是想上来解释什么,最后却又站住了。

“好了,小裴,你先别哭。”陈太忠摸摸她地头发,语气有点焦躁,“你先告诉我,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瑞远和梁天驰被人打了!

今天中午,梁二人吃过午饭之后,正开着车在湖西区转悠。忽然发现前面人潮涌动,公路也被堵死了,好多车辆纷纷掉头而去。

是新华机器厂的工人在闹事,闹事原因很简单,无非就是厂子濒临倒闭了,厂里拖欠工人工资之类的东西,当时这种事很多,市政府也见怪不怪了,工人们为了扩大点影响,多造点压力。就扯了绳子把公路堵了。

瑞远和梁天驰何曾见识过这种场面?他们来大陆时间不短了,不过,大多数时间都有人陪同,就算有类似事情发生,陪同者也会事先得到通知,将他们领到其他地方,所以,虽然这种事在当时发生得不少,但跟这俩海外游子却从来缘一面。

这次之所以被他俩撞上,还是因为凤凰市对他们的热情降低了太多的缘故,事实上,没人想到,家人会跑到湖西区来考察,连湖西区的领导班子,心里都没敢指望。

这里是旧城区,真要在这里投资建厂,改造的费用绝对降不下来,就算这里人工相对便宜点,但对投资者而言,还是太划不来了。

看到这种情况,瑞远先问司机了,两个司机,宾馆里留了一个,现在跟着一个,“小牛,他们怎么会连公路都堵呢?这不是损人不利己么?”

“这当然是损人不利己,”小牛只来了这么一句,他是复转军人,驾驶技术熟练身手也好,不过是口头比较笨拙,他自是无法解释,这是国有企业的职工特有地权力。

换给个私营企业,就算员工有天大的不满,也不可能去堵公路,仅从这一点上说,国有企业的职工在某些方面还是有先天的优越性地。

“咱们下去看看,不要紧

瑞远说出了至关重要的一句话,正是这句话,让他打了。

在小牛看来,下去看看完全不可能发生什么事,也就是外面回来的人对这种事还好奇些,在国内的大多数人,对这种事早就见怪不怪了。

遗憾的是,瑞远觉得这事实在有点意思,眼见几百人堵在那里静静地坐着,周围有三四辆警车远远地停着,一副井水不犯河水的架势,这就是国外说的大陆不民主吗?我看不像啊。

他和梁天驰嘀咕两句,从车里拿出了照相机,噼里啪啦地开拍了,他要以事实为依据,拿了照片回去,好驳斥其他人对大陆的误读。

于是,事情就这么变得大条了起来,他拍了十来张照片之后,四五个警察匆匆地跑了过来,“你是什么人?把照相机拿过来!”

他们的语气,相当地不好。

梁天驰一听到这话,心里就知道坏了,他在美国见惯了警察地翻脸无情,尤其是亚裔和黑人,根本不像电视里演得那么文质彬彬,想来大陆的警察,没准也是这样?

“我们是美籍华人,”他先声明了一下,“来凤凰市就是路过……”

其实,他根本无须强调自己的来历,只是那么一开口,警察们就听出来了,这厮绝对不是凤凰市本地人,根据其口音,真的可能是来自国外的。

既然是外国人,这照相机自然更是要收缴了,本来只是人民内部矛盾嘛,被传播到国际上的话,没准是要被那些别有用心地人和势力加以利用的。

这种责任,没人承担得起!

没等他说完,众警察就一拥而上,试图强行收缴照相机。

司机小牛一看,可就不干了,他这个临时饭碗是许纯良介绍的,省长儿子早就说了,无论如何要保证先生一行人的安全,于是冲上来就是两拳,直接将一个警察放翻在地。

其他警察见状,纷纷过来支援,小牛就算身手厉害点,可总没到了罗天上仙那种级别,好汉也架不住人多,三拳两脚就被人打翻了,鼻梁断了,肋骨也被打断了一根,一时间鲜血四溅。

事情终于被搞大了,混战中,瑞远和梁天驰也吃了些拳脚,最后还是新华机器厂的工人见势头不对,冲过来劝阻,才制止了事情的继续恶化。

再然后,瑞远三人就被带回了警察局,胶卷底片保不住,那是不用说了,就连梁二人,一进警察局都先被痛打了一顿,然后才开始讯问的。

等到瑞远报出自家身份之后,警察们有点傻眼了,于是,身受重伤的小牛被火速送往了医院,而负责此案的警察开始打电话询问详情。

陈太忠的电话打不通,不过,凤凰宾馆地总机可是二十四小时值班呢,再加上招商办的确认,警察们终于意识到,自家是闯了天大的祸事出来。

别的先不说了,赶紧把这二位财神往医院送吧,虽然这两位身上看起来没什么大碍,可送和不送,关系到一个态度的问题。

按说,秦连成听到这信儿,应该第一时间赶到医院慰问梁二人的,不过,他心里有意同家撇清关系,于是他将电话打到了市政府办公室——凤凰市的治安又不归招商办管,那啥,你们看着办吧。

不过,在这一刻,秦连成可是把陈太忠恨到骨头里去了,这么大的引资项目,交给你这么个小人物来办,你丫居然敢离开客户?

而且,连手机……都不在服务区?走着瞧吧,我非给你整个玩忽职守罪出来不可!

只是,病**的梁天驰不接受政府办两个秘书的解释,他死死地一口咬定,“先把陈科长找来,其他人我们信不过。”

至于瑞远?他根本一句话都不说,不过他的眼神说得很清楚了:这件事,不可能这么简单地结束!

面对这样的棘手,眼下就算秦连成吃了陈太忠的心都有,可他还真不方便马上追究其责任,政府办秘书长景静砾那里,也传来了严厉的招呼:别的事儿我们可以处理,不过,秦主任,瑞远的情绪,你们招商办可是得给我安顿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