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章 无心插柳

第二百二十六章 无心插柳(求月票)

碧园大酒店的酒桌上,陈太忠才知道,女人确实要比多。

杨倩倩对谢向南能来招商办,而且居然会同陈太忠分到一起,实在太好奇了,她除了问了问张慧玲的近况外,更关心的是,谢向南走了什么样的路子,才来的招商办。

招商办在凤凰市的政坛上,不显山不露水的,但事实上,任何知道这个办公室存在的干部,都相当清楚,这里实在是个炙手可热的单位,待遇高、福利好,接触的层面也相当高。

在招商办里随便拎一个人出来查查,绝对都有着相当的背景——当然,陈太忠或许除外,之所以用或许这个词,是因为很多人都认为,章东不是丫的后台么?

谢向南做为一个借调来的空降干部,居然一来就混上了一个副科长,此人身后的背景,简单得了吗?

所以,杨倩倩很好奇,反正大家不但是同学,还是相当要好的那种,少不得就要拎着谢向南的脖子问问。

谢副科长却是打死也不肯吐露原因,问得急了,他就笨嘴拙舌地试图转移话题,当然,更多的时候,他在充耳不闻地装傻充愣。

“算了,倩倩,你看,老谢的头上都冒冷汗了,”陈太忠实在不忍心看着谢向南受此严刑了,既然人家不肯说,还问那么多干什么?反正大家是朋友,没必要太过提防的。

他可不知道,杨倩倩恨不得此人在眼前消失呢,我和太忠吃饭,老谢你跑出来做什么啊?下午肯定不可能去歌了吧?

谢向南听到这话。忙不迭地点点头,顺便转移话题,“对了太忠。你说你把瑞远扔在阴平了,这么着急回来,有什么事儿么?”

亏得哥们儿回来了,要不丁小宁的事儿不知道会发展到哪步呢,陈太忠笑眯眯地摇摇头,“也没啥大事,我以前在街道办有个得力助手,现在想进步一下,我帮他疏通一下关节。”

“横山区的街道办?”谢向南愣了一下,“哦。你找地什么人?”

“找什么人?”陈太忠苦笑一声,“唉……这事儿,不提也算,人在人情在,我都借调出去了。现在说话,也不是那么顶用了。”

他自是不能说吴言跟他的恩怨。

“哦,这样啊。”杨倩倩坐在旁边插话了,“要不要我帮你问问?”

派系就是这么来的,杨倩倩这么说,并不是说她就喜欢揽事,事实上,如果某人身上打下了明显地“陈系”印章,而陈太忠不能帮其进步的话,是非常没面子的事儿,她很清楚这一点。

“算了,你不用管了。”陈太忠并不是一个喜欢求人的主儿,尤其是这人还是个女人,而且他也明白。杨倩倩的能量,全部来自于她那个干爹。指望段市长在这么小的事情上发话,实在有点糟蹋人家的面子。

“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我尽量尽自己的力就完了,呵呵……”

谢向南却是非常奇怪,杨倩倩怎么敢这样说话?她不过是个机关事务管理局的小科员啊,不过,想想自己身后的人和事,他隐隐明白了,敢情杨同学也来头不小啊,怪不得能年纪轻轻就去党校进修呢。

“这倒也是,”杨倩倩听得点点头,她何尝又是个喜欢揽事地?只是陈太忠的事儿,她实在无法坐视就是了。

陈太忠说得非常有道理,官场上的事,实在说不清道不明,她的干爹段卫华,还经常要被人扫面子呢,那并不是你下决心做什么,就能做得到的。

想到这里,她轻轻叹了口气。

“嗯,太忠,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谢向南忍不住了,“横山区那儿,我还有俩朋友,我也能帮你问问呢。”

咦?这倒是好事儿,陈太忠可没想到,一向都不喜欢多事地谢向南居然会有帮忙的心思,少不得就把杨新刚的事儿说了说。

“哦,小事儿啊,那我帮你问问吧,”谢向南点点头,话却也没说死,“要是没什么关系太硬地人冒头,一个副主任,呵呵,应该比较好办吧。”

听到这话,陈太忠和杨倩倩交换个眼神,这丫果然是个有点办法的主儿啊。

既然杨新刚的问题有望得到解决,陈太忠的兴致越发地高涨了起来,三个人酒喝得不多,话却说得着实不少。

大家正在兴头上的时候,陈太忠的手

,是个不认识的号码,一接起来,却是丁小宁打来的打公话呢。

“陈书记,我想问问,瑞远什么时候能回来啊?”

“瑞远……我又不是他什么人,怎么会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陈太忠有点不高兴,“要不要我告诉你他的号码,你自己打给他?”

“那倒不用,”丁小宁一口拒绝了特凤凰市打话,一分钟五毛呢,她可是没钱。

事实上,刘望男把她身上的钱全部搜走了,还有钥匙和身份证什么地,她仓促地跑出来,身上一分钱都没带。

眼下,虽说陈太忠放过她了,可没联系上瑞远之前,她根本不敢去找刘望男,那女人的手段,她真的比较害怕,再说,幻梦城地老板十七,眼下在黑道也玩得转,她若是想找几个以前的朋友去动粗地话,基本上等同于找死。

她的家里,还放着几百块钱,不过没钥匙进不了家,就眼下打电话这点钱,还是她跑到她舅舅的单位,跟她舅舅要的。

做舅舅的没法不管,不过也没法多管,塞给她五十块算是救急,“你舅妈看得比较死,我手上也没余钱……”

眼下她连个住处都没有,这点救命的钱哪里敢乱花?“那……陈书记你能不能跟望男姐说一声,让她把钥匙给我?”

“你自己说去,都跟你说了没事别找我,”陈太忠想也不想就拒绝了这个请求,顺手还压了电话。

“瑞远?”杨倩倩斜眼看看他,眼中有点戏谑的味道,“呵呵,还是个女人找他,太忠你怎么不热情点啊?”

“瑞远在凤凰市的……表妹吧,”陈太忠也搞不清楚那边的辈分,随口猜测了一下,“她找瑞远,关我什么事儿啊?”

“跟她处好关系的话,不是方便拉住瑞远吗?”杨倩倩不肯放过他,不过,这醋吃得实在是冠冕堂皇,她笑嘻嘻地看着他,“你这工作态度,不够端正啊。”

“不是端正不端正的问题,我可是不像其他人,”陈太忠正言解释,“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我就奇怪了,这么简单的道理,为什么那么多人不懂?”

他这话实在是有感而发,放眼望去,时下的官场,哪里有人肯忌惮这些?那些有点小权的小干部,还真的是特别喜欢吃窝边草。

就以丁小宁的母亲为例,那可是实实在在的横山区的干部,可区长关志鹏想方设法也要在窝边咬上两口,不怕弄出什么意外啊?

这句话的含义,杨倩倩没回过味来,谢向南却是听懂了,不由得苦笑一声,“太忠你实在太迂腐了,窝边的草才安全啊,那草要是敢炸刺的话,信不信那兔子连锅端了你?”

我靠,真……陈太忠无语,老谢说的可是至理名言。

不过,大约也只有官场是这个样子了吧?

他非常清楚,就算是十七这种鸟人,等闲也不会跟幻梦城的小姐搞什么不三不四的,有点需求都要去外面找小姐。

十七是明白人,他都说过,跟自己手下的小姐弄点什么,一时倒是痛快了,也省钱了,不过很容易产生一些不稳定的因素,那小姐恃宠而骄怎么办?买卖还做不做了?

从这点上讲,官场上的人行事才是最无所忌惮的,比做鸡头的十七还肆无忌惮,只要你有权,想让那个下属岔开大腿还不是一句话?

不需要考虑后果,是的,因为根本就没任何后果,想到这里,陈太忠不禁叹口气:其实,吴言的处女之身保持这么长时间,真的挺不容易的,不过……还是毁在哥们儿手里了。

“叹什么气呢?是不是怕回去以后,小杨让你跪搓板啊?”谢向南也会开玩笑,他抬头看看杨倩倩,“一定要他交待那个女人是怎么回事,我支持你。”

“要死了你,老谢!”杨倩倩的脸登时就涨得通红,谢向南说这话的时候,表情还是那么木讷和严肃,这让她感觉分外下不来台。

就在这尴尬时分,陈太忠的手机又响了,这次,来电话的是狗脸彪,“陈哥,货要到了,估计就在周五晚上,你啥时候能来?”

强烈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