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7章 热闹的码头

第二百二十七章 热闹的码头

在是周三,离周五只有两天了。

陈太忠一时有点发懵, 瑞远这边还没搞定呢,要离开的话,万一出个什么变故,怎么办?

那可就实在太对不起刚到手的“业务二科”科长的头衔了。

“老谢,看来 瑞远的事儿,你得多操点心了,”挂了电话,陈太忠开始给谢向南交待工作了,“说不定,嗯,说不定一半天我得出去一趟。”

谢向南有点迟疑,他就算刚来招商办,也听说了最近吵得热热闹闹的 家投资的事儿,对上这么大CASE,

“这个……你说我该怎么做吧,我听你的。”

谢向南的性格在这一点上,还是相当招人待见的,他根本不介意陈太忠比他小多少,行政级别也低他一级,他愿意无条件地服从。

“啧,这个……回头再说吧,”陈太忠也挺苦恼的,拿起酒杯不停地转悠,“嗯,不过,按理说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好了,叫主食吧,”看他俩正式地谈起了工作,杨倩倩有点意兴索然了,“下午咱们还都要上班呢……”

还没走到招商办门口,陈太忠远远地就看到了丁小宁,她正站在离大门不远处四下张望着,楼门口的保安则是很好奇地盯着她看。

丁小宁原本就是个美女,她身上还穿着宽大的牛仔服,虽说那个年代牛仔服的花色式样还比较少,女人也能穿男式的,不过。那衣服穿在她身上,实在太大了一点,这种怪异的美女。别人不看她才是奇怪呢。

再说,她脚上还穿着拖鞋呢,眼下可是深秋了。

啧,你这还没完了?陈太忠眉头一皱,就想发火了,不过再一想自己马上需要出去一趟,脑筋登时一动,嗯…… 瑞远地事儿,让她帮着搞定?

谢向南也看到了丁小宁,不过。他只是扫了一眼,又同陈太忠继续说新办公室的事儿,直到丁小宁来到两人面前,他才有点愕然。

“陈……陈书记……”丁小宁的眼睛游离不定,不敢盯着他看。

“介绍一下。这个是丁小宁,”出乎她地意料,陈某人不但没发 火。反倒是向她介绍了起来,“这是谢向南,我的同学,现在我俩在一个科。”

谢向南木呆呆地点头笑笑,“呵呵,你好……”

“老谢,这就是 瑞远那个表妹,”陈太忠解释一下,转头看看丁小宁,“你穿成这样子。实在不成个体统,这么着吧,老谢你上去看他们打扫。我先跟她说两句话。”

谢向南听了这话,也没说什么。继续往前走了,不过,到楼门口的时候,他还回一下头看看,显然,他也挺奇怪这个怪异的美女同陈太忠的关系。

陈太忠看着丁小宁叹口气,随手抽出一叠钱来,“没钱吧?去,拿这钱买点衣服,真有什么事的话,穿得合适点再来找我,我在间。”

这叠钱,足有两千多,说完这话,他也转身走了,只留下丁小宁一个人站在那里发呆。

当天下午,陈太忠和谢向南忙着准备办公用品,又要监督别人打扫和摆放家具,直到将近六点,才算是闲了下来。

“估计以后很长时间,咱科里就咱俩,”陈太忠向谢向南解释办公桌为什么要这么摆,“外面这个房间比里面的还大,你先在这儿吧。”

话是这么说的,可对套间而言,里面的房间虽然小点,不过一般而言,领导的办公室才会在套间地里进,这是大家都清楚的。

谢向南作为个副职,能说什么?而且他本来也是拙于言辞的主。

正说着呢,丁小宁走了进来,这次她可是大变样了,不但买了一身白领穿的套装,里面的衣服也是鼓鼓囊囊地,居然还穿了件薄薄的羊毛衫,看来昨天……她冻得不轻?

还好,她的身材原本就苗条,穿了这许多也不显臃肿,而且她地头发还带点湿气,紧紧地贴在她的颈侧和肩上,估计还洗了个澡。

谢向南看得有点傻眼,丁小宁虽然是素面朝天,不过,她原本就是那种气质极其清纯的美女,眼下不施脂粉,反倒显得越发地动人。

“陈书记……”

“我是科长,”陈太忠摇摇头,拉着她往里间走去,“老谢,我俩说点事儿,你先等等。”

谢向南默默点头,坐

张属于他的大班椅上,手上在收拾摆放物品,心里却 磨一下这二人的关系。

这只姓陈的兔子……真的不吃窝边草?

还好,里间的门没关,又传来低声的言语,看来太忠真的是有点 事?

他一边瞎琢磨,一边收拾,不知道什么时候,一抬头,却发现陈太忠和丁小宁已经走了出来。

“这么着吧,老谢,”陈太忠脸上地笑容挺轻松的,“在我离开的这几天,让小丁配合你接待 瑞远吧,嗯,这下地话,也不怕出什么问题了。”

陈太忠已经同丁小宁商量好了,他帮她从刘望男那里拿回来钥匙,还有身份证那些东西,作为回报,丁小宁要在这几天里帮着谢向南做工作,好让业务二科拿下这个单子。

丁小宁这时候才知道,敢情陈太忠正是负责将 家投资落实到位的政府工作人员,心中也禁不住有点后怕,要不是经历了车祸那档子事,以两人以前水火不相容地关系,万一撞见,还真是天大的麻烦呢。

天底下的事儿,怎么就这么巧呢?

她还想借着这个机会,说说关志鹏的事儿,谁想陈太忠直接将门关死了,“要不是我最近着急出去一趟,你的钥匙我都懒得帮你要,明白不?”

这么一来,丁小宁实在没有别的选择,在这句话里,陈太忠充分地展示出了他的强势,那是漠视世间凡人琐事的视角。

不过,越是如此,她心里反倒是越有点不服气,我比刘望男那个老女人差在哪里?怎么感觉这家伙根本就对我无视呢?

想归这么想,可她还得笑嘻嘻地同谢向南点点头,虽然这家伙看起来有点猥琐,“呵呵,谢副科长别嫌我添乱就行了……”

既然安排好了这些,剩下的时间,陈太忠就只能没日没夜地吐纳 了,终于,在周五凌晨他上飞机之前,勉强地将体内的仙气补足到了五成多——没办法再快了。

不过,纵然是五成,不胡乱挥霍的的话,对他来说也足够了,在上午抵达南疆的时候,他甚至在距离机场五百公里的地方,就感应到了狗脸彪和马疯子的气息。

他在这二位身上留下了强大的神识,是的,他不怎么在乎钱,但借出去的这五百万,真的被这俩小混混卷跑的话,他是绝对不能容忍的——他是个极其好面子的主儿。

狗脸彪和马疯子在当地租了两辆车,两人各带了两个小弟,再加上当地的一个中间商,在机场等着陈太忠。

接到陈太忠之后,时近中午了,狗脸彪还说要安排饭局呢,被陈太忠冷冷地拒绝了,“咱们先到地方再说,吃饭的话……哼,哪里不能 吃?”

陈太忠降落的机场,离海边还有两百多公里,时间不是很宽裕,而且,他也没时间多呆,“早去早回,靠,你俩选什么时间不好?选这个要命的时候,纯粹耽误我事儿嘛。”

“最近只有周五比较方便,”中间商开着车领路,听到这话,用蹩脚的普通话出声解释,“最近海上查得比较严,嗯,周五晚上松一 点。”

走私的地方,在一个不大的码头上,那里紧邻着一个渔村,不过码头吃水比较深,而且,由于这里是走私汽车比较多的地方,码头上还藏有大吨位起重机,当地的政府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经济挂帅嘛。

等两辆汽车赶到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点钟了,陈太忠触目这个码头,心里不禁有点暗暗咋舌,“我靠,这么大的规模啊?”

码头上热闹非凡,不但有大量的小船进进出出,周围也是一片灯火通明,各色的临时建筑密密麻麻地包围了整个码头,人声鼎沸。

这哪里是什么走私?根本就是走“公”嘛,这绝对是地方政府纵容之下,才能达到如此大的规模。

“嗯,整个大陆,起码有十分之一的私车,是从这儿进口的,”中间商率先走下了车,不无得意地介绍着,“大家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你们放心,在这儿绝对出不了事。”

“出了事也不怕,”陈太忠冷哼一声,这中间商明显也是个当地的混混,他非常不喜欢此人身上的那份嚣张。

跟我比嚣张,没搞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