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8章 貌似老手

第二百二十八章 貌似老手

听到陈太忠这话,中间商也没怎么介意,他早听狗脸彪和马疯子说过了,此人负责私车的运输,敢这么大规模运送私车的主儿,能简单得了才怪。

这笔单子确实不小,狗脸彪和马疯子居然一气儿买了八十辆各色私车,费用也谈好了,四百七十多万。

用于走私的驳船,是有些大吨位的,别说八十辆车,就算八百辆也是毛毛雨,不过,狗脸彪和马疯子是新手,想再多要点货,别人还不愿意给呢。

总算是这中间商也是由人介绍的,多少知道点狗脸彪的恶名,又验过他们所携带的货款,才答应一次**易八十辆车,这种单子,在这里也算得上是超级大单了。

很多人经手的私车数目,要远远多于八十辆车,不过,人家都是分批分批的进,这么一来,能把交易的风险降至可承受的范围内,而且,无论如何,运输都是一个大问题,敢像马疯子和狗脸彪这么吃货的,确实不多。

“交货地点就在这儿吗?”对这个地方,陈太忠是相当地不满意,妈的,当着这么多的人,你们让我怎么把车塞进须弥戒里去?

“我不是跟你俩说过吗?要找个没人的地方!”

“阿宽说了,这里只是卸货的地方,”马疯子战战兢兢地解释,“到时候货会运到一个比较隐秘的地方的。”

走私就是这个样子了,别说狗脸彪和马疯子是生手,就算是熟人。涉及大点规模的交易,双方也没理由不提防自己地合作伙伴,一旦出点漏洞。那可是没什么打官司的地方。

阿宽就是那个中间商,不过同他交易的人,一般都是喊他“宽哥”地,可狗脸彪就叫他阿宽了,在狗脸彪眼里,世界上没人配让他喊哥——当然,陈太忠除外。

所以,马疯子也这么喊他,阿宽对此颇为不喜,不过。人家是大主顾,也由不得他挑剔。

听到这话,阿宽点点头,“没错,我只是领大家来看看。咱们的船来,还得等一段时间,附近也就这里热闹点。所以领你们来转转。”

其实,很多时候,走私车都是在附近交易的,尤其那种四五辆车的小单子,大家都看不上眼,而且那些小买主也会觉得,在如此人多的场合交易,比较安全。

既然是大单子,买主当然有资格选择交易场地,也正是因为狗脸彪和马疯子不介意交货的地方有多偏僻。宽哥才容忍他们叫自己“阿宽”的——显然,对方不害怕被人阴,像这种手眼通天的主。叫他“小宽”都是正常的。

下了车,一行人说说笑笑地就走近了码头。其间有几拨人过来打问他们的来路,不过,阿宽随口说一句“这是我地大客户”,就再没人理会了。

显然,这厮在当地,还算吃得开的主儿。

离码头还有差不多一公里的时候,走不动了,前面设了封锁线,几个精壮的小伙在那里转来转去,手上拎着胶皮棍子,腰间也是鼓鼓囊囊的。

“就在这里看看吧,”阿宽提醒他们一下,“这里地规矩就是这样,不可能让你们这些人上码头的,海上讨生活的,有一些特别地忌讳。”

海上特别的忌讳,或者是真的,不过,要保密才是最大的原因,大家都明白这个,冲着这里严密的气氛就猜出来了,谁也不傻。

哥们儿是贵客啊,陈太忠有点不爽,“这点东西谁不知道?我就不信那里面没有警察的卧底,切,没意思。”

“这倒是,”阿宽也没奇怪他这么发牢骚,这帮人一看就是不含糊的主儿,遇到这样的待遇,跳跳脚也是正常的,半年前,还有说着北京腔的主顾,因为被拦在了这里,掏出枪来往里面冲呢。

“咱只是玩玩民用品走私,政府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要是有人真敢贩运高危物品,被人发现地话,会很惨很惨的。”

“惨到什么程度?”狗脸彪发问了,他对这个有点好奇。

“惊官的话,那就要看性质了,不过,大部分都是私人出面,有时候政府不好出头,也用道上地人,直接种荷花呗。”

说这话的时候,阿宽有意无意地扫视了他们几个一眼,眼神中若有若无地流

些警告地味道。

种荷花,就是将人弄死以后撂进油桶里,再用混凝土浇注了,直接扔进大海,可以想象得到,这基本等同于人间蒸发。

这个眼神,陈太忠没有看到,他正盯着一辆二十吨的卡车发愣呢,“靠,四辆车……”

卡车上装的是码放整齐的稻草,一旁的人正在给卡车上篷布,不过,稻草里藏着的汽车,怎么可能躲得过他的天眼?

听到这话,阿宽不禁回头看他一眼,眼中满是惊骇之色,大拇指一伸,“高手,陈先生这眼力架……佩服!”

他非常清楚,这种眼力不是每个老手都能具备的,但具备了这种眼力的,却绝对是老手中的老手,那俩不好说,眼前这陈先生,走私汽车绝对不是三次五次了。

狗脸彪和马疯子则是偷偷地交换了一个眼神,两人心里同时想到了以前的猜测:看来,陈太忠果然不是头一次玩这个了,人家的买卖还指不定有多大呢。

能借钱给咱兄弟走这趟水路,唉,这也太给面子了,念及此处,两人心里若是没有点感激之情,那才是奇怪的事情。

陈太忠自是想不到,自家随便用天眼看了看一辆卡车,就能让两个混混头儿生出感激涕零的心思,还是很难得的心悦诚服的那种……这世界上莫名其妙的事儿,实在太多了一点。

他用天眼再看看码头,才愕然地发现,原来那码头居然是阶梯式的,有船停在同甲板等高的相应的码头位置,看起来汽车可以直接上船的那种。

纵然是见识过不少阵仗,陈太忠心里还是咋舌不已,我靠,这还叫走私吗?规模也实在太大了点吧?

“跑了这么长时间了,找个地方吃点饭吧,”马疯子提建议了,“反正时间还早。”

“这儿别的没有,海味儿可是再新鲜不过了,”阿宽笑嘻嘻地解释,“你们都是内陆来的,呵呵,我领你们去个好地方。”

事实上,这里虽然繁华,可基本上全是临时建筑,再好的地方,也就是那么回事,阿宽领他们去的饭店,是一个由混凝土板材搭建起来的临时活动房,就算这样,在当地已经是很了不得的建筑了。

房子很大,房顶上搭的是石棉瓦,而且,这里做饭和照明,用的居然是柴油发电机,店主人的应该算是个小有资产的人了吧?

阿宽看陈太忠注意到了屋外轰隆隆作响的发电机,笑嘻嘻地解释,“这儿的电不好拉,家家基本上都用的是这东西。”

这儿的电肯定不会好拉的,陈太忠就是搞政府工作的,又见识过吕强的十一万伏的配电室,对这个很能理解,这里的用电量,怕是最少也得弄个十一万伏的变电站才够用吧?

不过,家家都用发电机,这儿的人也……实在太有钱了。

等到他们坐下来,一问海鲜的价格,才知道人家为什么这么有钱,敢情,这里海鲜的价钱,快比得上海上明月了,可这里是海边啊!

“这家的口味好,货也新鲜,”阿宽这么解释,反正是他出钱,卖弄一下还是必须的,“外面也有便宜的地方,不过,我可不敢拿那些东西招呼贵客。”

房里有十来张大圆桌,人并不多,八个人找个靠窗口的位置坐下,就有服务员来招呼,“宽哥来了?吃点什么?”

这里的桌椅很简陋,但餐具却相当高档,看得出来,店主人是打了随时拔腿走人的打算,桌椅不好带走,餐具倒是方便,既然收费那么高,总得有点像样的玩意儿吧?

阿宽那些口中的那些生猛海鲜,落在陈太忠嘴里,那就算大麦喂王八——糟蹋粮食了,不过,陈某人对那些古香古色的陶制餐具倒是挺感兴趣的,尤其是斟酒用的半斤装酒壶,居然是景德镇出品,这也算各有所好了吧?

大家正喝得兴起,门外横冲直撞地走进几个人来——毫无疑问,按照小说定律来说,这些人应该是坏人,是来挑战主角的。

事实也确实如此。

来的人都是当地人打扮,领头的是个黑瘦的小个子,不过,此人的肚子已经有些发福了,身材长得有点不协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