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2章 调教进行中

第二百五十二章 调教进行中

“咔嗒”一声轻响,门在陈太忠的身后关住了,声音很轻,但是在寂静的夜里,这微弱的声音却传得很远。

客厅里的电视是关着的,没有枪炮声的伴随,吴言应该听得到才对。

透过墙壁,陈太忠清楚地看到,那个人影,很明显地抖动了一下,不过,仅仅是那么一下,旋即,一切又恢复了平静。

月白色棉质睡袍,一杯冒着若有若无的热气的清茶,一切的一切,都跟上次一样,陈太忠甚至有点怀疑:哥们儿这不是……又穿越了吧?

当然,他没有再次穿越,吴书记微闭的双眼上,长长的睫毛在微微地抖动着,他甚至能感觉得到,吴言的呼吸在不知不觉间加快了许多。

这次你可不要想再蒙混过关了,让你再跟我打官腔!陈太忠晚上喝了不少酒,他的酒量虽然无敌,不过,若他自己不想去克制,带上三分酒意也是正常的。

“我来了!”他很嚣张地发出了临幸的宣言。

吴言的身子再微抖一下,眼睛却是彻彻底底地阖上了,当然,这些行为看在酒意上头的陈太忠的眼里,那就是**裸的挑衅。

“你就是这么欢迎你的男人的吗?”他冷哼一声,上前一把拽起了吴言,“看着我的眼睛!”

吴言闻言,眼睛闭得越发地紧了,身子也软绵绵不着力道地被他拽着,长长的脖颈无力地下垂着。那颗平日里高傲无比的头颅,在脖颈下一晃一晃,像足了一只垂死的天鹅。

只是。她地身子还在发抖,虽然轻微但是频率极快,显然,她的内心,并不像她表面表现出的那么平静。

陈太忠另一只大手一伸,就探进了她地怀中,只是,一探进去,他就是一愣,手上细腻软绵的触觉告诉他。吴言没有带胸罩!

既然这样,陈太忠毫不犹豫地捏揉了两把,那新剥鸡头的感觉,很容易让人迷失的,“呵呵。你的皮肤,真的很不错嘛。”

吴言的眼继续闭着,只是呼吸声却是越发地沉重了起来。

反正都是熟门熟路了。陈太忠只揉捏两下,就不能满足这种享受了,于是大手再次一探,目标正是那“白虎风景区”的中心景点。

下一刻,他就愣在了当场,情不自禁地嘀咕了一句,“靠,不是吧?你连内裤都不穿的?”

女人在家不戴胸罩,这是很正常的,毕竟。那玩意儿对身体是一种束缚,戴地久了,难免会让身体产生这样那样的问题出来。

可是。不穿内裤,这就是个大问题了啊。稍微有点廉耻心的女人,都不会这么做的吧?更何况是像吴言这样分外要强的女人。

奇怪地是,刚才他说了好几句,吴言都无动于衷,可听到他这句近似于自言自语的嘀咕,反倒是出声了,只是,她的声音比蚊子哼哼大不了多少。

“我地内裤是CYNIC的,上次你已经撕烂一条了……”

什么?上次我撕烂了她的内裤吗?陈太忠皱着眉头想了一下,却是死活想不起来了,CYNIC是什么牌子,他也没听说过,不过,吴言这么解释,倒也能说得过去,想必那内裤也是价格不菲吧?

只是,吴言既然肯开口说话,愈发地助长了他心里那种暴虐的欲望,说不得他一把抱起了吴言,直接抱着她进入了卧室,向**重重地一扔,接着,整个人就扑了上去。

陈太忠迅疾无比地脱掉自己身上的衣物,又拽开了吴言的睡袍,整个过程粗鲁无比,不过,就在他堪堪进入的时候,他觉得自己有必要解释一下,“吴言,我今天升正科了,心里高兴!”

就这么寥寥的几个字——其实只是某人为自己第三次强奸找的借口,却让吴言感到了无比的欣慰。

欣慰?是地,世间事原本就是这么奇妙,陈太忠原本就是随口那么一说,以证明自己不是那么急色,可这话听到吴言耳朵里,却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吴言心里十分清楚,她对陈太忠的感觉,实在是有点说不清道不明,虽然她连着被强奸了两次,却是没有报警也没有想办法去报复。

换给谁都不得不承认,从外表上看,陈太忠是个很刚阳的男人,而他张扬地行事风格,搁在一般人眼里是嚣张,但搁在某些人眼里,却是充满了男人的味道。

吴言正是那“某些人”中地一员,她

矛盾,实在不足为外人道。

面对即将再次到来的强奸,她正在暗暗悔恨,这次为什么不悄悄招来警察——难道说,一个路易威登的包包,就眩晕了我美丽而智慧的眼睛吗?

亏得我还准备得这么充分,等待迎接他再次的温柔,陈太忠,你这个混蛋!

可入耳这话,吴言的悔恨登时如那风中的蒲公英,转眼间四下飘逸不知去向了,原来,太忠是遇到了高兴事,那么……他粗暴点似乎、似乎也是可以理解的。

她甚至想到了某个不良仙人在某个尴尬时分的承诺——“我本来想是陪着你走上红地毯的。”

现在,他升正科了,虽然离自己正处级的距离,还相当地遥远,但毕竟又是向着目标迈出了坚实的一步,是的,他应该高兴的。

她正在这里胡思乱想,猛然间,觉得一根炽热的粗壮,正在慢慢地挤进自己的身体,哦,天呐,这次怎么会这么顺利?

等她反应过来,是自己的身体分泌出了足够的**,才能使得对方很轻易地侵犯自己的时候,登时羞得无地自容,一双手马上就捂到了脸上:实在太羞人了!

陈太忠却是明显地感觉到了她同以往的不同,一边挺动着身体,一边琢磨,难道说,被强奸也能培养出快感来吗?

不管怎么说,他这次是体会到了一些不同的滋味,毫无疑问,今天的吴言,**分泌得真的不少。

呃,摩擦系数……那个……有点小啊~

当然,系数小并不是什么关键的事,勤能补拙,只要动能足够的话,足以弥补这点缺陷了,不知不觉间,他加快了动作。

吴言却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感受到这么明显的快感,随着他猛烈的冲击,不由自主地,她的鼻腔中发出了点异样的响声。

看来,家伙大了还是好啊,陈太忠敏感地捕捉到了她的反应,身子继续动着,双肘支在**,手却是掰开了吴言的遮在脸上的小手:果然,吴书记白生生的脸上,霞飞双颊。

“舒服吧?”他轻笑一声,一边挺动着一边凑到她的脸上吻了一口,难得看到吴书记这种的妩媚样子,他有点不克自持。

谁想,他这个小小的动作,激发起了吴言更大的反应,她的双手一伸,紧紧地箍住了他宽阔的背脊,终于放肆地哼出了声。

女人是感性动物,这话一点也不错,在激烈的运动中,陈太忠居然能很有情调地吻她一下,显然,这是一种发自内心的赏识,这一刻,吴言觉得,前些日子的所有等待,都是值得的。

哈,哥们儿的调教成功了啊,陈太忠一时大喜,再也顾不得那许多,终于再次提速,一时间,房间内满是“啪啪”的撞击声和“噗嗤噗嗤”的唧水声。

持续了十分钟之后,吴言的感觉越发地强烈了起来,虽然眼睛依然闭着,可身子却不由自主地配合着他挺动着,薄薄的鼻翼也急速地翕动着,双手死死地抠着他的肩膀——似乎那里的皮都快破了。

遗憾的是,陈太忠今天喝了不少,中枢神经难免有点麻木,动作了半晌都没啥感觉,看到吴言这副陶醉样,他就想换个花式。

谁想,他刚刚抽出,吴言的双腿就箍住了他的大腿,“别,别出来……”

“换个姿势嘛,”陈太忠不理她,将她的身子翻过,从背后又狠狠地进入了她,顺手还重重地拍了一下她的臀部,“手感很不错,呵呵……”

谁想,他这一巴掌下去,吴言异常陶醉地发出了“啊~”的一声,“真好~”

好?那就再拍两下吧,陈太忠顺手又来两下,吴言的呻吟却是越发地大了,敢情,吴书记有轻微的受虐的倾向!

呃……还真长见识了,这种受虐狂,陈太忠只是听说过,他可从没想到,自己能撞到这么一位,而且这位……还是白日里叱诧风云的官场女强人!

果真是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啊!

有了这个发现,他也不再犹豫,双手探到吴言胸前,大力揉捏着那对挺翘的双峰,人却是趴在吴言身上,轻啮着她的肩头。

这下,吴言再也忍受不住那份来自内心的快感了,轻声地喊了起来,“啊~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