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8章 一枝玫瑰

第二百七十八章 一枝玫瑰

陪女人逛商场,这种事儿陈太忠还真没做过,所以他也不了解其中的恐怖,反正,既然已经有人答应了帮他划重点,还可以借笔记来抄,那为什么不散散心呢?

素波毕竟是省城,凤凰市虽然这两年的发展势头不弱,可省城也没呆着不动等它追,所以,这里的繁华还是远胜于凤凰。

最关键的是,很多名牌,都是在省城有销售而凤凰买不到的,陈太忠自打充分使用须弥戒以来,早就有前来素波购物的想法了,眼下蒙晓艳既然招呼他,正好完成这个心愿。

不过,钱带得有点少了,他的手里,只有三十来万的现金,虽然这个数字,在当时已经算是不小的一笔财富了,但相对于罗天上仙的野心而言,只是杯水车薪。

两点来钟的时候,他呆在锦园的房间里,正琢磨蒙晓艳怎么不来,却是又接到短信,“对不起,有点变动,你先自己去吧,下午电话联系。蒙晓艳”

后来陈太忠才知道,蒙艺的爱人尚彩霞看到多年不见的侄女儿,心里一高兴,中午亲自下厨做饭,结果弄得时间有点晚了。

当然,蒙晓艳这种爽约,要是搁在平时,陈太忠一定会恼火的,哥们儿时间宝贵啊,靠,不带这么说话不算数的。

可眼下他却是挺高兴,蒙晓艳不在,他自是可以去大肆采购一番,毫不顾忌地使用须弥戒。而不用担心有人问,“刚才买的东西你放哪儿了?”

而且,买很多女性用品的话,也不用担心蒙老师吃味儿,揪住自己问个不停。

所以他高高兴兴地出门了。不到两个小时,他手里的三十来万就急速地缩减到七八万了。须弥戒里却是没占用多少空间。

女人用地东西……好贵!这是陈太忠心里真实的感叹,他给自己和父母亲买了点衣物之类的,花了不过就是四万多,倒是女人的首饰、化妆品之类的,占地地方不大,却是干掉他二十万。

没钱了啊~陈太忠有点着急了。走私车那利润,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到手呢。看来,哥们儿得再物色几个风评不太好的干部了。

是地,陈某人自命讲究人,就算抢钱,也要抢那些名声差的。他一向认为,能办事的人,弄俩花花是正常的。“高薪养廉”未必有多好,但“高薪养能”总是不错的。

哥们做了那么多实事儿,嗯,有朝一日贪污点,其实……也是应该的!

这么想着,他地脑瓜情不自禁地就转到了交通厅高胜利厅长的身上,这两年全国大搞基础设施建设,高厅长家……应该是趁俩地吧?

既然高云风放言要对付我了,那哥们儿收拾他老爹,完全占理嘛。

他正在这里瞎琢磨呢,手机响了,这次是蒙晓艳打来的,“太忠,来人民路的外滩风尚咖啡屋吧,我堂妹想见见你呢,嗯,给我带束花来哦……”

她一边说着,一边跟别人嘻嘻哈哈打闹着,听起来似乎很开心的样子。

可陈太忠不开心了啊,我靠,你爽约在先,现在又是这么一副吩咐的口气来说话,好像我是你什么人似地。

当然,不开心归不开心,他也不想拂逆了蒙老师的意,只是,路过花店的时候,他只买了一枝玫瑰,只当是无声地抗议了。

蒙晓艳的堂妹叫蒙勤勤,长得娇小玲珑,身高大概就是一米六左右,脸长得很甜美,同蒙晓艳长得有八分相像,大大的眼睛,一笑两个酒窝,皮肤比蒙晓艳的黑多了,但肤质看起来很细腻。

不过,小丫头行事,却是颇有几分跳脱的味道,一见到陈太忠,就皱着眉头摇头,“我说晓艳姐,姐夫没你说的那么帅气啊……”

“要死了,谁说这是你姐夫了?”蒙晓艳伸手在她头上敲一下,脸上泛起一丝红晕,“我都说过了,这是我的好朋友,就你会嚼舌头根子!”

“喂喂,你不许动手动脚的啊,”小丫头脸一绷,面对着蒙晓艳,眼角却是瞟着陈太忠,“你不过就大我八个月,我叫你姐已经很给你面子了,居然跟我动手?”

蒙晓艳送个白眼给她,无奈地撇撇嘴,冲着陈太忠苦笑一声,“她从小就这样,你不要理她。”

“嗯,我知道,”陈太忠笑笑,随手把玫瑰递给了蒙晓艳

椅子自己坐下,看看对面两女的咖啡杯,轻笑一声,们要的都是咖啡?那我来壶茶吧……服务员,来壶碧螺春。”

“呦,才一枝玫瑰?”蒙勤勤又惊讶地喊了一声,眼睛也张得大大的,仿佛那玫瑰上出现了一只蟑螂一般,异常惊恐,“晓艳啊,你这个……很失败哦。”

话才说完,她就轻笑了起来,不无得意地瞟一眼蒙晓艳,似乎在观察她额头上有黑线升起没有。

蒙晓艳嘴一撇,狠狠瞪她一眼,接着也轻笑一声,“那我现在手里也有玟瑰呢,勤勤啊,你的玫瑰在哪儿呢?”

陈太忠这算是明白了,敢情这两位是在斗气呢,说实话,他不太喜欢蒙勤勤这种性格的女孩子,在他的感觉里,女人还是温柔点的好。

不过,怎么说呢?现在就流行这样的女孩儿,小辣椒类型的,他自然也不会因为这点事计较,你俩折腾你俩的,我安心喝我的茶,正好有点累了呢。

谁想,那蒙勤勤却是不肯饶过他,“……送我玫瑰的人多了,最少都是十一朵的那种,晓艳,像只送一朵的男人,呵呵,我还真没遇到过……”

虽然明明知道,她是想借这个来打击蒙晓艳,可陈太忠还是有点忍不住了,他抬起头来,微笑着看着蒙勤勤,“一朵就挺好吧?要那么多做什么?”

“为什么一朵就好呢?”蒙勤勤笑嘻嘻地看着他,甜美的笑容中有隐藏不住的戏谑,“能不能说给我听听呢?”

“咳咳,”陈太忠先轻咳两声,“这个问题……说起来话长啊,你不是真的要听吧?”

“我当然要听,”蒙勤勤脸上的戏谑,越发地明显了起来,“今天你要说好了,我就答应你一个条件!”

“啧,”陈太忠状似无奈地摇摇头,从蒙晓艳手上接过了那枝玫瑰,指着半开半闭的花骨朵,“首先,我们要弄明白,花是植物的哪一部分?”

听他没有在“一”代表什么、“九”代表什么之类的数字上做文章,两个女孩登时都瞪大了双眼,静静地听他陈述理由。

“花是植物的**!”陈某人语出惊人,根本不当自己是面对了两个女人,“也就是**……”

“你说,送给一个女人一个**,倒也没错,但是……送很多**给某个女人,这个……这个感觉,似乎就不是很好了吧?”

蒙家两个女人听得目瞪口呆,眼睛睁得老大老大……

“咣当”一声传来,大家扭身一看,身边的女服务员却是把托盘掉在了地上,整整一壶碧螺春打翻在地。

“我……我去拿扫帚……”女服务员脸憋得通红,全身都在发抖,看得出来,她在强忍着笑意。

一边说着,她一边转身就跑开了,几秒之后,远处传来银铃一般的笑声……

“你很过分哦,”蒙勤勤终于从发呆状态清醒了过来,她像是从没见过陈太忠一样,仔细上下打量着他,脸上的笑容也隐去了几分,“对着女孩子,你就这么说话?说那么粗俗的词儿?”

事实上,陈太忠隐喻的东西,延伸开来,还真的是不雅,蒙勤勤最少收的花都是十一朵,那不就意味着……十一个……那啥吗?

所以,她绷起脸来,实在是情有可原。

陈太忠却是不鸟她,他只看到了蒙晓艳悄悄竖起的大拇指,显然,她很为陈某人能挫了堂妹的锐气而高兴。

“这怎么能说是粗俗呢?”陈太忠两下就撕开了包着花的锡箔纸,将花拿了出来,“咦,这花……怎么就看不到花蕊呢?”

这显然是废话,花还没大开,怎么可能露出花蕊?

他可不想指着花房说事,说不得只能输进去一股仙灵之气,于是,这朵玟瑰在他手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绽放着。

“……喏,你看,这是花蕊,植物的雄性**,难道我说的不对?”

一边反问着,他一边抬起头,以诘责的眼光看向蒙勤勤,却猛然发现,不光是蒙勤勤,连蒙晓艳都直勾勾地看着他手里盛开的玫瑰,一副魂飞天外的样子。

靠,坏了!陈太忠反应过来了,哥们儿怎么就忘了要低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