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4章 老项目新问题

第二百九十四章 老项目新问题

蒋经理这次看好的凤凰市的项目,让陈太忠大吃了一惊:他居然盯到了阴平县下马乡,是的,就是那个盛产铝矾土的地方,他想搞那个碳素厂。

天底下还有这么巧的事儿吗?

这个信息,是卫明德采集回来的,也正是因为如此,他今天才能坐到桌子上,因为阴平那面的情况,只有他最了解。

这年头,小水电设备越来越不好做了,卫明德为了赚点提成,连一百千瓦以下的微型小水电也在跑,为了扫市场,他居然跑到了阴平。

在阴平,他听说到了这个项目,回来跟蒋经理随便提了一下,谁想蒋经理马上就认真了起来,要他马上落实这个项目的细节。

就像前文所说的那样,蒋经理现在的身家,已经到了七八百万,按照公司阶梯化发展的理念,他的公司,已经到了千万元的瓶颈期。

这个瓶颈一旦冲过去,那就可能迎来再一次的发展高峰,一路冲到五千万甚至亿元的下一个瓶颈。

若是冲不过去,那么,三年五年内甚至十年八年内,他的公司怕是都只能在原地打转,踯躅不前。

所以,选一个好的项目,是非常非常关键的,卫明德采集回来的信息,对他非常有用。

蒋经理是个精明人,精明人通常都是算无遗策的,所以,他没有要卫明德直接同阴平当地政府联系。他更希望自己的业务经理用眼睛看到的,耳朵听到地,政府说的,未免有太多的水份在里面。

到了后来,蒋经理自己都去阴平考察过。基本确认,这个项目。是可以操作的,是的,他把一切利害关系都摸清了。

摸清了利害关系之后,他基本上可以确定,这件事必须要从凤凰市下手方好,小小地下马乡。里面牵扯到的各方关系实在太复杂了,根本不是阴平区政府能搞得定地。

所以。他就开始张罗这事儿了,而陈太忠之所以能在路上遇到卫明德,那是因为卫经理最后一次去阴平摸底之后,在返回素波的途中遭遇了车祸。

“这件事我知道,”陈太忠点点头。他对下马乡前老杜书记的那个儿子杜忠东,是非常非常不感冒的,一想到对方会因为这个项目而得利。心里就说不出地不自在。

可眼下,王书记——一个正处级别的书记,很郑重地介绍了一位投资商来,这是一件很有面子也很拉风的事情,所以,陈某人仔细考虑了一下:算了,咱就先搁置争议,共同开发吧。

“不过,那个下马乡,里面地味道比较多,嗯,蒋老板,你要有打持久战的准备哦,”他仔细斟酌着字句,慢慢地阐述着,他不想让别人认为自己是外行,这是攸关面子地大问题,“而且,那个厂子要投产,没有五千万绝对下不来……那还只是基数。”

他没有去说蒋经理的身家,没必要,很没必要,虽然王浩波已经说了这只是个趁了七八百万的主儿,可这社会总是不缺乏这样或者那样的神奇,有人生病买不起药,可有人就是能赤手空拳融资上亿。

姓蒋的那厮既然敢打这个碳素厂项目地主意,资金就应该不是制约其发展的因素之一,陈太忠这么说,也不过是想彰显一下自己确实业务精通,当得起大家的称赞。

蒋经理果然气魄过人,听到他这话,不但没生气,反倒是哈哈一笑,“哈,陈科你怕我地钱不够啊?你放心好了,我手上虽然没那么多现金,可是以我蒋某人的名义,跟老乡筹措个几千万,那还算不上什么问题!”

大家都知道,蒋经理出身的地方,确实是数得上中国大陆富翁最集中的地方之一,现金流量惊人,所以他能说出这话来,也没人怀疑。

“既然钱不是问题,那接下来的问题,就是天南省、凤凰市和下马乡以及临河铝业的沟通和协调了,这四家同样重要……嗯,倒是阴平区政府,是可以完全无视的。”

听到这话,蒋经理的眉头,不引人注目地皱皱,他做为外地人,虽然已经是尽力地去了解碳素厂的项目了,可下马乡里面牵扯到的各方的利益攸关,怎么能是他走马观花一般问问就能了解得

从这个角度讲,他今天请陈太忠来赴宴,实在是再正确不过的举动了,陈科长手上都是高度汇总过的资料,这玩意儿,根本不是一般人能了解得到的,从普通人的视角去看这个问题,总会有这样或者那样的盲点,地位和专业的不同,导致了信息摄取在质和量上的差距。

“还要经省里同意吗?”蒋经理看看陈太忠,这一刻,他真的相信了王浩波的话,这个年轻人,确实是个很优秀的家伙,最起码,业务是极其娴熟的,“这不是凤凰市就能做主的吗?”

他怎么知道,这个项目在前不久,还曾经困扰过这厮?

“哼,省里这一关,那是必须走的,”陈太忠冷哼一声,“涉及临河铝业这样的超大型国企,退一万步讲,就算省里不协调也能成事,到时候也少不得有省里领导出来牵头,这可是业绩呢。”

其实,他想说的,里面涉及的利益也不会小,既有业绩,又有过一道手的油水,省里有哪个领导跳出来主持一下,真的是很正常的。

“那也好,正好,”蒋经理笑眯眯地点点头,“有省里领导的支持,没准能直接贷款,我连融资都省了。”

“那怎么可能?”陈太忠斜睥他一眼,“现在东南亚的金融风波这么厉害,银行的银根已经紧缩得不能再紧缩了,民企贷款……呵呵,没有抵押的贷款,项目再好也没用!”

其时,东南亚的金融危机已经全面爆发,不过在国内,大家统一的口径倒还称之为“风波”,不像香港那边已经称之为“风暴”了,可见,咱大陆人的心理素质,比资本主义社会,那是要好一点。

而且,在陈太忠眼里,碳素厂这个项目,也未必有多好,方方面面关系的协调,很是考验人的公关能力的,这一点是陈科长最为头疼的事儿。

“呵呵,陈科长,这个你就不用担心了,”蒋经理摇摇头,“到时候,您帮我引见几个银行行长就行了,他们的工作,老蒋我去做。”

还要引见银行行长给你?陈太忠真的有点不爽了,原本他对下马乡的项目就很有点看法,现在又听到这话,登时就沉吟了起来,半天才展颜一笑,“呵呵,这个问题,回头再说吧。”

他已经想好了,以凡尔登水泥厂老板吕强在凤凰的能量,想贷点款都殊为不易,你姓蒋的想贷到这么大的款子,相关的暗箱操作是绝对少不了的,没准,到时候我陈某人的名头,还会被你拿来当招牌用,我有病啊,帮你引见银行行长?

他可不想被牵连进这种事里去,陈某人眼下是比较缺钱,不过,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他也不愁来钱的路子,这种烫手钱他一点都不想沾。

尤其是让他无法容忍的是,就算是他冒了风险,到最后却注定要便宜杜忠东父子,似此憋屈的事情,堂堂的罗天上仙怎么可能答应?

说不得,他就祭出了法宝——不是仙家的,而是官场中的:天地借法乾坤无极,咄——我拖,我拖拖拖~

回头再说?蒋经理却是会错了意,这两年随着市场经济化的不断深化,心思浮躁的官员他见得太多了,年纪大一点的干部中或者还有个别思想僵化者,可是像陈科长这种年轻官员,却是极能适应社会的变化。

他们就像一只只春蚕一般,贪婪地吞吃着一切可以接触到的桑叶,胃口之大,简直令人咋舌!

这家伙想要好处!这是他的判断,不过,他可不怕这个,不但不怕,反倒是极为欢迎,能用钱搞得定的人,结为利益共同体的话,用起来才顺手呢。

正是因为如此考虑,所以陈太忠用的“拖”字诀,看在蒋经理的眼里,那就是陈科长在说:饭桌上说这事不妥,咱们还是回头私下谈吧。

“那就回头再说吧,”蒋经理笑着点点头,转头示意一下卫明德,“小卫,给王书记和陈科长倒酒啊……”

话说到这里,就打住了,毕竟,蒋经理和陈太忠是头一次见面,很多事情不宜谈得过深,交浅言深在很多场合都是大忌,先加深感情才是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