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1章 刘局长的困惑

第三百三十一章 刘局长的困惑

“蒙主任?”陈太忠下意识嘀咕一声,这次他才反应过来,蒙晓艳好像是升官了?“晓艳,这到底怎么回事啊?”

事情的由头很简单,蒙晓艳三言两语就说完了,有陈太忠在,她倒是不怕眼前这点事,“报警我就行啊,你说该不该报警?”

陈太忠这才想起来,王宏伟不是一般地宠爱蒙晓艳,靠,看哥们儿这多事儿多的,“随便你啦,就是一帮民工嘛。”

“民工也是人!”

今天他们来没打算动手,只是施加压力,但是自家老二也交待过,要是有人炸刺,适当地教训一下也是可以的,立威还是必要的,反正,罚不责众嘛。

眼下有这么个高高大大的家伙在跟前,不借机收拾一下,简直太对不起这个机会了,一时间,陶老大很为自己的头脑骄傲,咱们不动那女娃娃,打的就是男人。

“弟兄们,这家伙歧视咱们,”他四下扫一眼,学足了电影里黑社会老大的样子,“你们说,该咋办呢?”

“打他”、“揍他”……一时间,众民工群情激奋,老板都发话了,他们只能跟着附和了。

不过,吵吵归吵吵,还真没人上来动手,谁也不傻,打出人命来怎么办?反正陶家兄弟都是小学毕业的那种,素质不高。平日里对老乡盘剥得也挺狠,老板不带头动手,绝对没人跟着动手。

倒是蒙晓艳地学生吓得全收了手,挤做了一团,蒙老师双臂一张,护住了学生,“谁敢动我的学生?”

“你还真欠揍,”陈太忠火了,哥们儿今天是来送礼物的。没准晚上还能“治疗”一下呢,都憋了二十多天了,靠,真是煞风景得厉害!

一边说着。他身子一晃就站到了陶老大面前,手一抬,“噼里啪啦”一阵爆响,陶立国的两个腮帮子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肿起来了。

“都给我上。出了事算我的,”陶老二一看不干了,打仗亲兄弟啊,“妈的。不上的话,回头扣你们的钱!”

“真是没王法了!”陈太忠脚踢手打,不多时。地上就多出了七八个人在躺着哼哼。

这就足够了。众民工都是抱了出工不出力地心思。眼见此人生猛若斯,忙不迭地退后了许多。场面登时安静了许多。

“怎么不打电话?”陈太忠回头看看蒙晓艳,不过,一想到又要进警察局接受询问了,他心里就是一阵腻歪,这一阵子,中国的、外国的警察局……哥们儿进得也太多了吧?

不行赶明儿调到警察局去算了,想到这儿,他心里又叹口气!

“王叔在素波开会呢,”蒙晓艳黯然地放下了电话,撇撇嘴,“他安排了,说马上派人过来,咱们……用什么名义告他们?”

“切,需要名义吗?”陈太忠冷哼一声,身子却是猛地一蹿,抓住一个试图逃跑的民工,手一挥,那个民工凌空飞了回来,足足飞了六七米,才落到地上翻滚了两下。

只要朝里有人,别说对上民工了,就算对上相当级别地干部,要他倒也就倒了,名义?那玩意儿本来就是可有可无的。

“那你也轻点儿啊,”蒙晓艳本质还是善良的,见那位在地上一动不动了,心中有些不忍,“打坏人家,你也得担责任呢……”

“谁知道他是不是藏在民工里的逃犯?”陈太忠几个月地政法委书记,那可不是白做的,他太清楚民工队伍的龙蛇混杂了,“晓艳,好人不是你这么当的。”

不多时,警察到场了,防暴大队地足足来了有六十多个,好死不死的,带队的是副局长刘东凯,原本是轮不到他出马地,可王宏伟打回电话,说是十中发生了群体性事件,为了表示重视,来个副局长很正常。

一看到陈太忠,刘副局长地头登时就大了好几圈,我靠,怎么又是这个瘟神?我最近怎么运气这么不好?

头疼归头疼,他还得上前打个招呼,“呵呵,陈科长,好久不见,对了……这儿,是怎么回事啊?”

“这件事,”陈太忠苦恼地抓抓头,他实在没办法解释清楚,说不得只能转头向蒙晓艳,“我就是来随便转转地,还是让十中

主任蒙老师跟你说吧……”

听完蒙晓艳地解释,刘东凯呆呆地站在那里半天,说实话,他也弄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这里面的因果关系,真的有点奇怪。

“蒙老师你的意思是说……你是说这个施工队是找学校要钱的,”刘东凯的脑子不停地转着,结结巴巴地总结着,“他们找到你,你说不管,所以他们就围住了你,而你……是教导主任而不是总务科长?”

“没错,”蒙晓艳大大的眼睛看着他,那是要多无辜有多无辜了,“他们吓坏了我的学生。”

这个瘟神掺乎的事情,总是这么古怪!刘东凯有点抓狂了,而且,民工虽然人多,打人的却是报警的一方,这这这……这叫我怎么处理啊?

算了,反正王局发话了,我只需要照办就行了,刘副局长终于拿定了主意,下一刻,他又意识到一个问题,很关键的问题。

“你俩……到底是谁给王局长打的电话?”能让王宏伟异地发出指令的人,还真的不多见。

“是我,”蒙晓艳当然要认账。

这是王局的小蜜?刘东凯的头越发地大了,可是……陈太忠在这里,又算怎么回事?“太忠,王局知道不知道你在这儿?”

这倒不能说他思想龌龊,专往歪处想,实在是他太清楚了,凤凰市指使得动自家局长的,就那么几苗人,而蒙晓艳绝对不是其中之一,兼且……又如此地年轻貌美。

“他怎么会知道?”陈太忠奇怪地看他一眼,“你倒是抓人啊,对了……我实在懒得去警察局了,你说行不行?”

这家伙……是在撬王宏伟的墙脚吗?想到这个可能性,刘东凯恨不得自己今天没来过,当然,他对陈太忠真的没什么好感,若是陈某人已经被整得不得翻身的话,他并不介意再踏上去一脚。

可是,王局长斗得过陈太忠吗?想想秦小方都颇为忌惮此人,刘东凯还是决定理智点,不趟这一趟混水了,“呵呵,你不去就不去吧,反正……找你也方便。”

说完这个,他又转头看向蒙晓艳,“不过,这就得辛苦一趟蒙主任了,你放心,不会耽误你很长时间的。”

不管这女人是不是王局的小蜜,只冲着人家能遥控王宏伟,就由不得刘东凯不去巴结。

这下,陶老二不干了,“凭什么啊?有你们这么做警察的吗?打人的不去警察局,我们被打的反倒要去?”

“我草,你话真多!”过来个小警察,抬腿冲他就是一脚,“非法集会、聚众闹事,你***还有理了?”

警察们正在闹哄哄地把人往车上送,一辆夏利车开了过来,里面下来一人,“呵呵,误会,都是误会,警察同志,这件事交给我处理吧。”

来的正是十中的校长甲波!

甲波在十中经营这么久,肯定是有些心腹的,当他听说陶家兄弟带人去了十中,心中隐隐就觉得大事不妙了。

不过这时候,他心里还存着点侥幸的心理,希望蒙晓艳年轻不更事,能跟对方达成什么协议,等听说打起来了,慌不迭就往学校赶去。

紧赶慢赶,他的车还是落到了警方的后面,没办法,有警笛和没警笛的差距就在这儿了。

如果可以选择的话,甲波绝对不想让警察局的掺乎进来,群体性事件本来就容易惹人注意,警方再一插手,很多事情想不被曝光都很难了。

他宁可把蒙晓艳从这件事里解脱出来,也不想把事情闹大,毕竟,蒙老师是否会对付自己,那还是个未知数,可警方绝对会对群体性事件一追到底的。

想到这件事可能因此被引来众多关注,他真的有点后悔了,早知道,就不该那么上杆子地去巴结蒙晓艳的!

我也很希望你能接手啊,刘东凯冲着甲波叹口气,不过,这件事儿的话语权,现在不在我手上啊。

想到这里,刘东凯转头看看蒙晓艳,“蒙主任,您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是,这件事不能就这么算了,”一想到自己的学生,又想到今天要不是陈太忠在场,自己难免要遇到什么麻烦,蒙晓艳就气不打一处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