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6章 无法安份

第三百三十六章 无法安份

陈太忠找郭晋平的目的很简单,他要弄清楚十中那两栋宿舍楼,到底需要花多少钱,反正闲着也是闲着,都是施工方,估算这点东西,还不简单?

他只当郭晋平会假装不认识他呢,没想到,郭总一听到他的名字,电话直接静默了半分钟,才有了反应,“你……找我有事儿?”

这半分钟内,郭总想了很多很多,要挟、敲诈、勒索、恐吓……之类的词源源不断地在脑海中浮现,他感觉自己的身子不会动了。

你既然不装,那我装好了,陈太忠轻笑一声,“哦,是这样的,我是久仰郭总的大名了,有一阵我还打算写信给郭总呢……”

写信?郭晋平背后又是一阵冷汗,他并不知道,陈某人确实跟警察这样说过,不过警方将那两封信转交了而已,他只当传说中的威胁终于开始了。

可以说任卫星就是死在那两封信上的,而陈某人眼下这么说,其用意简直是昭然若揭,想到这个,郭总一时间觉得有些毛骨悚然,“不用写信了,有什么话……您直说吧。”

这家伙的胆子,确实是小啊,不过转念一想,毕竟此人也知道他做过的勾当,胆小反倒是比胆大要稳妥,陈太忠也就懒得吊他的胃口了。

“郭总,是这样的,我有个朋友那儿有个工程,想麻烦工程公司的专家帮忙勘查一下。看看大概多少钱地费用能下来,嗯,私人请求,不知道方便不?”

哎呀小爷,你差点吓死我了,郭总长出一口气,“哦,这个啊,没问题没问题。呃……对了,不是省里或者市里的重点工程吧?”

他能估计到不是重点工程,否则的话,陈太忠也不可能贸然找到他来。两人虽是一根线上的蚂蚱,但绝对不是那种可以推心置腹的朋友。

“那肯定不是了,不过,我还是不希望太多人知道。”陈太忠轻笑一声,“呵呵,就是十中的两栋教师宿舍楼。”

这屁大点的事,郭晋平没口子地应承了下来。“两栋宿舍楼,这个没问题,三天……嗯。保险点。四天绝对给你算出来。”

放下电话之后。郭总心里禁不住胡思乱想一下:这次,又是轮到谁倒霉了?

管他谁倒霉呢。他很快就摆正了心态,安排俩人去看看就行了,保密点的话,需要小姜去……嗯?不对,这件事似乎有必要把吕强拉进来。

市政工程公司虽然一直在用凡尔登的水泥,可郭总跟吕强从来都没什么话,一开始,吕强塞回扣他都不敢要呢,到后来,由于市建那边不买账不进水泥了,他才略微地同吕总聊了几句,也是解释地意思居多。

正是借了这个因头,吕强的钱才能再次塞到他的手里,郭晋平知道以前任卫星有多不讲理,也知道吕总是被逼急了才使出了极端的手段,可他真地不喜欢跟这种人打交道。

但眼下不行了,他得让吕强把话递过去,陈科长你把我扶上来,我郭某人承你的情,可大家以后……能不联系的话,还是不要联系了吧?

当然,眼前这事,他是要先办好的,一定要办好!

陈太忠哪里知道,自己随便一个电话,就让郭晋平那里翻来覆去地折腾半天?放下电话,他开始琢磨该怎么收拾冯罗修了。

收拾此人,是很需要些手段的,他并不想冲到业务科拎着冯副科长的脖子质问或者威胁什么——万一人家害怕了,把蒋庆云的项目又送回来,那不是自己给自己找不自在吗?

可是不如此地话,那就只能将这件事搁置,等以后有机会再慢慢收拾此人了,想到自己在业务科时,冯罗修对自己的态度似乎还不错,陈太忠心里居然有点发软,要不……下不为例?

反正,冯罗修现在跑到阴平去了,十有八九,丫是听说考察团回国了才跑的,想到这里,陈太忠终于决定,既然这家伙这么识趣,知道避讳,那哥们儿就给他一个悔改地机会。

他正挑眉弄眼地琢磨着呢,有电话进来了,打电话地是古,“哈,太忠,回来了?老李跟我念叨好久了,要跟你坐坐呢,中午海上明月?”

“老李地事儿等等再说,”一听到古的声音,陈太忠也挺高兴地,“老古,任命下来没有?”

“没有呢,王局和孙政委去

会了,”古在那边开心地一笑,“哈,不过王局跟要我最近多学习点,组织上打算给我加担子呢。”

“那这就没啥问题了,老李找我……是不是想混所长了?”陈太忠其实也心知肚明,古瞒别人容易,想瞒老李和小马……难!

“呵呵,不是我说的,是他猜出来的,”古也不好意思抵赖,事实上,老李作为他的铁杆,整天围着他打转,问他到底要去哪里——试问,这种情况下谁能憋得住?

陈太忠有点恼火,老古啊老古,你要我怎么说你才好呢?嗯?我都再三叮嘱你了,要你不要外泄,你倒好,偏偏不听!

“是这样,你听我解释啊,太忠,”古听得听筒里半天没有回音,也猜出个八九不离十来,太忠一定是不高兴了,忙不迭解释两句,“这次我的任命,十有八九要跟开发区所长的任命一起下,老李……也实在是等不了啦。”

这个倒是!陈太忠登时反应过来了,咱政府一般都是这样,错非突发性事件,一般而言,一个人位置的变动,通常会引起一系列的变动——后备干部哪里都不缺,老李憋不住了,古又不忍心不管,造成眼下这种情况,那就很正常了。

“那就去幻梦城呗,去什么海上明月?”他叹口气,这一世,哥们儿是不是心太软了啊?见什么事都想管一管?

正好,顺了这么多东西回来,怎么也得给望男捎一点过去吧?

想到刘望男,陈太忠只觉得自己的下体又有点不安分了,不由得狠狠地鄙视了自己一番:靠,才连吃两顿,又这个样子?“锦鲤吸水”——真的就那么棒吗,值得这样?,

鄙视归鄙视,在办公室里转悠了两趟,看看时间才不过十点,陈太忠终于憋不住了,给刘望男打了一个电话,“望男,起来没有?”

小姐和妈咪,通常都是晚睡晚起的,不过,刘望男的自制力还行,不但是军人出身,手下还军事管制着一批小姐,这个点钟,她倒是起来了。

“太忠,你要再不理我,我日子可是没法过了……”

“好好好,我马上就去,你在你的小屋等着我哦,”陈太忠也憋不住了,站起身来挂断了电话。

二十分钟后,陈太忠驾着林肯车出现在了幻梦城的后院,好死不死的,小娟迎面走了出来,见到这么漂亮大气的车,忍不住看了两眼。

陈太忠已经探出头来了,“哈,小娟……呃,不是,凯琳,怎么,没出去啊?”

“太忠哥!”李凯琳连蹦带跳地跑过来,拉开车门毫不客气地坐了进来,她高兴地**鼻子闻闻,“皮革味儿,新车啊,这是什么车?”

陈太忠被她跑动时摇曳的身姿晃得一阵眼晕,好家伙,这个小女娃娃真的是天生媚态啊,再大一点还不知道要迷死多少人呢,“朋友的车,怎么样,最近干得还不错吧,有人欺负你没有?”

“谁敢欺负我?”李凯琳俏皮地皱皱鼻子,若是不明就里的人看到她,绝对不会想到,一年前,这个靓丽时髦的小丫头,还在东临水村穿补丁衣服呢,“望男姐罩着我呢。”

刘望男还是我罩着的呢,陈太忠看着她,一时有点无语,这一刻,他的感触颇深,这么一个美人胚子,是在他的庇护之人的庇护下,才能活得如此精彩和开心。

很久以来,他都忘记了常寡妇和李凯琳的存在,现在想想……我靠,哥们儿要倒了的话,不得一大批人遭殃啊?

是的,官场就是这样,有进无退,就算你萌生了退意,但你怎么给你所庇护的人一个交待?你能愧对这一份信任吗?想到这里,陈太忠轻轻地叹了口气。

摇摇头,他不想再这么想下去了,“大早晨的,你这是要出去?望男在屋里吧?”

“圣诞了啊,我要出去买点东西,”李凯琳高兴地笑着,“太忠哥你有空没?”

有空我也顾不得招呼你啊,前面帐篷支老高了,陈太忠笑着摇摇头,“中午和望男她们喝酒,你想来的话,一起来吧?”

李凯琳的脸色,似乎微微变了一下,最终还是点点头,开心地笑了,“好啊,太忠哥,中午记得叫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