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5章 花都酒店

第三百四十五章 花都酒店

到丁小宁脸上的苦笑,陈太忠登时就是一个激灵,不他把这个苦笑当作是嘲笑了——你是说我的处女情结吗?哥们儿没有啊……嗯,就算有也不多。

说不得他就要试图挽回一下局面。

大家都知道,陈大仙人是从不缺乏急智的,他要有意做什么,更是会不择手段,“想到你孤身一人在社会上闯荡这么久,还能这么守身如玉,我真的是很佩服的,对于让我佩服的人,我从来都是比较尊敬的。”

这话显然是在胡说,最少有五个以上的人能证实,他以前对丁小宁是毫无尊敬可言,不过,丁小宁听到前半句,已经是满腔心酸了,哪里还顾得上分析后半句?

“很难,真的是太难了,”她哇地一声就哭了出来,把头伏在了陈太忠的胸前,抽泣了起来,“有时候,我真恨不得……把天底下的男人全杀了。”

哈哈,那不是便宜我了?

这是陈太忠脑中第一个念头,下一刻,他有点汗颜了,哥们最近这是怎么了?怎么脑子里动不动就是这种**邪念头啊?

“是啊,我就知道你难,”陈太忠郑重地点点头,缓缓地接口了,“所以,今天我郑重地向你宣布,以后,你就是我的了,我会是你在这个世界上最可信赖的亲人。”

丁小宁抽泣不语。

去求,大不了你的处女哥们儿不要了,你哭什么哭啊?

陈某人也有些酒意上头。登时就有点毛了,他本来就最见不得就是女人哭了——当然,要是男人哭地话……直接打死!

“你不想就算了,我无所谓啊,只是见你没个靠,想帮帮你嘛……嗯,你说得不错,自打我第一眼看到你,我就喜欢上你了。不过……不过你现在可以走了。”

一边说着,他就一边站起了身子,顺手掰开丁小宁的手,嗯。小手冰凉——手凉裙子底下有火,靠,有火就怎么了?哥们儿还有三味真火呢。

“别……”丁小宁泪如泉涌,却是抓住他死死地不肯松手。“我……我很开心,真的……”

“哼,不行,伤自尊了。”陈太忠的心登时就软了下来,只是,羞刀难入鞘。他多少还是要矫情一下。当然。也是半开玩笑半当真的那种,“除非你求我……”

“求你了。太忠哥……”丁小宁放下酒杯,大半个身子就黏缠了上来,脸埋在他的肩头,低声地呢喃着,“别走啊……”

“嗯,不走了,咱们进屋去,”陈太忠一弯腰,抱着丁小宁就走进了卧室,打开大灯,“哈,看看我给你准备的礼物……”

当然,这次的礼物,准备得是最丰盛的,撇开别地不提,只说家庭条件,丁小宁也是最差的,陈某人能不多偏偏心吗?

甚至,他还准备了一条钻石项链,这是他回国后头一次送人珠宝,因为……这些东西实在太扎眼了,价格也高,有些简直可以说是人家的镇店之宝都被他顺了回来,如果不想引起什么麻烦的话,最好还是低调些。

还有就是,他顺地衣物香水皮革制品之类的实在太多太多了,这东西不经放还容易样式过时,他现在是愁送不出去,如此一来,多送给丁小宁一些,不是很正常吗?

看着一屋子琳琅满目的礼品盒,丁小宁登时就眼花了,至于她接下来的反应,那也不用多说了。

“你先试着,我去洗个澡,”陈太忠跑了一天,觉得有点累了,而且,他觉得今天有必要好好地品味一下她。

十分钟之后,他出来了,却见丁小宁脱得只剩下了胸罩和三角内裤,喜不滋滋地东试一件西试一下地,两条白生生的长腿,在屋里走来走去,配上那双清纯的大眼和厚实性感的小嘴唇,实在是要多迷人有多迷人了。

看到他出来,丁小宁下意识地扭转了一下身子,不过,下一刻她就恢复了正常,变得大方了起来,反正都要是他地人了,看看有什么关系?

“怎么不试试那个?”陈太忠冲着几件情趣内衣努努嘴,自己却是懒洋洋地向大**一躺,双手后撑,很是舒适惬意。

丁小宁翻个白眼给他,眼光又扫过他的下体——罗天上仙身上只围了一件浴袍,刚才出来的时候还算正常,不过现在地浴袍可以改称“帐篷”了。

她扭动着腰肢,走到浴室旁探头一看,“呀,这个

大……”

是好大,新装修地酒店套间,连浴室都是两进地,外间是一个大号浴盆和小桑拿房,还有一张按摩床,里进是一个淋浴喷头,里外间连接的转角处,还有一个超大地面池。

“我进去试,”丁小宁还是有点放不开,她脱下身上的紫貂皮大衣,小心翼翼地放在座椅上,一猫腰抱起了几件摞在一起的内衣盒子,低头一溜烟跑进了浴室。

切,陈太忠笑笑,我要真想看,你挡得住哥们儿的天眼吗?当然,想归这么想,他还是没去做,只是抬头看看墙上的石英钟,敢情已经十点四十了啊。

刘望男那里,还忙不忙?他拿起了手机,一边拨号,一边打开了电视,也懒得去拿遥控器了,百无聊赖地用指风换着频道……

不知道什么时候,浴室里传来了“哗哗”的水声——不知道有意无意,丁小宁抱着一摞盒子进去,却是没有关浴室的门。

“叮铃铃”,就在这时候,床头柜上的电话响起来了,陈太忠有点腻歪,不想接这个电话,肯定是介绍小姐的嘛,别说哥们儿今天有人了,就算没着落也不可能找小姐不是?

不过那电话却是很顽强,坚持地响着,这让陈太忠感觉有点恼火,拎起听筒就放到了一边,可想想又不对,呆会儿别让别人偷听了什么吧?

他才要再拍一下叉簧,话筒里却是传来一个男声,“先生看碟吗?看的话,我给你送上去VCD……”

嗯?VCD?这个很不错嘛,陈太忠登时就拎起了听筒,“都有些什么碟子啊?”,

“嗯,就是那些,有外国的,有亚洲的……”男人的声音听起来年纪不大,“一盘碟一小时收费十块……”

等丁小宁围着浴袍小心翼翼地探出头来的时候,见陈太忠手里指指点点的,电视节目却是一跳一跳的换着台,禁不住轻声“啊”了一下。

陈太忠听声一扭头,登时张大了双眼,青春靓丽的小宁双手捂着胸,身下围着一块大浴巾,其他地方却是没什么遮掩了,白嫩得眩目的肌肤上,偶尔有晶莹的水珠,真的是太动人了。

丁小宁天生丽质,原本就是那种不施脂粉就美貌无比的女孩儿,现在美人出浴,有若出水青莲一般,婷婷袅袅,凭空让人生出几分怜惜之情。

“奇怪吗?”陈太忠冲她笑笑,“你不知道你老公不是一般人吗?”

“有什么可奇怪的?”丁小宁被他这一调笑,登时心里大定,也放下了捂在胸口的手,敢情,她穿了一件情趣胸罩,白色的,红红的小**隐约可见,却是不减她清纯的味道。

她背转身子,轻解浴袍,然后一掀被子,异常迅速地钻了进来,身子贴上了陈太忠,“太忠,好好亲亲我……”

不行了,快炸了,陈太忠有点憋不住了,可这前戏还没完呢啊,他手一抬,拎出了大杀器——那条项链,“送给你的,喜欢吗?”

到了这一步,以后的事情也就不用说了,等陈太忠掀开被子,仔细打量着这副青春美丽的胴体的时候,女孩的心中也燃起了熊熊的爱意。

他俯下身子,轻轻褪去那条小得可怜、透明得彻底的内裤,禁不住轻笑一声,“哈,你的毛好重啊……”

“讨厌,不给你看了,”丁小宁羞死了,作势就要盖上被子,却是被陈太忠一手挡住了,“人都是我的了,看看怕什么?”

轻轻地掰开两扇封闭的门扉,陈太忠用尽目力,却是也看不出处女膜到底在哪个位置,他只知道,丁小宁是粉红的,极其鲜嫩的那种……

看不出来,那就不用看了,陈太忠的大手向上一捂,发出了占领军的宣言,“以后,这就是我的了,其他人敢打你的念头,格杀勿论!”

“我……第一次,你轻点,”丁小宁的全身都在颤抖,她有点害怕,刚才仓促地洗了洗,却是将下面洗得越发地干了,还好,那串项链,又催生出些许的**。

“嗯,我弄了点好玩的东西,”陈太忠站起身子,拔掉有线的插头,换上了VC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