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3章 谈崩了

第三百六十三章 谈崩了

“揭过这事儿?你是想都不用想了,”陈太忠一口回绝了常三,“留下你在京华酒店和帝王宫的产业,我放你离开凤凰市,而且,你以后永远都不要回来。”

常三的脸,登时大变,他身后两个汉子的眼神,更是凶狠得像是要杀人。

好半天,他才冷哼一声,“陈科长,你这是……没有商量的余地了?”

“我已经留了余地给你了,”陈太忠冷笑着,“放你跑路,算是对你这点诚意的回报了,记住,只要我发现你回来,你连后悔的机会都没有!”

“对了,汽修厂那儿,我伤了一个人,把那个乱丢垃圾的混蛋交给我,”一边说着,他一边就站起了身子,“好了,这事儿就这么说定了,你有什么意见没有?”

“光棍打九九不打加一,陈太忠,你狂得有点过了吧?”常三真的忍无可忍了,让我跑路?我常某人的基业可全在凤凰市呢,跑出去日子怎么过?

当然,若是章尧东铁心拿他,常三还只有跑路一个选择,可那也不过是暂避风头而已,像现在,形势还没恶劣到那个份儿上,他肯定有搏一搏的打算。

“今天我常老三把话撂这儿了,拿了这五十万走,咱啥也不说,你要就这么走出去,咱俩……不死不休!”

嘿,没命给钱?哥们儿为什么不要?见过犯贱的,没见过这么犯贱的,陈太忠毛了,弯腰就阖上了旅行包,一手就拎了起来。

常老三的脸上,泛起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他不想大笑,否则万一惹得对方恼怒,岂不是前功尽弃了?

谁想,那厮搂着那女人走到包间门口,才笑嘻嘻地一回头,“呵呵,我不介意多收五十万,一点都不介意,记得快点跑路哦~”

“我草!”烂眼小王跳起来就想往外追,为了怕生出事端,他的喷子在车里藏着呢,“轰死这王八蛋,真他妈的。”

“等等,”常老三一把拦住了他,“大猫快打电话,让他们把摄像机打开……”

出了包间门,丁小宁才长出了一口气,面对这样的凶神恶煞,混过几天的她,压力感不是一般地大,她转头才要跟陈太忠说什么,却猛然发现了点蹊跷,“咦,太忠哥,那个包儿呢?”

“那个包儿啊?扔了,”陈太忠笑嘻嘻地摇摇头,搂着她肩膀的手用了点力,“先离开这儿,小心常三使歪招儿。”

常三还真的使出歪招儿了,两人才走出茶社大门,那三位从后面就追了出来,“抢劫,抢劫啊,有人抢了我的钱……”

不知道有人认出了没有,追着的三个人,全是凤凰市黑道上大名鼎鼎的角色,要是传出去,说常三、烂眼小王、大猫三个强横人物,在光天化日下被人抢钱了,估计不少人会笑掉大牙。

茶社对面是一家酒店,这时,酒店二楼的某个房间,有人正架着炮筒子拍摄呢,不过,拍的人几乎马上就发现了不妥,“奇怪,那个包儿呢?”

几乎在同时,常三等三人也发现了事情不对头,咦,那个旅行包呢?

其实,他也不是有意要阴人,这是压箱底儿的一招,常三已经打算好了,若是谈判还算顺利的话,只当一切没有发生,但要是前景不妙,他们就扣一个“抢劫”的名头给陈太忠。

反正,埋伏好的人,会通过摄像机来记录这一场景,打起官司来他也不怕:我常某人的钱,是那么好拿的吗?

当然,要是陈太忠乖巧识做,那么,花五十万买个平安也是不错的,设计这个圈套的时候,常老三并没有考虑别人是否相信,有人敢在太岁头上动土,在常三身上抢钱,有录像足以说明一切了。

常三这么一喊,陈太忠前面也钻出四五个人来,挡住了他的去路,不过,这几个人虽然都挺精壮,倒都是空手,非常时期又有摄像机在实拍,谁敢拿家伙?

“站住,抢了钱想跑?把钱……把钱……”说话的那位“把钱”两声,说不下去了。

“敢阴我?”陈太忠回头看着常三,笑眯眯地点点头,放声大笑了起来,“哈哈,好样的啊常老三,脸皮真够厚的,不过,我哪儿敢抢你的钱啊?”

“你!”烂眼小王最是沉不住气,身子一挺就冲了上来,紧跑两步,跳起来冲着陈太忠的头就是一个飞脚。

陈太忠抱着丁小宁,身子一晃就躲了过去,还不忘记顺脚踢一块香蕉皮到小王即将落地的地方,他这个动作做得自然无比,看起来纯粹是无心之举,任是谁也不能说他是有意的。

小王是练过几天的,脚一落地,手顺势一撑地面,就想爬起来,谁想脚下一滑,结结实实地来了一个嘴啃泥,嘴唇上登时鲜血直流,门牙也被行道砖磕掉半个。

陈太忠摇摇头叹口气,颇为同情地看着小王,“唉,打人打到你这种水平,那也是需要一定技术的,佩服啊佩服~”

这个时候,周围的人已经围了上来,他抬头扫一眼,嘴角露出一个不屑的笑容,“怎么,要群殴吗?”

“好了,让他走,”常三深吸一口气,还是制止了事情的激化,不过,这口气他实在有点咽不下去,“陈太忠,这次算你狠,以后走路坐车的时候,小心点!”

“我一点都不想小心,”陈太忠笑着摇摇头,他伸出左手,手心向上慢慢地合拢,然后送给常三一个异常轻蔑的冷笑,“你永远都逃不出我的手心,不信的话,你可以试试……”

“还有,”他一指架了摄像机的方向,“呵呵,那家伙很幸运……”

自打他发现圈套,开动神识一搜索,就感应到了那个方向似乎有人在关注这里,再打开天眼看看,还有什么能瞒过他的?

看着他昂然离去,常三是又气又恼,五十万送出去,连个水花都不见,反倒是遭了对方的嘲笑,似此奇耻大辱,他怎么能如此善罢甘休?

陈太忠,我饶不了你!他心里暗暗地发狠,不过下一刻,他就考虑到了另一个很诡异的问题:这家伙,怎么知道那里架了摄像机的?

有内奸!常三基本上不用大脑就得出了这个结论,一时间有点恼火,妈的,哪个王八蛋敢通风报信?

可惜的是,现在还有更当紧的事儿,摆在他的面前,让他顾不得考虑内奸的问题:陈太忠拒绝和解,他必须要做点什么了。

真他妈的事事不顺,常三再叹口气,迟疑一下,摸出了手机,头也不抬地招呼着,“大猫和小王,你俩带他们回去找找那个旅行包,钱一定还在茶社里,大猫看着点小王,非常时期,大家动静小点,黑子跟我走一趟……”

陈太忠开着林肯车,一时想不出该干什么,少不得侧头看看丁小宁,“对了,望男和你看的楼在什么地方?手续办了没有?”

只是半天时间,手续怎么可能办得下来?刘望男的意思是,最好让他也去看看,好挑选一下,到底买哪一套合适。

一套是精装修过的,一百六十平米,由于位置在横山区所以只卖48万,另一套却是毛墙毛地,在同一个小区,同样大小只卖24万。

“两套都买下来不就完了?”陈太忠有点纳闷,“我记得给了你八十万,买了两套房子还够买点家具和家电呢。”

“两套?”丁小宁有点奇怪,“为什么要买两套?我爸留下的那套房子,虽然不大,不过再交一万多就全部产权了,我要那么多房子做什么?”

“你有房子了,你望男姐还没有呢!”陈太忠看看她,眼珠一转,想起了蒙晓艳的别墅,一时心里有点痒痒,“咦,对了,那个小区在什么地方,有别墅卖没有?”

“别墅有啊,还挺大的呢,”丁小宁点点头,接着,一抹红晕出现在她的脸上,“你……你也想在那边买房子?”

“是啊,反正我也不常回家,”陈太忠点点头,一时间有点兴奋了,“走,叫上望男,咱们一起买房子去!”

这个叫“阳光”的小区位于义井社区,地方虽然偏僻了点,但占地实在不小,前面开发了差不多一半了,后面还有二百多亩小三百亩的地荒芜在那里。

再往后出了小区,就是那个没膀子的光头毙命的所在处,不过,陈某人虽然信奉鬼神,却绝不可能忌惮这种场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