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2章 王局光膀子

第四百零二章 王局光膀子

一听陈太忠这话,幽梦总监登时就急眼了,“你胡说,当时我没那么说……”

“你现在当然不会承认了,”陈太忠冷哼一声,却也没继续说下去,所谓留白,那是一种境界,关键话,有那么一两句就足够了。

“他们的态度,我可以证明,”姜世杰一听那唐姐居然是蒙艺的嫂子,登时就兴奋了起来,哈哈,这下可是赚大发了。

耳听这种争吵,他也坐不住了,落井下石谁不会啊?他抬手一指苏卫东,“刚才唐姐再次拒绝了他,然后……他骂唐姐是臭女人,给脸不要,不光是我,很多人都听到了。”

这是大实话,谁不也敢反驳,一片寂静中,陈太忠却是又接上了话茬,“王局,我认为吧,他们招这个演员,动机值得怀疑,所谓是买卖不成仁义在,被人拒绝了,也没道理又是恐吓,又是辱骂的吧?”

他感觉到这个公司不怎么地道了,不过,眼下这番话说出来,却只是扣帽子的意思,王局手上的那张纸,他已经很努力地去看了,但是那纸跟他的目光,几近于平行,天眼再厉害,可也不能拐弯啊。

所以,他还真不知道那纸上到底写了点什么。

王宏伟听到这话,心里却是狂喜,毫无疑问,陈太忠的证词,能进一步证明花雨公司强迫妇女卖**的事实,所以。当他看到戎艳梅不满的目光时,并没有按着她地暗示阻止陈太忠发言,而是转头看看女警察,“小周,记上……这都是第一手材料。”

事实上,戎书记已经感觉到了,这场风波,似乎已经是她无法控制的了,王宏伟的尖牙利爪一步步地露了出来。甚至,那个姓苏的家伙想卖弄省里的关系,都被姓王的一口堵了回去。

这件事情。已经不是那么简单的了,她身为政法委书记。对这种事情真的很敏感,换个平常的时候,要是谁跟王宏伟说一句——“我跟省里地谁谁关系不错”。王宏伟起码要比较认真地听人家把关系说清楚。

可是,就算看明白了这些,她又能做什么呢?有唐亦萱在王宏伟背后,她连胡搅蛮缠、撒泼胡闹的胆量都没有。

不过,戎书记明白,可张瀚就不明白了,官场斗争不但要看眼光和信息,见识也占很重要的地位,他见识地大场面,略略有点不足。

当然。最重要的是,他没运气,所以。张副主任就很不负责任地发话了,事实上。他是被逼急了,他太着急把自己摘出去了,“陈太忠,说话要讲证据地,中天集团不是街头小店,杜省长考察过,现在他们的会议室里,还有杜省长写的横幅呢。”

这话,按理说是不错地,杜毅是天南省省长,正的,数遍天南省的官场,也就是他,还能跟蒙艺扛扛膀子。

王宏伟听得心里就是一乐,哈,张瀚啊张瀚,你这次真是难逃一劫了,这种时候你还敢把杜毅拉进来,真是人要想死,拦都拦不住啊。

没错,杜毅是省长,可蒙艺的嫂子遭人调戏了,而且这边把蒙书记的旗号也打出来了,你那边居然敢跳脚扛着杜毅出来,再来两句的话,不说别人,只杜省长自己,怕是也放不过你。

当然,要是杜毅明刀明枪地跟蒙艺放对了,这事儿倒也不当紧,可明明地,杜毅跟蒙艺配合得还不错,虽然这只是表面现象,并不能真正地代表什么,但一个表面现象,就足够秒杀一个副厅乃至于正厅了,更何况你才是一个正处?

“汪精卫没投降的时候,还是反清义士呢,”毫无疑问,这种严肃场合下,如此的风凉话,也只有那位不负责任的仙人说得出口了,他冷哼一声,“杜省长题词的时候……看不到犄角旮旯也是正常啊”

哥们儿还是仙人呢,不也死活看不清楚那张纸上写着什么?

王宏伟看他一眼,心里挺纳闷地,这家伙是不是知道了点什么?说话的尺度,居然这么拿捏得这么好?丫在素波也有通风报信的势力?

“王局长,请你把那张纸,拿给我看看,”戎艳梅发话了,用地是命令的口气,关键时刻,再不博就没机会了,现在,王宏伟对陈太忠地纵容,已经是一览无遗了,她必须及时做出判断和选

下根本都不是中天的问题了。

谁想,王宏伟直接摇摇头表态了,虽然他是笑着说的,但是毫无疑问,他拒绝了自己的顶头上司,“呵呵,都是些私人的东西,戎书记你就不用看了吧?”

“我要是一定要看呢?”戎艳梅脸色铁青,却是紧追不舍。

“涉及个人隐私,不方便……”王宏伟还是一脸微笑,歉意十足的样子,嘴里的话却是冷酷无情,“很抱歉,戎书记。”

“那这个调查,就这么着吧,我没兴趣再呆下去了,有什么结果,你直接通知我好了,”戎艳梅脸色一变,站起了身,招呼自己的儿子,“小斌,走,跟妈回家去……”

戎书记站起身来走人,同她一起来的人却是有点坐蜡,当然,大家跟着她走是一定的,可是谁走的时候,心里都是七上八下的。

那苏总想要带人跟着离开,张智慧下巴微微一抬,一群保安登时把会议室的前后门都堵住了,站在那里一言不发。

目送着几人离开,王宏伟稳稳地坐在那里,一点阻拦的意思都没有,好半天,他才转头冲陈太忠苦笑一声,“唉,我说太忠啊,你就不能消停一点儿?隔几天不生事儿,你心里就痒痒是不是?”

“那你觉得这是好事呢?还是坏事?”张瀚还在场,不过陈太忠直接无视了此人的存在,笑嘻嘻地看着王宏伟,“有些东西,不需要我说那么明白吧?”

他已经琢磨出来了,上午王宏伟还愁眉苦脸地考虑怎么从常三的事儿里脱身呢,这下,好了,政法系统里垫背的也有了,他的耳边似乎听到的“砰”的一声,一个市委常委……要轰然倒地了。

哈哈,何其壮观啊~

“我懒得理你了,”王宏伟被他这表情折腾得哭笑不得,转头吩咐小陶,“从局里叫些人来,在场的人,全部隔离审讯,嗯……那个张副主任,麻烦你配合一下,暂时不要离开好吗?”

张瀚想走,可是他没地方去啊,戎艳梅现在出去,肯定是打电话搬人去了,他张某人也能搬得出几个人,可玩这么大的游戏,份量却是还远远不够,倒不如在这里,坐看事态的发展了。

不过,“王局,我能打电话吗?”

王宏伟看看他,眼神异常复杂,好半天才叹口气,苦笑着摇摇头,“好吧,随便你吧,”——现在拉人陪绑,只会让你更被动啊!

就在这个时候,王宏伟的手机响了,他有心不接——估计是戎艳梅找的人递话来了,他现在可是着急跟章尧东和窦明辉汇报呢,要不也不用让小陶从局里派人来了。

可一看来电号码,王宏伟立马接起了电话,态度变得非常恭敬,声音也大了起来,“蒙书记,你好……”

他的声音是如此之大,在场的人不由得相互看看,行了,蒙老大的电话打到王局手机上了,这件事……那也只能听天由命了。

“我是尚彩霞,”那边是个女人,“我听嫂子说,她受了点气?老蒙有点生气啊,你尽快处理好,这次我可是第一时间给你打的,好了不说了,我还要给夏大力打电话呢,让他跟你们那个政法书记说说……”

夏大力是天南省省委副书记兼任政法委书记,尚彩霞找此人,显然是想通过政法系统,敲打戎艳梅一下。

原来,唐亦萱跟王宏伟通话之后,总觉得戎艳梅留在现场,没准会给别人带去什么压力,虽然王宏伟表示马上要赶去,但王宏伟也扛不过戎艳梅啊。

说不得,她就打个电话给蒙艺,意思是,陈某人是为了帮自己撵走那些混蛋,才这么做的,咱总不能让帮忙的人受了欺负吧?

谁想,接电话的是尚彩霞,一听陈太忠这名字,登时就嘀咕一句,“怎么又是他啊?唐姐你跟他什么关系啊?”

“他跟晓艳关系好啊,”唐亦萱自然不能说,我亲了他他也亲了我,说不得就要扯块遮羞布来挡挡,可这么一扯,再编造点细节,就耽误了很长时间,女人说话,都是这样。

王宏伟一听尚彩霞的话,登时就急了,“嗯,蒙书记,事情……可能比您了解的,要复杂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