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1章 阳光小区

第四百三十一章 阳光小区

这顿饭吃完,都一点半了,陈太忠先将这几位朋友安排进了凤凰宾馆,宾馆的总经理张智慧早就跟他说了,“有朋友来,只管往这儿领,别人没住的地方,也不能少了你小陈的。”

这儿也是市委宾馆,名声在外条件也好,其他人不可能拒绝,陈太忠原本打算签单来的,不过想想这好歹也算是自己的朋友,荆紫菱的哥哥,却是未必能来凤凰投资的,自己又不差这么点钱,何必再给张智慧打什么电话?

安置下来的时候,荆紫菱已经是哈欠连天了,眼见大家都很疲惫,陈太忠打个招呼,跟蒙晓艳就离开了。

再坐到林肯车上,他才反应了过来,“晓艳,你叔叔这么搞,纯粹是不想给凤凰市留后路了?”

“应该是吧,章尧东还去我家了呢,”蒙晓艳点点头,她的心思倒是不在这个上面,“对了太忠,这个叫荆紫菱的女孩,真的很好看啊,身材也像模特……”

陈太忠才要答话,却是不防手机滴滴响了两声,是短信息,“阳光小区有事,方便的话请回电话,丁小宁。”

受了刘望男的影响,丁小宁也是很注意为陈太忠考虑的,这不?眼下她遇到事情,都只会发信息,不过陈太忠知道,这一定不是什么小事儿,否则的话,她连信息都不可能发。

“真是不得清闲,”陈太忠叹口气,拨通了电话。

在阳光小区,他一共买了三套房子,装修好的是丁小宁的户头,没装修的那套,是刘望男的户头。别墅那一套,也是上了丁小宁的户头,不过却是陈太忠计划要自己住的。

看着丁小宁那套装修得齐整。刘望男也有点动心思,这时候买房子,还能送凤凰户口,她在老家也没什么值得念想的人和事了。就想着把房子也装一装,自己住进去,在凤凰也算是安家了。

有了这个想法,刘望男就开始细细地琢磨,房子该怎么收拾了,这时候那种装修公司还没在凤凰露头,而且,女人们似乎更愿意自己设计自己地居室。

她怎么设计就不用提了,眼下。目前是元旦旺季,刘望男手下的小姐也着急着捞一票回家过年,所以她一时顾不得管自己的房子。

丁小宁跟她处得不错,又是一个闲不住地主儿,听说刘望男想先把门换了,就自告奋勇地去帮她买防盗门。

今天防盗门运到了小区,她才说要让门锁厂家把门扛到四楼。却被楼下的一帮穿得破破烂烂的民工们拦住了,“你们不许扛。要扛得我们扛!”

敢情,这帮人就是小区里专业负责扛楼的,业主想装修什么地,那些水泥、沙子、木板之类的,就得交给这些人扛。

这些民工也是有人组织的。组织者跟小区物业的关系好。塞了钱的,也算是独家买卖。价钱定的比较高,但也不算非常离谱。

丁小宁有点不满意了,本来防盗门厂家说好,免费给扛上去的,你们这扛楼要收钱,我吃撑着了给你?

水泥沙子之类的,大街上的行情,是一层楼三毛,这里扛一包是一层楼五毛,四层楼也就两块钱,像防盗门贵点,可也就是一层楼一块,四层楼满打满算四块钱。

钱倒是不多,所以一般地业主遇到这种情况,看对方来势汹汹的样子,也就认了,可丁小宁不乐意,她认为,这才只是开始,以后望男姐开始装修的时候,还指不定会遇到什么刁难。

可民工们那边振振有词,“物业上就是这么要求的,我们是专业扛楼的,不会碰坏楼道内的栏杆和墙皮,外面的人,那可就不保险了。”

说穿了,只是一个借口而已,虽然貌似有理,但借此独霸小区内地扛楼业才是真的,而且,价钱一点都不便宜。

丁小宁地胆子,却是一般女人大得多,虽然一帮民工气势汹汹的,她根本不在意,“少跟我来这套,碰坏了墙皮算我的,你们俩……给我搬,我还真就不信了,天底下没个讲理的地方了?”

“这女人不听物业的!”有人大喊一声,一帮民工就冲了过来,防盗门厂家那二位经历过不少这种事儿,眼见不对,连拉防盗门地车都不要了,转身撒腿就跑,丁小宁反应得稍微慢点,身上就狠狠地捱了两拳一脚这还亏得她是女人。

这下丁小宁真火了,她飞快地跑到物业处,冲进去就嚷嚷开了,“你们,得给我个说法,怎么说我也是在阳光小区买了三套房子呢,你们是怎么管理小区地?”

这时候才一点来钟,物业处里只有两个喝得醉醺醺的年轻人坐在里面,一边有个戴眼镜地中年人站在那里,看起来像业主。

脸白一点的年轻人一看到丁小宁,登时清醒了许多,他笑嘻嘻地冲她点点头,“小姑娘,有什么事儿你说嘛。”

等丁小宁把事情说完,脸黑一点的那位哼了一声,“没错啊,小区的公共设施,是要注意维护,那些人扛楼很专业,也只有用他们,我们才放心。”

“可是……”丁小宁真没想到,人家会是这种态度,“可是他们要钱啊,一层就五毛一块的,我凭什么给他们?”

“这么贵的房子都买了,你还差这点儿?”黑脸斜眼看她一眼,懒洋洋地端起面前的大搪瓷缸子,咕咚咕咚就是几大口,然后心满意足地打个嗝儿,“呼……作为小区物业,我们觉得维护小区的秩序很重要。”

“我钱多也不是这么花的吧?”丁小宁的脸沉了下来,一指身上,“他们还打人,我跟你们说,这件事,你们无论如何要处理,否则我跟你们没完!”

“哈,我看看,他们打你哪儿了,”白脸的这位笑嘻嘻走过来,绕着丁小宁看了起来,嘴里的酒气肆无忌惮地喷吐着,“好像没什么受伤的地方啊

看着他越凑越近,眼中也是色迷迷的,到最后似乎要伸手出来,摸摸自己身上被踹的部位了,丁小宁终于忍不住了,身子向后急退两步,“你离我远点!你们说吧,打人这事儿,你们打算怎么处理?”

“谁打了你你找谁去啊,”黑脸那位瞟她一眼,满是不耐烦的口气,“你们之间的纠纷,我们爱莫能助!”

“他们可是你们指定的扛楼的!”丁小宁心里这个气,那就没办法说了,“你们不管谁管?”

“我们指定他们扛楼,又没让他们打人,”白脸这位遭她一呵斥,也有点恼怒,转身坐回了沙发,懒洋洋地看着她,“谁知道你是不是骂人了?你们之间的事儿,我们管不了!”

“真管不了?”丁小宁气得乐了,手一伸,从衣服口袋里摸出了手机。

“算了,小姑娘,”站在一边的中年人发话了,“这才是开始呢,等你装修的时候,水泥沙子这些,你都得从小区里买,从外面买的,那帮扛楼的不会让你上的。”

他这么说,那俩物业的只当没听见,丁小宁转头看看那中年人,“那这么说,水泥沙子也比外面贵吧?”

“贵倒不算贵,就是水泥是小厂的,沙子给不够方数,”中年人叹口气摇摇头,“我昨天从外面买来的沙子和水泥,是退也退不了,上也上不去,这不是正跟他们协商呢?”

“那是扛楼的那帮人搞的,不关我们的事儿,啊?”黑脸的满嘴歪理,“他们不帮你扛上去,你可以自己扛啊,我保证他们不会拦着你……”

“我说,你看我这身板,扛得上去吗?连沙子带水泥,两吨多小三吨呢,”中年人苦笑一声。

丁小宁不是笨人,略微一琢磨,就反应过来了里面的猫腻,当然,她最生气的,还是自己挨打了,她冷笑一声,“这么说,你们是不打算给我一个说法了?”

“谁打的你你找谁去,啊?”黑脸根本看都不看她,“我们只是知道他们楼扛得好,又不归我们物业管!”

其实,不光他清楚,丁小宁心里也清楚,刚才动手的那几位,绝对会在小区里消失那么一两天,等业主的心气儿平和点了,才会再冒头出来,眼下去找,肯定找不到人。

“好吧,既然你们不能给我一个说法,那我只有给你们一个说法了,”她身子一转,走出了物业办公室。

丁小宁可以联系马疯子,也可以联系十七,不过她想了想,还是决定先给自家男人发个短信,做陈太忠这种强势男人的女人,最好还是不要太有主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