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2章 再剪一次彩

第 485 章 再剪一次彩

我靠!

王小虎还高兴地冲大家挥手呢,听到吕强的话,手登时悬在了空中,好半天才转头过来,呆呆地看着他,眨巴眨巴眼睛,眼神中满是『迷』茫,“你……你说什么?”

“蒙书记说,他要来太忠库剪彩!”吕强扯直了嗓子喊了起来,同时不忘晃晃手上手机。

鞭炮声很大,但是,“蒙书记”这三个字儿,实在太敏感了,这次,连不远处的王伟新都听到了,登时不着痕迹地慢慢踱步过来。

王小虎一把就夺过了手机,一看还是“正在通话中”,马上一手捂得紧紧的,不可置信地看着吕强,“蒙……艺书记的电话?”

“哦不,是陈太忠的,”吕强的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

这才是那么回事,王小虎惊魂未定地瞟他一眼,拿起手机,客客气气地发问了。

陈太忠并不知道,现场会冷清成那样,听到这话,禁不住苦笑一声,“王书记,我也要去呢,这是蒙书记临时的决定,三分钟前,我都不知道呢……”

不知道?不知道好啊!王小虎看着现场冷冷清清的人群,心里是说不出的愉悦,妈『逼』的,你们都在等着看笑话呢,是吧?老子今天……押对宝了!

“老吕,还有红绸子没有了?”不愧是党的干部,关键时刻,王书记地头脑纹丝不『乱』。“没有了?你安排人去附近的供销社买,要快,这是任务……对了,还有鞭炮!”

“张衡,你过来!”他又冲张乡长招一下手,“你,两个任务,马上发动群众,对现场进行打扫。欢迎蒙艺书记……你别这么看着我,还有。马上在周围召集几百个可靠的群众来,最好是基层干部和党员,不行的话基干民兵也可以,要可靠『性』高一点的,费用从区里走,就两个字儿,要快!”

等张衡转身离开的时候。听到区委书记在背后喊了一声,“对了,还有俩字儿……保密!”

说完这些,王小虎一抬手又招来了自己的秘书,低声发问了,“我让你准备的干扰仪,借来了没有?”

“借来了,”秘书连连点头,“还有小功率发电车,我从电信公司也借来了。”

“快去打开。”王小虎马上吩咐。

所谓干扰仪,就是无线通讯干扰仪,在一些重要会议场合,或者说需要保密的场合,使用这个,可以让所有地手机瘫痪,接不进来也打不出去,功率足够大的话。不仅手机不能用,连广播和电视都没办法收到信号。

王小虎吩咐准备这个,自然是有他地道理的,这水库原本就有点名不正,梁建勤又隐隐放出风来。要把这件事曝光。为了防止变生肘腋,他的秘书提出了这个建议。王书记欣欣然地采纳了。

谁想,今天蒙艺突然出现在了凤凰,梁建勤也顾不得作怪了,老实地呆在区『政府』,可是,东西既然已经借来了,那顺便拉到现场,倒也是常事。

现在,蒙书记临时决定要来视察水库了,王小虎登时决定了,封锁消息!我倒是要让蒙书记看看,这么冷清的场面,我王某人照样来主持了。

当然,这么一来,红山区两套班子的矛盾,就可能明显地暴『露』在蒙书记眼下了,对凤凰市来说,这并不是什么好事,对红山区来说更不是什么好事,如果班子不和谐,领导首先想到的绝对会是:双方都不是肯顾全大局的人。

不顾全大局,就是很严重地问题了,给蒙书记一个极坏的印象倒还在其次,更关键的是,市里肯定会因此陷入被动,等到了那个时候,就算梁建勤要倒大霉,王小虎也好不到哪里去,绝对是两败俱伤的场面。

这一点,王书记也想到了,不过他认为,梁建勤那里,迟早还是会得到消息的,但得到消息时间的早晚,那才是至关重要的,仓促赶来和经过充分的准备,看在别人眼里,那是截然不同的。

对于自己虎视眈眈的对手,若是不方便一棍子打死,能踹两脚,倒也是大快人心地事儿,难道不是吗?

看着周围鞭炮声渐弱,朱月华也觉得没什么意思了,剩下的时间,肯定就是各回各家了,她看看三位客人,“这就算完了吧?咱们回凤凰吃饭去?”

“等等,我给陈科长打个电话,”既然来了,卫明德就想把事情弄明白一点,事实上,他觉得这里未必有装的能力,他想找个人问问具体情况,若是水库这儿没有计划,索『性』就死了心了。

手机不通!

卫明德拿下手机看看,“奇怪,刚才还满格的信号嘛,怎么会一下变成白板了?”

“用我的吧,”高强的手机是最新款的,只是一拿出手机,他也愣了……那啥,这是漫游出问题了?

事实证明,不是漫游出问题了,朱月华可是凤凰本地的手机,也没信号!

吕强吩咐了手下去买红绸子和鞭炮之后,正四下扫视呢,发现这边有情况了,悄悄地走过来,“你是业务二科地小朱吧?怎么回事?想给谁打电话?”

卫明德一见他,登时凑了上去,他无非就是想让陈太忠介绍个人认识而已,这位是水库的建设方,当然是最管用的,“吕总,我是陈科长的朋友,陈科让我问一下,咱们这水库,装不装组啊?”

这一刻,这几位就不『操』心手机信号了,反正这里比较偏僻,没准是电信局的信号坏掉了,想那么多做什么?

吕强却是听得一愣,好半天才回过神来,心中隐隐有些作痛,“这个……,得多少钱?很贵地吧?”

这个陈太忠,不折腾我一阵不歇心啊,吕总这个心情,实在是没办法说了,可是,他还不能有意见,水库跟连在一起,应该是很正常地事儿吧?

再说了,蒙书记要来揭牌了,这次凡尔登的脸,那是『露』得大发了,陈某人现在身后站上了省委书记,由得他有意见吗?

没你这么做事地吧?卫明德也愣了,他怎么知道,这只是陈某人拍脑瓜的想法?一时间居然有点语塞,“这个水库修建的时候,没考虑发电需求?”

“没有啊,”吕强看着他,傻不愣登地一摊双手,那样子是要多无辜有多无辜了,“只是为了两岸的居民生活用水和耕地用水。”

卫明德愣了半天,才黯然摇摇头,“我说呢,怎么看也想不通,这儿怎么装,不过……小机组倒也不是不能考虑……”

“可并网供电总是问题吧?”吕强的厂里就有110千伏变电站,对这个还懂一点。

“算了,小卫,”高强发话了,他对这种小钱,实在看不上眼,人家摆明了不想谈这个问题,你还这么执着,不是给我丢人吗?

“你和吕总互相留一下电话,等吕总考虑成熟的时候,大家再联系也不迟嘛,”说实话,他想走了,今天来这儿,实在没啥意思,看来,那个小科长的能量,也着实有限。

不怪高强这么想,他是真没注意到“太忠库”三个字的用意,而台上讲话的人也是语焉不详地一语带过,忽略了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儿了。

吕强对这个要求,当然求之不得,能省则省,到了躲不过的时候,再头疼也不迟。

大家交换了名片之后,看到高强他们有离开的意思,他又忍不住了,“你们不再看看了?”

高强无奈地撇撇嘴,这还有什么可看的?不过,他久在商场混,做人和说话的技巧还是有的,“哈哈,看来吕总是要管我们午饭了?”

“午饭啊,还要等等,”吕强一本正经地摇摇头,看到对方不解的样子,心中的欣喜实在难以压抑,故作神秘地笑笑,“还要再剪一次彩呢……嘘,别说出去啊。”

再剪一次彩?这倒是稀罕事儿,四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时间好奇心大起:见过再婚的,可是没见过再剪的……倒是要看看怎么回事。

十一点半的时候,三辆小车带着一辆大轿子车横冲直撞地来到了现场,打头的沙漠王还没停稳,一个衣着简朴的中年人就跳了下来,直奔王小虎而去,“王书记,怎么水库揭牌,也不跟我说一声?这可是『政府』工作啊……”

来的正是红山区区长梁建勤,今天他依旧穿得比较寒酸,不过衣服倒是很干净,也熨烫过,只是从西服压的明边上,可以看出,这是三四年前的老款了抑或七八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