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5章 与世界为敌

第五百一十五章 与世界为敌

必须要指出的是,韩老五的名气很大,但是花销也大,论起身家,他并不比铁手或者常三任何一个强出多少,他比这二位强的,是人面儿!

所以走私车这种买卖,常三能不在乎,他可是挺介意的,再说了,凤凰市是乡下小地方,那儿的人不欺负白不欺负!

“哈,挺有意思,”陈太忠听完周老板大概的介绍,也乐了,他转头看看韩天,“你这也算是苦孩子啊,算了,懒得理你了,铁手的车也不多了,最多一年半年的就从素波撤了……”

“早说老铁认识你,我也不可能去搞,”韩天现在也冷静多了,事实上,当他意识到,眼前这位,是比自己还有实力的人,那么这些折辱,倒也就能接受了。

很小就遭逢大难的他,对人情冷暖理解得相当透彻,而不久就混迹社会的经历,让他对社会的理解,就是**裸的“弱肉强食”四个字,所谓的能屈能伸,那才是大丈夫。

“我早听韩忠说过你了,”韩天苦笑一声,“不管怎么说,你俩有交情,就冲着我堂哥,我也不可能搞你是不是?”

他对陈太忠的了解,还真是来自多方面的,他知道陈太忠在省里有人,不过就是猜错了对象而已。

周老板可是比他知道的还要多,最起码,高云风栽在了陈太忠手上,这是许纯良那个小里的话题。再一打听,知道人家小陈连蒙艺女儿地面子都不卖。这人的硬实,还用猜吗?

总之,既然周老板开口解释了,韩天基本就信了,当然,最关键地是,眼前还有他一帮小弟在场呢,只有让大家明白,不是韩某人不想惹这个人,而是这个人实实在在是惹不得的。那韩老五的面子才保得住。

对于那种属于传说中的存在,敢于用鸡蛋去碰石头的,那不是好汉,是蠢蛋!

“韩忠是你堂哥?”陈太忠咂咂嘴,这可是越说越近了,一时间他有点不好意思,“你也不知道早说。那是我同学呢,还借过我的课堂笔记……”

“啧,没劲儿,”他站起身子来,有点郁闷地叹口气,“有点以大欺小的感觉……对了,铁手的钱呢,怎么办?”

“我马上给他打电话,铁手你明天去拿钱吧,”韩天抹一把脸上的鲜血。s直接送进嘴里吃了,顺势还舔舔手指,然后伸手去拿桌上的电话。

“不会再有问题了吧?”陈太忠看他一眼,根本不把他那嗜血地狠劲儿放在眼里,“韩天,我可是很给你面子了啊,别让老周和韩忠难做啊。”

“不会有问题,老孟还靠着我支持呢,”韩五也不知道是真糊涂还是假糊涂,直接把话扯远了。“他承包的服务公司,很多人眼红呢,敢不听我的?吓死他。”

敢情,铁手是把车卖到人家韩五的势力范围里去了,怪不得这厮这么生气呢。陈太忠点点头。也懒得再说什么,转头招呼铁手。“行了,把管子都给他们放下,咱们走人。”

“那把呢?”铁手用下巴指指桌上的雷鸣登。

“那把也给他们放下啊,又不是我的,”陈太忠摇摇头,大步走了出去,经过周老板身边的时候,还不忘记伸手拍拍其肩膀,“老周,以后,你地胳膊肘可不能这么往外拐啊。”

铁手和他的两个小弟倒是很谨慎,倒退着离开了房间,走到门口的时候,才把手里的枪向地上一扔,扬长而去。

他们一离开,韩天的脑袋就探到了桌子底下,仔细看了半天,才轻声嘀咕一句,“,这枪是怎么放到这儿的?”

“这可是正经的进口货呢,五哥,”已经有人过来看那把雷鸣登了,显然,大家都不想再提刚发生的事儿了,“啧啧,好枪啊……”

走出万豪酒家,陈太忠转头看看铁手,轻叹一声,“铁手,你们小心点,这种人说话,不要太当回事,我在,能护得住你们,可是我不在的时候,你们还是警惕点儿。”

铁手是练过几天功夫的,四五个壮汉近不得身,搁给别人说这话,他也就只当是耳边风了,不过,刚才陈太忠出手,他可是看了个真又真。

陈科地身手,不知道比他强出多多少去!

所谓的“内行看门道,力巴看热闹”,铁手自诩也是入了门的主儿,可愣是看不清陈太忠的一些连贯动作,如此一来,他才知道,陈科“以一敌百”,那真的不是传说,怪不得管子顶在脑袋上都不在乎——

没准丫还会内功、会躲子弹呢。

“这个我知道,要是有陈科你的身手,我倒也不用担心了,”他笑嘻嘻地点点头,心里倒是有点不以为然。

别说韩天的名气在那里放着,只说他已经当众认栽,要是敢回头算计我铁某人,一旦传出去,怕是韩老五自己的人都会小看自家老大的。

道上有了字号的这种主,通常还是比较珍惜羽毛地,吃点小亏不算什么——谁没吃过亏?要是出尔反尔,那才自砸招牌呢。

“陈哥,这都八点了,你去哪儿?要不咱们一块儿喝酒唱歌去吧?”铁手身边那个高壮的跟班儿发话了。

“唉,别提了,我还有公事儿呢,”陈太忠苦笑一声,摇摇头,“要不是遇上你们这档子事儿,我现在估计忙得一塌糊涂了。”

“那陈哥你忙,”不着痕迹地,铁手跟着自己的小弟改变了称呼,脸上堆起了热情笑容,“晚上有人陪没有?这几天我可是见了不少漂亮妞,给您送两个干净点儿的过去?”

其实,他是想借机跟陈科长多唠嗑一阵,要是能知道那枪是怎么回事,就更好了,铁手相信,那绝对不是巧合——虽然陈太忠是临时起意参加摆茶的。

而且,那还是一把进口枪,其间古怪,真不是一句两句说得清楚地,可他也知道,这种问题,不合适随便问,但是,他还真想学这么一手,日后跟人摆茶讲数,简直是阴人地无敌招数啊。

干净点儿的?陈太忠一时有点心动,他不喜欢小姐,主要就是觉得这些女人脏,要是干净点那倒无妨了。

不过再想想,为了讨好自己,铁手不知道要使出什么手段呢,万一强抢民女就不是那么回事了,一时间,他就有点意兴索然了,笑着摇摇头,“呵呵,有人陪呢,你们玩儿去吧……”

说这话地时候,他想起了雷蕾,哥们儿在素波,可就这么一个炮友啊,目送着铁手的车疾驰而去,神使鬼差之下,他拨通了雷蕾的手机。

与此同时,一个娇小的身影坐在一辆出租车内,远远地看着这里的情景,见林肯车半天不动作,终于轻叹一声,将怀里大大的衣服袋子整理一下,整理的过程中,手上的钻石在阴暗的光线下,煜煜生辉,“师傅,走吧,去文峰路……”

文峰路是一条很小很短的街道,不过,这条街道却是整个天南省官场众人耳熟能详的,省委大院儿,就在这条街上。

陈太忠打通电话,才知道雷蕾正在加班赶稿子,年终了,别的单位可以轻松一下,但是宣传部门正是应该大忙特忙的时候,各种年终汇报、总结、各种活动,以及对新的一年的展望,篇篇都是大文章。

“最少也得十一点,才能清闲一点,”她在电话里的声音很低,而且听起来有点歉疚的意思,“你住哪儿,到时候我去找你……”

“哈,不用了,我在日报社对面的街上等你好了,”眼下的陈太忠,早已今非昔比,玩玩这种小情调,简直是顺手就来,“对了雷蕾,这次又给你带了不少礼物来呢……我把别人的扣下了。”

“不要这样嘛,太忠,”听得出来,雷蕾有点不高兴了——事实上,用“受宠若惊”这个词来形容她,可能会更恰当一些,“我不喜欢被别人欺负,但是欺负别人……也不是好习惯。”

“我认为,为了你,欺负别人是值得的,哪怕跟整个世界为敌,我也不在乎,”陈太忠也懒得解释那么多,很肉麻地表示一下之后,果断地压了电话。

电话那边的女记者,听着耳中传来的“嘟嘟”的忙音,看着窗外辉煌的都市夜景,一时间有点痴了,为了我……同整个世界为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