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二章

第五百九十 二章

高胜利心里这个郁闷啊,他的个子比较矮,刚才同服务员纠缠着,没发现陈太忠,眼下一见到陈太忠,脑袋顿时就要炸开了,我这是得瑟什么劲儿啊?

原本他是在小包间吃饭的,随口问了一下有飞天茅台没有,服务员知道这位是厅级领导,只能按惯例恭敬地说没有。

高胜利倒也没当回事,只是刚才他出来去洗手间,眼见服务员手里端着茅台路过,他喝茅台有年头了,一眼就认出这是飞天,一时间就大怒了。

少不得他就要跟出来找大堂说事,却冷不丁看到了张智慧,气急败坏之下,就要理论一下。

事实上,去年陈太忠一事,搞得他挺被动的,就有人琢磨着怎么把他再弄一弄,就比如说电业局局长夏言冰之类,有能力角逐候补副省长宝座的人。

这年头,跟红顶白的实在太常见了,高胜利也能明显地感觉到一些微妙的变化,所以这次遭遇“飞天事件”,他下意识地认为,这是凤凰宾馆见他不行了,就不用心招待了。

既然存了这点怨念,他又喝了点酒,少不得就要借机发挥一下,谁想却正正地撞到了陈太忠这个命中魔星?

完蛋了!这次又让人抓小辫子了。

最要命的是,张智慧说得有道理,厅级的招待标准是什么样,高胜利也知道,四菜两汤不超过一百五,而且天南省这一百五里还包括了烟酒,是的,只一瓶飞天就超标了。

当然,这种标准……反正它只是个标准,只会在一些比较大型或者正规一点的场合。才能得到认真的贯彻,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它真的是标准。

要搁在一般场合,高厅长也不会太介意陈太忠,我知道你丫跟蒙艺有关系,咱惹不起那不去招惹总完了。反正旧事已过,没什么把柄落在你手里,莫不成你还主动招惹我来?

可是眼下,他试图享受“超标接待”,不果之下反而大闹,结果又被陈太忠撞到了,这……这一下,算是个回答,只是他脸上那份不屑,却是谁都看得出来。

“哼,”丁小宁冷哼一声,不理她这个舅舅地碴儿,她这个年龄本来就是敢爱敢恨的时期,再加上她又记仇,“我听他说是吃得不开心,没胃口了走的……”

“哎呀,小宁你,”郑在富真的有点受不了啦,“怎么这么说话?”

“他可以小看别人,别人就说不得他?”丁小宁真是啥话都敢说,“他摆谱是应该地,太忠哥官比他大,摆摆谱就是不应该?”

郑在富登时闭嘴,没办法,外甥女说到要害了,更关键的是,她说的是实情,他要再纠缠下去,麻烦只会更大,现在年轻人的性子,那都是一点就着地,他可不想再火上浇油了。

“小宁,老三好歹是你地长辈啊,”李队长插话了,他都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做了,只能拿伦常来说事了,“有点架子,你也不用这么计较吧?”

第五百九十二章招商办巨变

“切,长辈?”丁小宁还没来得及说话,陈太忠就恼了,那厮是小宁地长辈,我跟小宁不错,合着也是我的长辈了?“刚才他跟郑副主任说话,我也没见他有尊敬这个姐夫地意思啊。”

这一串话下来,句句诛心,直指李科员的傲慢,而且顺便都为郑在富鸣上不平了,饭桌上登时再也无人说话。

“看起来,你们没有打电话的意思?”陈太忠左右看一下,“那好,这件事就不说了,他叫李秀中是吧?嗯……咱们说别地吧。”

接下来,李秀文可是不敢再拿乔了,少不得要频频地跟丁小宁套套近乎,李队长更是陪着郑在富不住地向陈太忠和小董劝酒。

因为大家都知道,必须借这个机会跟陈科长搞好关系,以此消消他的火气,至于说他有没有能力搞李科员……看高胜利的表情就知道了……

总之,陈太忠这顿饭吃得很不爽,不但是受了气没找回来,到后来那几位有意的奉承,又让他无法观察“人生百态”了,真真是气死个人。

直到他送了丁小宁回到招商办。心里依旧是有点郁闷,坐在那里不停地琢磨着,该给那家伙穿双什么样的小鞋呢?

他正发呆呢,窗外传来“啪啪”的几声,声音很闷,像是小孩在放爆竹。

几乎在同一时刻。走廊里就传来刺耳的尖叫,是女人受到极度惊吓时才发出的那种声音,听起来像张玲玲,不过,那声音失真得实在太厉害,倒也说不准到底是谁。

嗯?陈太忠觉得不对劲,难道是枪声?神识在一瞬间就放了出去,没错。一股强大的杀气自街上传了过来,只是目标没有锁定位置,只是在三楼招商办这一片。

我靠!陈太忠恼了,站起身打开窗户直接就蹦了下去,他心里正郁闷着呢,有人送上来让他**,那自然是再好不过地事儿了。

于此同时。大楼门口自行车道上停着地一辆蓝鸟车开始启动,在缓缓升起的车窗处,丢下了一件白色的物事。

那是一封信。

在半空中,陈太忠就发现杀气来自蓝鸟车里,强大的神识在瞬间就锁定了车中两人,方一落地,抬手就是两道指风打了过去,正正击中蓝鸟车右侧的两个轮胎,蓝鸟车登时就失去了平衡。

还好,业务二科是在三楼。他这么跳下来,虽然有点惊世骇俗,大约还是在路边行人地忍受范围之内,不过,三五声尖叫那是免不了的。

借着落地的冲劲儿,他顺势踩烂了一块地砖,又借着身子微挫的姿势,双手向地下一划拉,就捞起了四五块地砖碎块。

这些动作,说时迟那时快。从他打开窗户到拾起碎砖,也不过就是一眨眼的工夫,接下来,他抬腿就向那辆蓝鸟车追了过去。

车里地人哪里想得到惊动了这么一个猛汉?蓝鸟车3S是自动档,加速不是很快。但也不慢了。只是右侧车胎同时爆胎,车身猛地一震。方向盘就有点把持不住了。

就在驾驶员努力掌握平衡的时候,陈太忠已经追了过来,副驾驶的那位手忙脚乱地将刚关上地车窗户再次降了下来,想伸出枪去开枪。

敢追我?那就开两枪解解气了。

只是,这车窗的升降,也得有个时间,等这位把锯短了把子和枪管地自动步枪伸出车窗开始瞄准地时候,陈太忠已经冲到了距离蓝鸟车不到十五米的地方。

眼见对方露出了枪口,陈太忠想也不想,抬手一块石头就扔了过去,正正地砸到那位地前额上。

人行道上的行道砖,不知道比普通地砖头结实了多少倍,也相当地沉重,陈太忠这一砖,直接就将此人击得晕了过去,头上出现老大一个口子,双手一撒,再也握不住枪了,身子也猛地向后仰倒。

陈太忠对自己的准头还是相当有信心的,估计这位十有**是醒不过来,身子略略转向,就奔向了驾驶员一侧。

司机正艰难地开着蓝鸟车加速呢,谁想自己的同伴受了石块的冲击,猛地又撞了过来,他的手一抖,蓝鸟车重重地撞上了路边的花坛,车头登时就瘪了进去。

这位手忙脚乱地想倒车再开,只是,已经太晚了,陈太忠的石块再次砸了过来,车窗玻璃上登时布满了蛛网。

下一刻,陈太忠一肘子将车玻璃砸开,眼见对方从怀里摸出一把手枪,迅疾无比地抬手就是一拳,倒是没砸此人脖子,而是硬生生地击到了前额上。

反正他的手劲儿大,打哪里也是打,这一拳下去,这位身子猛地一震,接着就软绵绵地瘫在了座位上,也晕了过去。“撞车了,撞车了,”一旁有好事者高声大喊,在短短几分钟内,蓝鸟车旁边就围满了人,还有那不怕死的闲汉,从马路对面飞奔过来,根本无视两旁可能撞到他们地汽车。

“都给我滚开!”陈太忠眼睛一瞪,大喝一声,谁知道这些围观的人里,还有没有这俩的同伙呢?他已经将感应调到了最敏锐的地步,不过,人家若是有经过职业训练的,能掩饰杀气的人呢?

他的威猛,旁边的人都看到了,可是有那新到的,却是不知道,一个身材异常魁梧的小伙子手一指他,瞪着眼睛大骂了起来,“我草你妈,你说谁呢?”

“找死,”陈太忠手一抬,又一块石块飞出,大家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呢,那魁梧地小伙子身子一震,仰面朝天地摔在了地上,手脚抽搐两下,下一刻,鲜血自额头汩汩流出。

这一手,惊得围观的人齐齐向后退去,就形成了以他为中心,半径约有十米的大圆,圆中却是再没有别人了----必须承认的是,囿于地势等原因,这圆不太规整。

陈太忠也不理这些人,走到那小伙子跟前,脚后跟一磕,晕倒的这位连打十多个滚,滚到了蓝鸟车旁。

“打酱油地,你就得有点打酱油地觉悟,”他冷哼一声,“还敢骂我妈?真是给脸不要。”一边说着,他一边走过去,伸手进蓝鸟车里熄了火,又拔出钥匙,想了想,一时有点不忿,抬脚又冲那小伙子踹了几脚,心情才好一点。

“我可是没骂楼上的,”他轻声嘀咕一句,谁成想被刚刚跑过来地小吉听到了,“陈科,你说什么呢?”

“我说我没骂楼上的,那就是骂了隔壁的,”陈太忠冲他笑笑,“咱文明人,不讲脏话,你的手机呢?快报警……”

他冲出来得太过匆忙了,连手机都落在了办公桌上。

“骂了隔壁的?”小吉琢磨一下,才反应了过来,轻笑一声,“哈哈,陈科你真是……嗯,业务科已经报警了。”

敢情,刚才那几枪,一枪命中了秦连成主任办公室的玻璃,另两枪却是打到了业务科的窗户上,尖叫的那女人,还真是张玲玲。

按说这么近的距离,子弹穿过窗户,只会留个小眼,动静不会很大,怎奈那穿窗而过的子弹,击中了业务科房间顶部的灯管,灯管登时爆裂开来,张玲玲尖叫两声,冯罗修却是胆子大一点,愣了一下,登时跑到窗口去看个究竟。

枪响的时候,正是刚上班的时间,招商办的人基本上都在,谢向南听到张玲玲的叫声,略一错愕,跳起来就向窗户跑去,难得地多说了两句,“五六半……不,是步枪,有人开枪。”

军人世家出来的,确实不一样,一琢磨这声音,他第一个反应就是小时候常能听到的五六半自动步枪发射时的声音,不过想想这记忆未必准确,少不得又补充了两句,反正他能确定,这是步枪。

招商办的人何曾遇到过这种场面?说不得大家纷纷跑到了窗户边上,看个究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