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百零一章

第六百 六百零一章

土包子?我靠!陈太忠更生气了,前面一个土老冒后面一个土包子,这让他有点忍无可忍,可是动手吧,好像……理由还不够充足?

“我很土吗?”他眼珠一转,笑嘻嘻地试图激怒对方,“可是,就是我这么土的人,照样泡你们老板的马子啊。”

“你!”那保安经理真的恼怒了,胸脯一挺一挺的就待往上冲,怎奈他的胳膊被申华拽得死死的,申华冲着陈太忠阴阴一笑,“敢泡邵总的马子?陈科长你胆子真的太大了……佩服啊。”

嗯?这家伙居然能这么克制?陈太忠眼珠一转,哈哈大笑了起来,“哈哈,你们搞错了,我一直没承认秦科长的表姐是我女朋友,其实吧……秦科长才是我的女朋友!”

“所以,我说泡你们老板的马子,这话对不对呀?”他的脸上,是灿烂无比的笑容,左腿甚至在那里一抖一抖的,那样子,是要多欠揍有多欠揍了。

谁想,这话出口,那两位却是出乎意外地冷静了下来。

晋哥和申华交换一个眼神,他俩当然知道,自家老大邵红星说的女朋友不过是一个托辞,那是帮朋友忙呢,可是眼下,这算是……出现新情况了?

好半天,申华才冷笑一声,“行了,你别往自己脸上贴金了,秦经理能看得上你?”

“哼,她手上那个钻戒还是我送的呢,我们的定情信物,”陈太忠洋洋得意地摇头晃脑,死活是想激得对方先出手,那么,他还击就是理所当然的了,“腊月我才送的她……花了我十多万呢。”

保安经理晋哥和申华再对视一眼。齐齐地沉默了。

“我们结婚的时候,会给你们邵总发个请帖的,请他一定光临哦,”陈太忠见对方没什么反应,少不得又扯着嗓子憋着气说出了这话,看那得瑟的样子。他还真有点一夜暴富的土老冒地味道。

“有毛病,”晋哥终于冷静了下来,这是出现新情况了,他虽是混混出身,脑瓜却是绝对够用,也不复年轻时的火气了,跟邵总汇报一下,了解清楚之后。再做决定也不迟。

反正,申华不是认识丫挺的吗?那小子跑得了和尚,跑得了庙吗?

看着这两位转身进去了,陈太忠也傻眼了,这、这、这、这个……你们走什么走?这都是怎么回事啊?

他愣了好半天,才悻悻地撇撇嘴,当然。他不可能冲进去再人家俩拽出来,说不得转头冲何振华笑笑,“走了,咱们回了,呵呵。”

看着他俩大摇大摆地离去,晋哥看看申华,发问了,“小申,你认识这家伙?什么来路?”

“妈的,害我破财的就是他。这家伙可能打了,墩子他们五个都放不倒他,”申华咬牙切齿地嘀咕一句,“操的,害得我现在只能出来打工。”

这两年,体委也不景气,申华挂地是闲职,他是体系中成长起来的,除了跳跳高,别的也不会。生活并不宽裕,上一次他很出了点医药费,又给招商办修了车,基本上积蓄就用去一小半。

而最近体委又要搞精简,传说是要跟文化局合并。改制成文体局……总而言之。是要有大动作了,申华知道。自己肯定是属于推向社会、被分流的那一类。

好在,他还有几个狐朋狗友,将他介绍到了九华房地产,现在保安部里,混了一个小头目,至于体委的闲职,上不上班都拿工资的,偶尔过去转一趟就足够了,反正他就住在体委宿舍里----为了奖励那个跳高冠军,体委分给他一套房子。

“他很能打?”晋哥总算明白过来,申华刚才为什么拽住自己了,不过,这并不是重点,重点是,“他说跟那个姓秦的女孩儿有关系,是不是真的啊?”

“不知道,那家伙是凤凰市招商办地一个科长,”申华摇摇头,“在素波还有点势力,晋哥你最好先跟邵总说一下,看邵老大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邵红星一接这个电话,马上就把情况反应到了中行的行长大人那里,行长一听,蒙勤勤跟人私定终身,连钻戒都收了,略一沉吟,还是给尚彩霞打了一个电话。

按说,那厮是凤凰市招商办的,跟中国银行并不搭界,这个电话打不打是无所谓的,行长也不是那种搬弄是非的人----可是,若是蒙家真的有了乘龙快婿,那不也得凑趣贺喜一下?

尚彩霞一听就毛了,她当然记得陈太忠,这几年这种耀眼到炫目程度的年轻干部,实在是少见,连从不轻易许人地老蒙,都在自己面前表示出过赞许的意思。

当然,蒙艺对陈太忠的印象,最突出还是不拘一格和胆大妄为,这一点他也并没有向自己的爱人隐瞒,可是,在尚彩霞看来,这并不算什么,一个科长被一个省委书记时不时地挂在嘴上----魄力小点的人,能做到这一点吗?

但是,尚彩霞并不认为陈太忠就是蒙勤勤的良配,虽然,陈太忠现在已经崭露头角,又在蒙艺的辖下,若是老蒙刻意支持的话,三十岁前副厅不是奢望,正厅也未必就不能想一想。

她顾忌的是别的:陈某人生长在凤凰市这种小地方,那就不说了,陈某人比勤勤小那么几岁,那也不说了,陈某人只是高中毕业,那也不说了……

最最关键地是,陈某人出身在工人家庭,是的,他没有显赫的家世,同勤勤门不当户不对,传出去的话,别人会小看老蒙,小看她尚彩霞的!

而且,门第的差距,绝对会影响到两人婚后的生活。爱情是什么?能吃还是能穿?山无棱天地合冬雷震震夏雨雪乃敢与君绝白头偕老厮守到地老天荒---这种话是拿来赚稿费的!

这种例子,尚彩霞听说过不止三起五起了,做为蒙艺的夫人,她社交地你妈的!”陈太忠转头一指童警司,“你眼睛瞎了,谁先动手的你看不见啊?日你先人来的,什么**警察?”

他不喜欢骂人,真地不喜欢,但是这并不代表他不会骂人,那四十多岁地男人上来就气势汹汹地带着把子,这让他心里极其不爽,比装流氓?比就比呗,哥们儿还比你差了不成?

另一位跟小姑娘聊天的警察见势,登时就站起来了,“骂人?还袭警?小子……这官司你打定了。”

“放你妈地狗屁,”既然已经开头了,陈太忠也不在乎了,他手一指那警察,嘴里脏话源源不断地就出来了,“你眉毛下面长的是屁眼啊,看不见是这姓童的踢我?妈了个巴子的,我看你们南关派出所该好好整顿一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