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7章 闷骚的吴秋水

第六百四十七章 闷骚的吴秋水

陈太忠按响三十九号门铃的时候,心里还琢磨呢,要是唐亦萱暗示了什么,那啥……哥们儿要不要矫情一下,冒充一下正人君子呢?

这个,矛盾呐,纠结啊……

他正美不滋滋地矛盾呢,谁想,唐亦萱的声音从对讲门铃里传出的时候,却是很有点冷冰冰的味道,“谁呀?”

“嗯……是我,陈太忠,”他一时有点懵了,就算平时他贸然登门,唐亦萱的语调,似乎也没有这么拒人千里之外来着,今天,这是怎么了?

“哦,是你啊,进来吧,”随着“啪嗒”一声轻响,门开了,不过唐亦萱的声音,依旧是没什么热情。

我靠,是你邀请我来的啊,陈太忠这心里,有点不是滋味,直到他走进客厅之后,才愕然发现,敢情,那个仪表堂堂的供电局副局长吴秋水也在场。

唐亦萱今天,破例地没有穿运动服,而是穿了浅棕色紧身的弹力裤,将浑圆修长的双腿勾勒得让人目眩神迷,上身则是一件宽大的浅灰色羊毛衫,外面罩个淡青的紧身皮马甲,配得有点不伦不类。

吴秋水见到陈太忠来,欠起身子点头笑笑,然后又端坐进了沙发里,看那样子,短期内是没有动身的样子了。

原来唐亦萱喊我来,是让我防他的?陈太忠一时有点明白了。想到这里,他看吴秋水就越发地不顺眼了,我靠。你跟文海勾结,我还没跟你算帐呢。

有了这个怨念,他自然更是懒得理此人了,他扫一眼茶几,眼见唐亦萱地小手壶在她面前放着,吴秋水面前却是空荡荡的,显然。唐亦萱又没有给这家伙泡茶。

你丫还能挺着。脸皮够厚的嘛,陈太忠也不理他,又拿个茶杯给自己冲茶,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当然,指望他帮吴副局长冲茶,那就太不现实了。

看着他忙忙碌碌地,吴秋水笑一声。打破了屋里的静谥,“对了。上次还没请教这小伙子的名字呢,市委办的?”

“他叫陈太忠,”唐亦萱终于出声正面介绍了,而且还带了一点笑意,“才提了副处,呵呵,太忠。这是湖西供电分局的吴副局长。吴秋水,我小时候的邻居。”

我知道了!陈太忠转头看一眼吴秋水。笑着点点头,下一刻,端着杯子施施然地走了回来,只当是没看见吴副局长面前少个茶杯。

“呀,这么年轻的副处?”吴秋水脸上堆起了笑意,向陈太忠伸出个大拇指来,接着也学他从茶几下面拿个杯子去冲茶。

趁着他转身,唐亦萱无奈地向陈太忠撇撇嘴,又翻翻眼睛:太忠,你看这个人,还真是不知道客气……吴副局长一边冲茶,一边还问呢,“小陈,你家是哪里地?”

“我父母亲都是电机厂地,工人,”陈太忠知道,唐亦萱说自己是副处,就是在暗示吴秋水,蒙晓艳的朋友都是副处,你个副科,就不要向我打什么歪主意了吧?

正是基于这个认识,他才有意强调一下自己的父母是工人,原本他就没觉得工人家庭有什么丢人的,现在为了证明,自己是没有后台,实打实地进步为副处的,自然更是要标榜一下了。

“电机厂的……工人?”吴秋水的身子,明显地停顿了一下,然后,端着茶杯走回来坐下,轻笑一声,淡淡地发问了,“是六二返的吗?”

陈太忠一见他这副表情,又听到这话,心里登时大怒。

这种话,一般人听不明白是什么意思,不过,电机厂“六二返”地人很多,陈某人自然知道这话指的是什么。

从五九年七月地那场大洪水开始,揭开了“三年自然灾害”的序幕,由于城市居民实行配给制,而当时国家的物资养活不了这么多人,不少工人就被遣散回乡了。

直到六二年大丰收之后,国家发现,城市的工厂严重缺乏劳动力,又动员遣散的工人返厂,这一波人,就被叫做“六二返”。

当时没被遣散的,都是有经验的技术工人,被遣散地,大多是工作经验差一点地,回乡务农之后再回来,在有些人眼中,就更差了。

所以一些人提起“六二返”来,都是用一种很不屑的口气来说话,似乎标榜自己素质高血统纯正一般,潜意识地话就是---那不就是一帮低素质的农民吗?

吴秋水这话,就是有意无意地在侮辱陈太忠,当然,可以认为他只是随口提提,但是看看他那个表情,实在不是随便提一下那么简单的。

“是六二返的,”陈太忠火了,就开始胡说八道了,他笑着点点头,“呵呵,而且,现在也是工人,挣不了多少钱。”

哥们儿家里就是“六二返”的,还就是副处了,你咬我啊?切,你倒不是“六二返”,三十多了,不过也就是个副科嘛。

“哦,那可难得,小陈你进步得挺快的嘛,”听到这话,吴秋水心里,可真就不是滋味了,他绝对不相信,以陈太忠的家世,凭着丫自己的努力,就能这么快升到副处。

那这厮是凭了什么,就能上得这么快呢?吴副局长心里已经有了答案了,人家是蒙艺书记侄女儿的朋友啊,有省委书记罩着,还有什么可担心的?担心升得太快才是真的。

念及此处,他心里就越发地不平衡了,你个“六二返”的子弟,都能泡上蒙书记的侄女儿,从而青云直上,我吴某人要家世、要相貌、要能力哪一点就比你差了?唐亦萱居然对我这么冷冰冰的?

没错,他是个有妇之夫,可唐亦萱也不过是个寡妇而已嘛,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让她感觉这么良好?

可是,心里抱怨归心里抱怨,吴秋水的脸上倒是不动声色,“小陈你现在,负责什么部门啊?有需要我们供电局配合的,就直说,呵呵。”

他不说这话还好,一说起来,陈太忠就想到了文海,淡淡地回一句,“我现在在科委呢,文海不是跟你配合得挺好的吗?”

“科委?文海?”吴秋水惊讶地看他一眼,不过,他在第一时间,就听出了陈某人对文主任的怨念,少不得轻哼一声,“哼,那老狐狸……我都没办法说他。”

“他昨天动了我的财政拨款,”陈太忠才不接受他的示好,而是斜着眼睛看着他,“听说是你们供电局强行转帐的,吴副局长,好像……这一摊儿归你管?”

吴秋水一听就着急了,他心里是轻视这个“六二返”的子弟的,可是对方要是把怨气撒到他身上,他却是绝对不想接受。

“小陈,不是那么回事啊,”吴副局长轻笑一声,缓缓地摇摇头,着急归着急,可他的神态,配上行为和做派,颇有点浊世翩翩佳公子的味道----至不济,也算是中年成功男人的风度。

“我们供电局,是收支两条线,”他很认真地解释着,“收入归收入,支出归支出,各是各的财务,彼此互不干涉……”

我靠,你们收支就算十条线,那关我鸟事?陈太忠冷冷地看着他,有话你直说,摆什么造型啊?信不信哥们儿把你整成雕塑?绝对能超过罗丹的“思考者”?

那个雕塑……就叫做“犯骚者”好了。

说实话,他是有点嫉妒吴秋水的做派,因为他做不来,比洒脱的话,他不怕跟其相比,可是这份刻意的雍容,却跟他无关---洒脱是人的天性,无论贵贱都可以做得到,雍容却是必须入世才能培养得出来,若是没有文化的积淀和优越者的心态,谁又做得到雍容?

陈某人入世……还不够彻底。

吴秋水却兀自摆着“犯骚者”的造型,不紧不慢地解释着,“前一脚钱才进帐,后一脚他就拿着一大堆票来报销了。”

“就比如说这一次,你们科委转了十五万进来,他就要报销九万的票,”他无奈地耸耸肩,一摊双手,苦笑一声,“就是说我们收了十五万的电费,要花出去九万的招待费。”

“这么高的比例?”唐亦萱本来不想接话的,只是吴秋水这话,实在有点挑战她的认知能力,“人人都这么做,还了得?”

“怎么可能人人这么做?我们谭老大认文主任这个人就是了,”吴副局长笑吟吟地解释,“文海的姑娘,那是脑瘤,人家抠俩钱回去,不也是为了治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