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4章 拿走也不怕

第六百七十四章 拿走也不怕

这一次,蒙勤勤还真的猜错了,她的老爹对陈太忠的建议,在意的并不是实施步骤,而是真的想听到一点理论上的东西。

陈某人的建议,提得很大胆,但是又隐合“经济挂帅”和“大力发展高科技项目”的主导潮流,蒙艺认为,这并不是随便一拍脑门不负责任的想法。

所以,他就要考虑一下,陈太忠的大局感如何,当得起当不起他的大力支持,一个政策要搞试点的话,负责人光有实施步骤是不行的,必须要有前瞻性的眼光、综观全局的能力和破釜沉舟的勇气。

作为一省的书记,蒙艺一向认为,过于注重枝节末梢者,还真不好成什么大事,而且,他最不担心的,就是陈太忠在具体步骤上的实施能力。

从公开的角度上讲,陈太忠去年一连串杰出的表现,证明他是一个很有能力的人,什么最有说服力?事实最有说服力。

从私下的了解上,只说陈太忠阴范晓军那一次,就让蒙艺对他有了很高的评价:做事胆大心细,关键时刻不手软,还能够另辟蹊径,善于用非常手段处理问题。

总之就是一句话,具体的实施步骤,并不是蒙艺所关心的,而陈太忠在阐述自己的设想时,强调的也是大局,这让蒙书记认为,这家伙年纪轻轻,就知道汇报的重点应该侧重于何处,果然是了不得的啊。

他哪里想得到?陈太忠对具体实施步骤。根本没做什么设想哥们儿有了政策有了钱,那还办不好事吗?

“你这个想法,很有点魄力,”蒙艺从躺椅上直起身子,侧头不苟言笑地盯着他,“不过,交给你办。我不太放心,你太年轻了,太缺乏经验了。”

“那我可以配合别地领导来工作,”陈太忠登时就想到了郭宇现在挂职的开发区管委会主任,反正,他只要能要到政策要到钱,谁去具体负责,他并不在意。

他在意的是,对凤凰市而言。他立功了,对科委而言,他陈副主任要到了钱,露脸了,这就足够了。

大不了让秦连成兼了这个试点的老大,哥们儿还懒得管那么多事呢。

果然不出我所料,这家伙,真的是有魄力,蒙艺一听说,小陈有把跑下来的项目拱手让人的气度。心里也真地有点感慨:年轻……真好,!

“既然你有这个思想准备,嗯,我倒是能帮你把这个方案向各个部门递一下,”他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笑意,“不过,我估计。最后由你负责的可能性,还是比较大的。”

“谢谢蒙书记的肯定和支持,”陈太忠听到这里,就算一块石头落了地。他很灿烂地笑笑,“我一定会努力做好的。”

“哦,对了,有一点我忘了跟你说了,”蒙艺貌似很随意地来了一句,“你的建议,我也不是全部支持的。”

嗯?陈太忠讶然地看着他。也不发话。耐心地静等下文。

“专项资金不会给你多少,我的意思是。不能超过五百万,”蒙书记淡淡地看着他,“至于科技扶持基金,省里只给政策不给钱。”

“只给政策不给钱?”陈太忠讶然地重复一遍。

“你认识那么多有钱人,可以拉赞助啊,”蒙艺终于笑了,笑得很开心,这是他早就想好地一步,看到那个方案书的时候,就想好的

“呵呵,就当是风险投资了,政府给基金背书,只要是投资成功的项目,我们用相应产生的税费之类的收入担保,保证投资方的资金回笼。”

“省里……这是无本买卖啊,”陈太忠不满意地嘟囔一声,不过下一刻,他就兴奋地一拍大腿,“好,这个也好说,呵呵,没问题,有政策就行。”

他想到了躺在须弥戒中成堆的印有伊丽莎白头像的纸张,拉不到赞助,哥们儿一时半会儿也不会短了钱正好可以借机把钱洗干净。

而且,这个基金操作下来,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利益,甚至还有可能因为判断失误而产生巨额损失,搁给一般人看,傻瓜才会做这种事,而他恰恰是不在乎钱地。

“好小子,有胆气,”蒙艺听到他这豪言壮语,也禁不住心生佩服,上下打量他一眼,“凤凰市,果然是出人才的地方。”

忽悠,你使劲儿忽悠吧,陈太忠笑着不语,心里却是在想,肯答应自筹资金搞基金的,估计数遍天南省,也就我这么一个傻瓜了吧?

“二十岁的副处,章尧东的胆子……不是一般地大啊,”蒙艺见他不语,沉吟半天,方始冷笑一声。

你不用这么大惊小怪吧?人家甘罗十二岁就正国了!陈太忠不明其意,只能坦坦荡荡地看着蒙书记,以示自己心里没鬼。

“我的胆子,也不比他小,”蒙书记身子一伸,懒洋洋地躺回到躺椅上,抬手摸起电视机遥控器,打开了电视,淡淡地发话了,“这个试点是你的了,谁也拿不走……我看看晚间新闻。”

“陈太忠……”蒙勤勤见到老爹这个样子,知道事情就已经谈完,冲他努努嘴:你可以走啦。

“别人拿走,我也不会在乎,我只是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了,”陈太忠有点受不了蒙艺这架势,不软不硬地来了这么一句,旋即站起身来,“我先走了,蒙书记再见……”

用眼角地余光,看着女儿陪着那年轻人离开书房,蒙艺笑着摇摇头,接着又叹一口气,“唉,年轻就是好啊

到了他这个年龄和级别,又怎么会把一个年轻人些许的愤懑放在心上?年轻人要是没有点脾气和性格,表现得过于完美,并不符合自然规律,正经是会给人一种城府极深、所图者大的感觉。

倒是陈太忠再次表现出对试点负责人的无所谓,让蒙艺越发地欣赏起此人来。

陈太忠跟着蒙勤勤走出书房,蒙勤勤悄悄地冲他竖个大拇指,低声嘀咕一句,“你有种,行了,我老爹这么说,就没问题了。”

这跟有种无种无关,哥们儿这是有能力,陈太忠看她一眼,笑一笑,算是个谢谢地意思,四下张望一下,看见尚彩霞坐在客厅里看电视,走过去打个招呼,“尚阿姨,我走了啊。”

尚彩霞正斜靠在沙发上,手里拿着个精美的小钳子剥着吃大杏仁呢,一见他过来,就坐直了身子,听说他要走,笑着低声问一句,“勤勤她爸怎么说的?”

“蒙书记说,问题不大,”陈太忠冲她笑一笑,瞥一眼她手里的杏仁,有点奇怪这壳怎么是白的,“谢谢尚阿姨了啊。”

“谢我干什么?有空再过来啊,”尚彩霞站起了身子,笑一笑,“对了,他们刚捎来一点巴达木,带点走吧?”

敢情她剥的那东西不是杏仁,是新疆特产巴达木,带皮的那种,陈太忠也没客气,笑着点点头,“行啊,回头我也给您张罗点稀罕玩意儿来……”

尚彩霞真是喜欢他这种不做作地性情,找个塑料袋,给他装了足有两斤,陈太忠直到开车回到锦园,还在琢磨:哥们儿从省委书记家拿东西走,也不知道合适不合适?

以他地性情,自然是觉得蒙艺也不比自己高,大家正常交往而已,可是从官场的角度上看,这么做是不是……不够谦恭呢?

他正在林肯车里愣神,不防手机响了一声,拿出一看,是雷蕾地电话,昨天她在家里当了一天好母亲,知道陈太忠明天一大早要离开,拿了房卡,却是早在房间里等他了,打这么一声响的电话,无非就是问一下,事情办完了吗?

一夜荒唐之后,陈太忠一大早就踏上了回凤凰的路,在十点多将近十一点的时候,先抵达了招商办。

令他郁闷的是,整个招商办就余凤霞一个人在,正忙着在电脑上打什么东西,一问才知道,敢情大家全出去跑项目去了。

连谢向南都不例外,这厮最近忙着商洽一个大型氮肥厂项目,只是这个项目涉及国家宏观调控,跑得都快累吐血了。

嗯,看来一切都挺顺利的,跟科委一比,陈太忠就觉得,自己招商办这帮下属,可爱得要命,说不得又蹿到秦连成那儿坐坐。

秦主任倒也没说什么,只是要他尽快赶出个人简历出来,顺口又问一句,“你们业务二科的人,是不是不太够用了?”

这是……又要安排关系了?陈太忠愣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