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1章 师生之间

第七百一十一章 师生之间

听到王伟新的话,陈太忠猛然间发现,在这件事情上,自己似乎又走进了思维误区。

他知道自筹资金搞扶持基金,是个难活儿,比较锻炼人的化缘能力,不过,他对自己的能力很有信心——须弥戒里就躺着不少英镑呢,所以,他就忽略了省科委和素波科委的化缘能力。

现在一想想,还真是那么个理,化缘对他自己来说,都不是容易事,以科委的这种穷名声,谁吃撑着了,借钱给他们?

现在的大气候,可是紧缩银根,再加上受东南亚金融风波的影响,连通张高速公路这种一本万利的买卖,都因为从银行贷不到足够的款,而不得不一段一段地来建。

一个穷了多少年的科委,既没信誉又没抵押——甚至连口碑都不怎么样,凭什么能贷得到款呢?

“不过……”他还是有一点想不通,“人家拿了政策,完全可以不作为啊,反正是自筹资金,筹不到的话,那也没办法,又不会给国家带来什么损失。”

不作为这种现象,陈太忠见得实在是太多了,由不得他不这么想。

“这就是让你做刁民的理由了啊,”王伟新笑一声,“你可以承诺,自己能募到多少资金做扶持基金,看素波那边敢不敢跟你比——反正你都打算跟省科委翻脸了。”

说实话,王副市长的脑瓜,真的是一等一地好用。比杨锐锋强太多了,对他来说。找几个点子根本不是问题。

然而,这点子管用不管用,能用不能用。当事人的态度才是最关键地。

换了是王伟新自己。他就不敢这么搞,可是,陈太忠敢不卖省科委的面子,如此一来,这种点子就用得到——点子无所谓好坏,最符合现状的才是最好地。

陈太忠慢慢地品味着这话。越品味,越觉得王伟新地建议有意思,是的,就算事情最终办不成。也要送个天大的恶心给对方。

“哈哈,希望他们不要吹个天文数字出来吧?”他笑得很开

“对啊,”王伟新向他走近一步,嘴里有淡淡的酒气,显然,王副市长中午也喝酒了,说话也就有点真诚。

“你能吹。你有资格吹。他们不敢吹啊,呵呵。”王副市长压低了声音,脸上却是会心的笑容,“到时候真要考核的话,你没达标,那是有客观因素存在,他们没达标地话,呵呵,省里的领导那里……你不是能说上话吗?”

“没错,哈哈,”陈太忠恍然大悟地点头笑笑,这一刻,他对官场有了更深刻的明悟,没错,他是错了,错在没打点中间环节,没考虑到“县官不如现管”这一事实。

但是,县官终究是县官,是能管了现管的,只要下面地人有胆子抛开种种忌惮,没命地招摇,引得县官有了出头的借口,最终吃亏的,还是现管。

这也是官场中人在上层找靠山的道理,要是真的“县官不如现管”,那巴结好自己的领导就成了,谁还吃撑着了,再向上面活动?

官大一级,真的是压死人地,只要你敢拼个鱼死网破,给领导地领导以压人的借口,确实能压死人。

这些都是点大实话,再明白不过地道理,但是真的在这趟混水中,心情起起落落,呛了很多口水的人,才能真正地体会到其中深意。

而且,道理是摆在那里了,能不能搭上县官、能不能鼓起鱼死网破的勇气,也都是致命的制约因素。

“不过,我承诺的资金,绝对会到位的,”陈太忠笑着向王伟新点点头,“咱不玩虚的。”

我靠,你才从我这儿取了经走,现在就跟我装正经啊?入耳这话,王副市长有点郁闷,不过,这也是成熟的一种表现,实在是无可指摘的。

“那就等你的好消息了,”他笑着点点头,“这件事搞好了,记得请客哦

“那是自然了,呵呵,”因为这个建议,陈太忠脑中多少有了点眉目,心情就好了许多,于是,他又想起了一件事,“对了,还有件事儿,想麻烦王副市长一下。”

王伟新正含笑点头要走呢,听到这话,眉头微微皱一下,旋即展颜一笑,“哦?什么事情?”

“交通局在建的宿舍楼,我们科委想在那边做点工作,搞个样板,”陈太忠回答得理直气壮,“伟新市长你得帮忙说说啊。”

呀哈,什么时候你这个副处,用我这个副厅用得这么顺手了?王伟新听着有点哭笑不得,他实在是有点受不了陈太忠这股子劲儿。

不过,有心拒绝吧,感觉好像还不合适,说不得点点头,淡淡地回了一句,“那回头有空了,我帮你引见一下邓局长吧。”

“那倒不用,我先去跟邓局长照个面儿,”陈太忠笑着摇摇头,他想起来了,自己不能忽略了中间环节,那么,一昧靠着王伟新成事,似乎也不是为官之道,“要是有阻力了,再找您吧。”

这还像那么回事,王伟新笑着点点头,他有心想提醒一下,要陈太忠不要跟邓局长搞得太僵,否则到时候自己发话,没准会引起下面的抵触情绪。

不过,再转念一想,他又活生生地压住了这个念头,自己才分管了交通局不久,小邓将来会不会很配合自己的工作,倒也说不准,还不如让这个愣头青去帮我探一探。念及这个,他自是更不肯多说了,笑着拍拍陈太忠的肩膀,“你不是要去素波吗?赶紧走吧,别耽误了你的事情。”

陈太忠转头一看,喝多的那位,正低着头跟荆紫菱说什么呢,看那样子是道歉的意思,他也懒得理会,抬手一招,“紫菱,上车啦……”

荆紫菱的眼皮,已经开始打架了,等撑着上车之后,更是哈欠连连,她一边整理后座,一边还不忘记向陈太忠,“哈忠哥,他们说,知道错了……哈你饶他们一回吧。”

“饶就饶吧,”陈太忠从后视镜里看到,她家的那辆普桑已经跟了上来,于是开始慢慢提速,“对了,紫菱,问你一件事……那个,你家跟科委的董祥麟熟不熟?”

“科委……董祥麟?”荆紫菱的瞌睡,是建立在身心完全放松的基础上的,听到这个问题,愣了一下之后,眼睛登时就瞪得老大,“你说谁?董祥麟?”

“嗯,”陈太忠点点头,从后视镜里奇怪地看她一眼,顺手从副驾驶座位下面划拉一下,拽出一条包装完好的毛巾被,“没用过的,盖着睡……你怎么这么大反应?”

“他……切,无耻之徒,”荆紫菱看他一眼,欠起身子,隔了座位去取毛巾被,“别跟我提他,你问他做什么?”

林肯车的空间比较大,不过,座椅也比较大,她从后面自前座取那一包毛巾被,取得挺辛苦,宽大的羊毛衫由于是蝙蝠袖,两只袖子都抽了起来,露出白生生的两截手臂。

在午后阳光的照射下,圆润的手臂,隐隐反射出瓷器一般的光泽,偏偏又带了一点晶莹的味道,陈太忠本来正等着她说话呢,眼角扫到那耀眼的两只小臂,神智没由来地恍惚了一下。

这种肤质,人间等闲难得一见,倒是跟仙界的女仙相仿,一时间,他就有一点走神了。

荆紫菱终于将包拽到了后面,一边扯包装上的拉锁,一边气哼哼地问,“你说啊,你跟他什么关系?”

“他是省科委主任,我是凤凰科委副主任,就这关系,”陈太忠收回心思,又看一眼后视镜,“那家伙跟我捣蛋!”

“那就收拾他,”荆紫菱回答得异常干脆,她一边忙碌着收拾自己睡觉的“床铺”,一边唠叨,“哼,他可是我爷爷的学生……”

陈太忠本来有点心猿意马呢,看到白生生的手臂,回味一下刚才自己手臂上感受到的弹性,他的目光,通过后视镜正在她的胸前逡巡呢,咦……好像没那么大嘛。

食髓知味,是他眼下心境的最好解释,当然,他认为,自己可以止步于鉴赏。

可是荆紫菱的话,硬生生地将他从一片绮念中拉了出来,他不由得一惊,“什么,他是你爷爷的学生?”

她的话,前后似乎有点矛盾,两人既然是师生,她为什么会这种反应,师生之间能有这么大的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