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6章 挑动

第七百一十六章 挑动

王书记是有意转移话题的,没办法,韩忠的话有所指,而他做为水利系统的人,却又不合适在那个话题上纠缠,只能拿今天的事情再开话题了。

“嗯,”荆涛点点头,他憋了半天了,终于接过了话头,“王书记,你们那儿,今年进人不进人?”

“那都是小事儿,呵呵,我这书记没别的本事,就是管管人事,”王浩波笑眯眯地点点头,“不管进人不进人,荆教授你的学生,那还不是一句话的事

王书记今天受的刺激有点大,原本在来之前,他都想好了,小陈和荆涛的面子,那是一定要买的,不过呢,多少要适当地摆个谱,规劝那个学生一下。

这倒不是他想刻意地衬托自己的身份,事实上,他只想让那个学生明白,你切切不可存了“我有王书记罩着,在设计院可以横着走”的想法,现在的年轻人,真的太不稳重了,这么暗示一下,也是对陈太忠和荆涛负责。

可是事情发展到眼下,他反倒是不合适这么说了,人家韩忠是陈太忠的同学,看在太忠的面子上,对他是一种非常自然的热情,他要是再这么说,未免就给人一种“拿乔”的感觉。

所以,他只是很随意地答应了下来,同时又不忘记同荆涛很友善地聊一聊,荆教授在自己的学生面前,面子倒也是倍儿足的。

不过,他的心思,还是用在韩忠身上多一点,这一点,在座的人都感觉到了,于是。酒足饭饱之后。陈太忠提议一起去酒吧坐坐。

韩忠自是无所谓的,只是荆教授已经把事情办妥了,又不太喜欢酒吧那个场合,知道这三位有话要说,道个歉就带了那个叫肖震宇的学生回去了。

锦江大酒店地酒吧,是比较上档次地,虽然偶有小姐出没,但是光线明亮布置也富丽堂皇。大约就是个茶座的样子,没有那种暧昧的气氛,一看就属于精英人士用来聊天谈事的地方。

整个酒吧大约也就十来号人,都在轻声地喁喁而语,看起来格调确实高雅。

三个人在那里一聊就是半个多小时。韩忠做事挺爽快的,有时候提起黑道上的一些事,说话也不瞒着王浩波,他知道自己在水利系统的人眼里的形象。倒也无所谓。

大约八点半左右,一个服务员过来,恭恭敬敬地把韩忠叫走了,好像是什么人来找他了,剩下陈太忠和王浩波坐在那里。

王书记早就想问问陈太忠了,憋到现在才有机会,“太忠,你跟韩忠地关系很不错?”

“还成吧,”陈太忠笑着点点头。他知道王浩波的意思,“这样,万一需要他开口帮忙的时候,你要觉得不方便,就找我。”

说到这儿,他也想起了一个问题,“对了王书记。你们刚才说起来彭重山很有大局感。怎么笑成那样啊?”

“呵呵,那就是他能当了副厅长的原因啊。”王浩波笑得有点轻蔑,“他帮范晓军扛雷了,风头过了就上来了。”

天南省有个国家重点水利工程,面向全国发包,水利电力建筑工程总公司当仁不让地想插一杠子,毕竟他们算是主场,有主场优势的。

可是,水电建总地资质是够了,但是招标书里对大型施工设备有严格要求,水电建总的相关设备不足,就要采购。

总之,到最后天南水电建总没中标,采购上不但白白支出了上亿元的资金,好像价格上也出了一点问题,涉及到了范晓军,彭重山一力担当了下来。

王浩波说得含糊其辞的,这种事情,涉及到了省里地常委,他肯定是不能说得太明白的,反正,陈副主任也是体制中人,当能明白他的忌惮。

“……要不然,你以为就凭他一个处级干部,能攀上副省级的领导?”

“既然你对他不满意,弄下他来就算了,”陈太忠脑瓜一转,他跟范晓军可是有旧怨,而且,现在自己要钱被卡,给这个常务副省长添一点乱,也好出心中这口恶气,“我记得刚才你说,他要下了,没准你就能上。”

“哎呀,”王浩波小声惊呼一声,连忙向四下看看,发现没人注意这里,才低声抱怨,“你要害死我啊?太忠,这儿是水利厅的地盘啊。”

“啧,看看,”陈太忠笑着一指他,声音放得更低了,“呵呵,你这又想吃肉,又不想挨打,反正你说吧,想不想?想的话,我就帮你试试。”

“傻瓜才不想呢,”王浩波白他一眼,声音低到几乎不可闻,“你要真能扳倒他,想要什么支持,你随便说。”

“我要的支持,你给不了啊,”陈太忠又想到纠结着自己的事儿了,禁不住长叹一声,“唉,算了,这两天反正也是闲着,我帮你试一试吧。”

王浩波被陈太忠的话,说得心里怦怦地乱跳,彭重山是快到点儿了,不过,到点儿下和非正常下,那是绝对不一样地,要是这家伙能抽冷子干掉彭厅,面对这种突发事情,自己能做好准备的话,那就比别人早起跑了几步。

而且,今天他又结识了韩忠,王书记早就知道韩总了,不过,韩老板眼高,王书记的自尊又不允许他主动凑上去,好歹是个正处呢,做人不能那么下作。

他结识陈太忠,起源于党校招待所的豪华套,可不就是指望着能在上层有个臂助?眼下听到陈某人说到要害之处,心情真的是太紧张了。

当然,越是这个时候,他越是要冷静,于是轻轻一笑,转移开了话题,“呵呵,你来素波,到底什么事啊?你不说,怎么知道我帮不了你?”

“唉,我就是一倒霉孩子,”陈太忠听到这个话题,就是一声长叹,他今天从荆涛处没得到什么臂助,真的挺郁闷的,“省科委地事儿嘛……”

“科委地……董祥麟?”听完他的话,王浩波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这么着吧,我帮你问问,有消息没有,都给你一个准信儿。”

陈某人打算出手了,王书记自然是要投桃报李地,反正他就是素波人,作为地头蛇,想打问一点辛密,问题不大。

“那谢谢王书记了,”陈太忠点头笑笑,心里却也没存了什么念想,王浩波见他这样子,心里却是有点郁闷,你丫小看我?

他才待说什么,却不防韩忠已经笑嘻嘻地走回来了,“太忠你们聊着,我不能陪你们了,唉,没办法……”

“有领导来了?”陈太忠很随意地问了一句。

“不是领导,唉,真郁闷了,还不是他们打架的事儿?”韩忠摇摇头,“红星俱乐部的人找过来了,说是有个姓蓝的后卫屁股上要缝针,要缺赛了,正跟彭厅长交涉呢。”“哦,”陈太忠点点头,脸上却是笑得挺诡异,“那啥,我也得先回了,明天要办事呢。”

他说要扳倒彭重山,真不是开玩笑的,而他计划采取的手段,也是今天才突发奇想得到的,那就是,利用好这一场架。

等他和王浩波在门口分手之后,使个隐身术,又悄悄地溜了回来,在锦江大酒店里找到了当事双方,丢几个神识出去到相关人等的身上,才悄然离去。

这一夜,他没有联系雷蕾……

第二天,水利厅的宿舍可就热闹了,彭重山的秘书小梁,在半夜的时候,家门被人撬开,四五个汉子在屋里一通乱砸,还打断了小梁的一条腿。

临走的时候,这帮人还留下了狠话,“操的,敢找蓝哥的麻烦,下次弄死你个小逼。”

他们来得快走得也快,被惊醒的其他水利厅职工根本来不及支援,有人反应快,追了出去,也不过就是看到几个人影在大门口外一晃,终于不知了去向。

这下,彭重山可是不干了,你红星队是牛,不过,不是已经说好了吗?水电建总出钱,大家了事的?怎么就敢在刚刚调解完之后,就唆使他人破门而入、大打出手呢?

蓝劲龄还在医院里,屁股向上趴着呢,就受到了警方的问讯,他实在是感觉有点冤枉,“我一晚上都在医院呢,怎么可能唆使别人去闹事?”

“我们也没说这件事,是你唆使的,”警察知道这位算是红星队的大拿,态度也挺客气的,“我们只是想了解一下,这件事情,你有多少朋友知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