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9章 不打折扣

第七百七十九章 不打折扣

石红旗原本是皮革厂的工人,皮革厂破产之后,又厮混了几年,直到结识了陈太忠之后,才时来运转,现在道上说起来,“十七哥”也算是大名鼎鼎的。

好死不死的是,乔小树市长安置到红山的那个警察,也是皮革厂下岗的,皮革厂破产之前,厂里在岗工人不过两百多,两人年纪相仿,交情不算深但是见面也要打招呼的。

今天虽然是小董把乔市长领出来的,但是这位的表现,也被京华的郭总看在眼里,少不得打听一下此人的来路,听说丫居然认识十七,马上就托其来关说。

十七是陈太忠的人,别人或者不清楚,但是京华的人自然清楚。

一听来人的意思,十七是真的不想管,因为他隐约听谁说过,陈哥对京华的人还有谭松的人不怎么卖面子。

可是,同是皮革厂的下岗工人,相互攀比的心还是免不了的,谁混得得意了,也愿意在旧同事面前卖弄一番不是?他略一犹豫,还是答应了对方试试看。

谁想他这一答应,那边就直接跑过来人了,没办法,京华这两天,让折腾得受不了啦,尤其是今天刘东凯的人,将京华整整围了一天,直到晚上六点半,又留在京华大吃大喝——老子们帮你们破案呢,还不捡好的上?

没顾客上门,里面是海吃海喝,好吧,这些都无所谓,但是今天有人居然横穿了分局和市局的两道防线,领了人出去,这个事实提醒了京华。

领人的大家都听说过,“脏活小董”,这不要紧,要紧的是,这么搞下去,不但高端顾客不可能再来了,而且没准什么时候又惹恼哪位大人物了!

陈太忠来得很快,事实上,他见到王伟新市长,原本有心上去打个招呼的,可是转念一想,谁知道人家跟左媛什么关系?还不如索性装个没看见。

再说,左媛那里是要存科委的钱的,万一王副市长说个什么,他该如何是好?要知道,没有王伟新的建议,事情也未必办得这么顺利呢,虽然这顺利二字应该加上引号。

走过吧台,李凯琳看到陈太忠,又看到他身边的钟韵秋,眼中幽怨得能滴出水来,不过,小妮子还是够坚强,居然硬生生地控制住了。

陈太忠领着钟韵秋,自顾自地走进一间保留的包间里,屁股还没坐稳,十七就推门进来了,“陈哥,那个……我领他们过来?”

陈太忠将手上的两盒洋酒向茶几上一顿,爱理不理地点点头,“那当然是他过来,怎么,他还指望我过去?”

不多时,十七领着三个人过来了,两个是熟人,分别是谭松和郭总,第三个人是个年过三十的汉子,衣冠楚楚,鼻梁上架副眼镜,一副文质彬彬的样子,比古城西更像一个学者。

陈太忠点点头,连身子都没往起欠,脸上也没什么表情,“谭总,咱们又见面了。”

谭松今天倒是脾气好得很,笑嘻嘻地点点头,“是啊,几次想约陈主任,张区长总说你挺忙的,今晚可真幸运呢,呵呵。”

陈太忠侧头看一眼钟韵秋,意思是让她出去,却不小心看见,钟韵秋正拿着好大的洋酒翻看着,似乎正在琢磨怎么开了这瓶酒。

由于她身子前倾,原本低胸的休闲蝙蝠衫领口开得越发地大了,陈太忠甚至看到了里面雪青色的蕾丝文胸。

这眼睛一瞄不对地方,他就忘了自己的初衷了,反倒是略略地感叹一下,挺大个儿啊,比唐亦萱的一点儿也不小。

咳嗽一声,他转头回来,见那学者施施然也坐了下来,郭总犹豫一下,腿向下弯,作势也要向沙发上坐,学者清清嗓子,“咳,老郭,你觉得你好意思坐吗?”

呦喝,抢了哥们儿的台词了?陈太忠瞥一眼此人,冷哼一声,“周游?”

“呵呵,正是本人,”周游抬手扶一扶鼻梁上的眼镜,动作煞是优雅,对陈太忠猜出其身份,没有表示出任何的惊讶。

“前些日子,有些不懂事的小鬼,得罪了陈主任和您的朋友,这里,我愿意表示出诚挚的歉意,并且对你们的损失,做出补偿。”

这家伙是混黑的吗?说话这么文绉绉的?陈太忠感觉有点奇怪,不过,他肯定不会就此罢手,一时也就懒得多想了,笑嘻嘻地看着对方,“说出来听听……你打算怎么补偿?”

“五十万现金,加奔驰600一辆,”周游苦笑一声,遗憾地耸耸肩膀,摊开双手,“最近我的手头比较紧张,您看怎么样?”

“就这一点?”陈太忠脸上的笑容更胜刚才,越发地灿烂了起来,“还有没有了?”

“还有的话……那就得您说了,”周游的脸上,笑意也不减,“您开条件吧。”

陈太忠笑着不吭声,好半天才点点头,“要我说的话,说出来的条件,不会打折扣的。”

“我听着呢,”周游淡淡地点点头,脸上笑容依旧,真有几分儒商的做派,“请讲。”

“第一,那天动手的人,每人打断一只胳膊,”陈太忠笑嘻嘻地竖起了手指,“那个保安、保龄球教练,还有他……”

他一指站在一边的郭总,“呵呵,打断四肢……”

这么血淋淋的话,他能用很淡然的口气说出来,而且脸上居然还挂着灿烂的笑容,这一刻,他哪儿像个干部?整个就是一个黑社会大佬。

钟韵秋原本兴致勃勃地看着他们沟通呢,入耳“奔驰600”,身体都禁不住一阵燥热,只是,陈太忠的话一出口,她只觉得一盆凉水自天而降,情不自禁地打个寒战。

笑容,依旧挂在周游的脸上,不曾改变半分,但是陈太忠能看到,对方左眼下寸许的地方,肌肉跳了两下。

“啧,”等了许久,周游才叹口气,摇摇头,“陈主任,请恕我冒昧地问一句,这是那个姓许的说的,还是你的意思呢?”

我靠,我说呢,今天京华的人这么好说话,敢情认出许纯良的身份了?陈太忠笑着点点头,“这是我的意思……你们消息挺灵通的嘛。”

话是这么说,他心里却也有点奇怪,这是谁戳穿了许纯良身份?我只告诉了王宏伟和章尧东两个人啊。

“保龄球馆有监控的,认出个人对我们来说,不算难事,”周游的脸上,隐隐有几分自得,下一刻,他却是叹一口气,“陈主任,这个……他对你就那么重要吗?”

“他姓什么,无关紧要,”陈太忠笑着摇摇头,“最关键的是,他是我的朋友,在我的地盘上吃亏了。”

“呵呵,”谭松听到这里,笑了一声,“陈主任,我可算你半个朋友吧?”

“你?”陈太忠不屑地看他一眼,鼻子里冷冷一哼,根本没再理会,而是转头继续冲着周游说话,“这只是第一点,你要做不到,那就不用说了。”

“陈主任你这哼一声,是什么意思啊?”谭松不干了,显然,他想借机接过这个梁子,“我招你惹你了吗?”

“被人吓得东躲西藏的,你还有脸了?”陈太忠看都不看他,自顾自地说着,“真把自己当号人物了?”

“姓陈的,你!”谭松腾地就站了起来,咬牙切齿地戟指陈太忠,“差不多点,我这是给你面子呢!”

“你给我跪下吧,”陈太忠身子一晃,硬生生地踹断了他的两条腿,然后又飘回沙发上,继续坐着,钟韵秋只觉得眼一花,揉揉眼再看的时候,陈太忠好像没动地方一样,那个挺傲气的年轻人,却是已经摔倒在地。

“还敢指我?”陈太忠冷哼一声,“惹得火了,我把你哥也弄过来,一起交给‘白肚皮’,就算废物利用了!”

“白肚皮?”周游的脸上,终于不再雍容,而是一脸惊骇地看着他,“你认识白肚皮?”

“那帮杂碎,也配我认识?”陈太忠翻翻眼皮,终于不再掩饰刻意压抑的嚣张,“我的耐心有限,说,答应不答应我的条件?”

其实,他对谭松这么狠,非是无因,谭松跟胡图龙走得近,而胡芳芳屡次找刘望男的麻烦,要不是眼下事务缠身,他还真有心去找这帮人的晦气!

周游的眉头皱皱,缓缓地摇一下头,似乎是要拒绝的意思,却是冷不丁一伸手,拽住郭总的手就是一个背摔,动作干净俐落,随即又是狠狠的两脚,郭总的腿上,有骨折声传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