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四五章

第八百零四 五章

一听自家儿子终于肯答应伸手了,陈父终于高兴了,陈母倒是没觉得有多开心,只是再三地叮嘱陈太忠,“先保证你一点错误不犯,咱再说厂里的事

见老妈这么介意,陈太忠借机就提出了要求,“你们住在厂里不走的话,我算是被电机厂的职工绑架了,没准真就犯错误了……等我拿上钥匙,你们住到新家去吧,成不成?”

老妈一听这说辞,也不坚持她的“故土情结”了,倒是陈父有点放不开,“要不,你娘儿俩住过去,我一个人住这儿?”

“你再给我说一遍?”陈母的脸一绷,直直地盯着自家的老头子。

“这儿离工厂近嘛,一个月不是有二十的全勤奖来着?”陈父一边小心翼翼地解释,一边偷眼看着老婆,到最后,实在忍不住了,咳嗽一声,脖子也直起来了。

“我憋气了一辈子,好不容易轮到别人向我热情了,我就算不欺负人,享受享受这种感觉还不行?”

“不行,你克服一下困难吧,”陈母哼一声,断然打消了陈父继续YY的念头,“你享受没事儿,万一我儿子遭了罪呢?”

咦?上辈子,爹妈对我也是这么关怀吗?陈太忠听到这话,真的是有点莫名的感动,眼眶也点微微的潮意,我上辈子……似乎真的很失败啊。

不过,下一刻。他就硬生生地给自己找了一个理由,嗯,我好久没回家了,估计是老妈想我想得久了吧?

有这个强词夺理地理由压着,他又能继续胡说了,“是啊,没准别人利用了你。到最后我出面,倒霉的是我呢……嫌远的话,我派车接送你们上下班,总可以吧?”

说实话,他现在还没彻底搞清楚新宿舍楼在哪儿呢。

不过不管怎么说,陈家这顿饭虽然晚了一点,却也是吃得很开心。只是当老两口要陈太忠在家住一晚的时候。小陈还是拒绝了,“那个啥,周末了,又约了领导打牌,不行,改天吧……”

他今天晚上的节目也挺多,先去育华苑转了一圈,安慰了安慰蒙校长和任老师,后半夜的时候。悄悄地在市里转悠了一圈,把京华的几个漏网之鱼统统地打断手臂。

他最后找到地,是那个保龄球教练。那教练或许是绝望到了极致,索性放开了,居然很潇洒地左边一个右边搂着两个女孩,三个人就那么赤条条地,睡在一个单人间的大**。

我靠,你倒是艳福不浅啊,陈太忠火了,你左拥右抱的。哥们儿却是要大半夜地钻穴逾墙。太不公平了吧?

原本,他是想着打断对方的双臂就行了。可是心中一生不忿,那就要多作怪了一点了。

先是骚扰钟韵秋在前,现在又是二女双飞在后,此人的性欲一定很旺盛,念及此处,他微用仙力,直接改变了此人某海绵体的结构----我让你再也起不来,安生做个太监吧,馋死你!

饶是如此,他心里还是不解气,总算是最后一个了,他也无所谓了,临走之前,解除了**三人被束缚的六识。

“咝……”保龄球教练感受到了双臂处传来地钻心地疼痛,禁不住倒抽一口凉气,猛地一哼,“呃啊

一个女孩睡得轻,登时醒转,“魏岳,你怎么了?”

这名字真难听!陈太忠穿墙之前,不屑地撇一撇嘴。

这点小事办完,他还有事情要办,是的,他要去吴言家,打问一下横山残联的事情,要不然在他心里总是一块心病。

等他到了临置楼,进了吴言的房间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凌晨四点了,吴书记盖着一张薄被,睡得正香甜,她的身子侧卧着,左腿蜷曲,身体上方的右腿,却是向前探着,薄被边缘,露出了小巧的脚丫和半截白生生的小腿。

五个小脚趾,微微地向上翘着,尤其是大拇趾,翘得格外高一些,并不像一般人那样五趾平齐,配上圆润晶莹地小腿,宛若一幅精致的油画。某人手一伸,就待将这张油画破坏掉,只是下一刻,似乎终是有些不忍,地脱去衣物,悄悄地钻入被中**

可是吴言睡得很警醒,陈太忠的身子才靠上去,她一个激灵就醒了,待透过暗红地床前灯,看清楚眼前是这冤家,禁不住恨恨地伸手使劲儿一拧,“混蛋,又梦见你了!”

“咳咳,”陈太忠尴尬地咳嗽两声,却是不知道为什么,心中有点怪怪的味道,伸手轻轻揽住她光滑圆润的肩头,“那就继续做个美梦吧。”

“嗯吴言懒洋洋地哼一声,长吁一口气,闭上眼睛,将整个身子依偎在他怀里,右手搂着他厚实的背脊,全身肌肉放松,就待接着睡去。

不过,下一刻,她似乎觉得这个姿势不太舒服,丰腴光滑的身子略略扭动一下,不旋踵,又晃动一下脖颈,接着左手探到他的胸前,轻轻地捏弄着他坟起的胸肌。

捏一捏,歇一歇,又捏一捏……大概,半分钟之后,她的手停了下来,接着又上下抚摸一下,最后,探手到他地下面,触手那毛茸茸地一片和火热的大将军,犹豫一下,又使劲儿捏捏,猛地睁开了眼睛,“真地是你这个混蛋来了?”

“是啊,”陈太忠笑着点点头,却是由于身子侧躺着,动作算是极小,“睡不着,想你。就来了“几点了啊?”吴言扭头去看床头灯下的小闹钟,又揉揉眼睛,“不是吧,四点二十……我说,这个时候你来?”

“来捉奸,看小混蛋偷吃没有,”陈太忠伸出手。在她挺翘地小鼻子上轻轻一捏,轻笑一声,“小心哦,我要时不时地查岗的!”

“你也好意思查我?”吴言闻言,禁不住手上用力,使劲地掐一掐那根四处惹是生非的家伙,“哼。今天是你哪个情儿不在吧?要不。按说明天才轮到我的!”

敢情,陈太忠这活动规律,连吴书记都掌握了,正常时候,临置楼、育华苑、阳光小区三个地方,每个地方呆一天。,

“我看你皮肉又痒痒了,”陈太忠一个翻身,将她压在身下,不轻不重地拍打她两下。吴言的喘息声,登时变得沉重了起来……

约莫五点左右,房间里“吧唧吧唧”那狗舔稀粥的声音终于中止。===不多时,有男人的声音传出,“阿言,最近工作还顺利吧?”

“还行吧,”吴言鬓发凌乱,满脸潮红,红晕甚至蔓延到了脖颈之下,大口大口地喘着气。两只手臂却是将他箍得死死地。“不许说话,亲我……”

两人又粘腻一阵。陈太忠才待问问横山区残联的事儿,却冷不防吴言将他一推,“呀,不行了,天要亮了,你赶紧走吧……”

“可是我找你还有事儿呢,”陈太忠郁闷了。

“那中午请我共进午餐吧,”吴言轻笑一声,随即戳戳他的胸脯,“记得快点哦,大概十天之内,就要交钥匙了……反正今天周末呢。”

然而,对陈太忠----甚至对整个凤凰科委来说,是没有周末的,李健一大早又跑到工地盯着,以防陈主任再心血**地视察,邱朝晖和张志宏继续陪着米轻罗谈合同细节,王衍和梁志刚搅在一起,却是在分析陈太忠从素波带回来的课题。

对陈太忠来说,他要关心的还不止这些,他还兼着招商办主任呢,见过支光明的副总米轻罗之后,又马不停蹄地去接荆紫菱。

米副总号称陆海省地省花,不过陈太忠见了之后,委实有点大失所望,除了学历比较高之外,其他地实在一般,大约也就是皮肤还算得上不错,不过比之吴言尚要逊色几分,就遑论唐亦萱和荆紫菱了。

哥们儿的女人,各个都比她强!他真的想不明白,一省的省花评选,就这么草率?

正胡思乱想呢,荆家的普桑出现了,荆紫菱的来意很简单,那焦油加工厂怎么说也是荆家的产业,周末了来转转是再正常不过的了,再加上荆涛又找了几个项目给陈太忠,也一并来了。不过,让陈太忠大跌眼镜的是,普桑车后面地桑塔纳两千的车上,不但走下了天南大学研究生院的主任姜育华,接着又下来一位,却是省科委地副主任关正实。

见他愣在那里,荆涛笑着介绍一下,“这是正实,太忠你不认识?可是省科委的副主任呢,我清华的同学。”

“呵呵,关主任,我当然认识了,感谢您上次仗义执言啊,”陈太忠笑嘻嘻伸出手去,心说怪不得上次关正实没有怎么为难我呢。

不过,说仗义执言的话,那也是文过其实,修辞手法,当不得真的。

第八百零五章财权的重要

既然有关正实副主任在场,那姜育华来,就实在是意料之中的事儿了,凤凰科委的五百万实打实地下来了,姜主任早先有些怠慢了陈太忠,眼下自是要跟着来,好做一些补救。

以陈太忠睚眦必报地性子,要搁在半年前,或许还要计较一下姜育华见风使舵地市侩,不过眼下,他真的都懒得说了,红尘间地人情冷暖,原本就是如此。

不过,他带着两辆车去找梁志刚的时候,兀自不忘将梁主任拽到一边,偷偷提醒一句,“那个什么研究生院的主任,跟董祥麟有点关系,他介绍的项目,一定要严格把关。”

这倒不是他胡说,上次姜育华就给董祥麟打过电话。只是陈太忠眼下重点指出,其中用意不言自明,是的,他地气量,真的不是很大。

梁志刚当然知道,凤凰科委将省科委得罪惨了,一听说董祥麟三字。就心领神会地点点头,“呵呵,是啊,申请点费用不容易,严格把关是一定要强调的。”

交待完这件事之后,看看已经接近十二点了,陈太忠拔腿就要走人。谁想荆紫菱拽着他不放。“喂喂,你就这么扔下我们走了?负点责好不好?”

“我有事啊,真的,”陈太忠心里这个急啊,可还不好明说,“谁说我不负责了?可是我没时间陪你玩啊。”

“紫菱!”荆涛有点看不过眼了,呵斥一声。

“那下午吧,下午跟我去厂子转转,好不好?”荆紫菱撅着嘴。有点不甘心,“好歹是周末,你就那么忙啊?”

“你先联系你的会计。\\\\成不成?”陈太忠真的没时间呆着了,转身向外走,“晚上,晚上我请你们吃饭……”

看着奔驰车一溜烟不见了踪迹,荆紫菱还待说什么,高新技术处的王衍处长笑嘻嘻地插话了,“小荆,陈主任还真是大忙人呢。这个。我们科委地都能做证……”

等陈太忠赶到仙客来的时候,吴言已经正襟危坐地坐在包间里等他了。不过,就是这短短的一上午,吴书记又知道了一点事情,“你们科委的建议通过了?挺厉害的嘛,段卫华倒是真照顾你。”

“章书记也很照顾我啊,”陈太忠一见她这种庄严肃穆的样子,马上就想到了早上的满床春色,心里顿生亵玩地欲望,四下一看无人,伸手就去掐她地脸蛋,“呵呵,吴书记也很照顾我……”

“我呸!”吴言轻啐一口,紧张地向包间门口望去,脖颈处升起大片淡淡的红晕,“正经点儿……嗯,我是说,这个检测,我们可以跟你们科委签协议了。”

“那回头我让文海去找你,”陈太忠见她紧张兮兮的,心里的邪恶越发地被激发了起来,探手向她的衣服下摆摸去,“没事……不会有人来的。”

“不行,我要生气了,”吴言剧烈地扭动着身子,抵抗着他的爱抚,怎奈陈太忠手上的力道由轻变重,最后居然让她感觉到了些许的疼痛。

可是,这些许地疼痛,居然带给了她另类的快感,想想又是在一个随时可能被人推门而入的包间中,那异样地**,反倒越发地强烈了起来,身子也越来越软了。

就在她堪堪支持不住的时候,陈某人正在作恶的双手抽了回去,身子也猛地坐直,吴书记也下意识地挺直了腰板,双手按住衣襟,脸却扭向一旁,不敢看向门口。,

进来的是服务员,她倒是对孤男寡女共处一室的场景习以为常了,看也不看吴言一眼,端着小本发话了,“请问您二位要点什么……”

在等上菜的时候,陈太忠倒是没再做什么怪了,而是谈起了下岗工人傅逍遥,吴言听完之后,沉吟一阵,缓缓地摇摇头,“既然跟宁建中有关,这事儿……要不就这么算了吧。”

能让吴书记都觉得扎手,可见这财政局长的威力了,不过,她介意的,倒不是宁局长本人,“你要动他地话,怕是尧东书记和段市长要一起动你了。”

财权!宁建中不可怕,他手里掌握地财权才是最可怕的,陈太忠想碰宁局长地话,章尧东和段卫华肯定无法忍受。

等吴言解释完这些,陈太忠也愣在了那里,好半天才苦笑着摇摇头,“我不是想动财权,我只是觉得这事儿……唉,反正我不甘心。”

“这没什么可商量和解释的余地!”吴言的话斩钉截铁。

下一刻,她似乎也觉出,自己的语气有点过于生硬了,于是叹口气,“这样吧,区里的残联,我整顿一下,也算给你出口气,成不成?”

“你要能容忍这种藏污纳垢的话,不整顿我也无所谓,”陈太忠哼一声,脸上有些不豫的神情,“反正受损失的是横山区的财政,关我什么事?他敢再在我面前出现,我就敢再抽他!”

“这点小事也算藏污纳垢?”吴言不以为然地摇摇头,见他还是不开心,禁不住伸出左手,放在他的大腿上,轻轻地按一按,“好了,不想这事儿了,成吗?”

“成啊,”陈太忠笑着点点头,伸手抓起她的右手慢慢地把玩着,脑子里却是琢磨,什么时候再给宁建中来点儿阴招。

接下来,那就是温馨的午饭时间了,不过吴言被陈太忠的手眼温存弄得有些意乱神迷,破天荒地暗示他,“要不,咱们去我的办公室加个班?周末一般没人的……”

陈太忠听得心中就是一动,在吴书记休憩的小屋里,可是曾经上演过一些少儿不宜的东西的,不过下一刻,他硬生生地按捺下了自己的欲望,苦笑着摇摇头,“唉,下午还要带人去看现场,没时间啊。”

吴言只是怕他心存芥蒂而已,见状禁不住又温言相劝,“其实宁建中的名声并不好,比段卫民强点也有限,我很讨厌这个人的……”

说段卫民,段卫民的电话就到了----就在两人分手后不久,段部长告诉陈太忠,出面邀请记者找他麻烦的,是傅逍遥的妹夫,就是市建总公司财务科的张副科长。

张科长一开始找的是一个老记者,名声在***里很响,敢于曝光种种歪风邪气的主,怎奈,那位成名已久,等闲就不想做这种恶事,婉拒了,“这个……最近有些大文章要写,过些时候吧。”

巧的是,段卫民一打听就打听到了这位的头上,这位的成名,就是仗了段卫华兄弟----事实上,搞不定宣教部领导的,根本不能称为名记!

名记者长袖善舞,对政局观察很细微,也知道段家跟陈太忠的关系,更知道陈某人背后有什么人物,听到段部长发问,少不得要把其中缘由解释一下。

“市建总公司……”陈太忠挂了电话,登时想到了李勇生,成,你找人阴我,且看哥们儿怎么收拾你!

这么想着,他抬手给李勇生打个电话,心里还不住地庆幸:亏得刚才没跟吴言走了,要不接段卫民电话不方便不说,也没时间约李主任了。

就是不知道,这家伙休息不休息?联想到荆紫菱的午休,陈太忠有点犹豫,不过,眼下还不到一点,李勇生……应该没睡吧?

他电话一打通,那边李主任倒高兴得笑了,“哈,太忠,我知道了,昨天你们科委,在座谈会上,风头很劲啊。”

“呀,你倒知道了?”陈太忠听得有点纳闷,不过,这也是好事,建委跟着科委,平白能多点权力和收入,难怪李勇生这么高兴呢。“是,我跟体改委的老周在一起呢,”李勇生一语道破天机,“海上明月呢,来不来,我们等你。”

“这个……还有些谁啊?”陈太忠有点迟疑,他可真没想到,周国栋能和李勇生坐在一起吃饭,心说这凤凰还真小得离谱,万一旁边还有别人,跟自己不对眼的话,那岂不是会有点尴尬?

“没别人了,”李勇生笑着回答,心中却是不免嘀咕两句,这小陈的架子还真不小,不过,谁让人家有这个底气呢?“不来我们可是要散摊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