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5章 一团混战

第五百八十 第八百四十五章 一团混战

“请几位包涵”----领班来了,这话是她说的,但是显然,已经晚了。

陈太忠和王浩波理都不理她,陈某人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王书记这么多年正处当下来,眼里也没有这种小人物。

那边桌上的黝黑男人轻笑一声,“少跟我唧唧歪歪的,把你们老板叫过来!”

小领班登时就手足无措了,就在这个时候,走来两个人,一个是个头高挑的女人,一个却是留了披肩长发的矮小男人。

“怎么回事?”个头高挑的女人轻声发问了,小领班指指这两桌,“刘姐,他们不走……也不交钱。”

那刘姐看看两桌人,只从衣服上判断,也能断定两桌都不是什么好惹的,犹豫一下,还是走了过来,她先选的是陈太忠这一桌,因为看起来,这两人给人的感觉好一点。

那一桌别的不说,只说那男人同时挎了两个女孩招摇,就应该不是什么好路数,当然,她并不知道,陈某人要有心这么做的话,同时带出五六个女孩来也不是什么问题。

“您二位的单,今天免了,成不成?”刘姐笑意盈盈地发话了,果然是比较能做主的人物,“再送两张贵宾卡,锦园所有的消费,都是九折。”

“你觉得我们差那点钱吗?”王浩波有点不高兴了,咳嗽一声,身子坐直,隐隐有官威释放了出来,“这个小同志。你们这儿难道没有会议室?让他们去那边。”

那刘姐见状,愣了一愣,知道这是遇到领导了。虽然不知道这领导的官位大小,不过,这种场合,倒是不怕领导发飙---他们知道注意影响的。::

“那您二位就坐着吧,”刘姐脸上笑容不减,说完就待离开,却被陈太忠喊住了,“我说,让他们不要鸡毛子喊叫的,我们来说事。不喜欢热闹。”

吩咐完这句,他又转头看着王浩波,继续刚才未完的话题,“然后呢?你就没解释一下?”

“呵呵,要不说,当时年轻呢?”王浩波苦笑一声,摇摇头。

见他俩旁若无人地聊天,长发披肩的男人有点恼怒,大声跟那刘姐发话了,“你们当时答应地我们什么?说是要尽可能地方便骑王。是吧?”

“是啊,可是你们应该提前通知我们,要用酒吧啊,”刘姐苦着脸解释。“那样我们直接关了酒吧,等你们来直接进来好了。”

“这个我不管。我们整天飞来飞去的,哪儿有这么多闲”披肩发更恼火了,“你们知道什么叫配合吗?啊?”

“我说你还没完了?”陈太忠真的火了,腾地站了起来,手指披肩发,“再唧歪,信不信我抽你?”

“算我一个,”黝黑男人搂着两个女孩,坐在那里笑吟吟地发话了。“什么**玩意儿嘛。几个卖唱地,也敢瞎得瑟?”

那披肩发一听。脸就变了,左右打量一下两桌,心里有点犹豫,尤其是陈太忠站起来之后,那身材和块头,颇能给人一种压抑感。

“好好,这话是你们说的,”他转身向外走,嘴里还发着狠,“有种的你们就等着。”

“啧,真没劲,”陈太忠被气得七窍生烟,心说今天怎么这么点儿背?下午做了蒙古大夫,晚上好不容易有个跟人学习的机会,又被人打扰了。==

他不但恼火这个狗屁骑王,也恼火一边这黝黑的汉子,能不能让哥们儿耳根清净一点啊?

可是,事情还没完呢,见披肩发走了出去,黝黑汉子拿起手机拨个电话,“行了,你们不用玩了,都来酒吧,有几个小逼不长眼,准备开片了。”

得,敢情这位还是黑社会,陈太忠真的有点哭笑不得了,就在这时候,蒙晓艳的电话打来了,“太忠,在锦园几号房呢?”

咦?陈太忠听得大奇,心说你住到叔叔家了,这大半夜的还能溜出来?今天这都是怎么了啊?

“走吧,回房间聊吧,”陈太忠挂了电话,冲王浩波苦笑一声,“晓艳找过来了,真是奇怪了……我去楼下车里拿点吃的喝的。”

今天两人聊得真地不错,王书记肯自曝其短,他倒也不怕让其知道自己在生活作风上的某些不检点,授人以柄,有时候也是拉近关系的手段----更何况谁敢确定那一定是把柄?

“不用了,”虽然陈太忠从没说过,可王浩波也猜得出蒙晓艳到底是怎么回事,听到这话,还是含笑摇摇头,“呵呵,你们年轻人折腾吧,时间也不早了,我该回了。”

“啧,没事没事,真的,”陈太忠拽住他的手不让走,要搁在以往,陈某人的“性致”被打断的话,通常会很恼火的,不过,今天晚上两人聊得很投机,他就无心考虑同蒙校长的“盘肠大战”了。

对大多数男人来说,性是不可或缺的,但也绝对不是唯一地,陈太忠自然也不例外,“老王,你要走了我就生气了。”

“好好,不走不走,”王浩波苦笑,心说你们两个年轻男女共处一室,却是非要拉我当灯泡,唉,真是的。

等到他俩站起身向外走,那黝黑汉子又发话了,却是冷笑的嘲讽,“呵呵,不敢等了?敢情也是嘴皮子功夫!”

我靠,你真的想找死啊?陈太忠转头冷冷地看此人一眼,也没说话,心说要不是跟老王聊得性起,今天真就给你点好看了。

其实,他对这黝黑汉子地愤怒,却也是因为聊得性起的缘故,若搁在平时,他没准还会觉得对方是个好玩地家伙呢----毕竟刚才在素不相识的情形下,人家还支持了他两次。

可见境由心生,这话是一点都不假。

被这冷冷一眼扫来,那黝黑汉子不由得勃然大怒,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又心里隐隐有点不舒服的感觉----这厮的眼神,怎么这么霸道呢?

等他反应过来,自己是有点心虚了的时候,身子腾地就站了起来,将身边的女孩一推,人就向外走去,“小子,你给我站住!”

可惜的是,就那么一错愕的工夫,陈太忠和王浩波的身影,已经消失在酒吧门口了,黝黑汉子略一犹豫,拔脚就跟了过去,“有种地别走!”

他地话音未落,只听得外面就开始“乒乓”的打斗声,有人尖叫,还有人怒骂,加上拳脚着肉地声音,异常混乱。

嗯?发生什么了?黝黑汉子紧走两步,到了门口探头一看,却看到四五个大汉被人打得东倒西歪,其中就有刚才的披肩发小个子,动手的正是他让“别走”的高大年轻人……陈太忠和王浩波走出来的时候,那披肩发正带了人走过来,一见他俩就是冷笑一声,“怎么,要溜了?”

其实,他带这几个保镖来,却也不是一定要生事,他只是想先威胁一下,对方若是不吃敬酒,那再送上罚酒也不迟。

可是,眼见刚才狠话说得特别痛快的主儿,居然要拔脚走人,披肩发禁不住就要出声讥讽两句----虽然人家走人已经是他想要的结果了。

然后紧接着,他就后悔了,我的嘴怎么这么贱呢?擅逞口舌之利,果然不是一件好事啊。

陈太忠已经被那黝黑汉子折腾得心火大旺了,眼见这厮又不知死活地贴了上来,心里实在无法忍受,抬腿就是一脚,将披肩发踢到了五米开外。

幸亏锦园里到处都铺着地毯,要不然,只这么一脚,就足够披肩发喝两壶的了,那几个保镖倒也不愧是吃这碗饭的,一见开打,二话不说就扑了过来。

“什么玩意儿?”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三拳两脚就将人全部打趴下了,直到这个时候,黝黑汉子才走出来。

一见此人如此生猛,黝黑汉子就是一愣,才说要说点什么,见那年轻人冷哼一声,又冲着拐角处刚冒出的几个人冲了过去,禁不住一个哆嗦,大喊一声,“喂喂,那是我的人!”

陈太忠扭头一看,是这厮在说话,也懒得理会,身子横冲直撞地就撞了过去,“识相的,都给我滚开!”

这边是混黑的,哪儿吃他这一套?一个家伙手向后一伸,再拿出来的时候,手上已经多了一把明晃晃的砍刀,冲着陈太忠兜头就砍了下来。

绝对是不折不扣的狠角儿,这一刀势大力沉,真要砍到普通人头上,虽然砍刀的质量堪忧,但砍个头盖骨骨裂,那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的。

当然,换给一般人,总是要躲闪一下的,所以此人倒也未必是存了杀人的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