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8章 挑动

第八百四十八章 挑动

不管怎么说,斗嘴归斗嘴,蒙晓艳和陈太忠用了早餐之后,开始在素波市转悠逛街,时逢周日,各大商场也早早地开门,迎接客人。

不过,欢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两人逛了没有多长时间,陈太忠就接到了韩忠的电话,“太忠,昨天你跟何老六碰上了?”

敢情,那黝黑汉子,就是何三的弟弟,虽是排名老六,在何家却是声名最响的,昨天他吃了陈太忠的瘪,到锦园的前台一查,方才知道牛皮哄哄的那厮,不过是凤凰市来的。

“一个外地人,也敢在素波嚣张?”何老六不满意了,“妈逼的,这是欺负素波没人了?先是骑王,现在又是陈太忠……操的,搞他们!”

事实上,有心人并不仅仅限于,中人固然能把跟自己毫不相干的领导的名字和级别烂熟于胸,外的人,同样也可以做到。

黑道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很多人在道上混得未必如意,兼且由于世事艰辛食不易,就将英雄谱背得滚瓜烂熟,何老六才将“陈太忠”的名头报出来,倒有人惊呼了。

“呀,凤凰市陈太忠,那不是韩老大的关系吗?”

“韩忠?”何老六一想,似乎还真有这么回事,“是给那个什么狗屁电脑公司要钱的家伙?我靠,这欺负咱们还欺负上瘾了?不行,我得找韩忠说说,他不给个交待,我就去找韩天。”

所以,韩忠就算是知道消息了,不过,他也没当回事,只是在电话里笑着跟陈太忠嘀咕了两句,“何家这哥几个还真是越来越不像样了,仗着靠上蔡莉。跟我说话都敢炸刺儿了。”

“蔡莉?”陈太忠听得就是一愣,心说这女人怎么了?退都要退了。跟黑道挂钩挂个没完了?

不过,下一刻他也就懒得琢磨了,这人他是一定要对付的,多个理由少个理由,其实并不打紧,可惜的是,晚上……或许不能回去了。

接下来的时间。蒙晓艳就不能再逛了,她昨天夜不归宿,今天实在不好回去得太晚,不过还好。陈太忠口袋里有了昨天收获,顺手买了点小礼品,让她带给蒙勤勤和尚彩霞。

陈某人还说这下能用隐身术,去蔡莉家转一转了,谁想他真是不得闲的主儿,约莫十来点钟的模样,荆紫菱又打过来电话了。

听起来,她的心情很是不错。“太忠哥,在哪儿呢?我去找你玩儿。”

“算了。我要休息了,”一晚上之后,陈太忠已经不怎么生气了,只是贸然听到这种话,自是要拿乔矫情一下的,“昨天晚上被你骚扰得没休息好。”

“不要这样嘛,我找你就是去道歉的嘛,”荆紫菱在那边不依不饶,“我昨天晚上给你打电话打到三点。你居然一直关机。”

“吹吧。你就使劲儿吹,”陈太忠可是不信她这话了。这女孩儿古怪精灵的,说话一会儿一个样,“麻烦你,放过我吧。”

最终,他还是没抵挡得住天才美少女地攻势,英雄难过美人关嘛,找了一个地方,等荆紫菱来——他是没脸去荆老家了,虽然荆老家也在西城区。

奇怪的是,荆紫菱不知道同荆俊伟说了点什么,居然是荆俊伟开了自家地桑塔纳把她送了过来,而且还神神道道地看他一眼,脸上也是不怀好意的笑容,“太忠,我可是把紫菱送到你手上了啊,不许欺负她。::“我就不待听你这话,”陈太忠脸一绷,手一指对方,只是下一刻,他就忍不住先笑了,“荆总,你觉得,这世道还有能欺负了她的人吗?不被她欺负就该念佛了。”

“我爷爷果然在十二点以后醒了,现在整个身子也能动了,就是还有点乏力,”荆俊伟笑着解释,眼睛却是不怀好意地上下打量着他,好像要表达一点什么东西出来,“我就奇怪了,紫菱现在连算命都会了啊。”

“哦?是吗?”陈太忠讶然地望向荆紫菱,“小紫菱,回头给我也算一卦,算算我什么时候能升副国?”

“副国……你还真敢说,”荆俊伟被他这话逗得乐了,旋即又抓住主题不放,“不过,昨天晚上十二点,紫菱好像,好像给谁打电话来着?”

“给我打了的嘛,”陈太忠自然要认这个的,他笑着点点头,“荆老醒了,她打个电话给我报喜,呵呵,我高兴得大半夜没睡好。”

扯淡了,你就胡说吧,荆俊伟可是知道,十二点整的时候,自己的妹妹拿着电话钻进了卫生间一趟,那时候爷爷可是还没醒呢。

而且,眼前这厮见了自己,一点胡乱扎针地内疚都没有,可想而知,昨天的事情,一定是有点文章的。

“其实……你想升副国,倒也不算太难的,”荆俊伟眼珠一转,笑嘻嘻地发话了,“京里老干部多了,只要紫菱每次都能把别人地病预言好了,帮你说两句话,那还不是很管用?”

“我发现你们兄妹俩,真的挺像,”陈太忠咳嗽两声,阴人的套路都差不多的嘛,不过他倒也听出来了,荆俊伟就是在怀疑而已,看来小紫菱还是嘴挺严的。

不过,说起老干部,他倒是又想起了一件戍,“对了荆总,记得你说北京那儿你认识不少人啊,过一阵我可能要去一趟,没准需要你帮忙呢。”

“嗯?”荆俊伟听得就是一愣,旋即笑着点点头,“没问题啊,不过你要找北漂什么的,我可没门路……”

“什么是北漂?”陈太忠讶然地转头看看荆紫菱,心里正琢磨这是司局级还是省部级呢,不成想天才美少女恶狠狠地瞪了自己的哥哥一眼,手臂挥一挥,葱葱玉指在空中摆动两下,“哥你忙去吧,我看你实在太清闲了。”

荆俊伟哈哈大笑着离开了。

荆紫菱今天的气色,看起来要比昨天好上不少,鹅黄色地真丝衬衣,越发映得她肌肤似雪,精神百倍,她下面则穿了一条奶白色的七分裤,虽说只是七分,但是以她那超级修长地腿来计算,没准这紧窄的七分裤,原本是当做九分裤的来卖的。

小半截白生生的小腿下,是一白色带了蓝色条纹的旅游鞋,当那一条小腿俏生生地踏进车门时,陈太忠有点抚摸一把的,当然,只是想想而已。

下一刻,荆紫菱迅疾地坐了进来,少女的体香扑面而来,他禁不住**一下鼻子,嗯,没错,是那种淡淡的清香。

她却是发现了他这个小动作,白他一眼,却是也没说什么,“走吧,我带你去运河公园玩玩去,那儿正在开牡丹花展。”

“今天周末,有什么可去地?”陈太忠不喜欢人多,一时又有点说不出地怅然,“等回头吧,姚黄魏紫这些东西本来就是富贵气十足,看得人多了,真没感觉了,静静地绽放才是王道。”

“你这话……”荆紫菱觉得这厮的话似有所指,可是细细一琢磨,人家似乎也没说什么,于是转移了话题,“不生气了吧?”

一说起这个,陈太忠连车都懒得开了,转头看看她,想生气可看着那似曾相识地面容,又生不出气来,禁不住撇撇嘴,“亲我一口,我就不生气了。”

“你……”荆紫菱被这话说得有点受不了,胸脯急剧地起伏两下,“不欺负我,你是不是就不舒服?”

陈太忠却是因为那起伏,少不得扫一眼她的胸部,才发现鹅黄的衬衣上,有些许的流苏摇曳,风景不甚明朗,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她今天,好像……没那天高了?

荆紫菱也看到了他目光的游离,可是她实在不能说什么,只得把话岔开,“那你说去哪儿玩儿吧?”

“我又不熟悉素波,”陈太忠悻悻地撇撇嘴,“对了,帮你这么大的忙,回头问问你哥哥,在北京认识什么有背景的人,等我过去了,他得介绍。”

“过分了吧,我只求了你一件事吧?”荆紫菱跟他斗嘴,“你就提这么多要求?”

我靠,明明就一个要求的嘛,陈太忠一愣,要你保密那还算要求吗?呃……不是在说那个吧?“嗯,那你现在亲我吧。”

“无聊,你的脸皮真够厚的,”荆紫菱瞪他一眼,却也不见如何生气,“不说怪话,你是不是憋得慌?”

“主要是上次在红焖羊肉馆,亲的不过瘾啊,”陈太忠笑得有点猥琐,“回想起来的时候,总觉得满嘴羊膻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