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0章 交际花

第八百六十章 交际花

何老三有这么个猜测,是很正常的,因为他确实跟胡芳芳有一腿,虽然很隐秘,圈子里却也有不少人知道。

胡芳芳**功夫好,这是大家都知道的,有一次何老三遇到传说中的凌夫人,凌夫人听说这就是道上挺有名气的何老三,现在又是成功的商人兼政协委员,几个眉眼丢过去,何总就找不到北了。

别人尝得,我怎么尝不得?

反正,何总同胡芳芳chūn风几度之后,新鲜劲儿过去,觉得无非也就是那么回事,兼且他年纪大了,禁不住凌夫人的索求无度,终于给了胡图多两个小工程,算是个交待,两个人关系就此走远。

说远也不尽然,只不过大家不做那事了而已,保持普通朋友关系。

何总同谭超结识,也是因为胡芳芳,而谭超同蔡莉的儿子关系虽好,可是细数起来结识经过,还是因为胡芳芳,说实话,眼下的凌夫人的处境,却正是刘望男最想到达的境界——长袖善舞的交际花。

甚至,她为自己的丈夫升为天南制药公司的常务副总,还出了一点小力。

只是,胡某人的裤带松,那也是大名鼎鼎的了,似此交际手段,终是落了下乘。

说起来,谭人王倒是对凌夫人最上心的一个了,不过,两人谁也给不了谁结果,谭超对胡芳芳的狂热,让凌夫人觉得有点危险,说不得使个手段,又勾上了谭超的弟弟谭松,以彻底地断绝其痴心妄想的心思。

谭超兄弟甚至还为此大打出手。

陈太忠哪里知道这么多东西?不过他倒是把胡芳芳老公的名字记住了,他冲何三冷笑一声“我不找凌飞宇,就要你跟我把事情说清楚!”

嗯,这个凌飞宇……回头得问问,是个什么样的来路。

“胡芳芳本来就是个烂女人,”何三斜眼看着陈太忠,小心翼翼地表明自己的立场,“可是我跟她,真的是清白的了,你刚才没注意?”

一边说着,他一边冲**的女人努努嘴,“……你看,你喊醒我,我最先在意的,是对她做了什么,小萍才是我最喜欢的女人,我眼里怎么可能有别人?”

话是这么说,实际上,他已经看出小萍没受到什么伤害,心里就禁不住地咒骂,你这家伙怎么睡觉睡得这么死啊?

“把你知道的,跟胡芳芳有关系的人说出来,比如说,谭超……”陈太忠冷哼一声,“你跟蔡莉搭上线,不可能不知道这些吧?”

草,这他妈的真是凌飞宇要搞大清洗了?何三听到这话,心里禁不住突突地乱跳两下,你举谁的例子不好,偏偏举个谭大炮?

不过,说实话,何三也不认为,现在的凌飞宇,真的能把他老婆怎么样了,胡芳芳面首无数,而凌飞宇的老爹,现在连二线都不是了。

反正,为了把自己摘出来,不导致什么后果产生,何总当然要夸大一下胡芳芳的圈子,也不管是不是凌飞宇原本就知道的,随口就点了七八个人的名字出来。

“蔡莉的儿子郭明辉?”陈太忠皱着眉头嘀咕一句,这是他今天晚上最大的收获了。

“明辉那家伙,就喜欢搞别人的老婆,”何三不着痕迹地显示自己同蔡书记的亲热,“虽然蔡莉和凌度的关系不错,可是一个退了,一个是省委副书记,所以这种事,明辉也敢做。”

敢情,凌飞宇的老爹,跟蔡莉还算是关系很近的,甚至可以算得上是一个派系的,何三生恐对方不信,于是把事情解释得明白一点。

我靠,这也实在太乱了吧?陈太忠听得很有点匪夷所思,他寻思半天,觉得何老三已经给自己提了不少线索出来了,一时间,倒是有点犹豫,该不该下手收拾何三。

不收拾何三的话,他现在就可以走了,没错,他还有很多东西搞不清楚,可是再问下去,何三怕是就能坐实他的部分身份了——就算他现在用了幻形术,可终是经不起有心人推敲。

不过,仔细想想,他决定还是要继续问下去,蔡莉的身份现在挺敏感的,不搞搞清楚,总是不让人踏实,而官场的圈子说大挺大,说小还真的很小,他贸然向别人打问的话,没准传到蔡莉耳朵里,说不好没事都要整出点事情来。

“胡芳芳现在在哪儿住?”这是他最想问的,其次还有凌飞宇是做什么的之类的问题。

“她肯定是在华府花园住得比较多了,”听到这个问题,隐隐的,何三已经觉得有什么不妥了,心里登时提高了点jǐng惕,“也偶尔回通德,不过很少在药厂。”

药厂?陈太忠敏感地抓住了这个字眼,下一刻,他又发问了,“她在华府花园几号楼?”

我靠!何三登时就浑身冰凉了,不可置信地看着陈太忠,声嘶力竭地大叫了起来,“你……来人啊,有小偷!”

凌飞宇怎么可能不知道,胡芳芳在华府花园买了别墅呢?这家伙有问题,问题很大啊!

一边喊着,他一边抄起了床边的落地台灯,虽然是四十出头的人、肚子也有了,不过何三在说话时,早早地算计好了后手,这动作居然做得干净俐落。

台灯一横持,灯上的灯罩掉落在地,“砰”的又是一声巨响,只是……灯罩居然没碎。

“呵呵,你觉得会有人听得见吗?”陈太忠站在那里,看着这厮表演,嘴角发出一声冷笑,“看来,你还是搞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状况……”

半个小时之后,陈太忠施施然穿墙而出,通过对何三的严刑拷打,他已经获得了大量的情报,当然,何三的下场,那也是可想而知的,陈太忠直接重击其脑部,将其击打成了白痴,再无醒转的可能。

敢情,胡芳芳还真是一个要紧人物,悄悄溜回锦园之后,陈太忠的脑瓜还在不住地转动着,哥们儿遇到的这些事,居然都跟这女人有点关系?

这个女人,可是留不得的!不过,她好像还没意识到刘望男在凤凰的存在,所以这件事,推后两天来办,那也是无妨。

他倒是想有妨呢,问题是华府花园那么大,别墅估计最少也有二十来栋,一栋栋地翻腾,累不累人啊?

总之,既然知道,凤凰的一系列事情,基本上跟蔡莉没什么直接的关系,陈太忠就不着急了,郭明辉是郭明辉,蔡书记是蔡书记——虽是母子,却大不相同的,就像许纯良和许绍辉那样,说话办事,力道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

好在是,胡芳芳的圈子里,基本上也就是以蔡莉一系为主,影响力不算太大,她的头上打了“蔡氏”的标签,别的系的人,自然要远离这个人尽可夫的烂货。

送了蒙晓艳离开,陈太忠一时也没别的事情好做,犹豫一下,给张梅打了一个传呼,“现在没事了,你打算几点去?”

“我现在就在新世纪大厦呢,”张梅回了电话过来,“不过,见黄总要预约的,嗯,前面还有几个人,我排在第四。”

我靠,这厮好牛逼的嘛,陈太忠再次感慨一下,新世纪大厦他也有所耳闻,算是素波新起的写字楼,只卖不租,地段虽然不甚理想,可是由于新世纪办公楼的档次很高,居然隐隐带动了周边写字楼的价格。

姓黄的这个能在那里办公,可见实力确实不俗,陈太忠琢磨一下,觉得左右是无事,终于做出了决定,“那我现在过去吧,反正也是闲着呢。”

等陈太忠将车在新世纪大厦门口停好,一抬头,发现张梅正站在大厅门口的台阶上看着自己,于是笑嘻嘻地招招手,“怎么样,轮到你了没有?”

“没有,黄总还没来呢,他的办公室,别人又不做主,”感觉到他的口气很正常,张梅的心里也长舒一口气——过去的,那就让它过去吧。

“这家公司规模,看来不算小吧?”陈太忠有点奇怪,“听说一平米四千多的房子呢,怎么老板不来,就没其他的副总接待?”

“公司不大,就三间房子,”张梅咬咬嘴唇,“黄总大权独揽,其他的经理都不做主的,我家老……老庞说,没准是骗子呢。”

老庞……听到这俩字儿,陈太忠一时有点无语,说不得苦笑一声抓住一个话题,“那这三套房子也得几个钱的吧?”

“房子好像不是他的,”张梅低声解释,“我听说……是有人买了以后,租出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