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8章 挑拨

第八百六十八章 挑拨

“沈彤,你怎么在这儿啊?”田甜直接无视了某人,径直向沈彤打个招呼,“顾泉呢?还没回来吗?”

“那家伙不知道死哪儿去了,”听到顾铨这个名字,沈彤悻悻地咬咬牙,“不说他了,你来不是采访的吗?怎么不过去啊?”

“我调省台了,”田甜笑一声,目光直视着沈彤,只当对方身边没有陈太忠这个人,“这两天刚办完手续,他们跑新闻,征用我当司机。”

陈太忠也不理她,转头看看那边,果然,燕辉和夏姐都凑过去了,心里一琢磨,上前打招呼实在没啥必要,人家忙呢。

可是,眼下他却是上不了楼,刚才他敢跟保安呲牙,那是因为周围没熟人,眼下不但沈彤在,田甜更是跟雷蕾一起采访过,两人是相识的。

田甜……雷蕾……呵呵,这俩名字倒是有趣,陈太忠琢磨一下,冲沈彤点点头,没说什么就转身走开了,摸出手机给楼上的雷蕾打电话。

“咦,你不是认识他的吗?”沈彤冲陈太忠努努嘴,笑着冲田甜发问了,“怎么刚才见面,也不打个招呼?”

“就是你最会作怪!”田甜瞪她一眼,脸上似笑非笑,“那不是你的救命恩人吗?跟我扯什么?我倒挺想跟你家顾泉打个招呼……”

两人正白活呢,却不防一个女人走了过去。田甜眼尖,一眼看到了她,“雷蕾?”

雷蕾正睡得迷迷糊糊地,等着陈太忠送完人回来,送自己上班呢,没想到接到电话说,楼下骑王的人跟主办者吵起来了。

见到田甜之后,雷蕾也不好再打马虎眼了,笑着走过来,嘴里还打着哈欠。“哈,困死我了,接到骑王的消息,就往过赶,都没睡醒呢。”

“不是吧?你们日报……也关心这种事?”田甜听得有点惊讶。

“唔,反正收集信息嘛,”雷蕾可是没反应过来,田甜是精通本行业的。忙不迭地掩饰,“嗯,真是累人啊……”

是这样吗?田甜狐疑地看她一眼,正待转头去看陈太忠,没想到沈彤站在那儿,嘬一下牙花子,“唉,这可是越折腾越厉害了。”

其他两女回头一看,发现一辆破破烂烂的吉普车开了进来,挂的是素波的警用牌照。车上走下一个二十七八的男人。有一个胖乎乎的女孩从车后窗探出头来,呆呆地看着吵做一团的人群。

这是丁厚德地女儿丁丽婷来了,那年轻人是丁丽婷的未婚夫高大全,平时有时间,就用这辆车拉着丁丽婷四处乱转,虽不起眼,但是不少人心里有数,宁肯惹奔驰,也别惹这辆破吉普。

高大全走上前,拽了一个中年胖子嘀咕两句。那位转头看看破吉普再看看那胖乎乎的女孩,苦笑一声,冲着吉普车走了过去。

陈太忠原本是琢磨着,找个什么理由走近那三个女人,跟雷蕾要房卡呢,不经意间却发现,场面逐渐地安静下来了。

跟丁丽婷嘀咕几句之后。中年胖子走向人群。手摆一摆,“好了好了。不用吵了,不就是二十万吗?给了给了……那个主唱,你过来一下!”

斯麦愣一愣神,走了过去,那小个子披肩发见状,也忙不迭跟了上去,三个人径直向那辆吉普车走去。

陈太忠看到这个,隐约反应过来,估计这就是丁厚德的女儿了,心说这些人拍起马屁来,还果真是不遗余力。

哥们儿为了十来万,得冲凤凰的常务副市长郭宇拍桌子瞪眼睛,同样是常务副市长,人家丁厚德的女儿露露面,这边二十万就花出去了,人和人……真的是不能比啊。

斯麦也挺奇怪的,这边怎么一下就松口了,等他听说车里这女孩儿,是昨天他该献花地,心里就明白了,这位估计来头不小。

既然是这样,他自是要笑容满面地配合,不但送上了一本宣传手册和自己的一张照片,在册子和照片上签了名,最后,还很亲昵地吻了吻丁丽婷的脸蛋,“希望你永远快乐。”这下,丁丽婷就满足了不少。

粉丝的思维一般都要带一点不太讲理的狂热,她很轻易地就原谅了骑王的假唱和跑调要是斯麦每次都能唱那么准,还用得着假唱吗?人家又不是声乐科班出身,怎么能保证每次临场发挥都正常?

“希望你们下次来,能发挥得更好,”还好,她倒也没有狂热到不可理喻的地步,“祝你们玩得开心愉快。”

按说,这就算所有的事情都揭过了,可是,好死不死的是,那披肩发看到了不远处的陈太忠,新仇旧恨登时涌现了出来。

他是骑王组合经纪人地助手,基本上算是个打杂地,不过跟斯麦的关系好得很,反正,这次骑王在素波弄了一个灰头土脸的,下次?估计是没有下次了!

“素波的治安,不怎么好啊,”他笑着插话了,还遗憾地摇摇头,眼前的女孩坐的车子很不起眼,不过显然,人家的能量绝对巨大。

所以,他笑着一指陈太忠,“像那个家伙,公然在公开场合打人,而且直到现在,也没有得到该有的惩罚。”

“这个就是那天辱骂咱们的人?”斯麦也知道,自己的人那天有好几个挨打了,还不止被一拨人打,他心里当然有气。

要换个时候,或者他就招呼人上去围攻了,不过眼下在姓丁地女孩儿面前,他还是要保持形象的,说不得只能苦笑一声,行的却是那挑拨的勾当,“呵呵,天南的民风,真的比较彪悍。”

丁丽婷听到这话,顺着披肩发手指的方向看了一看,眉头略略地皱了起来,“那个人是谁啊?打人为什么不被抓?”

她这话一出口,中年胖子和高大全对视一眼,犹豫一下,高大全带头向陈太忠走了过去,中年胖子紧随其后。

陈太忠正琢磨这年轻人是谁呢,眼见披肩发一指自己,这位就走了过来,心里禁不住冷笑一声,也不说话,就那么冷眼看着。

“你打人了?”高大全走过来,看到高大地陈太忠一声不吭,冷笑一声,“是不是?”

“警官证,”陈太忠伸手出来,脸上带出了一丝笑意,“呵呵,看一下你地警官证,不是随便开个警车就可以冒充警察的。”

“我不是警察,我只是问你,你是不是打人了?”见他这副模样,高大全地声音,愈发地冷了。

“不是警察?哦,麻烦你一边儿让让,我没空跟你说话!”

“行,小子,你狠,”高大全摸出手机,就开始拨号,一边拨一边斜眼看着陈太忠,“那我找警察跟你说话。”

“我就奇怪了,你算个什么东西!”陈太忠看他一眼,转身施施然向雷蕾走去,“呵呵,雷记者,幸会幸会,怎么来这儿了?”

“你再说一遍?”高大全的脸色,登时变得铁青,他身体健康四肢齐全,跟丁丽婷谈恋爱,自然是有那么点想法的,所以,他最忌讳的,就是别人小看他。

陈太忠闻言,侧头看他一眼,都懒得理会,转回头低声问一下沈彤,“这家伙是谁啊?丁厚德的秘书?”

“那女孩的对象,”沈彤冲吉普车那边扬一下眉毛,低声笑着回答,“怎么找上你了,要不要我帮你协调一下?”

呀呸!陈太忠一听就明白了,一个健康人找一个残疾,其间因果,用得着问吗?那厮或者有点小背景,但是背景绝对不会大。

像这么一个东西,也要狐假虎威?他心里,实在觉得有点可笑,“用不着你帮我,我倒是奇怪,没人给过他难看吗?”

沈彤正不想管呢,听到这话,也算是心里踏实了,陈某人身后有蒙艺呢,何必她多事?再说,丁厚德那也不是一般人惹得起的,她老爹跟朱秉松交好,也不过是保证了她见到丁丽婷不用买账而已,却是未必能包括她的朋友。

那中年胖子,原本要跟着发问的,结果一看到陈太忠同沈彤说话,心里就是一惊,抬手阻止了高大全的拨号,“等等小高,给我个面子,我问一问他。”“怎么回事?”高大全心里这个不痛快,就不用说了,挂掉电话,看着中年人的时候,脸色都没有恢复了正常。

总算他还知道,人家也不过是看着丁丽婷的面子,对自己客气一点,心中虽然恼怒,但还是勉强挤了一个笑脸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