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1章 齐声一哼

第八百八十一章 齐声一哼

“你有什么感慨?”那帕里其实挺紧张陈太忠的看法,这件事里,此人是最大的不确定因素,由不得他不紧张。

“我是想到了荆涛啊,搞技术的就是不行,”陈太忠笑着摇摇头,没有吐露实情,不过,他倒也有一番说辞,“当年董祥麟欺负荆以远欺负狠了,他这做儿子的也只能受着。”

“哦?怎么回事?”那帕里听出了他的认可之意,又有八卦可听,精神登时就是一振奋。

听完陈主任的话,那处长禁不住都有点汗颜,郁闷地撇撇嘴,“我说太忠,上一次你也不早跟我解释清楚,要不,我跟你配合起来,一起收拾董祥麟。”

董祥麟和李毅光的做人,有异曲同工之妙,两人都是不重师长或者恩人,这种做人方式,确实是被中国传统意识所鄙薄的。

不过眼下从那帕里的嘴里说出来,也就是走个过场而已,那处长虽然不怵董祥麟,可当时他不知道陈太忠的背景,十有八九都是只会坐看。

两人的交谈,时间并不是很长,只是彼此都对所得极为满意,那帕里固然庆幸自己交好了一个强力人物,陈太忠也对官场中的波谲云诡有了更为深刻的认识。

抛开那处长阴人的手段不提,只说那某人和李局长的交恶过程,就很值得人警醒,果然是做官先做人啊。

“人走茶凉”之类跟红顶白的作风,是大家基本上都能接受的,可是万事不能太过,否则莫名其妙地得罪了人,自己怕是都未必知道。

尺度还是最重要的啊,陈太忠隐隐地觉出,这才是自己真正要学习和掌握的东西,“分寸”一词是如此地唯心,却是又真正存在的。

不知不觉间,就到了晚上九点,慢摇吧里的气氛逐渐热烈了起来,段天涯也打来了电话,说是差不多半小时后能够赶到。

几个人正坐在这里闲聊,一个穿着短袖T恤的小个子男人溜了过来,低声发问了,“几位,有谁想溜冰的没有?价钱公道。”

陈太忠正琢磨在这迪厅里,怎么溜冰呢,燕辉手一挥,不耐烦地呵斥,“去去去,找别人去,再来的话,小心点儿啊。”

原本,他说话是不至于这么呛人的,只是他今天喝了点酒,身边又个顶个都是大人物,一时间胆子就有点冲。

高云风来类似场合比较多,但多数时候去的场所档次比较高,终是不像燕辉这类人,有事没事就在低一点的场合里玩闹,听到这话也是似懂非懂,他狐疑地看了燕辉一眼,“这话什么意思?是卖冰毒的?”

“嗯,没错,”燕辉点点头,看上去有点生气,“没听说这儿还有干这个的,再说了,咱们这帮人,像是玩这个的吗?”

没错,只冲着胖墩墩的白泽,他们这一桌人,怎么说也像是成功人士。

“这可是难说,”陈太忠笑着摇摇头,怪话又出来了,“像那些戏子啦、踢球的啦,人家穿着比咱们还昂贵呢,不也照样有不少人……溜冰?”

他这话,隐约就有点伤燕辉了,不管怎么说,燕辉算是半个混文艺圈,不过总算还好,大家都比较熟惯了,人家倒也没在意。

“红星队今年比较差啊,”说起这个,沈彤叹口气,朱秉松是她干爹,她的感慨是从哪里来的,也可想而知,“一帮人整天地惹是生非。”

说起红星,白泽又郁闷了,听着红星啤酒厂,脑子里想的却是红星化工厂,心说这事儿不能就这么算了啊,眼珠一转,摸出了手机笑着离开,“出去一下……”

段天涯来得比电话里说得还要快,敢情,他取景的地方,离这儿并不远,之所以说要半小时以后来,是因为他在等俩人。

那俩人,一个是小演员,长得极为清纯,另一个却是一个女歌手,相貌尚可身材却是极棒,嗓音有点沙哑。

上次采访陈太忠的女主持,叫个什么湘香的也跟了来,想来,这就是段天涯所说的“招待”了吧?

沈彤一看就知道这厮打的什么主意,不过她久在商场,类似场面也见得多了,笑嘻嘻地跟这三位女士打招呼,虽然难免一点居高临下的架势,但尚算热情。

陈太忠对这个兴趣不是很大,倒是高云风对那个小演员有点兴趣,那女歌手很痛快地靠到了白泽身边——只冲白主任这身材,那也铁定是个大款不是?

段天涯看得有点眼发蓝,他跟燕辉私下沟通过,知道今天最关键的客人,是陈太忠、高云风和那帕里,所以根本没把这村长算进去,谁想这位倒好,直接找上村长了。

我说你有点眼色不行啊?他心里正郁闷呢,却发现陈太忠笑吟吟地给那个湘香引见那帕里,丫摆明了态度,是不想沾手的。

这让段天涯心里微微舒爽了一点,不管陈主任的动机到底是什么,总而言之还算一个比较和谐的场面,心说这拿不出手的果然还就是拿不出手,下次再不带她来了。

湘香一听说那帕里是省政府的处长,态度自然差不到哪里,不过她兀自不想放弃陈主任这棵大树,才说试着左右逢源呢,却发现陈某人已经把脸扭向沈彤。

“奇怪啊,”陈太忠轻笑着发问了,“怎么搞媒体的,都是这种名字……田甜、雷蕾、湘香的?汉字很多的吧?”

“巧合而已,不过这个有点做作,”沈彤也低声笑着回答他,“小女孩挺不错的嘛,你怎么看不上?”

“切,你以为我是那种人吗?”陈太忠瞪她一眼,“饥不择食也不能到那种程度吧?”

“嗯,你选的都是天下绝色,”沈彤点点头,似笑非笑地看着他,“田甜你都看不上呢,别是看上姐姐我了吧?我可是有主的啊……”

“你先把下巴上的伤养好再说吧,”面对这种调笑,陈太忠嘴里哪里会有客气话?“很影响视觉效果的。”

“啧,你这家伙说话……”沈彤登时被他噎到了,不过下一刻又笑了起来,“怪不得在‘莘莘庭院’的时候,你就说话那么损呢,敢情是惯例了。”

“对了,你怎么会对他们这么客气啊?”陈太忠觉得有点奇怪,段天涯带来的这三人,虽然不能说是欢场女子,但肯定都算不上是本分人,以沈彤那高傲的性子,应该不待见这些人才对。

“这也是资源啊,起码档次不算太差,”沈彤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做生意难免要碰到什么人,手上有点这样的资源,这不是也方便吗?”

“商人逐利,”陈太忠笑着指指她,心里也有些许的感慨,果然哪一行都是不好干的,以沈彤的背景,居然也有人敢打她的主意。

不过想想唐亦萱,他又释然了,吴秋水还敢打蒙书记嫂子的主意呢,这年头有权势的多,不知死活的也多。

再看看那清纯的小演员,被高云风逗得花枝乱颤咯咯笑个不停,陈太忠不知道为什么,又想起了那句“傍老不傍小”的名言,高某人是坚持这个观点的主儿,那么,这小演员未来的遭遇,也是可想而知的。

不过,这又关哥们儿什么事儿呢?下一刻,陈太忠就摇摇头,不再想了,每个人都有权选择自己的生活方式,他纵然是罗天上仙,又有什么资格指指点点呢?

当然,这个不指点,是在没有涉及到他的前提下,涉及到了,他就要指点了,下一刻的例子可以证明。

人多了,男女比例也均衡了,大家正说站起来慢慢摇一摇呢,低沉而震撼的乐曲声中,一行七八个人走了过来。

领头的正是那个卖冰毒的家伙,他一指燕辉,“就是这个小胖子,刚才骂我!”

他身后慢慢地走过一条大汉来,身高跟陈太忠相仿,可是比陈太忠还要宽一点,他冲桌周围扫一扫,大约是发现这桌人有点不含糊,于是举手一抱拳。

“哥几个,打扰了,这位朋友骂人,我们兄弟想找他谈一谈,”他信手一指燕辉,“不关大家的事儿啊。”

这话的意思挺明显,冤有头债有主,不相干的人,给我一边呆着,我也不想把事情搞大,不过若是有人不识相,那就对不起了。

“哼,”一桌子男人,几乎是齐齐地哼了一声,最后,该自矜身份的主儿都没说话,段天涯先发话了,“你们跟老杜什么关系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