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1章 连串事情

第八百九十一章 连串事情

喊建委的人做什么啊?陈太忠有点哭笑不得,少不得咳嗽一声,“我说文主任,这件事是咱们科委挑头,他们配合好就行了,恶人咱们都当了,你不要再把科委边缘化了,成不成?”

文海登时语塞,没办法,小媳妇做惯了,合作的单位里又有建委这种大块头,他很容易地生出些畏怯之心,经陈太忠一提醒,却是才反应了过来。

“呵呵,那倒是,”他倒也没计较年轻的高中生副主任的言辞,笑嘻嘻地回答了,“不过,第一单检测完了……是不是该跟建委的人坐坐?”

“啧,”陈太忠咋一咋舌头,心里这个无奈,就不用提了,“我说,这么小个单子,你把建委的大老板拉出来庆祝,你确定人家不会有什么想法?”

文海挂了电话,心说这陈太忠还真是够强势的,可是想一想,也是这么个理儿,装修检测那不过是个细水长流的业务,周一已经庆祝过了,一而再再而三地搞,确实是过于重视,导致显得有点小家子气了。

不过,这种话,却也只能出自于陈太忠这种人的口,文主任非常确定,就算是邱朝晖,也不可能很随意地就做出决定——或者,科委真的是穷得太久了?

吴言最后还是参加了宴会,只有四个人的酒桌,有点冷清了,不过这倒是正符合赵主任和文主任对吴书记的认知:吴言参加类似宴会,一向都是走过场。

三个小时后,吴言的房间里,书记大人笑吟吟地靠在陈某人身上,有一眼没一眼地看着电视,小手却是把玩着陈太忠的大手。

“你说房间里那个门儿,该怎么开?”想到新房子两家是背靠背,她的心里就一阵兴奋,“怎么样才能不被人发现呢?”

“等咱两家装修过以后,我负责开这个门,”陈太忠自是不会把这种小事放在心上,“交给我了,保证开得漂亮,你记得买两组衣柜,挡住就行了。”

“那将来我要换房子的话,这个门怎么补啊?”吴言还是有点不放心,她现在正在势头上,可以想像得到,这个处级的房间,不会伴随她终老的。

“你可以把房子卖给我嘛,反正是全产房,”陈太忠伸手刮一下她挺翘的鼻头,笑着回答,“到时候两套房子肯定要打通,谁知道那个门是什么时候开的?”

“这倒是,”吴言笑着点点头,心里却是再无了瓜葛,放松了身子,斜躺在陈太忠的大腿上,大大的眼睛忽闪忽闪地看着他,“你要先得了其他房子,这房子就卖给我,呵呵……还是太忠聪明。”

女人一旦掉进情网,智商偶尔要降低那么些许,陈太忠想起了不知道哪本书里的话,觉得用到眼下倒是不错,“呵呵,你也挺聪明的嘛……对了,问你个事儿。”

等吴言把章尧东的话以及整件事的前因后果听完,沉吟一下,身体慢慢地坐了起来,神色也难得地郑重了些许。

“以我对尧东书记的了解,这次你可能会有点小麻烦,”她眉头紧皱,似是斟酌着辞句,“他真的很少帮人这种忙。”

章书记是个强势人物,但传言说得好,他的兴趣在权上,对政府事务的过问,一般也是想彰显自己的掌控能力,对这种商人的照顾,还真是不多见。

是的,章书记对钱并不感兴趣,反正到了他这个地步,想做点什么事儿,钱绝对不会匮乏,既然不缺要那么多干什么?

那么,这次章尧东挺贾总,那就很有点说法在里面了,当然,尧东书记可能是一时兴起,但是对科委而言,必然是要坐蜡的: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相对公正地……给于盖伦最大的照顾。

盲目照顾是不行的——章书记不会因此而领情,可是不照顾也是不行的,其间分寸,要很好地把握才好。

这还不是最让人头疼的,最让人头疼的是:万一事情定了下来,科委还得继续忙乎——事实上,陈太忠听说过盖伦的计划,如果没有过分的水份,那么,这件事定下来只是个时间问题。

科委苦就苦在,既然这是章书记破例打过招呼的,那么后续观察和监管就要跟上,监管力度不合适太大,可也不能小,要不然盖伦出点事情,那岂不是在给尧东书记上眼药?

总之,这个郁闷,要伴随科委可能半年之久,甚至不排除一年的可能性,要么等项目投产,要么等章书记淡忘此事。

这实在不是一件能令人高兴的事情。

最起码,吴言是这么认为的,解说完之后,她叹一口气,“唉,也不知道尧东书记跟那个女人是什么关系,居然这么做,回头得了机会,我帮你问一问吧。”

“那有什么?”陈太忠倒是有点不以为然,他不是不知道其间利害,而是认为这件事不值得如此担惊受怕,他倒是更介意另一个问题。

“按说这个贾总,应该算是朱秉松的人吧?”他觉得有点琢磨不透,“朱秉松的干女儿沈彤跟她交好,可是……她一来怎么就直接找上了章书记?”

“你以为商人跟干部一样啊?”吴言笑着奚落他,“商场的圈子和官场的圈子是交叉的,但不是等号,这你还不清楚?”

“啧,关键是,我才说不插手创新基金的事儿了,章尧东就给我来这么一出,”陈太忠撇撇嘴,很是有点不高兴,“要是以后都这么搞,工作怎么开展啊?”

“才一千万嘛,你的那些同事估计也能理解,”吴言笑着答他,虽然她心里向着陈太忠,但总是要下意识地为自己的老大做个解释。

不过,有个问题倒是一直在纠结着她,“尧东书记一直挺注意这方面的,也不知道这女人跟他什么关系……”

“那就是英雄难过美人关了,”陈太忠大笑一声,一把抱住她,手放肆地在那火热的胴体上游动着,“章书记难过美人关,陈主任拜倒在白虎关,呵呵……大家一般般。”

“要死了你!”吴言听到这话,又羞又愤,抬手抬手去槌他,却不防被这个霸道的家伙,捉住了自己的拳头……第二天依旧是挺忙,张开封给陈太忠去个电话,说是京华酒店的拍卖开始了,他已经搞定了银行,现在就是交钱即可办手续了——没错,还是正当拍卖的那种手续。

陈太忠一听,也无法怠慢,打个电话联系一下马疯子,却是没想到,丁小宁开着奔驰车来了,“太忠哥,马哥在搞汽修城,走不开啊,他说这个项目,原本你就是打算给我的?”

“汽修城?那才是扯淡,”陈太忠哼一声,心里对马疯子的话保持了相当程度的怀疑,“那家伙估计是手上不怎么趁钱了,没准帐目还有点不清楚,搞汽修城都勉强,所以不向京华酒店伸手了。”

别看他整天浑浑噩噩,什么事都不放在心上的样子,可是随便一两句话,还真能点到位置,马疯子的窘况还真被他猜个正着,可见这世界上没什么笨人,区别只在于操心不操心而已。

当然,可以想像得到的是:马疯子只是不好意思向他张嘴,所以就把京华酒店直接扔给丁小宁了。

不过,陈太忠近期也有见见张开封本人的意思,谭家兄弟挂了,张区长手上的那点存量土地,闲置也是闲置着,何不拿来用用?

恰好,张开封也在陪着一个三十出头的女人,办理帝王宫的手续,两人就这么在银行的贵宾室里碰到了。

见张区长远远地坐在沙发上,一副“不干我事”的样子,陈太忠走过去笑着拍拍他的肩膀,“张区长,呵呵,好久不见。”

“呵呵,好久不见,”张开封笑着冲趁他点点头,精神头看起来还不错的样子,不过面上的那丝疲色是掩不住的,而且相较两周之前的见面,人似乎又略略地胖了一点。

这人还真不能没了希望啊,陈太忠心里嘀咕一句,挨着他坐了下来,“最近在忙什么呢?还有什么像京华酒店之类的买卖没有了?”

虽然在贵宾室里也有几个人,不过这是私人之间的唠叨,丁小宁拿着钱去办手续了,两人都很明智地把自己撇开了,陈主任声音自然很低。

“对了,上次啊,你说的那个谭松,真的不怎么靠谱,”张开封看着他直笑,很开心的样子,“居然溜走就不见了,还是你们搞招商的厉害,果然是火眼金睛。”

()